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四章 女人要抗争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李朝阳被说得毛骨悚然,但却极力镇静自己,声音颤颤地劝柳叶梅:“你一定是看花眼了,没事的,大千世界,哪有鬼啊怪啊的,都是用来吓唬小孩子的,你怎么就信那些呢?”

“是真的,清清楚楚,婆婆还是原来的模样,她是恨我背叛她儿子,所以就来管教我了。”柳叶梅喃喃说道。

李朝阳紧紧搂着她,肌肤相触之处,冰凉刺骨,渗入骨髓。

“婆婆,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我再也不敢了,你就饶恕我吧。”柳叶梅身子一软,面条一样流出了李朝阳的怀抱,跪到了地上,连连磕着响头。

哀告了好一阵子,才停了下来,安安静静跪伏在那儿。

“柳叶梅,你没事吧?”李朝阳轻声问候道。

柳叶梅没有回应,过了大约一刻钟,才慢悠悠站了起来,打一个长长的呵欠,淡然说道:“该回去了,太晚了会招惹杨絮儿怀疑的。”

李朝阳靠近一步,问她:“柳叶梅,你还好吧?”

“好啊,你对我那么好,我咋会不好呢。”

柳叶梅的声音听上去很淡定,还带有几分满足,这让李朝阳心生疑惑——怎么转眼间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呢?

“柳叶梅,刚才没吓着你吧?”李朝阳问道。

柳叶梅哧哧一笑,说:“你这小男人,胆子也太大了点儿,怎么敢在阴气那么重的地方,想着干坏事呢?”

“那地方有阴气吗?”

“可不是嘛,那地方死过很多人。”

“你怎么会带我去那种地方呢?成心的是不是?”

“不是,真的不是!”柳叶梅回过头,瞪着李朝阳,眼睛里竟然闪出了嘶嘶的寒光,她咬了咬牙根,说,“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就管不住自己的脚了,稀里糊涂就去了那个地方。”

“就是说,你是身不由己?”

“是,就像是有人在用绳子牵着我。”

“我靠!这也太可怕了。”李朝阳骂一声,头皮跟着发紧,感觉连浑身的寒毛都倒竖起来了。

“可不是嘛,吓死我了,多亏咱也没干坏事情。”柳叶梅声音颤颤的,像是要哭出来一样。

李朝阳也被吓傻了,一时云里雾里,弄不清究竟是自己的意识出了问题,还是柳叶梅的神经出了毛病,也或许是真的见鬼了。

既然这样,那就当做了一场梦吧,他试探着攥住了柳叶梅的手,顿时感受到了那种热乎乎的柔软,软得让他心酸,禁不住泪水潸然。

两个人走出了树林,刚刚拐上河边的小路时,柳叶梅便低声说:“你跟在后头,稍微远一点,我先走。”

看上去柳叶梅一切正常,那就说明问题真的出在自己身上,莫非是被鬼魅附体了?

或者是让魔掌蒙蔽了眼睛?

“小李老师,你累了吗?”

“不……不累……一点都不累。”

“那为啥不爱说话?”

“我挺开心啊。”

“不累才怪呢,走了这么远的里,又被鬼怪吓得不轻,多亏着你强壮,摊上八字软的,怕是就没命了。”

李朝阳哭笑不得,只得连声迎合:“好……好……我知道了,下次注意,再也不来这种地方了。”

“不是不来这种地方,是不能再有坏想法了。”

“好吧,我记住了。”李朝阳咳一声,清了清嗓子,说,“对了柳叶梅,有件事我忘记告诉你了。”

“啥事?”

“胡善好那个狗东西尾巴长不了了,他就要离开桃花村小学了。”

“你是说胡校长他要调走了?”

“不是调走,是撤职,直接撤职!”

“他犯事了?”

“他的事复杂着呢,具体我也说不清楚。”

“是不是……是不是你在背后动手脚了?”

“你就别管那么多了,反正只要他能离开就好,你们村的孩子终于看到希望了。”

“那谁来当校长?”

“谁来也比他强,这样你就用不着担心小宝的学习了,你说是不是?”

柳叶梅点点头,拔脚往前走去。突然想起了什么,又回过头,小声问道:“你明天就回县城吗?”

“嗯,一大早就走。”

柳叶梅不再说话,情绪莫名其妙的低落起来,心脏被猛地扯碎了一样,七零八落,隐隐作痛。

她低下头,不再看李朝阳,紧盯着模模糊糊的路面,快步朝着自家走去。

开门进了屋,喊醒杨絮儿,让她把灯开了。

杨絮儿懵懵懂懂打量着柳叶梅,问道:“你去哪儿了?咋这么长时间才回来呀?吓死我了。”

柳叶梅看也不看她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你以为是你呀,孩子不在身边,爱咋玩咋玩,我不是还得帮着孩子完作业吗?”

