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八章 泼辣娘们儿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尤一手往前一步,坐到了床沿上,一双青筋暴突的大手粗鲁地撩开了柳叶梅的上衣下摆,说:“你还别说,满村子的女人还就你柳叶梅知道体贴我,知道爱惜我。”

“滚,你就知道耍嘴皮子,是不是已经养成习惯了,见到喜欢的女人就连哄带骗了?”

“吊,你也太小看我了,不就是为了投个下水道嘛,我用得着那么下贱了?”尤一手咧嘴一笑,嘴角的馋涎流了出来,像条透明的小长虫挂在他胡子拉碴的下巴上。

柳叶梅一阵反胃,想吐,只得强忍着,干咽了一口,才压制了下去。

“柳叶梅啊,老子跟你说句实话,我倒是不喜欢那些小绵羊似的女人,那种女人吧,一着手就软了,直接就成了一堆软面,松松垮垮瘫在了那儿,任你怎么着,她就是一声不吭,你说还有啥意思?那味道,太他妈寡淡了,乏味,老子倒是稀罕来的辣味的。”

“不要脸,真不要脸!”柳叶梅啐他一口。

尤一手舔舔嘴唇,一副回味无穷的模样,说:“说来也怪,这人长得好看,哪儿哪儿都好,连他妈唾沫都是甜的。”

“去你的!别在我面前说那些狗屁话,没脸没皮的!”柳叶梅佯装生气地骂了起来。

“咋了?生气了?”尤一手拧了一把柳叶梅粉嘟嘟的腮帮子。

“我这会儿才知道,你就是个伪君子,原来那一套全都是装出来的,一辈子只知道玩弄女人,却不知道女人想要啥。”

“想要啥?”

“这男女之事,不能只顾自己胡来,也该考虑一下女人的想法呀。”

“可别说,你这样说话倒是入耳,让我心里暖乎乎的,多少年来都找不到这种感觉了。”尤一手意味深长地闭了闭眼睛,点了点头,然后再睁大眼睛望着柳叶梅,问,“柳叶梅,我打小就没谈过恋爱,你说我跟你这种关系,是不是就是人家说的爱情?”

柳叶梅抿嘴一乐,说:“你就酸吧,牙都快被你酸掉了。”

“真的?那让我尝尝你嘴里到底有多酸。”说罢,尤一手怒起了嘴巴,俯下身,朝着柳叶梅艳红的嘴唇压了下来。

柳叶梅猛劲推一把,骂道:“死老东西,这是大白天呀,门都没关,你就胡来了!”

“我能那么傻吗?门肯定关了,关得严严实实的,连只老鼠都跑不进来,就等着你打开那扇门了。”尤一手奸笑着说。

“那也不行,就算是关着门,也不允许你亲我。”

“操,谈恋爱哪有不亲嘴的?你说,为什么就不能亲?为什么?”

柳叶梅想了想,借口道:“你一定是吃大蒜了,嘴里味儿太冲,难闻死了,我打小就不吃那东西,恶心死了!”

“我只是吃了大葱,没吃大蒜。”

“那也难闻!”

“真不让我亲?”尤一手瞅着柳叶梅,直吞口水。

“不行,这怎么好乱亲呢?恶心死人了,我实话告诉你吧,就连蔡富贵都没亲过,真的,一点都不骗你。”

“瞎说吧你,不就是亲个嘴吗?我就不相信会那么严重。”尤一手边说边用手指在柳叶梅的肩胛上摩挲着。

柳叶梅舒了一口气,身上被弄得酥酥痒痒,她努力保持着清醒,思绪飞转着,想着制服老东西的办法。

“那就更稀罕人了,说明你的嘴还很纯洁,就跟黄花大闺女的差不多,柳叶梅,你是不是一直都给我留着呢?那好,我今天还真就亲定了。”尤一手边说边用左手抄起了柳叶梅细长的脖颈,往上托举着。

柳叶梅身子扭动着,头也用力摇摆着,嘴里却断断续续地说着:“你不想……不想知道……郑月娥的事吗?她的情况很……很不好……先说……先说正事好不好……”

尤一手正火急火燎,一听这话,立刻停了下来,正色问道:“郑月娥她怎么就不好了?”

“你起来……起来……我详详细细告诉你。”

“起来就起来,反正你也逃不出我的手心。”尤一手松开双手,抽身坐了起来,紧盯着柳叶梅问,“你快说,郑月娥她咋样了?”

“呸,亏你还是个村长,又是郑月娥的远房叔叔,人家伤得那么严重,你咋就不亲自上门瞧瞧呢?”柳叶梅责问道。

“你懂个屁!我可万万去不得。”尤一手脸色瞬间黯淡下来。

“你咋就不能去?”

尤一手叹口气,说:“说来话长啊,一时半会儿还真没法跟你说清楚,你赶紧说,郑月娥她到底咋样了?”

