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五章 捏住了软肋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……”柳叶梅哽了一下,嘘一口气,接着说,“那不也是被逼的嘛,我就是想换一种方式,打败他们!”

“嫂子,那种方式太脏!”

“我那是在演戏,演戏你懂不懂?”

“好了,你骗不了我,一切尽在我的掌控中。”毛四斤说完,大踏步朝前追去,嘴里喊着小宝的名字。

整整一个晚上,柳叶梅都没睡好,翻来覆去想着心事。

前半夜,她想的几乎全都是毛四斤对自己的警告,她觉得那小子一点儿都不理解自己的处境,纯粹是狗拿耗子,多管闲事。

可又觉得他是个好人,所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好。

想来想去,思绪又飘飘忽忽飞到了小白脸李朝阳身上。

他咋就这么无情呢?连招呼都不打一声,就悄然消失掉了,难道是自己跟他的关系暴露了,才受处分调走了?

难道是他对自己厌烦了,偷偷离开了?

难道是……

有好几次,她拿起了手机,拨了号码,却就是没有勇气按下去。

就这样三番五次折腾着,一直熬到了天亮。

当她大睁着干涩的眼睛,望向洒满了阳光的窗口时,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——

去一趟县城,去找李朝阳,也好当着他的面,问出一个实情来。

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,柳叶梅把儿子托付给二婶的时候,故意撒谎说蔡疙瘩丢了,都好几天不见了人影,想到城里去找一找,实在不行,就去县里的电视台问一下,看能不能帮着打个广告找一找。

说这些话的时候,柳叶梅的脸上明显有些不自然,目光躲躲闪闪的,不敢正眼看二婶的脸。

二婶听了柳叶梅的话,头也没抬一下,只管择着手里的烂韭菜,叽咕道:“那个老驴熊,丢了才好呢,值当得上电视找了?”

柳叶梅说:“婶,咋说他也是蔡家的人。”

“狗屁,他压根儿就不是蔡家的种。”

“婶啊,不管怎么说,毕竟是奶奶把他带过来的,也跟着蔡家姓了,总不能死活不管了吧?”

二婶吭哧了一下鼻子,忿忿地说:“你还说他是蔡家的人,咱蔡家人的脸全让他给丢尽了!”

“可咱总该对得起奶奶吧?毕竟是她亲生的。再说了,咱要是不管,村里的老老少少会咋样看咱们呢?”柳叶梅说这话时,脸上看上去很沉静,内心里却在奸笑。

二婶倒是蹬鼻子上脸的当真了,拉长脸奚落道:“就你孝顺了,还去上电视登广告,我看你是闲的难受了!”

“我可不敢不去,自打老疙瘩失踪后,蔡富贵整天阴着个脸,好像是我把人给弄丢了似的。”

“那他为什么不去找呀?”

“也不是不找,只是这一阵子他又是值班,又是写稿子的,根本抽不出时间去找。”

“他又不是个官,整天忙活个啥呀?我看是瞎忙活!”

“婶啊,你也不想想,咱们老蔡家这些年来,被人欺负得大气都不敢喘,好不容易有了个出头露面的机会,还不得牢牢抓住吗?”

“这倒也是,可他充其量就是个写写画画的酸秀才,有嘛用?”

“有用,当然有用了,我敢说,用不了多久,咱们老蔡家就出出人头地了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蔡富贵要当官了?”

“不一定是他,也许是我呢!”柳叶梅很臭美的抿嘴一笑,说,“好了,二婶,天不早了,我去了啊。”

说完,柳叶梅转身小跑着出了院子。

二婶又叽叽咕咕说了些啥,柳叶梅一句也没听清。

柳叶梅轻装简行,只带了自己的小手包出了村子,打算先步行去镇上,然后再乘公共汽车去县城。

当她甩动着两瓣滚圆的屁股,走得正起劲的时候,突然听到身后响起了两声汽车喇叭声。

柳叶梅赶紧往路边闪了闪身子,缓下脚步来。

等那车跟上来,擦身而过时,她一眼就认出了那是陶元宝的车,暗暗骂道:“操,开个乌龟壳子就不认识你是谁了?不要脸的,臭流氓!”

轿车驶出了没几步远,戛然停了下来。

柳叶梅心里咯噔一下,难倒是陶元宝耳朵尖,听见自己骂他了不成?

驾驶座那边的车门开了,陶元宝擦身下来,非但没气恼,反倒嬉皮笑脸地问柳叶梅:“大美女,你这是去哪儿呢?”

因为之前他设套占自己便宜那事,柳叶梅本不想搭理他,但到了跟前,嘴巴却不听使唤地回了一声:“去镇上。”

“哦,那你上车吧,我带你一程。”陶元宝依然面带微笑。

柳叶梅呆着脸,没应声。

陶元宝说:“柳叶梅,你可别老把人往坏处想,谁没有犯错的时候?就算是我做得不对,过分了些,那不也是一时冲动嘛。再说了,我们俩打小一块儿长大,知根知底的,我之所以那样,也是因为打心底里喜欢你。眼看着都快人到中年了,再不表达出来,怕就没机会了,我那也是被感情逼得,你该理解我。”

“滚远点!谁跟你有感情了?”