说完就三把两把脱掉了外面的衣服,爬上床,躺下来,闭着眼睛对杨絮儿说:“把灯熄了,睡吧!”

杨絮儿也懒得说话,顺手拉灭了电灯。

屋子里一下子黑下来,黑得严严实实,令人窒息。

柳叶梅一动不动躺在那儿,竟然无声无息地哭了起来,眼泪顺着面颊哗哗地流下来,不一会儿就打湿了软绵绵的枕头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挂在脸上的泪水渐渐风干,柳叶梅这才抽噎一声,带着满腹的怅然睡了过去。

其实,柳叶梅的这份伤感并不完全来自于与小男人李朝阳的重逢别离,也来自于胡校长调离的消息。

更令她动容的却是联想到了自己的命运。

对于她柳叶梅、对于这个偏远的小山村而言,李朝阳跟胡校长他们充其量就是匆匆过客,不管他们在此逗留多久,该走的早晚要走,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,想留都留不住,他们在这片薄瘠的土地上是扎不住根的。

而自己呢?

那就绝然不同了,自己跟这个小山村是血脉相连的,是砸断骨头连着筋的,想走都走不了。

就像村上所有外出打工的男人们一个样,就算是你走了,离开了,那都是暂时的,哪怕你走得再远,走得再潇洒,再风光,那也白搭,离开的仅仅是躯壳,是影子,而灵魂还是牢牢系在老家的房梁上的……

昏昏沉沉睡了一夜,第二天醒来,已经不见了杨絮儿的影子,看起来是早起走人了。

柳叶梅望着空空荡荡的屋子,柳叶梅心里乱糟糟,想的还是有关于自己命运的那些事儿。

想来想去,猛然抬起头,她看到了洒在玻璃窗上的一束金黄色的阳光,心里豁然一亮,开阔了起来。

她突然就有了一股冲动的力量,那力量在胸腔间冲撞着,就像一座酝酿爆发的小火山——

麻痹滴,小山村咋了?

还不是照样有阳光撒进来了吗?

桃花村是贫穷落后点,可那一切都是可以改变的,只要打起精神来,好好往前奔,一样能活得有滋有味,一样能够风风光光……

想到这些,柳叶梅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,一不做二不休,把一手遮天的尤一手轰下台去,把他使了半辈子的淫威彻彻底底踩在脚下,让他永世不得翻身!

只有这样,桃花村才有希望,自己才有盼头。

当她敞开房门,看到院子里追逐刨食的一群鸡时,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柳叶梅啊柳叶梅,你这不是想造反吗?

你还是个女人吗?

简直就是个大逆不道的黑心母夜叉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果然像李朝阳说的那样,没过几天工夫,校长胡善好就被调离了,准确地说是被免职了,直接回老家养身子去了,接替校长位置的是县教育局下派的一个中年男人。

柳叶梅是在大街上听长舌妇说起这事的,还说胡善好被免职之前是毫不知情的,当上面来的领导跟他说明了来意,又拿出红头文件后,他竟然一拍桌子弹跳起来,破口大骂,嚷嚷着一定是哪一个婊子养在暗中插绊子,攮刀子,要不然怎么会说撤职就撤职了呢?

还眼泪汪汪地说,这个校长他干了八年整,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,怎么说滚蛋就滚蛋了呢?

说到气愤处,竟然还怀疑到了李朝阳的头上,说一定是自己得罪了那个小杂种,有了过节,他才想着法子把自己扯下台的,还叫嚣着一定给那个小子点颜色看看,让他死无葬身之地……

听了这些传言后,柳叶梅心里着实慌乱得不行,因为她心里最清楚,这事的的确确就是李朝阳干的,并且也有自己的教唆和暗示在里面。

万一胡善好知道了真相,不跟李朝阳急眼才怪呢,没准火气上来了,还真就能做出“白刀子进去,红刀子出来”的恶事来,就算是他不敢真刀实枪的干,暗中放冷箭总可以吧?

要是真的为此闹出人命来,自己不但良心上受谴责,法律上也难逃干系。

想来想去,柳叶梅还是把电话打到了李朝阳那儿,把道听途说的有关于胡善好对他的怀疑全盘托了出来。

李朝阳听后,哈哈一笑,轻描淡写地说:“你觉得他有那个能耐吗?不等他毁了我,怕他自己早就灭了。”

“小李老师,你可一定要多加小心,俺听人家说,他那人很坏,心性邪道着呢。”

“靠,姓胡的充其量就是一个变态的龌龊鬼,他能有多大的能耐?也就是用在女人身上的那点小伎俩罢了,这样的人渣早该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!”

“李老师……”柳叶梅哽住了,她突然觉得李朝阳些陌生,还有他的话音里多多少少渗透出了一种近乎疯狂的东西,这在之前是从来没有过的。

她手握电话怔在那儿,一时不知该作何作答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