第二百三十一章 摸起了刀子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摇摇头,说:“你是没亲眼见过,那东西长得很丑,很吓人,看了连觉都睡不好。”

“切,就你胆小,人家黄仙姑还说了,那可不是一般人能看得到的,要看前世的缘份,还要看现世的修练。”

柳叶梅找块路边的石头坐下来,仰着脸问杨絮儿:“你越说越玄乎了,纯粹是胡诌八扯。”

杨絮儿也跟着坐下来,说:“这可不是我诌的,我是亲耳听黄仙姑说的。”

“她咋说的?不会又对外广播了吧,说我看到那怪物了。”

“黄仙姑是谁呀,精明得很,她才不傻呢,不下百遍千遍地对着别人说,那个神仙只跟她一个人对话,说这是她的修行,也是烧香磕头的因果,所以才感动了那条神龙。”

柳叶梅满脸苦笑,摇了摇头。

杨絮儿接着说:“我觉得吧,黄仙姑挣的那些钱不该独吞了,该分给你一半,你说是不?”

“给我干嘛呀?那是她凭三寸不烂之舌挣来的,我又没出啥力气。再说了,我才不愿与那些牛鬼蛇神的事搭边呢,会遭人骂。”

“傻,真是个傻x,那个神仙是你先发现的,告诉了黄仙姑后,才有了她的发财之道,要她的钱一点都不过分,按她的说法,那可是你前世今生的缘分,咋好只便宜她一个人?”

“你就别瞎扯了,我才不稀罕那种钱呢。还有,杨絮儿你可一定把嘴巴封严了,千万别把我看见那个怪物的事情说出去了,知道了不?”

“怕啥?”

“怕沾染邪气。”

“我看是你胆小,是没心计,没能耐,明明是你看到的嘛,却……”杨絮儿嘟囔道。

“你以为那是多么光彩的事啊?反正你爱咋想咋想,只要别四处乱喷粪就行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记住了不?”

“我本来还想着找黄仙姑说道说道呢,我们是亲戚,以前又经常斗嘴,半真半假的说说也没啥,就算她不给你钱,也该知道欠你一份情。”

“算了算了,别闹了,我……”话没说完,柳叶梅突然看见陶元宝正从前方的路口经过。

柳叶梅心头一紧,猛然间就想起了自己去他店里按摩排毒的丑事儿,满心满腹的就闹腾起来。

“看看……看看……我看你真是中邪了,精明一阵糊涂一阵的。”杨絮儿啧啧道。

柳叶梅噌地站了起来,甩一句:“不跟你瞎扯了!”

说完扭头便走,把杨絮儿凉在了身后。

杨絮儿在后面喊着:“看不看的中啥用呢?都快旱死了,还指望屁啊,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!”

柳叶梅头也不回,快步朝着后洼奔去。

远远的,柳叶梅就看到陶元宝正蹲在麦田里,像是在拔草的样子。

陶元宝像是也早就看到了柳叶梅,不等她走近,就站了起来,边拍打着手上的尘土,边笑眯眯地问柳叶梅:“你也来看麦子了?”

柳叶梅直言道:“不看麦子,我找你!”

“找我?”

“嗯,找你!”

见柳叶梅满脸怒气,陶元宝心里面就开始打鼓,试探着玩笑道:“咋了?想我了?”

“想你个头啊!陶元宝,我问你,你究竟对你老婆说啥了?”

“我没说啥呀,咋了这是?”

“你还问我咋了?你倒是问问你家里那个熊娘们儿她咋了。妈了个巴子,那天我一番热心去答谢你,无缘无故的,却让她没脸没皮地臭骂了一顿,都快把老娘给气死了!”

“哦,我知道你说啥了,她那种小肚鸡肠的女人,耍起泼来连我都拿她没办法,你可不要去跟她一般见识。”陶元宝倒也真诚,满脸愧疚。

“我能不拿着当回事吗?你都不知道她骂了些啥,满嘴喷粪,难听死了,差点把我的肺气炸了!”

“好了……好了……柳叶梅,我替她向你道个歉还不行吗?瞅机会我再好好教训她,你看好不好?”

柳叶梅一时没了话,抬头朝着四下里张望着,环视一圈,目光最终落在了自家的麦田里。

一片长势喜人的麦苗儿在微风的吹拂下,闪着翠绿的波浪,让她眼前一亮,心底悠然一荡,不由得滋生出了无限的感激之情——

还不多亏了人家陶元宝啊,帮忙给浇了水,要不然的话还不旱死了啊!这时候自己还冲着人家不阴不阳地满腹怨气,犯得着那样吗?

“柳叶梅,其实吧,我老婆她那人是个直肠子,她一定是听信了别人的闲话,才对你那样的,当面解释一下也就没啥了。”陶元宝解释道。

这时候柳叶梅早已没了火气,脸上随之有了和悦之色,她缓下声音说:“其实吧,我也知道一定是她多疑了,可那天她根本就不给我解释的机会,硬是把我关在了门外,你说气人不气人。”

陶元宝这才长吁了一口气,说:“没事……没事……把话说开了就行了,憋在心里才添堵呢。”

“那也中,等我过去跟她把话扯开了,也就没啥了。”

陶元宝想了想,说:“对了,正好我今天没事,这就跟你回家,三个人坐到一起,当面锣,对面鼓,把事情说个清楚透彻,你看好不好?”

