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一章 可疑人物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蔡富贵回家后,脸阴得像个阎王,一句话都不说,一屁股坐到了饭桌前,闷头吃了起来。

看男人那个熊样,柳叶梅本想骂他几句,可心里虚得要死,只得拿饭把嘴堵了。

吃过饭后,蔡富贵坐在饭桌跟前抽了一支烟,然后站了起来,长嘘一口气,怪里怪气的叽咕道:“乱吧……乱吧,越乱越好!”

说完边转身出了门。

柳叶梅望着男人的背影,身上一阵阵拔凉,她觉得蔡富贵变了,变得鬼里鬼气、喜怒无常,跟之前那个豪爽鲁莽的蔡富贵简直判若两人。

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,除了吃饭时间,几乎见不着他的人影,名义上是为村子干事了,可有时候连村长都找不到他。

难道是神经了不成?

特别是临出门前喊的那句话,云山雾罩、没头没脑,绞尽脑汁也弄不清究竟是个什么意思。

柳叶梅在忐忑慌乱中熬过了整整一个上午。

午饭过后,等儿子去了学校,又上床打起盹来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杨絮儿推门进了屋,冲着躺在床上犯迷瞪的柳叶梅喊开了: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你咋能睡得着呀?”

柳叶梅被吓了一跳,忿然埋怨道:“你是死人啊,进屋咋就不知道喊一声呀,浪逼!吓死我了。”

“你也怕呀?还以为你巴不得有野男人进来干你呢,也正好帮着你解解嘴馋。”杨絮儿边撒泼说着,边一屁股坐到了床沿上。

“你那张破嘴,就不能积点德啊?八辈子都放不出一个香屁来!”

“你再骂再骂试试!”杨絮儿伸手摸进了柳叶梅的软处。

“别……别胡来!”柳叶梅推开杨絮儿的脏手,问她,“这几天你都跑哪儿放骚去了?咋连个人影都不见呢。”

杨絮儿撇一下嘴,尖酸地说:“你还知道惦记我呀?瞧这一阵子把你给忙的吧,跟在警察后面,屁颠屁颠的,咋看也算是个人物了!”

“人物个屁!麻痹滴,还不是被尤一手那个王八蛋给缠上了,原本只是帮他带了个话,就脱不开身了,要不是水库上老于出了事儿,怕是还得跟着忙活呢。”柳叶梅搪塞道。

“哦,对了,柳叶梅,你说水库上那个老于,他咋就自杀了呢?”

柳叶梅一怔,问:“你咋就知道他是自杀?”

“我也只是听说,刚刚打街上走过,那些老娘们儿在唧唧喳喳嚼蛆,探进去听了听,这才知道他是自杀。”

“她们咋知道是自杀?”

“那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“杨絮儿,你觉着他会自杀吗?”

“谁知道呢,难说,又不了解那个人,咋知道他会不会自杀。”

“啥叫不了解?人家都跟你搂抱在一块了,还有模有样地干起了那种事儿,这可不是一般的情分呢。”柳叶梅故作轻松地打趣道。

“放狗屁!谁跟他干那事了?还不都是你坏了心肠子,编排那种烂戏,俺还用得着丢那么大的丑了。浪逼,那可是白花花的太阳底下呀,被人看见还不把人丢死啊!”杨絮儿拉长了脸,骂咧咧地说。

“唉,谁知道他这么快就死了呢,早知道这样,说啥也不该折腾人家那一回。”柳叶梅说着,脸上浮出了一丝伤感。

杨絮儿不知道柳叶梅跟老于之间的那段隐情,自然也就感受不到她内心的痛疼,接着大大咧咧地说:“咱跟他又没啥深交,只要是开闸放了水,浇了地,也就达到目的了,他死不死的与咱有啥关系!”

柳叶梅不再说话,呆呆地倚墙而坐,表面上看似平静,内心却翻江倒海一般地难受。

她有一种预感,准确地说是冥冥中有一个声音在鼓噪着、在呐喊着、在纠结着,好像是在说——

“库头”老于的死,你柳叶梅是脱不了干系的,是你害死了他!

“看你那个熊样子,心疼了?一个癞皮狗似的男人,死了倒也省心,免得他再胡乱祸害女人。”虽是劝慰话,但杨絮儿说得咬牙切齿。

柳叶梅也不做反驳,端直了身子,问杨絮儿:“街上那些人咋就知道老于是自杀的?”

“刘大牙家娘们说,警察从老于的床铺底下,搜出了一张纸条,纸条上写得清清楚楚。”

“纸条上都写了些啥?”柳叶梅警觉起来。

“柳叶梅你咋了?一惊一乍的。”

“谁一惊一乍了?”

