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九章 被下药了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陶元宝倒是越发坦然起来,继续说道:“别不服,这就是进步,就是脱胎换骨,很多人连方式都改变了,不再照搬着老祖宗传下的那几种单调的方式方法去做乐呵了,花样开始繁多起来,姥姥,那简直叫一个晕!”

“不那样……他们咋样?”柳叶梅脱口问道。

“那个花样可多了,俯卧、狗刨、狼蹲、蛇爬……等等吧,反正多得说也说不清了。”

听到这些,柳叶梅突然就想到尤一手那儿去了,别看那个老家伙一大把年纪了,可疯狂起来还是很有经验的,虽然在自己身上没得到多少便宜,单从他勾引女人的技法上就与众不同,要不然村里那么多女人都跟他有染,肯定是那一方面功夫不一般。

一招一式都能看出,他就是个老司机,别看他没有陶元宝说得那么全面,那么细致,但也足够新奇的,想不不敢想他还那样。

唉,人不可貌相呢!

“柳叶梅,其实人活这一辈吧,不能活得太死板,规规矩矩的有啥意义?该玩的时候就玩,该乐的时候就乐,不然等人老了,两眼一闭,啥也没有,后悔都来不及了,你觉得是不是这个理儿?”

很明显,陶元宝这是在给柳叶梅灌迷魂汤,是在循循善诱,拉她下水。

这一招果然凑效,慢慢的柳叶梅没了丝毫戒备,觉得从他嘴里蹦出的每一个字,每一句话,都他妈是至理名言,并由衷地佩服,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:陶元宝这个人真不简单,见多识广,啥都懂,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,跟着他走没错,前途光明着呢!

“柳叶梅,你是不是累了?”陶元宝关切地问一声。

柳叶梅眼神迷离起来,微微点了点头。

“那你就躺下,休息一会儿吧。”

柳叶梅果然就乖乖躺了下来,侧卧着身子,醉眼迷离地望着陶元宝,轻声问道:“陶元宝,你真的打小就喜欢我?是真心真意的吗?”

“可不是,天天想,夜夜念的,只可惜那只是些梦而已。坦白跟你说,小的时候吧,夜里经常想着你的小模样,想着你的小娇娇,昏天黑地地烙饼;等结婚以后吧,就算是跟老婆躺在床上,脑子里也全是你的影子,就像真的跟你在一起似的。唉,柳叶梅啊柳叶梅,你可害得我好苦啊!”

柳叶梅羞涩一笑,娇yin道:“你真坏,打小就不正经。还还怪俺呀?你早干嘛了?谁让你不早些去去找俺的!”

“很小的时候不是没胆量嘛,等长大了吧,却又没机会了。”

“那……那你还等啥呢……还不……”柳叶梅娇滴滴地说着,赤红着脸翻身朝外,丢给陶元宝一张秀气的美背。

见已水到渠成,陶元宝慢慢靠了过来。

他侧卧着身子,紧贴着柳叶梅的后背躺下来。

柳叶梅微微一颤。

“咋啦柳叶梅,你冷吗?”

“不……不冷……”

陶元宝一只手轻轻抚摸着柳叶梅的乌黑秀发,嘴巴凑到耳根处,哈着热气悄声问道:“柳叶梅,咱就从那个看电影的夜里开始吧,好不好?”

“嗯……嗯呢……好……咱就开始看电影。”柳叶梅柔声应着。

“柳叶梅……那晚的月光很美……月光下的你更美……我没心思看电影,在后面偷偷看着你,看得浑身发热,心跳如鼓……”陶元宝梦呓一般说道。

“嗯……我记得……是很美……美得让人心醉……我一次次抬起头,看见月亮朝我笑,边笑边点头……”柳叶梅的话流水一般温情。

“可不是嘛,对你笑的是月老,他在点化你,说后面的人跟你前世有缘,要你珍惜,可……可你就是不解风情。”

“那么美的夜晚,你要是大胆一些,对着我说出来,或者捏捏我的小手,我一准跟你走。”

“那时候胆子小,心里面想得要命,可嘴上就是不敢说,话都到嘴边了,又被牙齿咬碎了。一个晚上,真是折磨,我站在你的身后……身体紧挨身体……我闻到了你身上散发出的香气……一阵阵发晕。”

“嗯呢。”

“最关键的是,我浑身的血呼呼流动,就跟发洪水一样,臌胀得就跟要爆炸一样,实在忍受不了了,就……就慢悠悠靠了上去,奔着你的的背面就那样了,其实我也害怕,唯恐被你发现,紧张得差点就晕过去了。”陶元宝边轻缓地说着,边把胯部往前移动着,看上去是在做示范,模仿着月夜下的场景。

柳叶梅已经完全被魅惑,没了独立的意识,面对贴上来的男人,她不但没有躲避,反而还往后绷着身子,微微贴近了。

“柳叶梅,你真美!”

