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九章 假戏真做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更诱人的是她肉呼呼的粉嫩脚丫子,在阳光的照射下,越发光鲜夺目,晶莹剔透。

她把脚伸进了清澈的水里,交替着扑打起来,远远看上去,活像两条大白鱼在撒欢嬉闹。

老于躲在一棵粗大的柳树后面,贪婪地观望着,心脏随着那双脚丫子溅起的阵阵水花活泛起来,喉头也跟着发紧发痒,不停地吞咽着汹涌的口水。

杨絮儿嬉闹了一阵子,又突然停了下来,收回脚站了起来。

她刻意朝着四周扫视了一遍,见四下无人,就果断地解了腰带,哗啦一下把裤子褪到了脚踝处,又轮番着踮起一只脚,把裤子完完全全脱了下来,随手扔在了一边的台阶上。

然后往前走几步,试探着走进了水里。

站稳脚跟后,她弯腰撩起了水花,哗啦哗啦,大幅度地冲洗着一双瓷白浑圆的玉腿……

这下老于眼直了,心也酥了,浑身绷得很紧,就连那个废置依旧,没了半点活色的物件也瞬间灵醒起来,不断地壮大着,威武着。

勇往直前,势不可挡!

他把眼睛瞪得溜圆,一会儿紧紧盯在那双完美无瑕的玉腿上,一会儿又被上面风景吸引了过去,透过白白的贴身小衣服,隐隐约约能够看到里面的一簇别样风景。

其实,按照蔡富贵的事先编排好的,表演的尺度控制在这个点上就行了,可不知道为什么,杨絮儿竟然失控了。

她越发放肆起来,干脆把窄小的内内脱了下来,把难得见日光的那片神秘完全暴露了出来。

俺那个黄天爷爷来!

这是哪里来的仙女啊?

咋就长得这么美!

这么水嫩!

这么让人眼馋呢!

……

这下子,可要了老于的命了。

他痴痴地看着,血脉喷张,心跳如雷,浑身上下不停地哆嗦着,一只手不知不觉按在了失控的地方,往死里掐捏着。

突然,水里的女人尖声叫了起来:“我的裤子……我的裤子……快来帮我呀……裤子被水冲走了呀……”

老于一怔,大概是由于自己刚才被诱惑得神魂颠倒,太忘情,竟然连女人脱在台阶上的裤子被风吹走了都没看见。

这时候定睛细看,才看到那条灰色的裤子正漂浮在水面上,随着细柔的风慢慢往里移动着。

而女人却慌乱地摇晃着光赤的身子,不敢往里挪动半步。

老于想都没想,嗖一下,身体灵巧的就跟一只猴子似的,从树后面闪了出来,不顾一切地跳进了水里,往前蹿跳了几步,伸手抓住了女人的裤子。

等他转身回来,把裤子递给女人时,女人竟然痴呆了一般,全然忘记了自己身上的境地。

女人接过裤子,不等道一声谢,却猝不及防,被男人一双有力的大手结结实实搂在了怀里,小腹部被一个弹性十足的钝物顶了上去。

杨絮儿似乎是被吓懵了,竟然没有丝毫挣扎,甚至连喊叫一声的力气都没有了,嗓子眼里只剩了呼哧呼哧的粗重喘息,就像濒死之人的倒气声。

她好像压根儿就不知道顶在自己身上乱冲乱撞的硬物是啥似的,竟然迷离着双眼,下意识地朝下探望着。

只是这一眼,杨絮儿的脑袋就大了起来,浑身也被微电流击中了一般,稣酥软软起来。

因为所见之物,既令她惊奇,又令她好奇,一时都拿不准那是啥了,天呢!真真是个稀罕之物,从来就没见过。

天呢!这个男人怎么有着这样一个物件呢?

这哪还是个人啊,简直……简直……

我靠你一个奶奶的,他就是个驴,超级大野驴!

