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四章 小男人的忠告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轻摆一下头,说:“这不可能,人家是警察,警察是保护人民群众的,你就别乱猜疑了。”

两个人呆坐了一会儿,尤一手突然对柳叶梅说:“柳叶梅啊,我觉得吧,你就是个做警察的好材料,人精明,思维活泛,处事也干练,如果你是警察保准比他们强!”

尤一手难得夸奖人,这么一说,到让柳叶梅招架不住了,羞红了脸说:“你这老东西倒也学会说话了,可我没你说得那么大的能耐,笨着呢。”

“你笨不笨,我心里最清楚。再说了,这一阵子我算是看出来了,只有你柳叶梅才是对我真心实意的。你放心好了,我不会白白让你疼我的,你伺候了我,我会加倍还你。”尤一手说到这儿,看一眼手腕上的表,接着说:“我得去一趟办公室了,下午还有几件重要的事要做。”

“那我走了。”柳叶梅站起来。

“走吧。”尤一手突然又想起了啥,喊住了刚刚抬脚迈步的柳叶梅,嘱咐道,“我对你说的话,你可一定不要传出去,那些警察可不是吃素的,给点颜色就够受的,懂了吗?”

柳叶梅侧身点了点头,然后朝门外走去。

等出了大门,这才想起了此行的目的,拍一下口袋,那个装着二百块钱的红包还静静地躺在里面。

驻足思谋了一会儿,觉得也没那个必要了,现在他尤一手正迷恋着自己,把自己当成了贴己人,相比之下,这二百块钱算个啥呢?

想到这些,她毅然超前走去。

走着走着,在经过去二叔蔡疙瘩家的路口时,突然想到很久都没有那个老混球的消息了,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了。

这要是真的人不知鬼不觉地死在了那间小破屋里,还不叫人笑话死啊!毕竟自己是他的亲侄媳妇,也算是他唯一的亲人了,就算别人家不指责笑话,自家男人蔡富贵也饶不了自己。

想到这些,柳叶梅转身朝着蔡疙瘩家走去,边走边在心里盘算着:还是照看一下吧,就算是做做样子也好,自己尽管也没实实在在地尽过一回孝道,但大家伙的眼目还是需要遮掩的,做人有时候就得讨巧。

当柳叶梅来到蔡疙瘩家门前时,只见大门紧闭着,抬头一望,上锁了。

再跳着脚,趴在墙头上往里看,房门也是锁着的,便装模作样喊起来:叔……叔……你在家吗?

喊了半天,也没人回应。

一连几天,都不见蔡疙瘩的踪影,柳叶梅只得转身回了家。

此后的几天,柳叶梅几乎每天都要过去看一看,见大门依然紧锁,心里就犯嘀咕:是不是老东西又出去惹事生非了?

要么就是直接死在外头了呢……

尽管他这一辈子混得臭烘烘,坏事做了好几箩筐,就算是死,那也是死有余辜。

但毕竟名分上他还是蔡家的人,死了也得蔡家人去寻狗皮,总不该扔在外头不闻不问吧……

吃晚饭的时候,柳叶梅就把蔡疙瘩失踪的事情告诉了蔡富贵。

蔡富贵听了,平静如常,说:“死了活该!这种人本来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,早死早清净。”

“蔡富贵,你啥时候变得铁石心肠了?他可是你叔,真要是死在外头,村里人会怎么看咱?”

“爱咋看咋看!”

“你……你简直就是个冷血动物!”

“冷血也比热血强!”蔡富贵面无表情,怪里怪气说一声,便站了起来,抬脚出了门。

完了……完了……蔡富贵怕是真的得神经病了!

柳叶梅瞅着男人默默离去的背影,心里呼啦啦刮起了凉风,直冻得她浑身哆嗦不止。

她站起来,走进里屋,见儿子小宝津津有味地看着动画片,火气就不打一处来,伸手吧唧一下按下了电视开关,大吼一声:“完作业去!”

“妈妈你干嘛呀?动画片还没演完呢!”小宝一脸不服气。

“看动画片重要呀?还是看电视重要?”

“不就是看一会儿动画片吗?又不耽误完作业。”小宝争执起来。

柳叶梅伸手扯了儿子一把,喝道:“屁大的孩子就知道跟大人顶嘴了,去!回你屋完作业去。”

小宝哇一声哭出来,边抹泪边摸摸索索往自己房间走过去,嘴里还不停地叽叽歪歪着:“还……还有脸管我,同学们……同学,们都说……都说你是个坏……坏女人……呜呜……”

柳叶梅一愣神,她听得出小宝的话有些不对劲,好像是话里有话,就一把扯住他,问:“谁说的?谁说妈妈是坏女人了?”

