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六章 湿漉漉一大片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样的事情一旦传出去,杀伤力远比养汉偷情更为严重,就算不把人给臭死,也得弄个鸡犬不宁。

陶元宝再次透过后视镜扫一眼,就知道这时候的柳叶梅已经被自己打中了七寸,没了底气,便言归正传,说:“其实吧,那天我去尤一手家,是想买下北坡的那个烂泥坑。”

“烂泥坑?你买个那个干嘛?”

“开个度假山庄!”

“山庄是啥?”

“柳叶梅,你连这都不懂?”陶元宝轻蔑一笑,说,“就是吃吃喝喝,玩玩乐乐的地方呗。”

“那不就是个酒店吗?”

“对,其实就是开一家有乡土特色的大酒店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这地方离城里那么远,谁会犯傻跑来住宿、吃饭呢?”

“这个不用担心,我都是经过细心考察的了,也请了有关方面的专家做过评估规划,发展前景看好。”

“那俺就不懂了,反正觉得有点儿玄乎,你能耐大,干你的就是了。”

“柳叶梅,我想请你出马,帮我一把,你愿意不愿意?”

柳叶梅瞪大眼睛,吃惊地问道:“请我出马?我……我有啥能耐?能帮你干些啥?”

“你给我做副经理!”

“啥?”

“副总经理!”

“滚吧你,陶元宝,你逗我开心吧?”

陶元宝侧身望她一眼,笑着说:“真的!我负责经营,你来帮我打理山庄的日常管理工作,觉得怎么样?”

柳叶梅惊得大张了嘴巴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陶元宝接着说:“这事我都琢磨很久了,多方比较,觉得你不仅精明能干,泼辣大方,更重要的一点是脑袋活泛,接受新生事物快。我要搞的是集吃、住、玩三位一体的综合性服务场所,规模比较大,平常事物比较繁杂。我呢,还有镇上的洗浴中心需要管理,一个人根本就忙不过来,所以就想请你出山,给我搭把手。”

柳叶梅头摇得像拨浪鼓,拒绝道:“不行……不行……我懂得啥叫管理呀?你就别拿我开心了。”

“不懂学呀,你以为那些管理人才天生就那么厉害吗?他们也是后天学习,加上经验积累,才获得成功的。就凭你的天分,用不了一年半载,保准就能把你打造成一个行家里手!”陶元宝信心百倍地说。

“陶元宝,就算是你真有那个想法,我也真心劝你一句,趁早打消那个念头,我一个庄户娘们儿,土的掉渣,你就别赶鸭子上架了,不行……不行……绝对不行!”

“不,我相信自己的眼光,你绝对是块好玉,只是缺少了打磨雕琢的机会罢了!”

柳叶梅听陶元宝的话音如此坚定认真,就试探着问道:“那……那你说说看,都具体做些啥活?”

“这一阵子还是筹建阶段,搞规划,跑手续,一旦工程开工,你就可以上班了。具体做啥,到时候我会手把手教你的,放心好了。”

“陶元宝,你就别头脑发热了,还是另找人选吧,我只配老老实实在家带孩子做饭,你说的那些大事儿,我可做不来。”

陶元宝沉吟了一阵子,又说道:“我说你行你就行!你就别推三推四的了,你知道我一个月会开你多少工资?”

“多少?”

“试营业期间,月工资两千,等局面打开后,至少三千,另加业务提成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柳叶梅心动了,不由得暗暗慨叹道:一个月两千、三千?一年下来就是两三万啊!又不是拼力气卖命的活儿,也用不着抛家舍业跑到外地去,这样的差事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啊!

“柳叶梅,你知道嘛,其实我请你出山,还有另外一个原因。”

“啥原因?”

“就是因为你遇到过那条龙。”

“你可别提那事了,现在回想起来还后怕。”

“那有啥好怕的?你知道全村这么多的人,为什么惟有你能看见那条龙的真身吗?”

柳叶梅摇摇头。

陶元宝接着说:“这可不是想求就求得来的,先不说你是不是有仙风道骨了,但至少说明你有佛缘。”

柳叶梅哧哧一笑,说:“陶元宝啊陶元宝,我算是服了你了,狗曰的真会讨好女人。”

“柳叶梅,你又想歪了,实话告诉你吧,我并不是平白无故乱说一气,前些日子我去过五台山,求大师占卜过,是高人点化我的。”

“大师说我能帮你做事?”

“是,他说我们俩前世有缘,相互配合能成就大事。我从五台山回来后,就想找机会跟你谈一谈,可你整天拉着个冷脸,挺吓人的,也就没敢开口。”

“你也有怕的事儿?”

“可不,怕一旦谈崩了,我就没机会了。”

柳叶梅接着问:“那位大师,他是咋知道有我这么个人的?”

“人家是高人,是通灵之体,天地之间的事儿哪有人家不知道的?”陶元宝踩了踩刹车,急打了几把方向,接着说,“高人还说,也只有你才能与那条真龙互通灵气,只要有你在,那个泥坑迟早会变成聚宝盆!”

