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二章 你的病我能治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柳叶梅,我真的是旧情难忘,无法自拔呀。”

“自拔个屁!滚!”柳叶梅大骂一声,泪水潸然而下。

“别……别……这怎么就哭上了?对不起……对不起,以后再也不敢了冒犯你了。”

可不管陶元宝如何掏心掏肺的哀告,柳叶梅就是不依不饶。

哭过一会儿,她突然抬起头,挂满泪水的双死死盯着陶元宝,厉声说道:“陶元宝,我要去告你,告你强暴我!”

陶元宝打一个机灵,虽苦笑着说:“柳叶梅,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?”

“谁跟你开玩笑了!你这人可真够狡猾的,简直就是一只老狐狸,口口声声说是要我来和你老婆和好,实际上是早就计划好了的,设下了套子让我钻,你可真够阴的啊,陶元宝!”

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你听我说,是你想歪了,这哪儿跟哪儿啊,我们只是两个人相好,水到渠成,也是……也是被感情逼的啊!”

“你就胡扯吧你,谁跟你有感情了?我啥时候答应你了?你出手就来硬的,不是强迫的是什么?”

陶元宝叹息一声,说:“柳叶梅,就算没感情,可我们俩光着屁股一起长大,这是事实吧?”

“一起长大就可以胡来了?”

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要是没感情的话,一上来你咋还配合我呢?我以为你也想那事了呢,所以就不管不顾地想那样了。”

柳叶梅站起来,抻了抻衣服,抬脚朝外走去,边走边说:“陶元宝你这个臭流氓,你就等着吧,我会让你得报应的!”

“柳叶梅,你别走,有话好说……有话好说……”陶元宝一把拽住了柳叶梅的胳膊。

“还有啥好说的?等警察来了,你说给他们听吧!”柳叶梅挣脱着。

“柳叶梅,你这是咋了?不就是亲热一回嘛,咱们谁跟谁呀,用得着那个熊样子了?就算咱俩没有感情,还有友情吧?”

“去你妈逼的!你就别说废话了,我现在才知道你是个啥货色,真是个伪君子,表面上看斯斯文文的,内心却禽兽不如,你这样的人最阴险,说不定……说不定连村里发生的那些案件都是你干的呢!我看你还是早些去自首好,要不然……”柳叶梅越说越激动,唾沫横飞。

陶元宝却不以为然,竟然嘿嘿笑了起来。

“你笑啥?让我说中了吧?”柳叶梅拧着眉,疑惑地打量着他。

“柳叶梅你是在编故事吧?我陶元宝如果有那个能耐就好了。这人呢?的确是不可貌相,就……就拿你说吧……”说到这儿,陶元宝戛然咬住了话柄,脸上瞬间堆满了奸笑,斜眼瞅着柳叶梅。

他这一瞅,让柳叶梅心虚起来,忙问道:“我……我咋着了?”

陶元宝并不急着回答,而是慢条斯理地扎了扎裤腰带,再抻了抻刚才被弄皱了的上衣,然后一只手翻转到屁股后面去,伸进了裤兜里,利索地从里面掏出了一沓折叠着的百元大钞,递到了柳叶梅跟前。

柳叶梅疑惑地打量着陶元宝,低声问道:“陶元宝,你这是干啥?”

“你拿着就是了。”

“陶元宝你作死呀!你这是拿我当‘鸡’了?”柳叶梅脸色变得煞白,愈加气愤起来。

“谁拿你当鸡了?”

“那你这是啥意思?”

陶元宝表情异常坦然,不愠不火地说:“你拿着就是了,点一点,心里也就有数了。”

柳叶梅一把夺过来,捻开来一看,是三张崭新的百元大钞,心里咣当一震,这才知道自己被这个狗东西算计了,脸腾一下红透了,着了火一般。

她扭头朝外跑去,等出了门槛几步远,又停了下来,头也不回,反手把钞票抛在了身后,撒腿跑出了院子。

像被狼追着一般,柳叶梅一口气跑出了几里地远,来到了南岭的水库边,一屁股坐到了堤坝上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

直到喘息声渐渐平缓下来,她才在心里恶狠狠骂了起来——

陶元宝你这个狗娘养的,就是个笑面虎,老娘还一直把你当好人看呢,却也是个“戴着礼帽耍狗”的龌龊货色。

原来是他抓住了自己的把柄,知道自己去他店里跟那个小伙子玩了“拔毒”的把戏,这才有了羞辱自己的坏心眼儿。

可见他的用心良苦,计划也周密,如果自己乖乖地顺从他还好,一旦自己有悖于他,或是不能满足他,那他就会翻脸不认人,扭头咬自己一口,把那些见不得人的丑事给抖落出来,让自己蒙羞难堪,却又只能哑巴吃黄连。

还有一点,也许是吴法天背信弃义,泄露了出去……

柳叶梅越想越心虚,越是担心陶元宝会不仁不义,会把自己那件极其肮脏的丑事告诉村上的人,告诉自己的男人……

那样以来可真就丢大人了,搞不好还会影响到自己的“未来前程”,当村官的事儿才刚刚有了点眉目,一旦传到尤一手或者镇上领导的耳朵里面去,那就全砸了……

可转念再一想,他陶元宝也不至于傻到那个份上吧,他肯定会权衡利弊,绝对不会因为自己没有配合他,就不管不顾地把自家的屎盆子往外端。

毕竟他开的是一家“挂羊头卖狗肉”的黑店,一旦把老娘惹恼了,把实情给他捅鼓出去,政府不把他的店给封了、给砸了才怪呢!

