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二章 失控的小白脸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尤一手却不屑一顾,坐在那儿一动不动,眯眼抽起了烟。

秘书小伙走过来,弯腰搀起了蔡富贵,对着杨局长说:“没大碍的,估计是磕破鼻子了,我带他去清洗一下,你们喝,接着喝。”

蔡富贵傻乎乎咧嘴笑了笑,连牙也被染红了,连声说着:“没事……没事……继续喝……继续喝……”

“喝你二大爷个屁,喝血去吧你!”尤一手大声呵斥道。

秘书连拉带扯,直接把蔡富贵弄了出去。

杨局长脸上有点儿挂不住了,说:“看这事闹得,也怪我酒量小,这才惹得黄书记不开心。”

尤一手不以为然,哈哈大笑一阵,把手中的烟蒂一扔,挽起袖管,喊道:“喝,继续喝!”

“尤村长果然海量啊!”杨局长突然来了个大变活人,一撸袖子,伸手捉过酒瓶,匪气十足地说,“来,承蒙尤兄看得起杨某人了,舍命陪君子,这酒我奉陪到底!”

“好,爽快!”尤一手举杯迎了上去。

两个人对饮起来,眼看着一杯酒见底,尤一手撑不住了,呼啦一下,钻进了桌子底。

而杨局长却玉树临风,金枪不倒,神情坦然地走出了招待所。

当晚,镇政府就派专车把尤一手和蔡富贵送回了桃花村。

尤一手直接醉成了一条狗,一个晚上都没醒过来,连尿都撒在了裤裆里,多亏着老娘们黄花菜没让他上床,要不然连被褥也都泡了汤。

第二天一大早,蔡富贵就去了村长家。

一进门,村长就从地上爬了起来,哈哈笑个不停。

蔡富贵吓坏了,以为酒精烧坏了老家伙的脑袋,就试探着问:“叔……叔……你没事吧?”

尤一手依然在笑。

蔡富贵就伸出五个指头,在尤一手面前晃来晃去,问他:“叔,你能看清这是几吗?”

尤一手瞬间收敛了笑容,说:“小子,你说他们能给五万?”

完了,村长成老傻子了!

蔡富贵心里咯噔一下,刚想转身去喊人,却听到尤一手又说话了:“麻痹滴!五万也行,得一个是一个,醉死也值,值了!”

“叔,你是不是还没醒酒?”

“滚犊子!谁没醒酒?”尤一手站了起来,走到院子里,从缸里舀了水,一板一眼洗漱起来。

“我只是试试你清醒不清醒,你怎么就想到钱上去了?”

“你说的不是钱?”

“不是啊。”

“操!”尤一手骂一声,擦净了脸,走到了蔡富贵跟前,说:“你小子,还行,戏演得还算不错。”

“不就是喷了一脸红墨水嘛,有啥用?”

“不懂了吧?”尤一手点燃一支香烟,衔在嘴上,猛吸一口,混浊的双眼直直望着觅食的一只老母鸡,说,“钱肯定是咱们的了!”

蔡富贵说:“你那么粗野,人家都反感了,还会给你钱?”

“小子,你嫩了点,这叫苦肉计,懂不懂?”

“万一人家不给呢?”

“我有连环计呀?”

“啥连环计?”

尤一手扔掉烟头,嘿嘿一笑,说:“就说你被打出了脑震荡,正在医院抢救呢。”

“人是你打的,与人家有啥关系呢?”

“操,傻瓜,那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嘛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?”

“这个太好办了,找人造舆论,就说那个杨局长醉酒失控,把你打成了脑震荡。”

“谁信呀?在场那么多人,都会出来作证的。”

“都他妈喝了不少酒,谁能说得清呢?再说了,我不但找人造舆论,还要往纪委写举报信,实在不行,就找村里的老头老太太去县政府上方,不吓死他才怪呢。”

蔡富贵紧盯着尤一手一张一合的嘴巴,心里面直冒冷气,靠!这个老狐狸,实在是太恶毒了。

“行了,你回家呆着吧。”

“我想去一趟镇上。”

“你去镇上干嘛?”

“我想找兰兰妹,问她个事儿。”

“你要去我家尤兰兰?”尤一手眉毛一聚,脸上浮出了一层恶气,喊道,“你小子,要是敢打我家兰兰的主意,我就杀了你!”

“不是……不是……”蔡富贵连连摆手,说,“叔,你想歪了,我怎么能干那种事呢?”

“那你找兰兰干嘛?”

“她答应帮我联系一份工作的,一直没消息,这一阵子她又很少回家,所以我才想着去找她,当面问一下。”

“你还想找工作?”

“是啊,总不能就这样呆在村子来吧?”

“麻痹滴,不是已经给你安排工作了嘛。”

“你是说夜里值班那事?”

“是啊,等年底争取一下,给你一点补贴还不成吗?”

“这不靠谱吧?再说了,您都已经答应让我当村干部了,可一直也没有消息。”听上去,蔡富贵语气里有点埋怨。

尤一手叹一口气,说:“别提了,提拔你的报告我都已经打上去了,可半道里又插出了一杠子,镇上负责考察干部的领导说,提拔你还不如提拔你老婆,说柳叶梅更有魄力,更适合当领导。”

蔡富贵傻了,过了足足五分钟才缓过神来,说:“她是个女人,当个屁干部呀?”