柳叶梅往后挪了挪身子,说:“看上去她伤得可不轻,可具体啥样就不知道了,人家也不让我看,可看上去精神是彻底垮了,人都疯了。”

“疯了?”尤一手一愣神,紧跟着问道:“她真的疯了?”

“真的,我亲眼看见的,这还有假。”

尤一手哦一声,沉着脸想了一会儿,说:“她是自作自受,活该!”

“老混蛋!你……你还算是人嘛?人家被伤成那样子了,你还在背后幸灾乐祸?”

尤一手不以为然,笑着说:“姥姥个球的!不是幸灾乐祸,是她先招惹了我,要不然我也不会下手那么狠。”

柳叶梅听得出他的话里有话,追问道:“郑月娥她咋会招惹你呢?”

“你想知道?”

柳叶梅点点头。

“那好,我们先快活快活,等快活够了,我再告诉你。”尤一手一跃身,笨熊一般压了过去,一边动作着,一边下流地说,“你不是不让我亲嘴嘛,那好,咱就直接来真的,中不中?”

“不中!你别逼我。”

“装啥装?又不是没来过。”

“不中……不中……”柳叶梅手忙脚乱地拒绝着,但无济于事,兽性大发的尤一手死死地压着她,直压得她气喘急促,动弹不得。

尤一手就像一条饿狼,拱在柳叶梅怀里,胡乱撕咬起来。

“你作死啊!”柳叶梅咆哮一声,呼呼喘起了粗气,她顺手摸起了枕头下面的剪刀,高声喊道,“你要是再胡来,我就用剪刀穿死你!”

说话间,锋利的刀尖已经抵在了他肩头的皮肉上。

“别……别……”尤一手毕竟上了年纪,经不住恐吓,瞬间软了下来,慢腾腾退下来,说,“你这个小娘们,怎么这么厉害?就这一嗓子,就把老子的念想给吓没了。”

柳叶梅咆哮道:“谁让你不老不正经了,我这是为你好,你这样下去,迟早会出事的,会出大事的,你知道不知道?”

“得了……得了……你别喊了,让外面的人听到了多丢人。”

“你还知道丢人啊?”

“好了,说正事……说正事。”尤一手站到了床下面,抬手理了理额前的乱发。

柳叶梅也慢慢缓过劲来,心里想着,这个老家伙看上去耀武扬威的,原来是个纸老虎,一把剪刀就把他吓退了。

其实自己也就是吓唬吓唬他,要是强来,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敢真的给他刺上去的,真要是刺出个好歹来,自己的名声也就完蛋了。

柳叶梅坐直了,说:“我没心思说了,还是你亲自去看看吧。”

“看看你,我这不是都改邪归正了嘛,说吧,郑月娥她到底怎么样了?”

“你这人怎么了?她是你侄媳妇,又是村干部,你去关心关心她也是应该的,干嘛缩头缩脑的呢?

尤一手摇了摇头,说:“你别逼我,只管告诉我,她怎么样了。”

“我不是告诉你了嘛,没样了。”

“没样是咋样?”

柳叶梅脑子一转弯,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冷着脸问尤一手:“那事是不是你干的?”

“不……不是,怎么会我是干的呢?”

见尤一手目光躲躲闪闪,一副心虚的架势,就越发让柳叶梅怀疑,大声问他:“你说,到底是咋回事儿?”

尤一手苦笑着说:“瞧你个泼妇样吧,就是不想让你知道得太多,等过一阵子,好好当你的村官就行了。”

“那也不中,你必须告诉我,郑月娥咋就招惹你了?必须说,不说我就不让你走!”

“美的你!腿在我身上,走不走是我自己的事,你能把我怎么着?”尤一手冷冷哼一声,抬脚朝外走去。

柳叶梅追上去,一把拽住了他。

“臭娘们儿,你想干嘛?”尤一手嗔怒道。

柳叶梅毫不示弱,说:“你不说清楚,我就不让你走!”

“我就走,你能咋样?”

“那好,你走吧,你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。”

“愿意跟你就跟,谁怕你?”

“我把衣服脱了,边走边喊你强暴我了,不信就试试!”

尤一手噗嗤笑了起来,说:“柳叶梅啊柳叶梅,你这个熊娘们,可真是有股子辣劲儿,虽然呛了点,但还是蛮讨人喜欢的。”

说完,伸手抓一把柳叶梅的前胸,说,“好了……好了……别闹了,你就不怕丢人现眼?”

“不嘛……不嘛……我就是想知道你究竟对郑月娥干了些啥。”柳叶梅嗲声嗲气,拽着尤一手的手不放。

尤一手苦笑着摇了摇头,说:“柳叶梅,既然你想知道,那我就跟你交个实底,其实郑月娥被祸害成那样,完全是因为你。”

“啥?因为我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胡说八道,这能扯到一块吗?”

“当然了,你不是想早一点当上村干部嘛。”

“是啊,可与郑月娥被人糟蹋有啥关系呢?”

“有,关系大着呢!”

“你的意思是郑月娥她不是被坏人给糟蹋的?而是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