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九章 欺负到老子头上了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摸了几把,见果真有软塌塌的堵塞物,唏嘘一声,念叨着:“嗨,小娘们儿,看来没骗人,还真是来了呀!”

“不相信人,我啥时骗过你呢?”柳叶梅一脸怒气说着,弯腰搭理着自己的裤子。

还不等扣上裤腰,尤一手一只粗拉拉的大手跐溜一下,蛮横地钻进了她的贴身衣服里面。

“别……别动那个……脏呀……脏死了……你别……别这样啊!”柳叶梅扭捏着,把身子摇摆得像条蛇。

尤一手只好一只手紧紧籀着她的细腰,另一只手硬生生伸了进去。

柳叶梅故作姿态,扭腰耸胯,拼力挣扎,嘴里跟着咿呀直叫唤,可尤一手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胡乱摸索了一会儿,尤一手才把手抽了出来,拿到眼下看了看,皱起眉头说了一声:“还真是来事了,没哄人,就是颜色有点不对头。”

“咋就不对头了?”

“颜色怎么这么淡呢?”

“老不死的,你就是个二百五,热的跟冷的有区别,连这个都不懂,还当狗屁村长啊!”

“哦,是这么回事呀。”尤一手还是一脸似信非信的表情,然后又把手指拿到鼻子下面闻了闻,皱着眉头说:“怎么是这样的味道?还咸乎乎的呢?”

“那是排出来的垃圾,脏得要命,里面含了盐分,小心眼,滚犊子!”柳叶梅骂道。

“那好,我就是爱弄有滋味的。”尤一手一脸坏笑,一只手按在了柳叶梅的前胸上,用起劲来。

“不行……不行……会出事的……”柳叶梅扭动着身子,想挣脱出来。

“我不怕!”

“你不怕……我还怕呢。”

“你怕啥?”

“我怕染……染病……”

“就你娇气了,染个鸟病呀,我身子棒着呢,怕个球啊!”

柳叶梅心头一堵,怒气升了上来,抽身靠到了墙边。

再看尤一手,一个趔趄,摔在了她的脚下,一顿自我“折磨”之后,便哼哼唧唧抽了过去。

醒来之后,尤一手爬了起来,边收拾着自己,边说:“操,臭娘们儿,尽吓唬我!”

“信不信由你!”

“鬼才信!还就喜欢这个滋味。”一脸坏笑说着,转身朝外走去。

“不信拉倒,出了事活该,与我无关。”柳叶梅望着尤一手的背影,狠狠地啐了一口。

果然,柳叶梅一语成谶。

就在第二天晚上,村长尤一手家就出事了,事情不大,但也不小,他那个经年不被自家男人待见的黄脸老婆被“野人”糟蹋了。

事发后的一大早,柳叶梅还在沉睡中,就听到院门咕咚咕咚响了两声。

还不等爬起来观望一下,外面就喊了起来: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村长叫你去一趟办公室呢。”

柳叶梅听得出来那人是妇女主任郑月娥,心里就有些犯堵:这熊娘们儿,一直跟自己不对付,这一大早的就来叫门子,准他妈的没啥好事。

但又不好装聋作哑置之不理,只得慵懒地爬起半截身子来,冲着窗口喊了一声:“啥事?!”

“是村长叫你,说是有急事,让你麻利点。”

草泥马,又拿着大家伙吓唬小孩子,能有啥狗屁急事,该不会是又发情犯性了吧?

细一想,又觉得不太可能,他尤一手都是土埋半截的人了,哪里来的连续作战的能耐?

早说了,这一大早的,就算他再猴急,也不至于为这事让村干部来叫门子吧?那也太不要脸了。

柳叶梅边穿衣服边胡乱琢磨着。

“柳叶梅,你听到了吗?”郑月娥不耐烦了,提高嗓门喊道。

“听到了……听到了……”柳叶梅比她还不耐烦。

“那就抓紧了,别磨磨蹭蹭的,我先回村委了。”

柳叶梅话也懒得再吱一声,只管慢悠悠穿着自己的衣服。

等穿戴齐整了,又去了院子里,从大缸里舀了一盆水,草草洗了一把脸,用湿漉漉的手拢了拢头发,这才抬脚朝门外走去。

刚走几步,突然想起了什么,又折身回来,进了灶间,从那个半旧的饭柜里摸出了两包方便面,放到了饭桌上。

然后走到了儿子的房门前,隔着门板喊道:“小宝,该起床了,起来洗洗脸,将就着泡点方便面吃吧,我去村委有事,可别耽误了上学。”

听见小宝哼唧了一声,这才放心地出了门。

柳叶梅进了村委会大门,见院子里冷冷清清,只有尤一手一个人的办公室门是开着的,便径直走了进去。

听见有人进来,正在闷头抽着烟的尤一手抬起头来,先怪怪地打量了一眼柳叶梅,再把视线转向了坐在旧沙发上的郑月娥,有气无力地说:“郑月娥,你先回家吧,这里没你的事了。”

郑月娥站起来,冷冷地扫了一眼柳叶梅,走出了办公室。

柳叶梅瞄一眼尤一手,只见他头发蓬乱,满脸憔悴,眼神里透着一股晦气。

她心里就跟着打起鼓来,看来这老东西是遇到啥不顺心的事了,却又不敢多问,便顶着一头雾水,直挺挺站在那儿。

尤一手挑一挑下巴,说一声:“你坐呀。”

柳叶梅坐到了沙发上,表情严肃地望着尤一手。

尤一手两眼发痴,盯着柳叶梅看了一会儿,突然说道:“柳叶梅啊,你他妈简直不是个人!”

