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九章 寒心隐情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不是,是我……是老子我亲手干的!”

“你亲手干的?”

“是啊,你相信不?”

柳叶梅先是一怔,接着摇了摇头,说:“不信……不信,打死我也不敢相信,你真成野兽了不成?她可是你近亲的侄媳妇,又是村里的妇女干部,你咋就下得去那个手呢?”

“操,爱谁谁,就算她是皇帝娘娘,只要不听老子的话,格杀勿论,毫不手软!”尤一手抽动着嘴角的肌肉,恶狠狠地说。

柳叶梅唏嘘一声,说:“也难怪,你这老东西阴险着呢,天下的坏事没有你不敢做的?只有想不到的,没有你做不到的!”

“小娘们儿,你丫的尽在那儿胡咧咧,我可没那么大的能耐。”

“你能耐大着呢,现在我不只相信你能糟蹋郑月娥了,还往更深处想了,把你这个老驴想得更脏了。”

“你把我想成啥了?”

“我在想,前些日子村里那些被糟蹋的女人,也许都是你这个老流氓干的,你承认不承认?”

“操!”尤一手冷下脸来,严肃地说:“你这张破嘴就是损,这种话也好随便说着玩?那可都是些砍头掉脑袋的事儿,万一传到外人耳朵里面去,还有我的好日子过吗?”

“你胆子不是挺大吗?”

“麻痹滴,破嘴,就知道喷粪!”

“我的嘴破吗?破嘴你为啥还那么稀罕?差一点就让你给弄脏了。”

尤一手嘿嘿一笑,说:“柳叶梅啊柳叶梅,你可别昧着良心说话,就算是弄脏了,那也是你自己含上去的,又不是我硬生生塞进去的。”

柳叶梅脸上一阵羞涩,赶忙岔开话题:“你倒是赶紧说呀,郑月娥她到底是咋的了?”

尤一手望着柳叶梅,正经说道:“也好,反正那事儿迟早也得告诉你,但你嘴上必须要有个把门的,绝对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,你能保证不?”

柳叶梅点点头,信誓旦旦地说:“你放心,我柳叶梅绝对守口如瓶,如果传出去,让我烂掉舌头。”

“妈了个蛋的!倒用不着发那么狠的毒誓,我也不是信不过你,只是那事吧,我做得也有些过分了,酒醒以后也确实挺后悔的。”

“真的是你干的?“

尤一手点点头,缓下声音说:“那天夜里,因为抓了你叔蔡疙瘩,关押在车库里面,高所长要求除了蔡富贵值班外,村两委干部也要轮流看守。第一晚便轮到我和郑月娥值班,凑巧刘老干又死磨硬缠地拉我出去喝酒,我觉得吧,反正车库大门锁着,他蔡疙瘩就是扎了翅子也飞不出去,于是就跟着去了。可等我喝完酒回来,看到郑月娥把值班室的门给关了,灯也熄了,我就摸索着开了门,你猜怎么着?”

“怎么着?”柳叶梅急切地问道。

“她竟然躺在床上蒙头大睡,我一看就火了,趁着酒劲把她骂了个狗血喷头。可郑月娥她还不服,从床上跳下来,跟我理论。”

“这恐怕不是真的吧?她郑月娥对你可从来都是忠心耿耿、百依百顺的,哪还敢跟你顶嘴啊?”

“她啥时对我百依百顺了?”

柳叶梅白一眼,说:“行了,这还瞒得了我,又不是没见识过。”

“你见识啥了?”

“都懒得说出口,嫌脏!”

“放狗屁!那么脏你都觉得有滋有味的,还有啥出不了口的。”

“你就别装了,村里谁还不知道你跟侄媳妇乱来的事儿。死东西,不要脸,就不怕子孙后代掘你骨灰。”

尤一手脸拉得老长,骂道:“那些王八蛋胡说八道,你也跟着起哄,小心我撕烂你的嘴,割掉你的舌头!”

“你就别再抵赖了,我都亲眼看见过。”

“看见啥了?”

“看见你们办那事了,老牛嫩草搅在一起,倒也提神。我问你,是不是那天晚上你酒后乱性,想跟她睡觉,她不从你,你就出手来硬的了?”柳叶梅直视着推理道。

“你嘴巴痒了是不是?你他妈的再敢胡说,我真就扇你耳刮子了!”尤一手变了脸,高高扬起了巴掌。

“你还觉得委屈啊?好吧,那我先听你说。”

“这还差不离,别总把人往坏处想好不好?你以为我就那样的德行啊?就算老子瘾头再大,也不至于见个母的就想上啊。实话告诉你吧,全桃花村没几个女人我能看得上眼的,那些下三滥女人我还不屑搭理呢,就算是把她们剥光了,抬到我身上,老子都懒得去动一下,你信不信?”尤一手恬不知耻地说着,不停地朝着柳叶梅挤眼弄鼻。

