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章 直接软下来了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服软了是不是?”

“是……是……求求你。”

“那就是说你已经承认强x我妹妹了?”

“一开始是有那么点意思,可后来……后来……”

“到底承认还是不承认?”柳叶梅厉声喝道。

老于双手掩面,埋下了头,那意思是彻底服软了。

“那好,既然你老实承认了,那就有的商量,我问你,你觉得这事咋办好吧?”柳叶梅趁热打铁,不依不饶。

老于抬起头,乞怜地望着柳叶梅说:“你看这样中不中,我给钱……给钱……算作补偿还不行吗?”

柳叶梅没有立即表态,把目光转向了仍蹲在那儿嘤嘤哭泣的杨絮儿,问:“妹子,他想私聊了,陪你钱,你觉得呢?”

杨絮儿越发哭得凶。

“别哭了,快说,你要他陪多少钱呢?”柳叶梅大喝一声。

“谁稀罕你的破钱!”杨絮儿一声咆哮,又放声哭了起来。

柳叶梅再转过身来,望着老于,说:“是啊,钱是个好东西,可并不是啥事都能解决得了。再说了,我们姊妹本来就是本分之人,做事不会太绝,总该给你留条后路,让你重新做人。”

“是……是……我以后一定好好做人……好好做人……”老于鸡啄米似的点着头。

“我觉得吧,你这人做出这样的丑事来,其实就是心里面肮脏,说白了也是缺德,我看你还是多做些积德的事吧。只要你能够金盆洗手,立地成佛了,那我妹妹也就算是没白受这份委屈,等于她唤醒了你的灵魂,让你的找回了良心,你说是不是?”

老于是啊是啊的答应着,头点得像鸡啄米。

“我说老于,你别只是口头答应啊,总该拿出点实际行动吧,说说看,你打算做些啥?才能弥补自己的过失。”

“这个嘛,容我想想……想想……”老于一时理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柳叶梅装模作样沉思了一会儿,突然抬起头,紧盯着老于说:“对了……对了……我倒是有个好主意,可以帮你一功赎罪,行善积德。”

“你说……你说……尽管吩咐,只要我能做得到,一定照办,一定!”老于抬起头来,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,乞怜地望着柳叶梅。

“我说老于啊,你看这样好不好,这一阵子天旱得要命,地里的庄稼都快干死了,你先放点水浇浇地吧,救了麦子,那也就等于救了人,还是满村子上千号人,加在一起,算是积大德了。你觉得咋样?”

老于为难起来,啧啧道:“只是……只是上头有文件,不让放水,谁放谁负责,我一个看水库的,这事真不敢闹着玩。”

“那好,你为难是不?那就算了,我们直接去报案了。”柳叶梅往前一步,边伸手拉杨絮儿,边说,“我就不信了,上头的领导就忍心眼睁睁看着老百姓没饭吃?等把你送进大牢去,我就找上头的领导理论去,姥姥个棒槌,姑奶奶今儿就豁出去了!”

“别……别……先别急着走。”

“不走干嘛?你活腻了是不是?”

“你咋那么厉害,有话好商量……好商量。”

“咋商量?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是非放水不可吗?”

“是!放水的话,就饶过你这一回,就当啥也没发生过,杨絮儿的身子就算是白白送给你了。”

“那……那我去帮你两家挑水浇地吧,行不行?”

“就我们两家那一点点地,你能积多少德啊?不是我为难你,实在是你缺德缺得太多了,要浇就全村一块浇,不浇就拉倒,你答应不答应吧?”

老于低头思忖了一阵,这才抬起头,牙关咬得咯蹦蹦响,说:“你看这样好不好,等到夜里,我就把闸门打开,你们招呼一下村里人,抓紧去浇地,再加上一个满满一个早晨,估计也就差不多了。”

柳叶梅想了想,说:“这样也好,那就让俺妹妹先委屈这一回,不过吧,账是没法抹去的,还记着呢,就看你的表现了。”说到这儿,从兜里掏出了手机,在老于面前晃了晃,接着说,“我的手机是多功能的,能拍照,能录音,你所做的坏事全都录在里面了,别以为就空口无凭了。”

老于连连点头答应着。

柳叶梅收起手机,伸手拉起了杨絮儿,帮她穿戴齐整了,再小声安抚几句,便挽起她的胳膊,朝着坝头走去。

走出了没几步远,又停了下来,回首喊道:“姓于的,你可要说人话办人事啊,不要出尔反尔的,要不然警察就会找你来的。”

“一定……一定……”老于不迭声地答应着。

事情虽然已经办妥,并且已经达到了如期的效果,但不知道为什么,两个人都高兴不起来,一前一后,闷闷不乐地往村里走着。

杨絮儿脸上表情尤为复杂,看上去怪怪的。

她闷头跟在柳叶梅身后,突然问一句:“你真的拍照了?”

柳叶梅转过身,说一声:“拍了,咋的?”

“浪货啊,那不是把我也照进去了吗?”