“这事我一概不知,都是上头领导的意思。”尤一手稍加沉吟,说,“这样吧,等我问一下组织委员,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。”

“那……那……”

“那什么那?眼下你除了种地,好好值好夜班就是了。

“那好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

“别,先别急着走。”尤一手一把拽住了他,说:“这几天你不要到处乱跑,就在家里呆着,记住了吗?”

“干嘛?”

“戏还没演完呢。”

“还要演?”

“是啊,这几天你把耳朵支楞起来,随时听我使唤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?”

尤一手随压低声音,说:“我在等消息,万一钱不到位,那就只能继续演下去了。”

“还要怎么个演法?”

“很简单,把你脑袋用纱布缠起来,送医院去。”

“去医院干嘛?”

“装死呗!找个好一点的病房躺几天,睡得越死越好,等钱一到手,就可以谢幕了。”

卧槽,这老东西,看上去人模狗样,原来装着一肚子狼心狗肺!

蔡富贵真心有点儿怕他了,以前只听说他坏,没想到会坏到这个份儿,简直连耍狗的心都有了。

他乖乖回到家里,一头扎进了自己房间,上床眯了起来,就爬起来写他的故事了。

乱跑柳叶梅看到蔡富贵心情不好,也没多说啥,一整天呆在家里,洗衣做饭,倒也没消停。

吃过晚饭后,蔡富贵就站了起来,说要去村委会值班。

柳叶梅就劝他:“还是别去了,没名没分的,你这是值得哪一门子班呀?还在呆在家里看电视吧。”

“你以为我想去呀?这不是已经上了贼船了嘛。”蔡富贵挣脱一把,朝着外面走去。

儿子小宝见妈妈脸色不好,担心动画片又看不成了,就撒谎说一声:“妈,二奶奶要我过去跟她作伴儿。”

不等妈妈回应,小家伙就一溜烟地跑了出去。

柳叶梅关了里里外外的门,早早上床躺了下来。

整胡思乱想着,突然听到外面想起了哒哒的敲门声。

柳叶梅心头一紧,暗暗叽咕道:麻痹滴,不会是尤一手那个老流氓又来打野食了吧?

她壮着胆子,蹑手蹑脚走到院门前,悄声问道:“谁啊?”

“柳叶梅,是我,快开门。”

柳叶梅听得出是小老师李朝阳的声音,心里面不由得一阵砰然乱跳,赶紧向前开了门。

李朝阳迈进院子里,不等柳叶梅反应过来,一把搂住了她。

柳叶梅被搂得透不过气来,喘息着小声说:“别胡闹,会被别人瞧见的,快……快进屋。”

李朝阳松开手,闪身进了里屋。

柳叶梅关好了门闩,跟进屋来,刚想开灯,却被李朝阳制止了,拦腰抱住她说:“别……别开灯。”

“为啥不开灯呢?”

“想死我了,先让我先亲个够再开。”

“不行……不行……我男人在家呢。”

“你男人去了村委,我看到了。”

“那也不行,我是有妇之夫,再也不能犯那种错误了。”

李朝阳松开她,无力地问道:“姐,你之前对我的好都是假的吧?”

“不假呀,可咱们只是朋友,是姐弟,你可不能往邪处想呀。”

“可……可我已经那么想了,并且已经陷进去了。”

“陷进去是啥意思?”

“就是已经喜欢上你了,都……都不能自拔了。”

柳叶梅心头一阵暖流涌动,努力克制着蓬勃的激情,说:“这怎么可能呢?你条件那么好,有多少好姑娘等你去爱,何必在我身上下功夫呢?”

“姐,说实话,我也那么想过,可我管不住自己。”

“不行!你必须要管住自己,要不然会毁了你一辈子的。”

“我管不了那么多了,只想跟你痛痛快快好一场。”李朝阳说着,再次抱住了柳叶梅,说,“要不然,你以前为什么会对我那么好呢?”

柳叶梅说:“那还不是因为你对我们家孩子好嘛,为了报答你,所以我才那样……”

“可我以后还能对你家孩子更好一些呀,可以把他弄到城里去上学,也可以……”

就在这时,外面突然响起了女人的喊声: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开门呢……快点!”

李朝阳陡然停了下来,悄声问柳叶梅:“会是谁呢?”

柳叶梅也冷了下来,她推开李朝阳,嘴里骂骂咧咧:“是杨絮儿那个熊娘们儿,这个坏女人,来的真不是个时候,净添乱。”

“她来干嘛?”

“估计也没啥要紧事儿。”

“不让她进来不就行了。”

“不行,这一阵子都是在我家睡,她胆小,一个人在家害怕,不让进来她会怀疑的。你就别磨蹭了,赶紧起来穿衣服。”

“她进来后……我……我怎么办呢?”

“你跟在我后头,等我去开大门的时候,你就藏进厕所里面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柳叶梅想了想,说:“我把门开着,等我们进了屋,你再悄悄地溜出去,一定别闹出动静来。”

李朝阳不情愿地说:“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明天还要返程,还没……没那个啥呢。”

不等李朝阳把话说完,杨絮儿又在外面喊开了: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你这个臊货……在干嘛呢……快开门啊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