陶元宝叹口气,说:“柳叶梅,你这人,不解风情,太伤人自尊了。”

柳叶梅心里的某一个地方忽悠软了一下,随之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儿。

那香味儿很特别,有点儿甜,有点儿酸,还有一丝淡淡的苦,吸到鼻子里面直往肺腑里钻。

这在村子里面的其他男人身上是闻不到的,就连大学生李朝阳身上也没有过。

“柳叶梅,我向你认个错、道个歉还不行吗?”

“你不是说自己没错吗?”柳叶梅冷冷甩一句。

“好了,你就别犟了,快上车吧。”陶元宝说着,便弯腰拉开了后面的车门,做出了礼让的姿势来。

不知是受了那香水味儿的魅惑,还是其他原因,柳叶梅几乎想都没想,就弯腰钻进了车里。

一落座,她心里却又有点儿后悔了,后悔自己不该上车,恨自己没有骨气,几句好话就把自己说动了心。

可转念一想,其实陶元宝这人还是不错的,有能耐,又能赚钱,对自己一往情深不说,对蔡富贵也算够义气。

他说喜欢自己,那也未尝不是心里话,不然他能丢下脸面,对自己来硬的,就凭他的条件,想耍个女人那还不是简单的事吗?

平心而论,自己都已经花容渐褪了,还有人这样不顾一切地想着、念着自己,欣喜自足还来不及呢,咋好跟人家撕破脸皮,反目为仇呢……

想到这些,柳叶梅坦然起来,调整了身子,踏踏实实坐了下去。

“柳叶梅,有件事吧,我早就想找你商量商量了,可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机会。”陶元宝边发动车边说道。

“跟我商量,你跟我有啥好商量的?”

陶元宝从后视镜里瞄一眼,说:“你知道前天我去尤一手家干嘛了?”

“我咋知道你去干嘛了?”

“实不相瞒,我想回村里发展,为老少爷们干点实实在在的事情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柳叶梅心里忽悠一阵,首先想到的是陶元宝一定是也想当村干部了。

他一定觉得只有钱还不够,无论多么富有,充其量也就是个投机钻营的暴发户。而能当上村干部,自然而然也就有了身份,提升了档次,就能显示出更高的品位来。

这样想着,便不咸不淡地问一句:“你干嘛与我有啥关系?”

“你就不想知道我想干啥?”

“又不管我的事儿,才懒得问呢。”

“你怎么就知道不管你的事儿?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干呢?”陶元宝从后视镜里紧盯着柳叶梅的眼睛说。

柳叶梅一怔,忙问道:“我能干啥?一个女人家。”

“女人能顶半边天!”

“对了,你不是说要带着蔡富贵一起干事吗?这咋又想到我了呢?是不是成心忽悠我们两口子?”

“是啊,一开始我是想拉蔡富贵一把,可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,我发现他就是个书呆子,死脑筋,不开窍。”

听陶元宝这么说,柳叶梅心里酸溜溜不是滋味,佯装生气地说:“别瞧不起人好不好?你不是死脑筋,可你能写出那么好的文章来吗?”

“是啊,他也就是适合写点小文章,做大事不成。”

柳叶梅哼了一声,说:“那是你要求太高,我也差一大截呢。”

“错了!”陶元宝笑着说,“打小的时候吧,我就觉得你与众不同,有见解,有能力,会处事。特别是这几年,越来越觉得你人干练、洒脱,善于交际,是个拿得起、放得下的好女人。”

“行了……行了……你就别不着边际地奉承我了,我又不是个小姑娘了,几句好话收买不了的!”柳叶梅打断他的话说。

“嘚……嘚……不识好人心了不是?要收买你还不早动手了,年轻的时候又不是没有机会。那时候虽然对你也动过心,可父母早就给我定了亲事,硬生生把那个女人扯进了我的被窝,只得任命了,也就打消了对你的念想。不过跟你说句掏心窝的话,也多亏了我家那个泼辣女人,要不是不待见她,觉得她那张脸特烦,恐怕我就不会跑出去干事了,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收获了。”

“操,人家身子都给你了,心也给你了,你还这样说人家,还有没有良心啊?”柳叶梅指责道。

陶元宝玩世不恭地说:“这世道,良心算个啥?多挣钱,挣大钱,实实在在的享受生活才是正道!”

“都像你说的那样,那还叫人吗?”

“你以为呢,说白了,人压根儿就比畜生强不到哪儿去。”

“变成畜生的是你,我们还想好好做人,做好人!”

陶元宝冷笑一声,带着几分讥讽说道:“柳叶梅啊,你也用不着在我面前唱高调,就咱们桃花村来说,谁是谁非、谁高谁低我看得一清二楚,你也用不着往自己脸上抹粉装蒜,你说是不是?”

柳叶梅听得出陶元宝话里有话,就隐约意识到自己是有把柄捏在他的手里了,不敢说跟那几个男人偷鸡摸狗的那些烂事儿,单是去他店里找小鲜肉“按摩”的事儿,就足够让他捏住软肋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