“照进去怕啥?还不是为了保留证据嘛,万一他反悔了呢,那不就白忙活了嘛。”

“啥证据不证据的,你不就是为了放水吗?人家都已经答应了,还要咋样?再说了,那些东西被人看见多不好,还让人活不活了?”

柳叶梅诡异一笑,说:“笨猪!我手机啥时有拍照的功能了?不就是为了吓唬吓唬他嘛,你还当真了。”

“就你心眼多,比猴都精!”

“谁能保证他不耍滑头?怎么也该留一手吧。再说了,万一事后被他品咂出啥滋味来,知道是咱俩耍弄他,他不找咱算账才怪呢!这样一说,先把他套牢了,就不敢再反悔了。”

“我还以为你换手机了呢。”

“对了杨絮儿,你没……没那个啥吧?”话到嘴边,柳叶梅却又咽了下去。

她本想问一问,是不是真的让那个臭男人给占了便宜,可突然又觉得眼下问这话有些不合时宜,就算是真成了事,她杨絮儿也不会承认的。

杨絮儿也没再追问下去,又默默走了一段,她突然柳叶梅:“你咋就出来得那么迟呢?”

柳叶梅料想到她会这么问,脑子里也早就备好了答案,随口说道:“这还要问了,如果我出来得过早,他还没有进入状态,那前边的戏不就白演了吗?今天这事吧,最关键的是要拿捏住个火候,早了不行,会惊动他。晚了更不好,你会吃亏。我又担心会被他发现,就没敢靠得太近,一开始你们站着,我知道还没入戏,直到他把你放倒了,我才觉得时机到了,就冲了过来。”

“浪蹄子,只要你的火候了,就不管别人死活了。”杨絮儿嘴上这样说着,心里却涌起来了五味杂陈的滋味,竟然还掺杂着淡淡的失落和丝丝的幽怨。

这种幽怨其实跟嘴上说的完全相反,特别是在当时的境况下,她倒真的希望柳叶梅能出来得更晚一些,哪怕等自己彻底被那个男人撕碎之后。

柳叶梅打量了杨絮儿一眼,说:“你这不是好好的嘛,毫发无损,还有啥好抱怨的?”

“你还想咋样?眼睁睁地看着我被糟蹋了,你才高兴啊?”

“至于吗?你壮得跟头母牛似的,要是真的不想让他得手,怕他连你的身子都靠不上,你说是不是?当然了,如果你也有了想法,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,还巴不得他的牛牛进洞呢。”

杨絮儿听了这话,像是被窥破了肮脏的隐私一般,心里有些发虚,忙掩饰着叫嚷起来:“柳叶梅你这个臊货,你良心被狗吃了呀?人家提着小命帮你干事,你倒好,还使上坏心眼子了,看我以后还帮你做事不!”

“明明是你自己想歪了,我那意思是说,事先我都想好了,就凭着你这身板,他根本没法近你的身,甭说是瞄准那个窟窿了。”

杨絮儿埋下头,脸上一阵发烫,不再言语。

柳叶梅接着说:“杨絮儿,咱今天是办了一件天大的事,就算是吃点亏也值了,你说呢?”

杨絮儿淡淡地应一句:“就算是吧,反正都已经这样了。”突然又想起来了什么,抬头望着柳叶梅说,“柳叶梅,我觉得他身上那个东西有点儿特别。”

“啥?”

“就是……就是……”

“你说男人身上的那个玩意儿吧?”

杨絮儿点点头。

“咋个特别法?”

“很古怪,很特别,怪吓人的。”

“怎么个吓人法?”

“像……像……我也说不好像啥了,反正怪吓人的。”杨絮儿脸上竟有了些羞涩。

柳叶梅打趣说:“是不是稀罕了?”

杨絮儿脸一沉,说:“你就知道乱放屁,我是想到村里被祸害的那几个女人了,凡是被得手的,身下都是稀巴烂了,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的男人干的,你说会不会……会不会就是他呢?”

柳叶梅收敛了笑容,正经说道:“你可别说,听说那个人还真有些怪毛病,瘾头大着呢。”

“那……那咱就去找警察说道说道吧?”

“杨絮儿你是真傻?还是脑子进水了?你咋去跟人家警察说,把咱们俩耍的这套骗人把式说给人家听,说不定不等把那个怪物抓起来,你我早就关大牢里面了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说,咱们这样也是犯法的事儿?”

“那可不!这样吧,那个老于的事咱以后多留意些,瞅紧他,如果真是他,迟早就能逮住他。眼下要紧的是浇地,只要把麦子救活了,保住了明年的口粮,那就够本了。”

两个人只管说话,没有留意身后的蔡富贵,他远远跟着,本想着跟上去说些什么,可又觉得无颜面对杨絮儿。

“戏”虽然演过了,但毕竟效果还是不错的,就由着她们去吧。

再说了,杨絮儿肯定不知道这一切是自己一手策划,更不知道所有的过程都被自己尽收眼底,过足了眼瘾,所以自己还是不要主动跳出来好。

毕竟柳叶梅是自己的老婆,她绝对不会出卖自己,那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,该干啥干啥去,由着她们步入下一个环节吧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