柳叶梅沉吟一番,然后点点头,应了下来。

两个人一起走显然有点儿招眼,搞不好会引来更多的非议,陶元宝只好先走几步,柳叶梅紧随其后。

陶元宝家的院门虚掩着,柳叶梅轻轻推一把,门吱呦一声开了。

她立在门外,不敢往里迈,心里面直打鼓,唯恐那个泼皮娘们儿再疯狗一样冲出来咬自己。

“快进来呀。”陶元宝紧步走了出来,冲着柳叶梅直招手。

“你老婆呢?”

“进来吧,在外面说话不方便。”

柳叶梅便抬脚进了门槛,朝着里屋走去。走了没几步,便听到陶元宝在后面咣当一声把门关上了。

等进了屋,却仍不见那个疯女人的影子,柳叶梅便转过身问陶元宝:“你老婆她人呢?”

陶元宝挠了挠头,说:“走的时候还在,回来就不见人了。”

“去哪儿了?”

“刚刚打电话问过了,说是回娘家了,好像是她娘生病了,要她过去伺候几天。”

柳叶梅哦了一声,接着说:“那我就先回去了,等她回来再说吧。”说完扭头便走。

“别走,柳叶梅!”陶元宝硬生生一把搂住了她。

“你干嘛呀?放开我……快放开我啊……”柳叶梅甩动着身子挣脱着。

陶元宝贴在柳叶梅背后,双臂交叉,紧紧籀着她纤细的腰肢,嘴里哈着热烘烘的气息,柔声说道:“柳叶梅,你难倒就不想?”

“我……我想啥呀?”

“这还要我说吗?男人想,女人肯定也想,就那件事儿。”

“陶元宝,你可别让我柳叶梅小看你啊,我之前可都把你当正经人看,打心眼里佩服你,觉得你很有能耐,人品也好,你这样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吗?”柳叶梅厉声说道。

“柳叶梅,我们都是人,是人就需要那事儿,你说是不?”

“你有老婆,我有男人,怎么好随便乱来呢?”

“这不叫乱来,我打小就喜欢你,喜欢得不得了,你就答应我一回吧,好不好?就一回……就一回……”陶元宝苦苦哀求着。

“陶元宝,我是来澄清自己的,你又来这一套,不是更说不清了吗?你把我当啥人了你?”柳叶梅用劲拧动着身子,死活不答应。

陶元宝不但不放开,手上的劲更大了,身子往前一顶,便把柳叶梅推倒在了宽大的沙发上。

柳叶梅像是被摔蒙了,死踏踏地就趴在了那儿,丝毫没了反抗的能力。

陶元宝一只手死死抱着柳叶梅的细腰,另一只手亟不可待地伸进了她的裤腰处,利索地解开了腰带扣儿。

柳叶梅这才回过神来,脚蹬手挠地挣扎着,但这一切对于一个兽性大发的男人来说根本就无济于事,三下五除二,就完全被拿下了。

“麻痹滴……陶元宝……你作死啊……”柳叶梅边气喘吁吁地骂着,边想着对策,突然看到茶几上的一把水果刀,顺手摸了起来,大声咋呼道,“陶元宝,你要是敢再往里摸,我就杀了你!”

陶元宝本以为柳叶梅在吓唬自己,突然感觉屁股上一阵刺痛,这才哎呦一声弹跳起来。

柳叶梅起身站到了一边,手中仍然紧握着那般十几公分长的刀子,冲着陶元宝比划着,说:“你也太过分了,口口声声跟蔡富贵是好哥们儿,竟然干出这种事来,你还是人吗?”

陶元宝哭丧着脸说:“柳叶梅,是你太封建了,跟不上时代发展了,这都改革开放了,你咋还把自己收得那么紧呢?”

柳叶梅喊道:“就算是再开放,人也不能变成畜生!”

“柳叶梅,咱们俩用不着那么假正经,你想想,咱们俩打小一块长大,一直都很要好的,我也是一直暗暗喜欢着你,虽然被迫于无奈,你做了蔡富贵的媳妇,但我心里还一直装着你,就算是今天我过分了点,可那也是情不得已,你就……就原谅我吧,好不好?”

“原谅你?没门!”

“咱都是过来人了,何必在意这点小事呢?再说了,我也是真心对你好,所以才那样的,要不然……要不然……”

“要不然咋了?”

“要不然,那天在麦田里,你会让我靠得那么近吗?会让我摸你的脚丫子吗?”陶元宝边为自己解脱着,边走过来,扶起了柳叶梅,还有模有样地轻轻拍着她的肩头。

柳叶梅心里一阵酥软,握着刀子的手慢慢地垂了下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