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七章 背后小动作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娘是过来人,能闻不出那种味道来吗?随手就拧住了我的耳朵,咬着后槽牙问我,你这个小蹄子,咋就这么不要脸呢?我疼得跳着脚,咬牙切齿争辩着,我说我咋就不要脸了,不就是没夹住嘛,又不是成心的。俺娘接着说,你也多亏了没夹住,不然你就去死吧你!接着松了手,眼睛瞪得像灯泡一样,逼问我,你说,那个臭男人是谁?”

“你怎么说?”

“死陶元宝,要是早知道是你,肯定会告诉俺娘,让她把你那个臊玩意儿撕下来,喂那只大母鸡。”

陶元宝一个劲地笑。

“还笑?还笑?你……你简直坏死了!”

陶元宝收敛了笑容,说:“你也别怪我,谁让你月光下那么好看的,看电影又那么专心,正好人多,拥挤得很,推来搡去的,我才得了个好机会,一开始我只是试探着,隔着衣服磨蹭着,后来干脆就顶了上去,结果都不见你有反应,我却把持不住了,来来回回那么几下,就绷着身子直想尿,本来想移开的,后面的人盯得紧,就没移开,只得扣动了扳机,也多亏了你注意力全在电影上了,若是被你发现了,那可就麻烦大了。”

“你这个死人,倒是消停了,我麻烦可大了。俺娘逼俺说出那个男人来,俺都懵了,一着急就哭了起来,边哭边委屈都争执着,那么多男人……俺知道是哪一个呀?”

陶元宝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,足足笑了好几分钟才停下来,问柳叶梅:“那……那后来呢?”

“后来俺娘就扒了俺的裤子,拿起手电来,掰开俺的身子看了起来,看了好大一阵子,再扯下一块卫生纸擦了擦,拿到眼睛下细细看了看,又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,这才大吼一声,让我站起来。”

“她要干嘛?”

“俺娘就破口大骂起来,妈了个臭逼,这是哪一个死男人造的孽啊?天打五雷轰的,让他绝子绝孙!”

陶元宝脸一沉,叽咕道:“得,这下找到根子了,怪不得我跟老婆一直没有生养呢,原来都是你娘给咒的呀。”

“你们不是有小葵吗?咋就不能生养了?”柳叶梅问。

“傻啊你!你看小葵像我吗?”

柳叶梅侧脸看着陶元宝,一脸懵懂。

“你看像那个臭娘们儿吗?”

“是不像。”

陶元宝叹口气,说:“她是花三万块钱,从外地买来的。”

“不对……不对,小葵不是亲生的,你老婆咋还大过肚子呢?”柳叶梅唏嘘不已,惊问道。

陶元宝脸色变得阴冷起来,说:“那还不是为了遮人眼目,不想把买孩子的事透露出去,也是为了不让孩子知道自己的身世。本来当时想买个男孩的,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,也没找到一个称心的。”

“那你们两个,到底是谁出毛病了?没去医院查过?”

“能不查吗?连北京的大医院都去过,查来查去的都是一个结果。”

“是你不行?”

“扯吧你,我这样的身子骨能不行吗?”

“那就是她不行了?”

“都不是,俩人都好好的,可凑在一起就是结不了果。”

“怎么可能呢?天下还有这种事儿?种子没问题,地茬没问题,种上了就是不发芽?”柳叶梅锁起了眉毛,疑问道。

“谁还不说来着!蹊跷吧?要不我怎么说是你娘给诅咒的呢。”

“我娘要是有那么大的本事,那还不成神仙了。”

“柳叶梅,今天我听了你的话,还真是往心里去了,原来我家娘们儿没了生养,全是你娘给诅咒的,根子就在你娘身上!”陶元宝不阴不阳地说道。

“这事吧,就算是真的是被我娘给说中了,那也怪不得我娘,都是你自己打小就心眼不好使,遭了报应。”柳叶梅苦笑着摇了摇头,接着说,“坏犊子,我还没找你算账呢,自打你弄湿了我的裤子后,俺娘再也不让俺夜里单独出去了,影子一样跟着俺,男人的边就不让沾,结果呢?弄得俺连个恋爱都没法谈,一来二去就成没人要的老姑娘了,你说这事不怪你怪谁?”

“你倒委屈了,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长得太好看了,还有你身上发出的那种香味儿,想叫下边那东西不硬都不行。”

“都是你自己太花心,还怪别人呢?哼!”柳叶梅娇滴滴说道。

陶元宝脸色又有了喜色,玩笑着说:“反正吧,我这辈子是毁在你们娘俩手里了,总有一天,我要把你们亏欠我的给夺回来!”

