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章 疑窦丛生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尤一手绷着嘴唇沉吟了一阵子,然后说:“你也不替我想一想,我都做了这么多年的村长了,整天出头露面,人模狗样,这事一旦传到外面去,我这张老脸又往哪儿放呢?还不活活丢死人啊!”

“事情既然出了,藏着掖着有啥用?就该去正确面对。再说了,你包就能包得住吗?”

尤一手双手捧着沉甸甸的脑袋想了半天,长叹了一口气,又咬了咬牙关,下了很大决心似地说道:“那好,我听你的,报案!”

“必须的呀!要不然那个歹人会更猖狂的,说不定还会做出啥恶毒的事情来。”

“那好吧,这事就交给你了。”

柳叶梅一愣神,蹙着眉头问道:“你是说让我报案?”

“是啊,这种事情遭在了我自己的头上,你让我怎么张得开那个口呢?”尤一手满脸苦楚地坦言道。

“可是……可是我只是一个普通百姓啊……”

“你先着手做吧,我自有安排。”

“说法?啥说法?”

“我的意思是你尽管好好配合我,当村干部的事儿,我会尽快给你一个说法的。”

“操,有屁你就痛痛快快地放呗,这样含一半咽一半,难受死了!”

“说来话长,等这事过去,坐下来慢慢说,你这就去派出所报案。”

“打个电话不行吗?”

“不行,你必须去派出所,亲自找到高所长,把情况跟他说明了。还有,他要是问起我来,你就说我一病不起,人都下不了床了。”

柳叶梅点头应着,听尤一手把该说的、该办的交待得一清二楚后,便起身走出了村委会,奔着镇上走去。

接到报案后,高所长顿时火冒三丈,拍案而起,咆哮道:“他妈了个逼的,连村长的老婆他也敢动,这还了得,简直无法无天了!”

随亲自出马,带着三名警察,火速赶往了桃花村。

进村后,又是勘验现场,又是明察暗访,最绝的一手是把村里所有的留守男人们都喊到了村委会,挨个过堂,连七老八十的都没放过。

在册的男人中,只有三人没到场,其中的两人卧病在床,另一个就是毛四斤了。

所长高明堂把柳叶梅喊到了墙根下,问:“这个毛四斤去哪儿了?”

柳叶梅说:“去他舅舅家帮忙盖房子了。”

所长一瞪眼,问:“你咋知道的那么清楚?”

柳叶梅说:“我去过他家,听他奶奶说起过。”

所长稍加沉吟,问:“那小子从学校回来后,表现怎么样?”

柳叶梅说:“还可以吧,一开始不太接受,老想着往外跑,现在安静多了,就是老老实实呆在家里,很少见他出门。”

所长叽咕道:“你好好留意着点,可不能被他蒙蔽了。”

柳叶梅问:“您的意思是蔡富贵他值得怀疑?”

所长紧盯着柳叶梅的眼睛,咽一口唾沫,说:“你没觉得他回来后,村子里的怪事多了?”

柳叶梅若有所思,点点头,说:“怪事是多了不少,可看上去他也没有那个能耐呀。”

所长哼一声,说:“那只是表象,我见过他一次,打眼一看就知道他不简单。”

柳叶梅摇摇头,说:“不会吧,他是个文人,跟棵豆芽菜似的,能干出惊天动地的事来?”

所长目光往下一滑,落在了柳叶梅高耸的胸前,再咽一口唾沫,说:“流氓不可怕,就怕流氓有文化!”

柳叶梅瞪大了眼睛,问所长:“您说他是个流氓?”

“我只是在跟你分析。”所长低下头,望着柳叶梅脚踝下一截亮白的肌肤,低声问,“为什么偏偏缺了他呢?”

“他都出去好几天了,不会是他干的。”柳叶梅有点急。

“这事不好说,不能排除对他的嫌疑。”所长抬起头,轻轻拍了拍柳叶梅的肩头,吩咐道,“你私下里观察一下,但千万不能打草惊蛇,发现情况,及时跟我汇报。”

柳叶梅点点头,看着高所长回到了办公室。

她肩头一阵灼热,感觉被拍过的地方着了火了一样。

……

经过三天三夜的侦查,包括所长在内的四名警察都累得散了架,但结果却跟上几次一模一样,可以说是一无所获。

就在警察们进退两难,苦不堪言之时,又有新的案情发生了——水库管理员老于死了,溺水而亡,尸体已经高度腐烂,浮出了水面。

是他杀?

还是自杀?

一时间疑窦重重,阴云密布,整个桃花村人心惶惶,笼罩在一片令人窒息的恐怖之中。

“库头”老于不明不白地淹死了,这是命案,与一般的刑事案件不同,按理说是该由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出面,具体侦办。

但不知是因为刑警那边太忙,还是另有缘故,竟未见他们派来一兵一卒,倒是就地取材,把正在村子里侦破尤一手老婆“强奸案”的全班人马整体移师,进驻了水库,另行立案,开展工作。

对此,一直“卧病在床”的尤一手大为不满。

就在派出所高所长转身离去,背影消失在大门外时,他一跃跳下床,蹿出屋子,先在院子里兜了五圈,然后冲着坐在枣树下的柳叶梅大声嚷嚷:“你说……你说这帮杂碎,屁股还没擦净了,拍一把屎就走人了。奶奶个逑的!我算是白白喂养了他们,平日里大鱼大肉地伺候着,逢年过节还供奉着,到头来却连我家的案子都破不了,这算哪门子事啊?”