再严重点,会罚他一大笔钱,罚个底朝天,这还不够,也许会把他抓进大牢里面去,让他老老实实吃几年牢饭。

那样一来,可就得不偿失了。

他又不傻,是个猴精猴精的人,想必这笔账他是能够算得清的。

再说了,他店里有那么多的风骚女人,个顶个的花枝招展,妖精似的,还不尽着让他耍嘛,他用得着担惊受怕的出来招惹自己了?

想到这些,柳叶梅心里所有的疑虑一扫而光,豁然开朗起来,唯一后悔的是自己不该太意气用事,干嘛不把那三百块钱揣进自己兜里呢?

傻娘们儿,为嘛又给扔了回去,白白便宜了那个黑心的家伙。

她站起来,抻了抻懒腰,抬头望了望水库里静如明镜的水,思绪慢慢转移开来——

这么多的水,为啥就不开闸呢?

不行,得想个法子,让管理水库的人乖乖开闸放水,只要能浇一遍透犁水,一年的口粮就绝对保住了……

可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好主意来,心里晦暗起来,自己只是一个庄户娘们儿,谁听你的呀?

连书记、村长都出面了,还不是白扯淡了嘛,他们上蹿下跳的,又是去找政府、又是去找水利局的,还不是一样没解决问题嘛。

想着想着就摇摇头叹口气,恹恹地朝着村子走去。

快要到村子的时候,柳叶梅感觉小腹胀满,内急得很,猫腰跐溜一下就钻进了路边的玉米地。

找了块空地,解开腰带蹲了下来,哗啦啦一阵狂风骤雨。

不等撒完,突然听到“啪嚓”,吓得她赶紧关闭闸门,朝四下里察看着。

这一看不要紧,真就发现了情况,原来在自己身后,有一个男人蹲在那里,正在翘着屁股拉屎。

柳叶梅惊叫一声,提起裤子就开溜。

肚子里的尿本来就没撒完,又被吓了一跳,开关早就失灵了,边跑边撒撒啦啦射了出来。

急促地跑出玉米地,低头一看,亲娘来!裤子都湿透了,幸好是深色的纯棉料,不那么显眼,要不然可就难堪了。

狗曰的,里面那人是谁?

他隔得那么近,会不会连自己的私处都看得一清二楚呢?

好在地里除了一米多高的庄稼,还有些杂草,足够遮掩到关键部位的,要不然还真就被看“电影”了。

操,管他呢,又不是没盛开的花苞,都是些老家什了,想看就看去,姑奶奶才不在乎呢。

正想着,身后的庄稼唰啦啦一阵响。

柳叶梅回头一看,狗娘养的,竟然是自家男人蔡富贵,随就破口大骂起来:“蔡富贵,你这个驴草的!咋偷看我解手?”

“我是你男人,看看怕啥?”

“那也不中,这是在野外,又不是在家里。”

“那还不一样吗?”

“当然不一样了,在外面看了,回家还稀罕吗?”

“怎么着都稀罕。”蔡富贵笑了笑,说,“其实……其实吧,黑乎乎的,我啥也没看到。”

“你真的没看到?”

“是啊,哪顾得上看呀,差点被一泡屎憋死了,褪下裤子就只图痛快了,谁还有心思看那个。”

“敢看!看了烂你眼睛。”

“才不屑意看呢,只要夜里好使就行了。”蔡富贵说完,呆着脸,一个人往前走去。

“哎,你给我站住!”柳叶梅命令道。

“干嘛?”蔡富贵回过头来。

“你去哪儿了?”

“我去看草药了。”

“草药咋样了?”

“还行。”

“几时就可以收割了?”

“不知道,过几天去问一下黄院长。”

“富贵,你真的认识医院的院长?”柳叶梅急脚赶了上来,被尿液浸湿的布料擦得腿上的皮肉很不舒服。

“是啊。”

“怪不得她能让你种草药呢。”柳叶梅说着,在蔡富贵的肩头亲昵地拍了一把,“你啥时去见她?”

“说不定,咋了?”

“你帮我走个后门好不好?”

“你想干啥?”

“我想找她看看病。”

“你病了?”

柳叶梅点点头。

“哪儿不舒服?”

柳叶梅脸微微一红,说:“女人身上的事儿,去了一回,值班的是个男医生,没好意思让他瞧。”

“严重吗?你咋不早些告诉我?”

“也不算严重,就是有点……算了,你是个男人,不能跟你说太多,会引着你犯错误的。”

蔡富贵哼一下鼻息,说:“不会是沾染坏病了吧?”

“说啥呢?”

“老婆。”蔡富贵站定了,想了想,一脸认真地说,“你这病我就能治,用不着去找黄院长。”

“能耐你了,还会治病?”

“是啊,这就给你开个方子,好不好?”

“滚一边去!你这个熊男人,又想耍弄我是不是?”

“你是我老婆,干嘛耍弄你?等回家后,我给你熬一些药草汤,服下后,一准就能好。对了,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,你一定要记住了,保证病好后不会再犯。”

“啥事情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