“陶元宝,你小子越说越玄乎了,真的假的?”

“这种事我也敢胡说八道?不过我对你说的这些事,你一定不要说出去,天机不可泄露,知道了吗?”

陶元宝这么一说,柳叶梅心里就开始发紧,不敢再信口胡言了。

她把目光挪向了车窗,透过车窗看着外面呼呼掠过的风景,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大声叫唤起来:“停车……停车……陶元宝,你这是去哪儿呢?”

陶元宝减慢了车速,侧过脸问柳叶梅:“你去镇上有啥急事吗?”

“当然有急事了,我去坐车,到县城去。”

“去县城干嘛?”

柳叶梅故意卖关子说:“我们家的事,急事。”

“啥急事?”

“不想告诉你!”

陶元宝刹住车,板起脸说道:“柳叶梅,你可真不够意思,我都把你当成最贴己的人了,你还戒备着我?”

柳叶梅稍加沉吟,说:“方光荣他二叔丢了,都好几天不见人影了,我想去县城找一找。”

“你说蔡疙瘩那个熊人?”

柳叶梅点了点头。

“那种垃圾人你找他干嘛?又不是你家亲叔。”

“陶元宝,你除了知道赚钱,还知道干嘛?感觉你一点人情味都没有了,蔡疙瘩孬好也是俺奶奶生养的,一个大活人,咋好扔在外头就不管了呢?”柳叶梅大白眼珠子瞪着陶元宝,一番教训。

“可那么大一个县城,你去哪儿找呢?”

“先去车站,再去超市、饭店,顺着大马路找呗。”

“县城里呜呜嚷嚷那么多的人,你怎么找?去哪儿找?那还不等于大海捞针呀?我看去也是白搭!”

“我都想好了,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去电视台。”

“电视台里还有熟人?”

“没熟人就不能去了?我的意思是,实在找不到,就去电视台打个广告,兴许就有人见到过疙瘩叔。”

柳叶梅把假话说得跟真话一样,丝毫没有流露出撒谎的痕迹来。

陶元宝想了想,问柳叶梅:“你知道在电视上等个广告要需要多少钱?”

“多少?”柳叶梅茫然地摇摇头。

“就算是再少,也得三五千吧。”

柳叶梅倒吸一口气,问道:“打个广告还要那么多钱?”

“可不是嘛,贵着呢!再说了,你带蔡疙瘩的相片了吗?”

“没有啊,还需要相片吗?”

“可不是,没相片人家怎么知道蔡疙瘩长啥模样?又怎么对照着去帮你找人呢?”

柳叶梅有些懊恼,却又极力掩饰着,装出一副焦急的表情来,喃喃道:“那……那……该咋办呢?”

陶元宝若有所思地想了想,然后抬起头来,冲着柳叶梅说:“蔡疙瘩一个大活人,怎么会说丢就丢了呢?他一定是出去串门了,你根本用不着着急上火的,等过一阵子肯定会回来的。”

见柳叶梅迟疑不定地呐呐着,陶元宝接着说:“正好,今天是个好机会,你先跟我去一个地方,做一回实地考察吧。”

“去哪儿?”

“去临县的一个村里。”

“一个村子有啥好考察的?”

“他们那边有个山庄搞得很红火,我们去暗中考察一下,学一些经验回来。”

不等柳叶梅答应一声,陶元宝一脚油门,车子朝着前方飞驰而去。

也多亏了没事先跟李朝阳联系,要不然说啥也不能跟着陶元宝去,考察啥山庄啊,考察个屁!

可反过来再细细一想,如果陶元宝方才的话当真,那自己情愿舍弃去见小白脸。

李朝阳带给自己带来的,只是精神上的依托和肉体上的愉悦,而陶元宝带给自己的,却是美好的前程和丰厚的收入,这才是实实在在的正道儿。

一路上,陶元宝很活跃,一边开车,一边说着小时候的事情,说自己怎么怎么地对柳叶梅有好感,怎么怎么地想方设法接近她,还厚着脸皮说他在一个夏天看露天电影的时候,站在她身后,克制不住直往她身上蹭,蹭来蹭去就把那活儿蹭大了……

说到这儿,柳叶梅突然想起了什么,瞅着陶元宝的后脑勺嚷嚷道:“陶元宝,你这个狗草的,那事儿原来是你干呀!”

陶元宝只管坏笑。

柳叶梅说:“这可真是不打自招了,那时候也老大不小了,好像都有十五六岁了,等看完了电影,走在回家的路上,凉风一吹,突然就觉得屁股上湿漉漉的一大片,也不敢用手抹,等回家后,就对着俺娘说俺拉肚子了,好像是没夹住,拉在裤子上了。”

“然后呢?”陶元宝哧哧笑,表情很夸张。

“俺娘就让俺撅起屁蛋来给她看,那时候的灯光太暗,我穿的又是一条蓝裤子,根本看不清楚,她就伸出手指摸了一把,然后放到鼻子下面用劲闻了闻了,你猜怎么着?”

“她闻出那是啥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