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章 你跟我演一场戏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看看你,对我还有隐瞒的必要吗?没好处你会帮她?会跟她同流合污?鬼才信呢,是不是她赚的钱跟你分成了?分你几成了?”

“分你个头啊?真的没有,一个子儿都没给我!”

“谁信呀!你又不傻,会无偿地帮着她编造故事,好让她大把大把的赚昧心钱?”

“不会吧,就那么个臭乎乎的烂泥坑也能赚钱?”

“这还要问我吗?你能不知道?怕是你们事先早就商量好了吧。”

“我说啥你才相信呢?黄仙姑搞的那一套,不但事先我不知道,就连现在我都蒙在鼓里。自打看到那个怪物之后,我就再也没踏到那个地方半步。你这人,自己心眼多,偏偏把人也往复杂里想,懒得跟你说话,快走你的吧。”柳叶梅心里乱了起来,不耐烦地说。

尤一手咧开大嘴哈哈一笑,说:“看样子你还真的不知道实情,那个老妖婆可发财了,每一天都有那么人从四面八方涌过来,烧香磕头的,听说一天下来,只是香啊纸的就能卖出一拖拉机,更何况她还帮着人家又是祈福,又是算命的,可赚大发了。”

“黄仙姑倒是挺有能耐的,靠着一张嘴皮子就能赚那么多钱,倒也怪馋人的。”柳叶梅脸上有了艳羡之色。

尤一手冷笑一声,说:“就她那一套牛鬼蛇神的把式,很明显是跟国家提倡的精神文明唱反调,按理说是坚决不让搞的,但想到她多多少少也能带动村级经济发展,干脆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了。”

“这还能带动村里的经济发展?”

“那当然了,外面来了那么多的人,总得买些啥吧,至少渴了要买水喝,饿了要买饭吃吧,几家小卖店的生意不就好起来了嘛!还有,韩老四他们几个筹备着在那附近开一家小饭馆了,再有谁开一家宾馆啥的,那可就像模像样了,说不定还真能打造成一个旅游风景区呢。”

柳叶梅满脸不屑地说:“就咱们这个穷山村,要啥没啥,还想建旅游风景区?差得远呢,十万八千里都不止,你就做梦吧你!”

“这你就有些目光短浅了,连人家黄仙姑都不如,她倒是蛮有心计,也有胆量,我去找过她,她痛痛快快就把那个臭水坑给买下来了,你猜一年多少钱?”

柳叶梅摇摇头。

尤一手展开手掌,挓挲着五根手指说:“一年这个数。”

“五百?”

“五千!并且还一次签了十年的合同,五万块钱就到手了,总算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,要不然连喝酒交待的费用都没了,还怎么开展工作?怎么为人处事?”尤一手说完,喜形于色地晃动着肥大的脑袋走出了院子。

柳叶梅瞅着尤一手一步三晃荡的背影,心里一阵阵发毛,她恍惚觉得尤一手已经算不上是一个人了,简直就是个两面三刀的魔王,心也一定黑得像个坏透的地瓜了。

他不但像只大公鸡一样,满村子的玩女人,竟然还想着法子的收刮钱财,就连黄仙姑这样的人都难能逃过,更何况是平台百姓了。

又想到了郑月娥,她也真是够可怜的,整天鞍前马后地跟着他跑,没黑没白的,时不时地还得昧着良心把身子奉献上,供他玩乐,到头来却被折腾成了那个惨样子……

想着想着,柳叶梅突然又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,觉得郑月娥的事情有些蹊跷,远不像尤一手所说的那样,怎么会为了顶几句嘴就往死里祸害人家呢?

竟然还口口声声是为了我柳叶梅?

难道是另有隐情不成?

可又会是为了什么呢?

……

柳叶梅坐在院子里,越想心里越乱,越想越觉得尤一手这个人阴险可怕,就悔恨自己当初不该酒后犯浑,让他靠近了自己,更不该让他得寸进尺,阳奉阴违的去讨好他,竟然还经不住当村干部的诱惑,一而再、再而三地迁就、逢迎于他,致使自己越走越远,越陷越深。

虽然自己有底线,不会轻易让他得逞,但这样明来暗往的,村里的人会怎么看?

自家男人蔡富贵又会怎么看?

更为可怕的是,从种种表象来看,村长尤一手似乎已经把自己当成他的人了,这可不是个好兆头。

最终肯定会搞出一个剪不断理还乱的局面。

可事到如今又该咋办呢?

关系已经到了这个份儿,想跟他一刀两断,完完全全地划清界限是绝对不可能的了。

那样一来,老东西会丧心病狂地把自己搞得像郑月娥一样,甚至会比郑月娥更惨,更血腥,更可怕……

后果不堪设想啊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再说尤一手,他刚刚走出大门口,一块黑乎乎的东西从天而降,啪嗒一下,直接拍在了脑门上。

我操!

啥东西也这是?