“你……你咋张嘴就骂人啊?”

“我说你是个神!”

“咋了?”

“还真是被你说中了,老子算是服了你了。”

“啥意思你?”柳叶梅一脸茫然,接着问他,“啥事说中了?你痛痛快快把屁放出来好不好?夹在腚里多难受啊!”

尤一手猛抽一口烟,说:“麻痹滴!我家遭事了。”

“啥事?”

“我家那个熊娘们儿,被……被生生糟蹋了!”

柳叶梅心头一紧,忙问: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尤一手眼睛一瞪,眼珠子差点儿滚落下来,喝道:“草泥马,这事也好说着玩?”

“是哪个狗曰的干的?”

“我哪儿知道?要是被我逮着了,还不当场撕碎了他啊!”

“下做鬼!婶子都那么一把年纪了,还要遭这么一劫,真是造孽啊!”柳叶梅鼻腔酸涩起来。

尤一手扔了烟头,用脚尖揉搓着,恶狠狠地说:“他奶奶那个臭逼的,竟然欺负到老子头上了!”

柳叶梅打量着尤一手那张因暴怒而扭曲的老脸,心里竟同时有了两种不同的感觉——

一种是同情,是对那个老女人的怜悯之情,都那么一把年纪了,还要遭受如此的惊吓和凌辱,真是丧尽天良啊!

另一种是窃喜,是对有人敢太岁头上动土,灭了他尤一手威风而幸灾乐祸,而大感欣慰。

麻痹滴,让人整天耀武扬威,仗势欺人,这下临到你倒霉了!

当然,前者是可以尽情流露的,而后者则只能深掩在内心,不敢有丝毫半点的流露,一旦被尤一手扑捉到了,定会无端招惹出是非来的,老狐狸不把自己当成替罪羊那才怪呢!

“你……你发啥呆呢?”尤一手喝了一声。

柳叶梅一愣,回过神来,支支吾吾不知该说啥好了。

“你是个精明人,分析一下,你对这事有啥看法?”

“我觉得……这事……这事吧……一定还是那个惯犯干的。”柳叶梅说完,抬头望了望尤一手的脸,紧接着又问道,“婶子她伤得厉害吗?”

尤一手一拳捶在桌面上,咆哮道:“他奶奶个逼的!把人搞了不说,还用棍子给捅了,捅了个稀巴烂。”

“人呢?没送医院?”

“儿子昨晚就接医院去了。”

“现在咋样了?”

“打电话问了,说是没事,只是擦伤,处理一下就好了。”

柳叶梅又问:“是啥时候出的事儿?”

“也没太听明白,好像说是后半夜。”

“坏人进了你家?”

“深更半夜的,不在家在哪儿?”

“那你呢?你人呢?咋就没听到呢?”

尤一手随手摸起了桌面上的香烟,抽出一支,点燃了,大口大口吸了起来。瞬间烟雾缭绕,丝丝缕缕模糊了他的面容。

见尤一手哑言无语,柳叶梅就猜了八九分,这老东西一定是夜不归宿,出去打野食了,便直截了当地说:“你不说我也明白,一定是出去跟哪一个臊女人鬼混了,是不是?”

尤一手依然没有说话。

柳叶梅胆子陡然大了起来,大声训斥道:“你说你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,还是个响当当的领导干部,咋就那么没出息呢?满村子里偷花盗柳的,这下可好了,遭报应了吧?”

尤一手叹一口气,灰塌塌地说:“谁想到会出这码子事呢,早知道就不出门了,老老实实在家候着。”

“老不正经,早就该收敛收敛了,你这样偷鸡摸狗的对得起谁呀?对得起婶子吗?对得起孩子吗?”柳叶梅语气里多了几许晚辈对长辈的关切,虽是责备,但听上去倒也顺耳。

尤一手抽完了一支烟,举起双手搓了搓脸,说道:“现在不是教训我的时候,你说吧,该不该报案?”

“该报,当然要报案了,要不然那个歹人还会继续作乱的,你想一想,他连你家婶子都不肯放过,那其他家的女人呢?还不跟玩只小鸡仔一样呀!”柳叶梅直言道。

“只是这事……这事……”尤一手支支吾吾,一脸为难。

“咋了?你是不想报案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