“明明是你自己不正经,背后耍流氓,还敢说人家亏欠你的,还讲不讲理呀?”

“不信等着瞧,不让你乖乖还给我才怪呢!”

“好啊,还你也行,等我找一盆水来,把你裤裆泼湿就是了。”

“那可不行,除非……除非用你那种水……”

“美得你!你以为都像你那么不要脸啊,随随便便就往人家身上洒水,恶心死了。”

陶元宝油腔滑调地说:“你也没少洒,你以为我不知道呀。”

“滚吧你,不跟你说这些了。”

……

说话间,车拐上了一条笔直的水泥路。

抬头往前看,路的尽头是一处由半米高的白色栅栏圈围起来的院墙,院子里的几排红瓦房造型奇特,错落有致,掩映在绿树之中……

陶元宝减慢了车速,认真地对着柳叶梅说:“咱们今天是来偷人家东西的,就当咱俩是夫妻,或者情人,该干啥干啥,可千万不要露了马脚。”

“偷东西?”

“嗯,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。”

“不是来考察的吗?这还用得着怕人了?”

“这你就不懂了,经验是啥?那是无价之宝,人家好不容易得来的,怎么会随随便便让人拿走呢?再说了,同行是冤家,介意着呢。但你不要搞得自己太拘谨,鬼鬼祟祟的,他们都是人精,打眼一看就明白,就当咱是两口子来玩了,你看我眼色行事,让你干嘛你干嘛?”

一路上的开心的交谈,已经完全打消了柳叶梅对陶元宝的偏见,这时候她调侃着问一句:“你的意思是要我跟你睡觉,我也得陪你呀?”

“那当然了,这也是工作需要嘛!”

“去你的,陪睡回家找你老婆去!”

“看看……看看……这就不服从指挥了不是。”

“该服从的服从,不该服从的坚决不能服从。”

“不服从我就扣你工资。”

“你可别把我给惹恼了,你现在可是有把柄攥在我手里了,说不定那一天我就去告发你。”

“啥把柄?”

“刚才在路上你不是已经不打自招了嘛,告你侮辱我。”

“告吧告吧,要不要我再给你喷上一些,也好有个证据。”陶元宝一脸坏笑着瞥一眼柳叶梅。

“估计你也糠得差不多了,别以为自己还有多少油水似的!”

陶元宝本想拣一句脏话过过嘴瘾,却见有身着保安服装的高个男子出了大门,扯着满脸的笑容迎了上来,便把滑到了嗓子眼里的话又咽了回去。

保安摆手示意着,引导着陶元宝把车子开进了院子里,停到了花坛内侧的停车位上,然后就转身回到了警务室。

两个人一前一后下了车,柳叶梅站定,四下里打量着,只见满院绿树挺拔,花团簇拥,靠近东北角的那座假山虽然不大,但却怪石嶙峋,山泉叮咚,平添了几分灵气,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小道曲径通幽,往前延伸……

“真是个好地方,就跟仙境一样,只是感觉人气不旺,是不是没大有生意啊?”柳叶梅问陶元宝。

“你懂啥?这个点正是冷清的候。”

“那啥时不冷清?”

“晚上呗。”

“来住宿的多?”

“不光住宿的,干啥的都有。”

“除了吃饭、住宿还能干啥?”

“不懂了吧,这……”陶元宝话没说完,从正西的房子里走出了一位身着短裙工装的漂亮女孩,迎面走了过来。

“欢迎您光临逍遥山庄,请问二位有什么需要?”到了近前,女孩笑容可掬地招呼道。

“哦,顺路过来休息一下。”陶元宝回应道。

“那请问房间怎么安排?”女孩问。

陶元宝稍加思索,接着说:“还是一起吧。”

柳叶梅心里面就开始打鼓,怀疑陶元宝这个烂人是不是又要耍滑头,想借机吃自己的豆腐了。

却又不好插话,担心扰乱了他的计划。

他们又说了些啥,柳叶梅也没听进耳朵里面去。

等女孩优雅地打一个手势,道一声您请,这才跟在后头,沿着鹅卵小道走进了后面的院子,再绕过一个养满金鱼的水池,前行几步便到了一个独门小院。

到了门前,女孩开了门锁,轻轻推开门,然后又做了一个礼让的姿势,说了声:“二位请,里面的桌上有呼叫电话,有什么需求请尽管吩咐,祝您们玩得开心,我就不打搅了。”说完退后几步,转身原路返回了。

柳叶梅站在原地,傻愣愣望着女孩优雅的背影,禁不住悄声问道:“这是啥地方呀?咋感觉神神秘秘的,就像做地下工作似的。”

“先到屋里再说吧。”陶元宝催促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