“就是……就是……妈妈就是个坏女人……就是个坏女人!”小宝被彻底惹恼了,跳着脚骂道。

“死熊孩子,你再说一遍,看我不打死你!”柳叶梅高高扬起了巴掌。

“嫂子……嫂子……不能打孩子!”毛四斤一步闯了进来,死死抱住了柳叶梅。

不知是有意,还是巧合,他的两只手刚好按在了一对饱挺上。

“哎哟……”柳叶梅就像被电到了一样,一声悠婉的吟叫,软在了毛四斤不算开阔的怀里。

小宝见机而逃,钻进了自己的房间里。

“毛四斤,你……你……按痛嫂子了。”柳叶梅软绵绵地说。

“我没用多少力啊。”毛四斤说着,故意抓挠了一下。

柳叶梅咿咿呀呀叫了几声,一口含住了毛四斤的耳垂,猛劲吸着。

“嫂子……嫂子……你松开……松开……不敢了……不敢了……”毛四斤浑身打颤,话也说得支离破碎。

柳叶梅不说话,呼呼喘着粗气,就像一头母狼,囫囵着把毛四斤的耳朵吃进了嘴里。

“嫂子,我过去看看小宝,他……他会出事的。”

柳叶梅一听这话,随即吐出了毛四斤的耳朵,蹲下身,低头不语。

毛四斤走进了小宝的房间,问:“小宝,告诉小叔,到底发生啥事了?”

小宝抽噎起来,说:“很多……很多同学都……都说我妈她……她是个坏女人。”

“他们说啥了?妈妈怎么就成坏人了?”

“说……说我妈给……给我找……找看后爸爸……呜呜……还……还往我背上画王八……呜呜……”

毛四斤心头一堵,安慰说:“小宝啊,不要相信那些话,都是人家编排着糟践你妈妈呢。”

“不,那是真的!”

“你还是个小孩子,不懂大人之间的事儿,只管好好学习,不听信那些混账话,好不好?”

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他们打我呢。”

柳叶梅心里异常沉重,她知道一定是有人背后拿自己那些“花边新闻”说事了,说实话,在这天高皇帝远的山旮旯里,仅仅是私下里嚼一嚼,寻寻开心,倒也难免,可这有意无意地往孩子耳朵里面灌,那可就不是小事了。

她跟着进了屋,蹲下身,扳过小宝瘦弱的肩头,安慰说:“小宝,你是个乖孩子,乖孩子可不能随随便便相信别人胡言乱语的。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那样说吗?那些因为妈妈漂亮,能干,他们是在嫉妒妈妈,所以才在背后胡说八道的,你懂吗?”

“才不是呢……同学说……说都是因为你……那个大学生老师才……才被调走的……呜呜……同学们都……都喜欢他……所以才骂……骂我的……呜呜……”

柳叶梅幡然顿悟,原来是自己跟李朝阳的暧昧之情被人嚼了舌头,心里滚烫一阵,无言以对。

她望着那双泪水涟涟的小眼睛,低声问道:“小宝,那你说,妈妈是不是好人?”

小宝点了点头。

“那你说那个大学生老师是个坏人吗?”

小宝摇了摇头。

“那不就得了,妈妈不是坏人,小李老师也不是坏人,好人跟好人在一起,还能犯错误吗?”

“我也那么说,可他们就是不信。”

“小宝,你是个懂事的好孩子,这个简单的道理你该懂,他们怎么说,是他们的事儿,你不信就是了。”

小宝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。

柳叶梅平静了下来,冲着儿子说:“小宝,妈妈向你保证,妈妈也觉得大学生老师是个好人,文化又高,所以才求他帮助你学习的,根本不是他们说的那个样子,你可要相信妈妈呀!”

小宝不再哭泣,抹了抹眼泪说:“他教了我很多数学题,还教我怎样写作文,其实……其实我也舍不得他走。”

柳叶梅突然想到,自己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跟李朝阳见面了,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打过,难道他真的调走了不成?

她擦一把眼泪,问儿子:“小李老师真的调走了?”

“嗯,大概是调走了吧,反正好多天没见他来学校了,他的课也由刘老师教了。”

柳叶梅不再说话,呆着一张苍白的脸,昏暗的灯光下掉了魂一般。

小宝说:“妈妈,我想去二奶家完作业,中不中?”

柳叶梅小声应着:“嗯,去把,儿子真乖。”紧接着又喊住了儿子,嘱咐道,“那些话都是坏人编造出来的,是假话,坏话,以后有人再说起就当没听见,也不要跟任何人说,特别是你爸爸,一定不要让他知道,不然你他会生气的,一生气就不回来了,记住了吗?”

“知道了。”小宝点点头,拿起书包,朝外走去。

“小宝,你等一等。”毛四斤转身跟了上去。

“毛四斤,你干嘛?”柳叶梅问。

“天已经黑了,小宝一个人走不安全,我去送送他。”

“没事的,又不是个小孩子了。”

“嫂子,我再警告你一次。”毛四斤扭过脸,语气生硬地说,“以后不要再跟那些男人搅合了,连孩子都受牵连了,好自为之吧!”

“我……我咋了?”柳叶梅心里寒噤不止,嘴皮子却毫不想让,“别人背后糟践我,你也跟着胡说八道!”

“嫂子,你做得那些事儿,真的出格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