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七章 晚节不保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那当然!”

“你说那人会是谁?”

“那可多了去了,不止一个两个,都在暗中瞄着你,不对,不只是你,还有你男人蔡富贵。”

“有那么严重?”

“有!点燃有了。要不是这一阵蔡富贵跟我走得近,还不知道会发生啥事情呢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多亏你罩着我们了?”

“你竟然没觉出来?”

柳叶梅心头一紧,身上凉飕飕,她闷头想了一会儿,问尤一手:“那你说,我下一步该咋办?”

“柳叶梅,平日里觉得你不笨呀,咋一到关键时刻,就掉链子呢?这个还用得着我来教你了。”

柳叶梅急躁起来,快言快语地说:“你这个死老东西,有屁快些放,想闷死我咋的?”

尤一手深吸一口烟,:“柳叶梅,我觉得吧,蔡富贵是个文人,不太适合当村干部,我可以帮他去镇上找个活干。眼下要紧的是提拔你,你不是急着想把郑月娥顶下台嘛,这下好了,机会来了。”

“你啥意思?哪里来的机会?”

“听我的,要想抓住机会,你这就去干一件事。”

“啥事?”

“去探望郑月娥!”

“我与她非亲非故的,干嘛去探望她?”

“操,你缺心眼是不?如果真的沾亲带故,你去还有意义吗?这样去走一趟,才能显示出你的与众不同,让村里的人看看,会觉得你不是一般的庄户娘们儿,是块干大事的料子,以后才会支持你。同时也就打消了对你的猜疑,如果糟蹋郑月娥那事真是你指使人干的,还敢大摇大摆走进她们家吗?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?”

柳叶梅眉头紧锁,揣测道:“这事……这事……能靠谱吗?”

“操,这有啥好怀疑的?老子就是想让一村子的人都知道,你柳叶梅能伸能缩,是个人物。”

“能伸能缩?那不成裆里那个玩意了吗?”

尤一手被搞笑了,龇着大黄牙说:“要是那玩意儿能长成你这样,那可叫一个稀罕,估摸着全世界的男人都来抢了。”

“耍你个头啊,正经点儿!”柳叶梅冷下脸来。

“谁不正经了?”尤一手拿起桌上的杯子,咕咚咚灌了几口水,然后说,“趁着现在街上人多,赶紧去吧。”

“我咋感觉着有点儿下贱呢。”

“下贱你娘个逼啊!”尤一手沉下脸,说,“我都已经把话说到家了,这是个绝好的机会,想不想把握是你自己的事了!”

柳叶梅沉吟了一会儿,然后起身说道:“那好,就依你的,我这就去郑月娥家。”

尤一手抬起头,说:“别忘了买上点礼品。”

“还要买礼品?”

“那当然了,你想空手套白狼是不?”

柳叶梅厚嘟嘟的小嘴一撅,说:“她又不是我亲娘六婶子,凭啥呀?空手去问候一下就不错了。”

“爱咋着咋着,不去拉倒!”尤一手甩掉手中的烟蒂,突然来了火气,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沓百元大钞,利索地从里面抽出两张来,啪地拍在了柳叶梅面前的桌面上。

“给我的?”

“麻痹,不给你给谁?”

柳叶梅心头一暖,犹豫片刻,伸手把钱拿起来,装在了口袋里,二话不说,快步走出了办公室。

“你给我记好了,嘴皮子甜一点,该弯腰的时候就得弯腰,对了……对了……办妥后再回来一趟,跟我把情况汇报一下。”尤一手在后面嘱咐道。

“我还急着回家给儿子做饭呢,汇报个鸟啊,以后再说吧。”柳叶梅头也不回,扬长而去。

柳叶梅去了村里最大的小卖部,花一百元买了一些零食之类的东西,装在一个塑料袋子里,径直去了郑月娥家。

当来到大门外,见院门紧锁,就腾出右手,砰砰敲起了门板来。

拍了好大一会儿,才听到里面有个男人应了一声,小心地问道:“谁?外面是谁呀?”

柳叶梅听得出是郑月娥的老公,就对着门缝喊:“是我呀,柳叶梅,大白天价关啥门呀?”

“哦,是柳叶梅啊,你有事吗?”

“听说郑月娥出了点事儿,我过来看一眼。”

“她……她没啥,正在睡觉呢,你看是不是……”男人的话里明显是不想让柳叶梅进门。

柳叶梅眼珠子一转,心想:郑月娥这时候不想让别人看,就说明她是羞于见人,平日里骄横跋扈,牛逼哼哼,这时候被人糟蹋成了“烂货”,怕是连底气也没有了……

想到这些,柳叶梅就说:“你这人咋这样啊,还有没有人情味了?人家好心好意来看看郑月娥,安抚安抚她,你倒好,门都不让进,你按的是啥心肠?”

