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六章 自己也难以忍受了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老于摆了摆头,说:“杀人偿命,我才没那么傻呢。”

“那你……那你怎么解决的?”

“我用刮毛刀刮净了他身上所有的毛,特别是那个地方,几乎一根都没剩,奶奶的!你知道看上去像啥?”老于掩嘴一笑,接着说,“就像一头无毛猪,又像一条老泥鳅,太像了,简直她妈的一模一样,唯独就是多了点皱皱。”

“再以后呢?”

“还能怎样,消停了呗,女人变得沉默起来,一年到头也说不了几句话。可过了没几年,那小子便青云直上了,依仗着当县长的老丈人,一步步坐到了水利局的第一把交椅上,威风得跟个阎王似的。

而我也渐渐上了岁数,没了霸气,也少了肝火,便主动要求来看水库了,一眼不见为净,你说是不?

可谁知道,自己的臊娘们儿竟然贼心不死,都人老珠黄了,最终还是跟着野男人跑掉了。真是应了那句话了‘是自己的跑也跑不掉,不是自己的留也留不住’啊!”

柳叶梅像在听一个酸楚的故事,听得心里翻江倒海,难以言状。

突然,她又想起了老于腿上流淌着的血迹,低头看一眼,禁不住惊呼起来:“血咋就越淌越多了呢?不会是伤得很严重吧?”

说完蹲下身来,手伸到了老于的库管下,往上提了提,焦急地往伤口的部位细细瞅着。

老于这才倒吸一口凉气,低声说:“还真痛来着,要不你帮我瞧瞧吧。”说完站起来,双手扒着裤带,慢慢褪了下来。

“别……别那样……”柳叶梅像是被吓着了,抬起双手捂紧了眼睛。

“装啥纯情呀?你又不是没开过眼的黄花闺女,不就是那么点而臭东西嘛,值得你大惊小怪的?”老于嚷嚷道。

“你这人就是霸气!怪不得女人都……”后面的话柳叶梅没敢说出来,她怕惹怒了这个浑身透着兽性的男人,毕竟他老婆的离去让他伤透了心。

“要瞧就瞧,不瞧拉倒!”老于说着便往上提裤子。

“别,我瞧,我给你瞧瞧就是了。”此时的柳叶梅自己也搞不明白,是出于对老于的真心关爱,还是对他奇异之物的好奇,竟然以极快的速度把手从双眼上挪开,径直伸了上去。

老于身上竟明显地抖动了几次,就连身上的肌肉全部都绷得紧紧的,凸凹有致,块垒分明。

柳叶梅看到这些,心里就有了谱——看来这个外表刚强蛮横的男人,内心也长满了脆弱的软肉……

想到这些,她便坦然起来,边摆弄着,边查看起了伤口。

“别……别动那个地方,你看到那道伤口了吗?”老于笔直站着,仰面朝天,小声问道。

柳叶梅回过神来,脸上随即浮出了一抹羞红,赶忙把视线挪开,循着血迹往上看着。

这才知道只是大腿部位的一个暗疮样的凸包破裂了,鲜血就是从那个地方流淌出来的,并无大碍,就说:“没事,是腿上长了一个暗疮,一定是被你用酒瓶子给砸破了。”

老于哦一声,接着说:“也不知道是咋了,都这么一把年纪了,还浑身长粉刺一样的东西,会不会是得了皮肤癌之类的大病?”

柳叶梅抿嘴一笑,说:“这叫啥病?是你人老心不老的缘故呗。”

“啥叫人老心不老?”

“还用得着问我,你比啥都明白。”柳叶梅说到这儿,抬起头问老于,“你这儿有消毒药水吗?”

老于没回答,一再追问:“你倒是给我说明白呀,啥叫人老心不老?”

柳叶梅坏笑着说:“就是成天想那事呗。”

老于嘴角一抽,叽咕道:“你这娘们儿,看来也够花花的,男人是心一看就懂。”

柳叶梅不屑地切一声,又问了一次药水及包扎物的事儿。

“消毒药水没有,只有创可贴。”

“那好,你去找点干净的卫生纸来,再把创可贴拿过来。”柳叶梅说完便把手从老于的腿间抽了出来。

老于应一声,转身就朝里屋走去,裤子也不提,打眼看上去就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。

这让柳叶梅心头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,自己这样做,是处于对他的同情?还是对一个陌生异性的好奇和同情?

这个时候,连她自己也说不清了。

没几分钟的时间,柳叶梅便帮老于清理了疮口,用盐水反复擦拭了几遍,再用两张创可贴严严实实封严了。

她这才松了一口气,叮嘱道:“没事了,小心别再感染了就行。”

老于没吱声,站在那儿一动未动。

柳叶梅抬头看时,见老于那对浑浊的眼眸里再次噙满了泪水,心头一烫,嗔责道:“瞧你,还战斗英雄呢?眼泪一点都不值钱,几跟个赖娘们儿似的。”

老于微微摇摇头,含泪微笑着,说:“你这个赖娘们儿,真他妈好!”

