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三章 见鬼了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装出刚从睡梦中惊醒的腔调,对着外面应道:“来了……来了……深更半夜的,你作死啊,臭娘们儿!”

李朝阳却不甘心,仍在小声嘟囔着:“明明是想你了,实在受不了才回来的,这一趟我算是白跑了。”

“你利索点儿,一会儿你溜出去,到胡同口等我。”

“你要出去找我吗?”

“是啊,我有话要对你说。”

李朝阳会意,不再说话,紧跟在柳叶梅身后,轻手轻脚出了里屋门。

到了院子里,趁着柳叶梅故意跟杨絮儿搭讪的当儿,跐溜一下钻进了西墙角的厕所里面。

柳叶梅开了门,抱怨道:“你咋才来呀?还以为你不来了呢,这才刚刚脱衣上床睡下,你就开始鬼叫门了。”

杨絮儿顶撞道:“你看看这才几点,就忙着关门了,还不知道在屋里干啥坏事呢!”

“我一天都快忙死了,又洗衣服,又是大扫除的,累得半死不活,饭没吃完就困得不行了,这不,一着床就迷糊过去了。”说着便挽起杨絮儿的胳膊,往里屋走去。

杨絮儿回头望一眼大开的门,问:“关门呀,咋开着呢?”

柳叶梅说:“先不关吧,小宝明天要缴教材费,忘记带了,我一会儿去一趟二婶家,给他送过去。”

“那我跟你一块去吧,外面黑咕隆咚,怪瘆人的。”

“不用了,就那么几步远,用不着你陪。”

……

见两个女人边说话边进了屋,李朝阳趁机走出了厕所,一阵风似的溜出了柳叶梅家的大门。

柳叶梅安顿好杨絮儿,然后抓起一件外套披在身上,抬脚出了屋门。

杨絮儿在后面喊道:“柳叶梅,你可早点回来呀,我一个人在家害怕呀。”

“一个大活人,有啥好怕的?我把门给你反锁上就是了。”说话间,柳叶梅已经急匆匆走出了院子,锁了门,一路小跑着直奔胡同口去了。

夜色低沉,狭长的胡同越发显得逼仄昏暗,黑漆漆一片。

柳叶梅不由得心生怯意,心里面直打鼓,连脊背上的肌肉也跟着一抽一抽地发紧发麻。

在离胡同口还有十几米远时候,一个黑影从角落里闪了出来,话都没说一句,就伸手抱住了柳叶梅。

柳叶梅知道是李朝阳,猛劲一甩,低声说道:“别这样,让人碰见不好,赶紧离开这儿。”

“那……那咱去哪儿呢?”

“你跟在我后头。”说完,柳叶梅掉头朝西边的路口走去。

走了没几步,听见李朝阳脚跟脚地紧黏在自己身后,就头也不回地轻声言语道:“你先停一停,隔开一段距离,别跟得那么紧。”

李朝阳果然就停了下来,直到柳叶梅的背影只剩了模模糊糊的一抹黑,这才蹑手蹑脚跟了上去。

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村子,跨过一条干涸了的小河,再爬上一段缓坡,右侧是一小片稀稀拉拉的树林子。

柳叶梅先一步钻进了树林里,站定后,紧靠在一棵树干上,捂紧胸部,大口喘息着。

李朝阳不熟悉地势,深一脚浅一脚,跌跌撞撞跟过来,问柳叶梅:“怎么到这么个地方来?”

“这……这地方没人来。”

“你不怕吗?”

“你小声点嘛。”柳叶梅朝四周扫视了一圈,随后又说,“有你在,我还有啥好怕的?”

李朝阳向前跨一步,扳过了柳叶梅的身子,硬生生拉进了自己怀里,紧紧搂抱着。

柳叶梅虽然热血沸腾,心有渴望,但拼命叮嘱自己:柳叶梅啊柳叶梅,你一定要把持住啊,绝对不能松开自己的裤腰带,否则的话,你就成烂女人了,就让人唾弃,就不得好死。

但想到了儿子,又不敢过于强硬地来拒绝李朝阳,怕万一惹恼了他,会记恨在小宝身上,只得装作淡定地说:“你都多久没来村上了,我真的装了一肚子话要跟你说。”

“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呀?”

“我哪儿敢呀,你现在大大小小也算是个领导了,怎么好随随便便给你打电话呢?”

“姐啊,你说哪里去了,别说我还不是个领导,就算是,也不会忘记你对我的好呀。”

“你们文化人就是会耍嘴皮子。”

“你觉得我是那种薄情寡义的人吗?”

“这可难说,男人没几个靠得住的。”

李朝阳握住柳叶梅的小嫩手,按在了心口处,说:“你好好按住了,他就永远是你的了。”

柳叶梅只得逢场作戏,僵硬地摸了一下,嬉笑说:“嗯,算你有情有义,我听见里面有个小人在喊我的名字。”

俯下身亲昵地拍着柳叶梅的后背,说:“你是我来桃花村认识的第一个女人,也是有生以来打一个不顾自己的声誉,甘愿为我作证的女人,我打心底里感激你,这种感激不知不觉中就转化为了情爱,所以……”

“听听,就跟编故事似的,说的可真好听。”

“没有啊,我说的是真心话。”

“那你这一阵子怎么没主动跟我联系?”