柳叶梅抬起头,有气无力地说:“这还不是明摆着的事吗?婶子这案子没一点点头绪,连个怀疑对象都没有,他们继续呆下去还有啥意义?若不是碍着你的面子,怕是早就开溜了。这下好了,水库上出了人命案子,也算是给了他们一个台阶下,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?”

“理是这么个理儿,可老子越想越不是个味儿。麻痹滴,我算是白养活他们了,一群无用的笨蛋!”

“走了也好,省了饭钱,一天光招待就好几百块呢。”

尤一手背着手走了几步,突然站定,回过头来问柳叶梅:“你说水库上那个老于,他咋就突然死了呢?”

“死了就死了呗,还不是活腻了。”柳叶梅故作轻松地说。

“柳叶梅,你这样说话,可就不仗义了,那个犟驴对你可是不薄啊!给了你足够的面子,镇长都办不了的事儿,在你这儿就轻轻松松摆平了,怎么就一点都不念人家的好呢?”尤一手目不转睛地盯着柳叶梅,眼神诡异。

柳叶梅淡然说道:“我不是也帮他的忙了嘛,四处托关系找门路,打探他老婆的下落,也该算是扯平了把?这下可好了,他老婆真就自由了,再也用不着东躲西藏的了。”

“你说他的死,会不会与他老婆有关?”

“这不可能吧,人都跑了,咋还回来杀人呢?”

尤一手煞有介事地说:“都说女人是祸水,心如蛇蝎毒,这事十有九成是他老婆的干的。”

“你咋这样想?”

“你想呀,那对奸夫**勾搭出感情来了,为了长久地待在一块儿,深夜摸回来,杀人灭口,一了百了,在不在情理?”

“那也太歹毒了吧?”

“是啊,要不说最毒女人心嘛。”

柳叶梅不乐意了,气愤地说:“你都把女人看成啥了?女人那么坏,你咋还天天纠缠不清,不是粘这个,就是搞那个,到头来还把女人看成臭狗屎。老不死的,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,你要是信口胡言,小心把你抓了去!”

“操,你倒是当真了,我这不是跟你分析案情嘛,破案靠的就是推理,你说是不是?”

自打听到老于的死讯后,柳叶梅心里就忽上忽下,很不安生,火烧火燎地难受,她隐隐觉得老于的死好像与自己有着某种扯不清的关系。

可究竟是什么,自己又说不清楚。

还有一点,那就是自己毕竟与老于有过实实在在的肌肤之亲,并且还全身心地敬畏于他,要不是中间有人砸玻璃,怕是早就顺水顺风地献身了。

往深处说,这也是一种缘分,一种情谊,往深处说,也是前世修来的,这猛然间就被撕断了,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儿痛心的。

“咋不说话了?想老于的事了吧?”尤一手问。

柳叶梅白了他一眼,深叹一口气,说:“你这人啊,天生就不是个正经材料,揣摩起歪门邪道的事来,那就无边无际了。我想他干嘛呀?还不是惦记着医院里的婶子呀,也不知道她身体恢复得咋样了。”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尤一手微微颔首,接过话茬说,“我一大早就打电话问过了,说没啥大碍,养养就回来。”

“你总该去看看婶子吧,都老夫老妻大半辈子了,咋好不到跟前安慰一回呢?”

“不是说身体没大碍嘛,看个逑呀看!”

“你咋就不知道体贴女人呢?身体是没事,可心理呢?被人糟蹋了,那可比死一回更难受啊!”柳叶梅一脸怒气地说。

尤一手沉下脸想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勉强答应去医院走一趟。

柳叶梅这几天一直陪着派出所的民警跑前跑后,又是找人,又是问话,还要买菜做饭,照顾他们的生活,忙得不可开交,早就困乏得不行了。

这时候尤一手要去医院,也没她啥事可干了,便告辞一声,回了家。

进屋后,柳叶梅啥也不想,倒头便睡。

可刚刚闭上眼睛,就恍恍惚惚进入了梦境一般,隐约看见看水库放那个老于爬上了她的身体,又是摸,又是捏,直撩拨得她浑身灼热,风生水起……

她竟然进入了角色,打开自己,顺水顺风,一路前行,很快就有了活色生香的超然之感。

等到颓然倒塌时,柳叶梅猝然打一个激灵,完完全全清醒了过来,这才知道只是个梦而已。

柳叶梅吓傻了,呼啦一下坐起来,惊恐万状,满屋子打量着,却连个鬼影都不曾见到。

如此以来,她就越发心神不宁起来:老天爷来!难道老于的死真与自己有关系?

难道他不肯放过自己,变成鬼魂了,还来缠身?

难道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