郑月娥老公本来就是一个生性木讷,胆小怕事的男人,听柳叶梅这么一说,一时竟无以应对。

柳叶梅接着说:“你看看,我礼物都买好了,既然来了,就算是跳墙也得进去。再说了,你把月娥关在屋子里,万一有个三长两短,全村的妇女都饶不了你,她可是我们桃花村女人是头,你看着办吧!”

话音刚落,里面就响起了拉动门闩的声响,随即两扇门板错开了一条缝儿,郑月娥老公在里面朝柳叶梅招了招手。

柳叶梅跻身进了门,看都不看男人一眼,径直朝着里屋走去。

郑月娥老公又重新关严了门,转身紧撵着柳叶梅,边走边解释道:“又不是我不让你进来,是郑月娥她……她不想……”

柳叶梅进了屋,轻轻喊了一声:“郑月娥,你在屋吗?”

屋里随即响起了嘤嘤的哭啼声。

柳叶梅抬腿进了东边的里间,顺手把袋子放到了床头的一角,然后往前迈一步,紧盯着用一床被单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郑月娥,关切地问:“妹子,你感觉咋样了?”

郑月娥不搭腔,越发哭得厉害。

柳叶梅俯下身,趴在郑月娥的耳根处说:“事情已经发生了,你可不要胡思乱想,好好养好身子才是正事。”

郑月娥还是不说话,依然哭得很凶,被单下面不停抖动着。

“妹呀,你感觉身子咋样?不行的话,咱就去外面的医院瞧一瞧吧,好不好?”柳叶梅亲切地说。

郑月娥听罢,竟然放声大哭起来。

柳叶梅刚想再说啥,站在身后的男人发话了,他说:“柳叶梅,你就别再问了,一问那事她就哭,饭不吃,水不喝,就连看着我的时候眼睛都是直勾勾的,大概是被吓破了胆,有些神经呼呼的了。”

“那你还不赶紧带她去医院瞧瞧啊。”柳叶梅转过身,瞪着郑月娥老公说。

“其实吧,觉得也没啥大不了的,平静平静也就好了,已经吃了一些安定药片,看看情况再说吧。”

柳叶梅哦一声,知道再待下去也没多大意义了,就对着仍在嚎哭的郑月娥说了几句“贴心”的宽慰话,便转身告辞了。

男人把柳叶梅送出大门外,然后返身关了门。

随着一声哗啦的门闩拉动声,柳叶梅的心跟着躁动起来。

她迈开步子朝着自家的方向奔去,边走边想:她郑月娥出了事儿,也就有了自己当村干部的希望了,可为啥就高兴不起来呢……

柳叶梅回家后,心神不宁,坐立不安。

眼看都要正午了,才草草做了点饭,不等儿子吃饱,就起身进了里屋,软面似的瘫软到床上,扯一床毛毯捂住身子,迷迷瞪瞪睡了过去。

这一觉睡得很死,连儿子小宝啥时走的都不知道。

正当睡意沉沉之时,她突然听到屋里面有脚步移动的声音,随即感觉有一只大手在自己身上游走着,小心翼翼,摸摸捏捏。

一开始,感觉轻轻柔柔、麻麻痒痒,柳叶梅以为自己只是在做梦,可那只手越发肆无忌惮起来,力度也不断加大,并且还一路下滑,直往不该摸的地方去了……

啊呀!

柳叶梅惊叫一声,忽地坐了起来,瞪大惊恐的眼睛望了过去。

“你又不是一个黄花大闺女了,用得着那么大惊小怪的吗?”竟然是村长尤一手站在床前,一脸坏笑望着柳叶梅。

“你作死啊!不要脸的老东西!”柳叶梅满脸惊恐地往后趔趄着身子,恶狠狠地骂一声。

“就喜欢你这个泼辣劲儿,有味道!”

“你干嘛呢?”

“你不是累嘛,我给你按摩一下。”

“滚一边去!”柳叶梅边往后抽着身子边说:“这大白天的,你就不怕被人看到呀?你不要脸,我还要呢。再说了,万一正巧被蔡富贵碰到,他不要你的老命才怪呢!”

尤一手不屑地哼一下鼻子,说:“他小子能拿我怎么样?老子对他那么好,他好意思吃我的醋?再说了,老子没把他送进大牢就不错了。咋了,柳叶梅你不会这么快就忘本了吧?”

柳叶梅一听这话,瞬间就没了底气,软得一塌糊涂。

尤一手毕竟是个老狐狸,不但狡猾刁钻,并且还心狠手辣,在近千号人的桃花村没人敢拿他怎么着,谁若招惹了他,就算他不明里给人家“挖个坟”,但暗中也会给人家“掘个坑”,并且还会面带笑容把人引领进“坑里”去,直到让人生不如死……

想到这些,柳叶梅心里面就直打颤,但却装出一脸轻松,嗔怒地撅起了嘴巴,说:“你是不是老糊涂了?不知道孬好了?我还不是为你着想啊,已经做了多年的老干部了,不会晚节不保吧?你觉得值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