“你也挺棒的。”

“所以说,咱俩是天生的一对,地设的一双,你说是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虽然阴差阳错,没走到一个屋檐下,可老天有眼,让我们走进了一间屋子,躺在了一张床上。”

“是啊,上辈子约好的吧。”

“是啊,再续前缘,这是天意。”

“陶元宝……陶元宝……”

“咋了?”

“这是天意啊,只能顺从,是吗?”

“是啊……是啊……所以说,咱得干些啥了,不能错过大好时光,你说对不对呀?柳叶梅。”

“嗯呢。”

“柳叶梅,我喜欢你……在意你……痛爱你……我想报答你,你要好好配合我……”陶元宝双手搂住了她的肩胛,嘴巴在她浓密的头发里乱供着,有节奏地摆动着身子。

柳叶梅呼吸急促,腰肢扭动,整个人成了一条光彩照人的蛇,嘴中鸟语一般呢喃道:“其实……其实那个时候,我还是挺喜欢你的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就是说不出口。”

“傻妮子,你要是说出来,这时候,咱俩已是儿女成群了,想一想,那该有多美满……多幸福……”

陶元宝说着,右手从柳叶梅的肩上滑了下来,一直往下,满满都是爱,都是激情。

“陶元宝……陶元宝……我……我是不是喝醉了?”

“没有啊,你啥时候喝酒了?”

“不对呀,那怎么有点儿头晕,就跟做梦似的。”

“是吗?这就是爱情的感觉。”

“不对……不对……你是不是给我施了啥魔法,怎么晕晕乎乎的,还有……还有,眼前这么多鲜花呢?花丛中还有蝴蝶,不知道是蝴蝶,还有蜜蜂呢,哎哟哟,我……我透不过去了。”柳叶梅双眼紧闭,嘴里梦呓一般叽咕着。

“柳叶梅,我就是你的酒,柳叶梅就喝吧。”

“是啊,那天夜里,我就觉得满天下飘着桂花味儿,好香好香,陶元宝,你闻到了吗?”

“当然了,要不然我能那样吗?”

“胆小鬼,只会偷偷摸摸。”

“还说呢,就连偷偷摸摸我都怕得要命,唯恐被你发觉了,哪敢面对面说出来呀。”

“坏人,就算说出来,还能咋样?”

“能咋样?”

“我就跟你走呗。”

陶元宝轻叹一声,说:“所以后来我就一直后悔,后悔当时应该胆子更大一些,哪怕再用些力度,让你知道是我有了想法,那就等于挑明了,我们可以走出去,找一个没人的地方……”

“恩……然后呢?”柳叶梅夹着嗓子反问道。

“然后…然后…就这样……”陶元宝说着,伸手卸了她的装备,一路下滑,顺势而下……

柳叶梅打一个机灵,睁大了眼睛,问道:“陶元宝,你说,你是不是给我吃药了?”

陶元宝一脸坏笑,说:“就算是药,也是好药。”

“啥好药?”

“灵丹妙药。”

“你……”柳叶梅想爬起来,身子却软得不行,心里暖暖一阵,低语道:“陶元宝,你真坏……真坏……哦……”

陶元宝没了话,只管埋下头,憋足了气力抚弄起来。

“不……不……不能这样!”突然,柳叶梅怪叫一声,推开陶元宝的手,大幅度地翻动身体,仰面躺了下来。

陶元宝装出一副不知所措的痴呆模样来,眼睛直勾勾看着面色绯红,醉眼朦胧的柳叶梅,一动不动。

“陶元宝,你这个死人,你……你怎么能这样呢?”

“这样不好吗?多幸福,多美好啊,我都盼了很多年来,来吧,小宝贝,别再耽误时间了。”

“不嘛……不嘛……”

“你就别客气了,来吧,看剑!”

陶元宝的厮杀声还没落地,柳叶梅耳际间又响起了蔡富贵的喊声:“熊女人,你好自为之吧!打住!打住!别他妈不要脸!”

“你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我一直跟在你后面呀。”

“我怎么没看到你?”

“我躲在暗处,你自然看不到了。”

“对不起,老公,我不是……不是有意这样的,也不知道陶元宝给我施了啥魔法,想动都动不了了,感觉连心脏都软了,都快化成水了。”

“你真傻,那个坏小子在饮料里下药了。”

“那……那怎么办呢?你快救我……救我……”

“我救不了你,可你必须赶紧下床,要不然警察就进门了!”

亲娘来!

咋连警察都来了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