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一章 变成了一个血人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再说了,村长尤一手已经把他吹上了天,说他是著名作家,广播里有声,报纸上有名,按时下时髦的说法,那叫“大腕儿”。

这样一想,蔡富贵自然就有了底气,抬头挺胸,豪气冲天,一副牛逼拉撒的模样。

落座后,镇长说:“尤村长是个热心人,虽然奔波在抗旱第一线,但一听上面的大领导来调研,就嚷嚷着要跟过来见一面,我呢,也就不好驳了他的面子,就答应下来了。”

“也好……也好……我们就是想听听基层的真实声音,也好有的放矢,让有限的资金,发挥最大的作用,产生最大的效益,这也是各级领导的指导方针。”主宾座上侃侃而谈,一通废话。

满桌子一片附和声,热锅里炒屁一般。

尤一手假惺惺笑着,说:“尊敬的领导啊,我可找到救命恩人了,听了您的话,可看到希望了!”

“老尤啊,你就甭客气了,有话照直说……照直说。”

“杨局长,那我可就不客气了。”

“好,你说……你说……畅所欲言,各抒己见。”

“那就好……那就好,我就是怕不让说实话。”尤一手咽一口唾沫,说,“快点开吃吧,我实在饿得不行了。”

镇长脸一沉,不露声色地提示道:“尤大村长,饭要吃,可工作要紧嘛,先说困难。”

尤一手面露疾色,叹息一声,说:“这一阵子旱情严重,眼瞅春季的庄稼就要绝产,我是心急火燎啊,连裤腰带都勒紧了,总该留点粮食撑到秋季吧?所以啊,连饭都不敢吃饱了。”

姓杨的局长收敛了笑容,问一旁的镇长:“真的那么严重?”

镇长点点头,说:“嗯,很多地块,特别是丘陵地带,几乎就要绝产了,唉,百年不遇呢!”

“没事的老尤,尽管放开来吃就是了,老天无情人有情,有我们在,就饿不咱老百姓!”

说话间,餐桌上已经堆满了山珍野味。

镇长举杯发话了,好一套冠冕堂皇的说辞,直把蔡富贵佩服得五体投地,却不知不觉中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按当地惯例,镇长一连敬了三杯。

接着又是副陪敬酒,再一番言不由衷的祝酒词,满满三杯又下了肚。

不知道是真的酒量小,还是过于矜持,大腹便便的杨局长已经有了几分醉意,他捂紧了杯子,说啥都不再喝了。

尤一手不乐意了,红着脸,瞪大眼,冲着杨局长喷了起来:“我说杨局长,你是不是不认识我了?”

杨局长一愣神,眨巴眨巴眼睛,满脸歉意地说:“对不住……对不住……我还真没印象了。”

“贵人多忘事,老话说得一点都不假。”

“老尤啊,之前咱们见过面?”

不知道是真是假,看上去忽悠的成分比较大,尤一手有模有样的说:“那一年,你到我们村上考察,还吃过我们家一只鸡呢,酒桌上一口一个大哥叫得那个亲就甭提了,这时候咋就连酒都不想跟我喝了,不会是嫌我土气吧?”

那口气,毫不客气,甚至有点像打架。

镇长看不下去了,打起了圆场,说:“老尤呀,你还真拿杨局长人当自家人了,人家是上面的领导啊,客气点……客气点……说话不能太过了。”

杨局长虽然心里面不痛快,可面上还过得去,只得举起杯,异常亲切地喊了一声哥,说:“老弟不是没认出你,更不是嫌你土气,关键是当着领导们的面,不好过多流露,还请尤兄多多包涵……多多包涵!”

说完叮当碰一下杯,来了个一口闷。

“看看人家杨局长,水平就是不一样,有情有义有涵养,话说得也到位,板上钉钉。各位弟兄,咱们以后可得好好学着点儿。”镇长肉麻地拍着马屁,还不失时机地竖起了大拇指。

“是,我是个大老粗,更应该好好学习!”尤一手这下满意了,笑得眼睛都没了。

“就是嘛,那还不赶紧回敬一杯。”镇长开始煽风点火了。

“那当然了。”尤一手站起来,亲自把瓶,给杨局长斟满了酒杯。

这下杨局长不好推辞了,只是稍稍客套了几句,就仰头喝了下去。

气氛再次活跃起来,又喝过两杯,尤一手看上去也已经明显有了醉意,他身子晃来晃去,可手一点都不抖,特别是倒酒的时候,既稳又准,半滴都没洒在外头。

他放下酒瓶,双手捧起杨局长的酒杯,拖声拉调地说:“杨……杨局长……不……不……应该称呼杨老弟,我真诚地邀请你,再次去我们村考察,再次去吃鸡。”