尤一手被吓了一跳,伸手一摸,竟然黏糊糊的,再拿到眼前一看,马勒戈壁滴,竟然是一滩牛屎。

“谁呀?谁他妈干的?麻痹滴,作死啊!”尤一手顶着一头牛屎,破口大骂,可转来转去,也没看见有人在。

对了,不会西边院子里的范佳爱干的吧?

这个熊娘们之前也跟自己有过那么一两腿,只是一段时间不怎么待见她了,肯定是看到自己从柳叶梅家出来,便醋意大发,暗地里扔了牛粪。

仔细一瞅,自己所站的位置,离她家大门口很近,也就不足两米远,最有条件对自己进行“空中打击”了。

走过去一瞧,却是大门紧锁。

再趴在门缝上往里瞅瞅,连屋门也是铁将军把守,院子里空空荡荡,连只鸡都没有。

姥姥,见鬼了!

怎么就凭空掉牛屎了呢?

并且还不偏不倚,正好落在了自己秃脑瓜上。

都说天上下屎,来了狗的命,莫非自己好运当头了?

嗯,但愿吧,是福不是祸,一定是个好兆头。

尤一手自我安慰着,走到草垛旁,扯一把软草下来,用心擦拭着脑门子上的牛屎。

一路胡思乱想回到村委会,刚进办公室就盛了水,拿到院子里,稀里哗啦一阵冲洗。

正洗着,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。

尤一手顶着一头水珠子跑进屋,拿起电话,粗声大气地应了一声,随即压低声音,嗯嗯啊啊地连声答应着。

放下电话后,稍加思索,他就拨通了蔡富贵的手机,问他活干得怎么样了。

蔡富贵说已经差不多了,再合一点水泥,把砖缝嵌一嵌就行了。

尤一手就吩咐他:“赶紧扫尾,把活干停妥后,洗干净身上的尘土,到镇政府门口等我。”

“去镇政府干嘛?”

“没时间解释了,赶紧了,见面后再告诉你。”

尤一手说完,又返回了院子里,仔仔细细洗一把脸,然后就打电话喊来了出租车,直接去了镇上。

到了政府大院门口,见蔡富贵早已侯在了那里,就走过去,问他:“活都干利索了?”

“嗯,利索了。”蔡富贵吸一口烟,问尤一手,“喊我过来有事吗?”

“是啊,有事,要要紧事。”

“啥事?”

“跟我去演一场戏。”

“我可不会演戏。”

“你过来,我教给你。”

蔡富贵一头雾水靠近了,把右边的耳朵送上去,听尤一手如此这般地一番调教。

原来之前的电话是村长安插在镇政府的“奸细”打给他的,“奸细”透露说,县财政有笔抗旱补贴要下发,上面派人来摸情况了,经过一番暗箱操作,镇长答应可以考虑把这笔钱划拨给桃花村了,要他火速到镇上参加“座谈”。

所谓的座谈,实际上就是“以餐代会”,吃吃喝喝中摸情况,酒足饭饱后见分晓。

也就是说,只要吃好喝好,钱就落口袋里了。

怪不得牛屎砸脑袋上了,原来是“来喜”啦!

尤一手带着蔡富贵走进了政府大院,秘书亲自迎了出来,对着尤一手小声叽咕道:“一定要把旱情说得严重一些,多要点是点,僧多粥少,用不着客气,但一定要策略点,知道了吗?”

“老弟啊,你尽管放心,一切都安排周全了。”

秘书回头望一眼蔡富贵,问尤一手:“这哥们是谁?你老尤不会也配秘书了吧?”

尤一手龇着大黄牙笑笑,说:“我们村里的大才子,笔杆子,作家,你连他都不认识?”

秘书冲着蔡富贵一笑,回头问尤一手:“你带他来干嘛?”

尤一手说:“体验生活。”

“你这老家伙,不会是又耍滑头吧?”秘书说着,带着他们俩走进了招待所的一个套间。

一张餐桌出奇的大,在尤一手看来,足足有一分地那么大。

四周坐了没几个人,显得稀稀落落。

镇长坐在主陪位置上,对着右手侧的胖子说:“这是桃花村的尤村长,算得上是老革命了,“德高望”级别的,遇事我都让他三分。”

看上去胖子并不感冒,只是冷冷地打了个招呼。

这让尤一手有点儿不舒服,暗暗骂道:操,狗眼看人,老子要不是为了那几个钱,才懒得理你这根虾毛呢!

好在其他几位领导还算给面子,挨个机械地跟尤一手握了握手,一番言不由衷的寒暄。

按照事先安排好的座次,尤一手坐在了副宾的位置,蔡富贵紧挨在一边,像个跟班似的。

虽然有点儿窘迫,但蔡富贵还算放得开,特别是尤一手添油加醋地把他吹嘘了一番后,就完全进入角色了。

靠,这有啥好怯场的?

直接把他们当成一群猪好了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