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四章 被审问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越想越觉得没法面对蔡富贵,怕自己的感情一时失控,嘴上没了把门的,一旦把实情给吐露出来,那可就惨了。

想到这些,她不想再跟着男人去看草药了,扭头朝着村子奔去。

等刚刚拐进自家那一条小胡同,打眼看见杨絮儿站在大门口外,正翘首透过门缝朝院子里张望着。

柳叶梅心里面豁然一震,早上她才刚刚离开的,这时候咋又回来了呢?麻烦又出啥事了?

看她鬼鬼祟祟的样子,就不像有什么好事儿,远远的就喊了起来:“杨絮儿,你在干嘛呢?”

“亲娘来,你吓煞俺了!”杨絮儿惊叫一声,直起身,甩着肥肥的屁股迎了上来。

到了柳叶梅跟前,摸一把脸上明晃晃的汗沫子,哭丧着脸说: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不好了,出事了,出大事了!”

“咋了?”

杨絮儿先不急着说啥事儿,而是带着哭腔哀告道:“柳叶梅,咱是多年的好姊妹了,你可一定要相信我,那事……那事绝对不是我说出去的啊!”

“瞧你慌慌张张的那个熊样吧,到底发生啥事了啊?你倒是快说呀!”柳叶梅瞪大眼睛催问她。

杨絮儿一把抓住柳叶梅的手,哭丧着脸说:“柳叶梅,郑月娥她……她去找我了。”

柳叶梅一怔,问:“她去找你?找你干嘛了?”

“她……她……”

“有屁你倒是快些放呀,想憋死怎么着?”柳叶梅急得直跺脚。

“就是那天晚上我家进坏人的事了,还……还把我叫到了村委大院。”

“到底咋回事儿,她说啥了?”柳叶梅拧起了眉。

杨絮儿松了手,挠了挠乱蓬蓬的头发说:“有人说……说那天晚上糟蹋我的人不是别人,是……是你二叔蔡疙瘩。”

“放屁!”

“真的呀。”

柳叶梅眼睛滴溜溜转动了一会儿,说:“说起来这事儿倒不奇怪,跑不了又是郑月娥这个骚娘们儿胡乱放狗臭屁了。麻痹滴,她就是跟我过不去,又在想着法子折腾我了。”

“可……可她是咋知道的?”

“知道个屁!我在现场都没看清那个歹人的模样,她咋就知道是蔡疙瘩了?不是胡说八道是啥?”

“是啊,我也觉得蹊跷,可她硬说这事全村人都传开了,铁板钉钉地是你二叔了。”

“她那张嘴还不如个屁眼干净,这你也信?”

“可她说得有鼻子有眼儿,还说是你有意包庇,本来人都已经被你抓到了,可当你看清是蔡疙瘩时,就放手让他跑了。不过……不过……这事儿我可不怎么相信,肯定都是没影的事儿……”

柳叶梅赤破口大骂起来:“操她二大爷的!这个狗娘养的,咋就老打起姑奶奶的主意了呢?纯粹是胡扯蛋,一定是郑月娥这个熊娘们儿活腻了,想往我身上泼脏水,看我不去剥了她的皮!”话没说完,就回过身,气冲冲大步朝胡同口走去。

一看这阵势,杨絮儿急了,紧赶一步追上去,死死拽住了她,央求道:“柳叶梅,你可不要耍性子,这么鲁莽的去找人家,不把事情搞砸才怪呢。我估摸着吧,这事儿可不是郑月娥一个人捏造出来的,村上很多人都知道了,只是我们两个人都被蒙在鼓里罢了。我刚才被叫去村委了,上头还来了人,好几个警察围着我问这问那的,怪吓人的。”

“你说连警察都来了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叫你去问话了?”

“嗯,问过了。”

一听这些,柳叶梅反倒镇静了,呆呆望着杨絮儿,思忖一会儿,问道:“警察都问你啥了?”

“就是问那天晚上坏人进屋后,糟蹋我的事儿,问我到底看没看清那个坏人的模样,还问起了你的事儿。”

“问我啥事儿了?”

“问你是不是经常住在我家,还问坏人进屋后你都做了些啥,事后你又说了些啥,做了些啥。”

柳叶梅心想,看来这事还真是复杂化了,连警察都出面了,搞不好又闹出大动静来,不由得心头揪紧了。

“柳叶梅,你说该咋办?”

柳叶梅凝眉想了想,问杨絮儿:“你都说了些啥?”

“我只说我当时被吓懵了,又是黑灯瞎火的,眼前一片黑,啥也没看清,根本不知道你在干啥。”

“死逼!你咋就不知道我在干啥了?我不是事后都给你细细描述过了嘛,那个坏人像个鬼魂似的,一溜烟就跑了,大黑夜的,谁有那么好的眼力能看清是谁呢?”