柳叶梅娇羞地问一声:“好在哪儿?”

“心好!”

“不是有很多女人对你好吗?”

“没有,那些都是假的,是冲着英雄的虚名来的,而不是我老于,我老于充其量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软皮蛋!”

柳叶梅心里一阵燥热,不由得把目光盯到了老于的伤痕累累的腿间,在那个地方细细打量起来。

奇怪的是,那个地方一改昨日的雄风,蔫巴巴毫无生机,就像一条被严霜打的黑虫子。

这是怎么了?

自己明明亲眼看到的,那玩意儿威风凛凛,硕大无比,这时候怎么就缩成了一个小虫子呢?

正琢磨着,突然听到老于说:“觉得奇怪,纳闷是吗?”

柳叶梅头也不敢抬,低声问:“咋就那样了呢?”

“知道为什么吗?”

柳叶梅摇摇头。

“我呀,就是这么贱,见了坏女人就凶猛,就发疯,因为你是好女人,所以就没有那个邪恶的念想,没有念想就火愣不起来,所以就只剩了表面的东西了,你懂了吗?”

柳叶梅紧咬嘴唇,涩涩一笑,小声叽咕道:“看来你只能找个坏女人做媳妇了,不然都喂不饱人家。”

老于脸上一下子有了亮色,谄笑着说:“那倒不一定,人是可以改变的,包括你,也包括我。”

“咋个改变法?”

“眼见为实,你自己看吧。”

柳叶梅会意,顿时热血沸腾,心跳加快,打眼看了过去——

天呢!

那个垂头丧气、无精打采的软虫子,此时此刻就像吹了气一般,迅速壮大起来。

速度之快,令人咋舌。

柳叶梅目看得瞪口呆,喉结发紧,口水泛滥,不得不大口大口地吞咽着,以至于嗓子眼里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响。

老于正过身子,往前挪动了一小步,毫不避讳地把自己的一切亮到了柳叶梅面前。

见柳叶梅只是傻傻地看着,没有迎合,老于就说:“觉得稀罕是不是?”

柳叶梅坐着没动,脸色涨红,局促不安,胸脯大幅度地起起伏伏着。

“你们女人就这德行,喜欢装腔作势,心里明明也想,甚至要死要活,面上却装得像个小姑娘,何苦来着?来吧,还有啥放不开的?”老于说着,弯腰拾起了柳叶梅的一只手。

柳叶梅被烫着了一般,哎哟叫唤了一声,手却没有挪开。

老于不再说话,闭上了眼睛。

柳叶梅紧咬着嘴唇,小心翼翼替他抚慰着“伤口”。

老于往前耸了耸下身,叹息一声,不无伤感地说:“可惜呀,可惜了一杆好枪,白白糟践了……”

“你是英雄,虽然心里面苦点,但不该胡思乱想。”柳叶梅这样安慰着,手却没有停下来。

这样的安抚听上去似乎有些滑稽,口口声声说着英雄,手里却很不要脸地“抚慰”着。

但在老于听来,确是有几分感动,毕竟他受过的伤害太多,子弹、女人,在他看来都是他的灾星祸水,尤其是女人,把他伤害得太深了,在他看来,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一个好女人。

柳叶梅安抚了一会儿,见老于的喉头不停地上下滑动,知道他心里面已经沸腾,便想帮他更进一步地释放一下。

老于哼哼唧唧怪叫着,双眼紧闭,醉意朦胧地嘟囔道:“柳叶梅,你是叫柳叶梅吧?”

“嗯,你咋知道?”

“我前世就认识你,咋能不知道。”

“骗人……胡说……让你胡说……”柳叶梅心头一阵忽悠,越发热辣起来。

老于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不知道是身上痛,还是其他原因,不时咬牙切齿叫唤一声。

柳叶梅听了那叫声,心里便更加滚烫了,一时间胸腔内烈焰乱窜,热浪滚灼,像是整个人都要被烧焦了。

见老于浑身战栗,双腿紧绷,柳叶梅扯他一把,低声说:“老于,这样挺累的,你坐到椅子上吧。”

老于不作声,默默坐了上去。

“闭上眼睛……别看……”柳叶梅轻悄的拍拍老于的额头,就像母亲对待孩子似的,轻轻说道。

老于果真听话,脊梁紧靠了椅子背,仰首闭目,睡着了一般。

唉,这个人也真是够可怜的,反正都已经这样了,干脆就彻彻底底犒劳他一回吧。

麻痹滴,反正自己也难以忍受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