“好了……好了……一说那二两肉的事儿你就来了精神,接着说郑月娥的事吧。”柳叶梅催促道。

“刚才我不是说了嘛,她跟我顶起嘴来,还嫌我跑出去喝酒,不跟她一起值班,一来二去就把我给惹火了,就发狠赌气地让她滚,还扬言要撤了她的职,谁知道她竟也跟着撒起泼来,对着我骂骂咧咧,还把话题扯到了你身上……”

“扯到我身上?她说啥了?”柳叶梅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“她说我是在成心找她的岔,想让她滚蛋给你腾地方,说你是用肉蛋俘虏了我,为的就是当那个妇女主任。她还说早就听镇上的干部说了,上头也有人给你说话了……反正乱七八糟说了一大通,我肺都差点被气炸了,心里面的火焰呼呼乱窜,又加上喝了不少的酒,哪还计后果,头脑一热就扑了上去,一顿拳打脚踢……”

“你说你这个老驴,打人就罢了,咋还糟蹋人家身子呢,听大街上的娘们在嚼舌说,郑月娥身下都被踢烂了,弄的血肉模糊的,简直比歹人还歹人,就是个恶魔!”

“唉,反正就跟个神经病似的,一顿乱踹,醒酒后才看到自己脚上有血迹,也不知道是咋回事了。”尤一手解释道。

柳叶梅叹一口气,埋怨起来:“你也太过分了,怎么就那么狠心呢?人家好好的一个人,万一被你弄出个好歹来,你罪过可就大了。”

“草!你也别屎盆子都往我头上扣,谁让那表子操的没教养了,竟敢跟我较劲,能耐她了!再说了,我还不是为了你的面子吗?”

“这下可好了,你口口声声为了我的面子,反倒把我也扯进去了,怪不得我去她家看她的时候,她一句话不说,甚至连看都不看我一眼,只是不住声地哭嚎呢。”

“与你有啥关系?想当官又不是坏事,那是要求进步的表现。要怪也只能怪她自己小肚鸡肠!”

“可……可……”柳叶梅欲言又止。

“对了,柳叶梅,你觉得郑月娥她真的有些神经了?”

柳叶梅不假思索地说:“差不离,反正她披头散发,哭哭啼啼的,看样子像是真的有些不太正常。”

尤一手沉吟片刻,突然甩出一句:“如果真疯了倒也好!”

柳叶梅一愣,问:“你……你咋这样说话呢?人家疯了你就好了呀?”

“真的疯了就没了麻烦,事情就好办了。”

“你是说我那事儿?”

“是啊,你就可以顺理成章上任当妇女主任了。”

“可这事吧,总让人觉得有些不忍心,不踏实,毕竟郑月娥她跑前跑后那么多年,还那么细心地伺候你,连身子都搭上了。”

“行了……行了……麻痹滴,你就别在老子面前装菩萨了,捡了便宜还卖乖,我估计用不了多少日子,你就可以走马上任了!”尤一手说完竟冲着柳叶梅微微一笑,抬脚朝外走去。

柳叶梅杵在那儿,望着尤一手的背影发起呆来。

尤一手走了没几步,又转过身来,对着柳叶梅说:“其实吧,你还真是个当干部的料,脑袋瓜活泛,有能力,我还真是服了你了。”

“咋这么说?”柳叶梅瞪大眼睛,痴痴地望着尤一手。

“我还真该好好谢谢你,你给我找了一条生财之道。”尤一手认真说道。

“胡扯吧你?我啥时给你生财之道了?”柳叶梅禁不住问道。

“你这个小娘们儿,真不赖,凭空就想象出一条‘土龙’来,还让人信服得五体投地了。”

柳叶梅这才明白尤一手在说啥,纠正道:“你别在那儿胡说八道了,那可不是凭空想象出来的,是我亲眼所见的,当时都差点把我吓了个半死呢,好几天都缓不过劲来。”

尤一手干脆抽身回来,正面对着柳叶梅说:“你就胡诌诌吧,我年纪比你大了足足一大把,那个烂泥坑吧,我也是隔三岔五地就路过一次,怎么就从来没见着过你说的那个神物呢?连点点影子都没有。”

“你那眼还叫眼啊?整天价只知道瞅女人了,脏得要命,神灵能让你看见?那才叫一个怪呢!”

“操,赖娘们儿,你也干净不到哪里去,就知道糟践老爷们儿!”

“反正比你干净!”

“那你仔细给我说说那东西长啥模样?它出来干嘛了?”

柳叶梅脸上倏然添了几分悸色,摇了摇头,低声说道:“想起来都后怕,我可不敢随随便便说了。”

“你倒会装,猴精猴精的。对了,黄仙姑她究竟给你了多少好处?”

“好处?啥好处?”柳叶梅紧蹙着眉心问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