“老尤啊,你这狗东西,就别提吃鸡的事了,敬酒……敬酒……”镇长笑骂着,向杨局长解释道,“杨局您别介意,老尤是个好人,有啥说啥,炮筒子一个,这又沾了酒,嘴上就缺了个把门的,见谅……见谅……”

杨局长二话没说,接过酒杯,猛劲喝了一口。

尤一手一看,又不乐意了,嚷嚷起来:“老弟你这样可不行,这酒是我双手捧给你的,你怎么能剩半杯在里头呢?这不成半心半意了,不行……不行……你要是不喝,我就再给你捧一次。”

无奈之下,杨局长只得苦笑着摇了摇头,把剩下的半杯酒喝了下来。

然后,一屁股坐下来,说:“尤村长,老兄,这样够意思了吧,我真的不胜酒力。”

尤一手还是不依不饶,说:“今天的机会难得,我还有一层意思要表达,就是向杨老弟表示感谢,表示衷心的感谢。”

“表示感谢?”杨局长一头雾水。

“是啊……是啊……衷心感谢!”尤一手一脸认真。

杨局长一脸疑惑,问:“感谢我?”

尤一手点点头,说:“是啊,感谢您杨局长。”

“这……这从何说起呢?”杨局长直接变成了丈二和尚。

“都说贵人多忘事,看来一点儿都不假。”尤一手清了清嗓子,正经说道:“那一年,你去我们村里考察,帮我们出谋划策,争取到了上头的扶持基金,硬是把一个光秃秃的山岭给改良了,每年就能多打好几千斤粮食呢,这可都是您的功劳,您说,是不是该好好感谢您呢?”

杨局长记忆中压根儿就没这码子事,可又不好把话挑明了。

再说了,本来就是往脸上贴金的事儿,何必往外推,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,便故作谦逊地敷衍道:“尤老兄您客气了,都是应该的……应该的……何足挂齿……何足挂齿……”

“来,杨老弟,就为这,我也该再敬你一杯。”尤一手说着话,再次举起了酒杯。

“尤村长,尤老兄,实在对不起,我真的不胜酒力,不能再喝了。”

“你不喝是吧?那好,我喝!”尤一手一仰头,咕咚一声,就把满满的一杯酒灌进了肚子里。

“杨局啊,人家尤村长工作在最基层,不容易呢,难得见你一回,既然是真心实意的表达敬意,那这杯酒无论如何还是要喝下去的,你说是不是呢?”镇长也跟着劝了起来。

“那好吧,尊敬不如从命,这杯酒我喝了!”杨局长一脸愁苦,举起杯,一饮而尽。

见杨局长放下酒杯,摸起了筷子,尤一手又站了起来,双手捧杯,冲着杨局长粗声大气地喊:“杨局长,我是个急性子人,借着今天这个场合,我想走一走你的后门。”

杨局长放下筷子,问他:“我有啥后门你走?”

尤一手说:“我们桃花村旱情实在是严重,坡下的庄稼点火就着了,我是看在眼里,急在心头,总不该看着老少爷们挨饿吧,所以呢,我才豁出一张老脸,求你把扶持一把。”

镇长不乐意了,说“老尤,你酒喝多了,怎么好难为领导呢?”

“是啊,叔,你这样多不好呀,丢人现眼的……”一直沉默不语,只管吃吃喝喝的蔡富贵实在看不下去了,拽了拽尤一手的袖管,小声劝道。

“放你妈的狗臭屁!”尤一手突然来了火气,冲着蔡富贵破口大骂,“妈了个逼的!你给我住嘴,我丢人现眼了吗?我这是在为老少爷们讨救命钱!”

蔡富贵不识相,继续劝他,说:“有话等酒醒以后再说不好吗?你都醉成这样了,话说得也就没了分寸,还不搅了局吗?弄得上头的领导也不开心,何必呢?”

“去你马勒戈壁滴!”尤一手一巴掌抡了过去,只听见哎哟一声,蔡富贵一头栽倒在地上。

“别……别这样,尤村长你怎么好动手呢。”杨局长起身走过去,双手扶起了蔡富贵。

蔡富贵软塌塌地站了起来,嘴里呼呼喘着粗气。

一桌人看过去,全都惊呆了——

结结实实的一个大男人瞬间变成了一个血人,满头满脸全成了红色,血水蚯蚓一般,沿着脸颊往下流着,滴到了白色的衬衣上,触目惊心。

镇长拿起一块餐巾,擦着蔡富贵脸上的血,埋怨起了尤一手:“老尤啊老尤,你这是干嘛呀?下手也忒狠了点儿吧,这万一搞出人命来咋办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