“我……我大概也……也是那么说的,可人家好像不信,还一而再,再而三地问。”

柳叶梅不再说啥,低头想了一会儿,低声说:“看来这事儿还真是有些挠头了,肯定是有人坏了良心,成心糟蹋我。”停了停,接着问:“杨絮儿,你说会是谁跟我过不去呢?”

杨絮儿摇摇头,说:“我哪知道是谁?反正……反正看那架势吧,人家警察是想查个水落石出了。”

“后来呢?他们就让你回来了?”

“嗯,问来问去的,还不就是那么回事嘛,反正我也说不出个道道来,他们让我在一张纸上签了字,就回来了。”

卧槽,这唱的是哪一曲呢?

会是哪一个烂心肠子的如此狠毒,想出了这样的阴招来?

难倒仅仅是为了败坏我柳叶梅的名声?

还是另有隐情?

这里面一定有阴谋……

柳叶梅正埋首想着,突然听到杨絮儿低声说: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孙振山来了,肯定是来叫你的。”

说完便鬼鬼祟祟溜走了,就跟见了鬼一样,疾步转上了北边的胡同,瞬间没了踪影。

“柳叶梅,村长让你去一趟村委。”治保主任孙振山远远喊道。

柳叶梅没事人一样,冲着孙振山笑了笑,说:“我一个娘们家,咋好惊动你这个大主任亲自来叫我呢?”

“你先别客气。”

“村长喊我去有啥事吗?”

“肯定有事了,不让喊你干嘛?”

“啥事?”

“村长有啥事我怎么会知道?让你去你就去呗,赶紧了……赶紧了……等急了又得骂我。”

“那好吧,你先回去,我进院喂一喂鸡,接着就去。”说着便掏出钥匙,插进了锁孔。

孙振山大声喝道:“柳叶梅你还有工夫喂鸡?走,这就跟我走!”

“你凶啥凶啊?当那么个小草包官儿就能耐了,有本事你把糟蹋妇女的那个坏蛋抓住呀!”说完不屑地哼了一声。

“还真叫你说中了,快了……快了……坏蛋就快抓到了。”孙振山撇着嘴,阴阳怪气地说。

“就你?我估摸吧,就是给你配上两把盒子枪怕也白搭!”柳叶梅讥讽道,抽出钥匙,转身大大方方走在了前头,朝着村委的方向走去。

到了村委会,柳叶梅见尤一手的办公室门大开着,刚想抬脚往里迈,突然从东边的会议室里走出了一个年轻的警察,冲着她大声问道:“你就是那个柳叶梅吧?”

柳叶梅心头嗖地一紧,忙点了点头。

“你到这屋里来一下。”警察扔下一句话,转身回了屋。

柳叶梅只得跟了过去。

一进屋,见里面坐着三个警察,心里就砰砰打起了锣鼓,按照年轻警察的指点,没头没脑地坐到了水泥台子下面的座位上,眼神慌怯地打量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上了岁数的警察。

警察并不急着说话,先是紧紧盯着柳叶梅打量了一阵子,目光很锐利,甚至可以说是很刻毒。

直到把柳叶梅盯得心跳脸烧,连喘气都不顺畅了,这才开口问道:“说,你叫啥名字?”

“柳叶梅。”

“哦,你就是柳叶梅?”

“是啊。”

那个上点岁数的警察问她:“你知道为什么找你来吗?”

柳叶梅摇摇头。

“找你来,主要是想了解一下十八号那天晚上的事儿,就是那个叫杨絮儿的女人家发生的案子,你好好想一想,要如实交代,如果耍小聪明说假话,那可不是好玩的,你知道那叫什么吗?”

警察停顿下来,目光刀子一般死死盯着柳叶梅,然后接着说,“实话告诉你吧,如果胆敢做伪证,后果可是很严重的,你懂了吗?”

“俺懂。”柳叶梅乖巧地点了点头。

“好吧,那你就开始讲吧,用不着我过多的提示你,只管把你所知道的都说出来,越仔细越好,不要落漏了任何细节,知道了吗?”上点岁数的那个警察厉声说道。

柳叶梅正了正身子,清了清嗓子,慢条斯理地把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前前后后讲述了一遍。

“就这些了?”

“嗯,我知道的就这些了。”

“你没隐瞒啥吧?”

“没了……没了……就这些。”柳叶梅肯定道。

上点岁数的警察呆脸想了想,然后从裤兜里摸出一盒香烟,抽出一支衔在嘴里,点燃了,慢慢吸起来。

直到一支烟吸完,才扔点烟蒂,长长嘘一口气,突然问一句:“要不要我们给你提个醒?”

柳叶梅一脸茫然。

“看上去你是个聪明人,还是你自己交代吧,这样对你有利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