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三章 男人的忠告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以后不要再跟那些野男人腻歪了,就算他们占不了你的便宜,那也把你的心智给搞紊乱了,又得不到及时的疏通排泄,一来二去,必定会淤积成疾,长年累月,会恶化的。”

“蔡富贵!”柳叶梅虽然心虚,但却表现出一副愤怒的架势来,骂道,“狗杂种,我怎么就跟野男人腻歪了?啥时候跟野男人腻歪了?”

蔡富贵倒是淡定,哼一声鼻息,说:“你用不着狡辩,刚才我都看到了。”

“你看到啥了?”

“我看到你跟在他后头,走进了他们家呀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得了,你用不着急着擦屁股,我躲在暗处,一切都看得明明白白,虽然你跟陶元宝黏在一起,但我还是挺佩服你的。”

“你佩服我?”

“是啊,佩服你活出性命坚守最后的底线,真不愧为是我蔡富贵的老婆,难得你能做到这一点。”

此言一出,柳叶梅大惊失色,呆呆看着蔡富贵,成了一个美丽的僵尸。

“柳叶梅,其实吧,这一阵子,我也有所察觉,村里有些男人对你有那种歪心思,猫抓老鼠一样盯着你,我都替你担心,可又不好出面干涉,还是好自为之吧。”

“蔡富贵,你……你啥意思?”柳叶梅明显被戳中了要害,连争辩都没了底气,讷讷道,“我咋就跟……跟不干不净的人交往了,你看见谁了?我……我跟谁交往了?”

“要我说出来吗?”

“你……你说。”

蔡富贵冷笑一声,说:“昨天是尤一手,今天又是陶元宝,就算你不臊得慌,那也累得够呛吧?”

柳叶梅心里忽悠一阵,暗自惊疑:难不成自己被盯梢了,自己的所作所为全都被他看见了?

不会吧,尤一手跟陶元宝在自己身上犯邪性的时候,都是在屋里的,再说了,自己只是做做样子,并没有跟他们干那种不要脸的脏事情,也算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对得起他了。

想到这些,柳叶梅信誓旦旦地说:“蔡富贵,你放心,我要是把身子弄脏了,就让老天爷劈死我!”

“你用不着发毒誓,我又不是信不过你。只是给你提个醒,一来怕引来一身臊,二来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。”

“他们又没捞得着,与我身体有啥关系?”

“关系肯定有了,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嘛,时冷时热,忽高忽低,容易把经络堵死。”

蔡富贵虽然故弄玄虚乱说一气,但还是把柳叶梅给震住了,她呆呆地眨巴着眼睛,问蔡富贵:“你还懂那些?”

“是啊,我在城里打工的时候,看过有关方面的书籍,其实中医的基本道理很简单,痛则不通、不通则痛,你的经络堵塞了,所以身上就不舒服,甚至还会有其他病变。”

柳叶梅一下子就想到了在洗浴中心的时候,那个小帅哥给自己排毒的事情了,表情跟着不自然起来,问蔡富贵:“你说我会不会得癌症啥的了?”

“目前来说,倒是还没有那么严重,只要你从此之后,洁身自好,就会慢慢好起来的。回去后,我就给你开个药方,只要你能对症下药,那点小毛病自己就会好起来的。”蔡富贵一脸深沉,说完后,抬脚朝前走去。

刚刚走了几步,听见柳叶梅在后面喊:“蔡富贵,你这个狗东西,是不是在咋呼我?”

蔡富贵头也没回,说:“信不信由你。“

柳叶梅大概觉出了其中的味道,就喊:“蔡富贵,你这个狗娘养的,肯定是在耍我,看我不打死你!”

话音刚落,蔡富贵听见身后传过了一阵呼啸声,猛然回头,只见一块拳头大小的黑色物体朝着自己的后心飞来。

他不慌不忙,手一伸,轻巧地抓住了那块飞来之物。

卧槽,这是啥玩意儿?手感着软乎乎,湿漉漉,还带着一股浓烈的、清新的血腥味儿……

拿到眼前一看,咦,竟然是女人用来侍候大姨妈的玩意儿。

我勒个去!

这也太他妈晦气了!

蔡富贵随手扔掉,气恼地说:“柳叶梅,你真是个无赖,这……这……简直让你给脏事了!”

柳叶梅哈哈大笑,笑得前仰后合,慢慢蹲了下来,裤脚上又开始滴水了。

“笑……笑……你笑个熊屁啊!”蔡富贵感觉自己受了天大的侮辱,暴跳如雷。

“你小子,让你嘴贱!”笑完了,柳叶梅才站了起来,严肃地说,“活该!谁让你糟践自己老婆的,这几天正来好事呢,怎么能干那个?”

“骗人!”