“不是你还能是谁?你急啥急,又不是你老相好。”

柳叶梅脸上一阵不自然,说:“杨絮儿你傻呀,我还真担心他的死与咱俩有关系呢。”

“就你多事,与咱俩有啥关系?”

“你想呀,咱用那种手段逼他放水,他又不得不放,会不会是让上头知道了,处分他了,这才一时想不开,就寻短见了。”

杨絮儿沉下脸,想了想,然后摇了摇头,说:“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绝对不可能!柳叶梅,你想多了,老于在临死前写下的那张纸条,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,与咱无关。”

“纸条上写了些啥?”

“具体写的啥我倒不知道,只听那帮子娘们儿说,他留纸条的意思是自己活腻了,说与别人无关。”

“就这些?没别的了?”

“还有,好像还说他请求他们单位的领导派人把他的骨灰送到云南去。”杨絮儿说到这儿,扭头问柳叶梅,“你知道他干嘛要把骨灰送到云南去?”

柳叶梅心里一沉,摇了摇头,没有接话。

“你说会不会他老家就是云南的?”

“也许吧。”柳叶梅敷衍一句,呆着脸不再说话。

其实她心里亮堂得很,老于就是本地人,只是他没有留下个一儿半女的,媳妇又跟着人家跑了,他一定是觉得留在这边也没人给他烧纸上坟,云南那边倒也好,到处都是他战友的鬼魂,倒不如跟他们在一起踏实,也好一起做个伴儿。

再说了,他的身子就是在云南那边的战场上残缺的,也许到了阴间,就能把炸飞了的那一部分给找回来。

“柳叶梅你掉魂了你?是不是也跟着去云南了?”杨絮儿咋呼道。

柳叶梅淡定地说:“我只是觉得他怪可怜人的。”说完鼻子一酸,赶忙把脸扭到了一边。

“是他自己活腻了,有啥好可怜的?”

“你说得轻巧,人不被逼到份了,谁想死呀?”柳叶梅嘴上说着,伸出一只手,慢吞吞铺展着床单,极力掩饰着内心的伤感。

“他还能被逼到啥份儿?整天在水库边上逛来逛去,月月发着工资,神仙一样的日子,还有啥不满足的?我看他是享不了那份清福。”不解内情的杨絮儿随口说道。

“行了……行了……杨絮儿你就留点口德吧,人都没了,你何必再去糟践人家?哦,对了,水库上那些破案的警察都回去了吗?”

“人是自杀的,他们还呆在那儿干嘛?”

柳叶梅不想再说这个话题,心里热辣辣一阵难受,挪一挪身子,斜倚在被子上打起盹来。

“都啥时候了呀你还睡觉?走,到大街上凑热闹去。”杨絮儿扯一把柳叶梅的胳膊。

柳叶梅甩了甩胳膊,恹恹地说:“你去吧,我浑身酸痛,就是想睡觉。”

杨絮儿叽叽咕咕,也不知道说了些啥,一个人扫兴地离开了。

柳叶梅一直睡到了日落时分,醒来之后,突然想起了派出所高所长的一番话,听上去他在怀疑毛四斤,是啊,自打他被学校赶回家后,村里可没少出怪事儿,难不成真的是他干的?

想来想去,他再也躺不住了,起身下床,穿好衣服,急匆匆走出了家门。

到了毛四斤家,站在门外看过去,见毛四斤正站在自家院子里,跟奶奶说着话。

她抬脚走进了院子,问毛四斤:“你回来了?”

毛四斤应声道:“是啊,嫂子,这不,刚刚进屋。”

“你过来一下,嫂子有话跟你说。”

“我饿了,正想吃饭呢。”

不等柳叶梅再说啥,奶奶插话道:“柳叶梅,你又耍啥幺蛾子?”

柳叶梅早就把话备在了嗓子眼里,随即应对道:“奶奶,是这么回事,我大姨家有个小表妹,人长得挺水灵,昨天来过,我琢磨着,倒是跟你家四斤很般配,想着问一下四斤,看他有没有想法。”

奶奶一听就乐了,连声说:“那中……那中……四斤你先别吃饭,赶紧听嫂子说正事儿。”

毛四斤只得返身出来,走到了柳叶梅跟前。

柳叶梅挥了挥手,说:“走,到我家去。”

“去你家干嘛?”

“我表妹在家等着你呢。”

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奶奶站在屋门口,见孙子毛四斤一副磨磨唧唧的模样,就大声骂了起来:“你这个鳖羔子,还不快去!”

毛四斤朝着奶奶翻了翻白眼,扭头朝外走去。

到了柳叶梅家,毛四斤上来就问:“嫂子,你……你家表妹呢?在……在哪儿呢?”

“切,你这个小鬼头,这回上当了吧。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你在骗我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干嘛要骗我呀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