老于早就按捺不住了,一个收臀后撤,拼尽全力冲刺上去。

但由于站立姿势的不协调,方向不对路,竟然没有成功,身子蹭到了一边,差点把自己给闪倒了。

大概是为了表演的逼真性,或者是取得更圆满的效果,杨絮儿哎呦低吟了一声,竟然伸手配合起来……

老于意识到了什么,又觉得不太真实,天下哪有这么好的美事,会有这么白、这么嫩的女人送上门来,并且还这么主动。

他愣怔了片刻,随即激奋起来,赶忙调整姿势,重新确定位置,再次开始发力。

都说心急吃不得热豆腐,看来一点都不假,这一回,他还是没有成功,大半个身子直接跑到后面去了。

“死人……死人……你坏……你坏……你坏死了……笨……笨……下一点……”杨絮儿的骂声就跟被油炸了一样,酥酥软软,支离破碎。

老于以为女人不乐意,在拒绝自己,便不敢再贸然,只是紧紧搂着,不敢进一步行动。

“傻子……傻子……你就是块木头……烂木头……”杨絮儿不但骂,还用手敲打老于的后背,发出了噗嗒噗嗒的闷响。

老于处在水火两重天的境地,很纠结,很矛盾,也很煎熬。

他微眯上了眼睛,嘴巴里唏嘘不止,双臂环绕女人,紧紧搂在,唯恐怀中的女人被风刮跑了一样。

杨絮儿长嘘一口气,身子慢慢往一边倾斜,完完全全躺在了老于的怀里,一双莲藕小脚露出了水面,有节奏地摆动着,湛蓝的水面被搅起了阵阵涟漪。

这时候的女人似乎已经不是她自己了,而成了一汪温乎乎的水,一汪随波逐流的风流之水。

老于像得到了鼓舞,忍不住俯下身,继续寻找着进攻放机会。

而此时的杨絮儿,看上去已经全然忘却了自己的使命,假戏真演了,她忘乎所以地调整着姿势。

看上去很投入,很不要脸,很下贱!

就在这时,躲在不远处的柳叶梅大喊一声“住手!”

话音未落,人便从坝口的茂密灌木丛中蹿了出来,撒开脚丫子,朝着水库这边飞奔。

还不等抓狂的男人反应过来,下面的杨絮儿打一个激灵,幡然回到了现实中,她随即大变脸,手抓脚踢地哭闹起来:“你这个坏人……你这个死流氓……快来人……来人呢……抓流氓……抓流氓啊……救命啊……”

而她的手指也变成了锋利的刀子,三下两下就把老于挠成了大花脸,一条条血痕像极了凋零的红色菊花瓣。

等柳叶梅跑到水边时,老于已经从杨絮儿身上爬了起来。

他双手哆哆嗦嗦,快速地把已经没了烟火味的“凶器”收起来,整理着衣服,结结巴巴地说“没……没怎么着呀……只是……只是帮她……帮她捡裤子呢……”

杨絮儿干脆躺在了薄水里,声嘶力竭地嚎啕大哭,边哭边骂道:“你这个臭流氓……不但强行我……还……还……呜呜……让我以后怎么见人啊!”

柳叶梅怒发冲冠,冲着老于声喝道:“你这个狗杂种,还有脸狡辩,现场摆在这儿呢,瞧你把人给祸害的!”

“又不是我强来的。”老于毫无底气回一句。

“放你娘的狗臭屁!不是你强来的,她哭啥?”

“我都感觉出来了,她也想了……还……还用手……”

“麻痹滴,占了便宜还想卖乖是不是?你看看她哭成了那个样子,是自愿的吗?”

“狗草的,明明就是你硬来的,还狡辩……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杨絮儿又把哭声提高了几个分贝。

“唉,女人怎么这样呢?明明是她主动扑到我怀里的,还反咬一口,你……你……”老于满脸委屈,叽叽咕咕着。

“操你二大爷!你再敢胡说八道试试,看我不撕破你的臭嘴!”柳叶梅凶神恶煞,唾液四溅,完全是一副泼妇相。

“真的,不信你问她。”老于怯怯地打量了杨絮儿一眼。

“这还要问吗?你睁开你的一双狗眼看看,她都把你的脸挠成那个熊样子了,还会是情愿的?”柳叶梅质问道。

“她是后来才动手的,一开始的时候,她是主动跟我那样的,真的,我不骗人……不骗人……”

“你这个熊玩意儿,明明是你强行的……还……还血口喷人……”杨絮儿边哭边骂起来。

老于又气又急,脸都青了,嘴唇哆哆嗦嗦地说:“你看看,你……你怎么就不认账了呢?”

“驴,老驴!明明就是你强行的,还诬赖我……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杨絮儿坐起来,哭得眼泪四溅,胸肉翻飞。

老于紧咬着嘴唇,摇着头,长吁短叹。

“好了……好了……事实就摆在这儿,我也懒得跟你狡辩了,走,有理到派出所说去。”柳叶梅一脸冷漠,伸手拽住了老于的衣袖,用劲往前扯着。

“别……别……有话好说……有话好说……我听你的就是了。”老于往后倒退着。

“心虚了是不是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害怕了吧?”

“不……不是。”

“你很清醒是不是?那好,你说这事该咋办吧?”柳叶梅忿忿责问道。

“唉……你看看这事给闹的,我明明是帮她捞裤子的,没想到就稀里糊涂的弄出了这码子事,真扯淡!”说完垂头丧气地蹲了下来。

柳叶梅穷追不舍,威胁道:“听说你还是个水利局的正式工,这下可好了,你这‘库头’算是当到头了,去大牢里休假去吧!”

老于一听这话急了,扑腾一声,双膝跪地,求起饶来:“大妹子,我一个穷苦孩子,有今天不容易,上有老下有小的,就靠我一个人的工资养活,你就饶我这一回吧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