“哝,那不就是铁证吗?睁开你的小狗眼看看,那上面还是新鲜的呢,你拿起来仔细瞅瞅。”

蔡富贵站在那儿没动。

“不信是吧?那好,你跟我来。”

“去哪儿?”

“玉米地。”

“你想干嘛?”

“我脱下裤子让你看,看看是不是还流着,你要是再敢糟践我,就让你给我舔干净了!”

蔡富贵脸上红一阵白一阵,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:“算了,还是等晚上回家看吧!”

“我告诉你,我谁都没敢,连心都是干净的。”

“干净不干净,你自己心里最清楚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最清楚!”

柳叶梅听出蔡富贵还是话中有话,就说:“蔡富贵,咱都老夫老妻这么多年了,你还信不过我吗?”

“不是信不过,是那些狗东西苍蝇一样盯着你。”

柳叶梅心中一沉,说:“那是他们的事,我又没真动心思,只是想着让他们显出原型,也好抓住他们的把柄,迫使他们帮我们一把。”

蔡富贵说:“计策可以施,但不可太过,你知道了吗?”

柳叶梅说:“我自始至终就没有过,只是逢场作戏罢了,有些时候也实在是万不得已,要不然,他们就会无休无止的糟践咱,让咱过不好日子,甚至还会把你送进大牢里去,这些你想过吗?”

蔡富贵回过头,盯着柳叶梅,长嘘一口气,说:“我知道,你是在拿自己当诱饵来钓鱼,对吗?”

“是啊,实在没办法,总不能老被那些混账东西欺负吧?我是在钓鱼,想钓一条大鱼。”

“行了……行了,那也该适可而止。再说了,可不能用钓鱼当做自己沾腥的借口。”

“你不相信拉倒,反正我有自己的底线。”柳叶梅见蔡富贵一根筋地怀疑自己,就是有千张嘴都解释不清楚,干脆转移了话题,说,“对了,还有一阵很重要的事情,我想跟你说一声。”

“啥事情?”

柳叶梅就把癞皮狗托自己做媒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蔡富贵听后,眨巴着眼睛问柳叶梅:“你明明知道那事不可能,干嘛还要答应他?”

柳叶梅自然不能说出实情,只能撒谎道:“我想了半天,觉得曹山妮能跟吴法天结合再好不过,人家要钱有钱,要权有权,结婚以后,小日子还不甜透了嘛。跟着毛四斤可就惨了,那小子家里穷得叮当响,还有一个老奶奶要侍候,不活活累死才怪呢。”

“扯淡,那是钱的事吗?有钱就幸福了?再说了,我早就跟曹山妮仔细谈过了。”

“咋谈的?”

“她不想跟吴法天!”

“你的意思是曹山妮想跟毛四斤好?”

“跟谁好都与吴法天没一毛钱的关系,你给吴法天带个话,就说曹山妮坚决不同意,让他死了那条心。”

柳叶梅一听,心凉了半截,这事儿如果办砸了,那就预示着自己的“排毒丑闻”将被传播出去。

那可就丢人丢到家了。

想到这儿,不寒而栗,柳叶梅声音软了下来,说:“富贵,我都已经答应给人家保媒了,你就帮我再说合说合吧,我发现曹山妮乐意听你的话。”

蔡富贵脸一沉,说:“你怎么了?那天说得好好的,咋说变就变了呢?”

柳叶梅低眉垂眼,说:“我这不是答应人家了嘛。”

“吴法天是不是给你钱了?”蔡富贵问。

“没有?”

“那你图个啥?”

“人家吴法天那么喜欢她,几乎是哭着求俺了,能不答应吗?”

“不会那么简单吧?”蔡富贵不屑地哼一声,说,“骗不了我,背后一定有猫腻。”

“你胡说啥呀?”

“好,不说了。”蔡富贵扭头便走。

柳叶梅气急败坏,跳着脚骂道:“蔡富贵,你这个鳖熊羔子,回家我再收拾你!”

“心虚了是不?”

“我有啥好心虚的?你要是敢跟曹山妮不清不混的试试,不割了你那臊玩意儿喂鸡才怪呢!”

“好啊,有本事你抓啊!”

“老娘我还真就豁出去了,从今天开始起,啥也不干了,就专门盯紧了你,要是落在我手里,有你难看的!”柳叶梅被气得浑身打颤,不知道为什么,眼泪都流出来了。

等哭过一阵,她擦了擦眼睛,心想:他是自家男人,说的那些话也都在理,何必动怒呢?

再说了,自己这一阵子也的确是不干净,特别是跟小白脸,那可是动了真心思的,要是把握得紧,怕是早就把身子白白送给他了。

还有癞皮狗托媒那事儿,自己也是迫不得已,谁让自己被人家抓到把柄了呢?万一张扬出去,自己的脸还往哪儿放呢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