“柳叶梅,你有所不知,这一阵子我被抽调到教研室帮忙,没白没黑的整理资料,所以才没有跟你联系,其实心里面还是挺想你的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嗯,这不实在想得不行了,就请了一天假,火急着赶了过来,名义上是来学校取东西,实质上就是专程来看你的。”李朝阳说着,又开始动手动脚了。

他的手像条鱼,隔着衣服,在柳叶梅身上游来游去的。

柳叶梅心潮一阵涌动,不由得哼唧起来,呢喃道:“坏蛋……你是不是……是不是就是想我的身子了……才……才来的?”

“想……想……都想……身子想,心也想,哪儿……哪儿都想。”李朝阳低声应着,嘴巴试探着压在了柳叶梅的双唇上。

“别……”柳叶梅挣脱开来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……我还没想好呢。”

“柳叶梅,你不喜欢我这样?”

“不……不……不是不喜欢。”

“那为什么要拒绝?”

“我……我还没想好呢。”

“这还要想嘛,都是水到渠成的事儿。”

柳叶梅沉吟片刻,说:“小李老师,不知道咋了,我有点儿害怕。”

“有我在呢,你怕啥?”

“不知道是咋了,我总感觉有个人影在眼前晃动,好像就在不远处,死死地盯着我。”

李朝阳打一个机灵,环顾四周,并无异常,便抚摸着柳叶梅柔顺的头发,说:“柳叶梅,你太紧张了,所以就产生了幻觉。”

“不,那影子还在有几分眼熟,却又看不出究竟是谁。”

李朝阳干脆松开了柳叶梅,摸一块石头握在手中,在方圆十几米的范围内转了一圈,然后返身回来。

“看到啥了吗?”

李朝阳扔掉手中的石头,说:“没有,真的没有,连个鬼影都没有。”

“会不会是躲起来了呢?”

“你放心好了,乖乖躲在我怀里,我来保护你,就算是真的有人来,也不敢把你怎么着。”

李朝阳的话很暖心,柳叶梅瞬间软成了一缕风,贴在了那片不算开阔的胸口前,闭上了眼睛。

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我真心喜欢你……惦记你……想念你……但愿就这样紧紧拥在一起,一千年,一万年……”

“别……别那么说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怕被鬼听见了。”

“怎么可能呢?你别自己吓唬自己好吗?”

“不是,真的不是,我……我……”

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我看到鬼了,真的……真的有鬼。”

“你就别怕我了,这世界上哪有鬼啊?来吧,赶紧了,别再浪费时间。”李朝阳说着,一只手就伸进了柳叶梅的裤腰上。

就在刚刚攥住她的腰带扣子,打算解开时,柳叶梅啊呀惊叫一声,撒腿就跑,一路向前。

速度之快,令人咋舌,那样子就像是被饿狼追赶着一样。

李朝阳愣怔了片刻,回过神来,顾不上收起枪械,紧脚追了上去。

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,柳叶梅越发急躁,不料被树根绊了一脚,一个跟头栽倒在了地上。

想再爬起来,已经没了力气,只好瘫在地上苦苦哀求:“亲娘……亲娘来……俺不敢了……不敢了……再也不敢了……你就饶俺这一回吧。”

念叨一阵,嘤嘤哭了起来。

完了……完了……柳叶梅一定是神经了!

直觉告诉李朝阳,自己的这次“违规”冲动,说不定真就把这个好端端的女人给废了。

他蹲下身来,双手抄起柳叶梅瑟瑟抖动的身子,紧紧拥在怀里,焦急地呼唤着: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你醒醒……醒醒……别怕……有我呢……我在保护你……没事的……”

柳叶梅哭得更凶了,激烈地抽噎,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。

“柳叶梅,你怎么了?怎么了?告诉我,快点告诉我呀。”李朝阳感觉自己也快要疯了。

柳叶梅苦过一阵,突然安静了下来,慢悠悠站起来,边摸摸索索整理着自己的衣服,边说:“我看到鬼了。”

“鬼?什么鬼?”

“老鬼,我婆婆那个老鬼。”

“你婆婆她在哪儿?”

“就在你要进入我身体的时候,她就站到了我面前,恶狠狠瞪着我,咬牙切齿,嘴角还流着血,吓死人了……哎哟……哎哟哟……”柳叶梅说完,浑身筛糠一样,瑟瑟抖个不停。

“你婆婆怎么知道咱们来这儿了?她盯梢了?”

“她不是个人!”

“不是人是啥?”

“她是个鬼……鬼……”

“你的意思是?”

“她早就死了,死了好多年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