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章 亦真亦幻的嬉闹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一把掀开了陶元宝,急屎赖尿擦下床,边穿衣服,边四下里寻找着,可找来找去,也没见着个人影。

“行了,柳叶梅,别找了,我在你心里呢。”

“蔡富贵,你……你……”

“我怎么了?”

“你为什么跟踪我?”

“你都堕落成这样了,我能放手吗?”

“我这不是跟着陶元宝来学习经验吗?”

“他的鬼话你也信?明明是教你床上的经验,你倒是服服帖帖了。”

“不是……不是……我真的没干啥。”

“别忘了你是我老婆!你的身子只属于我蔡富贵,再这样下去,你就成破鞋了,死了都会被人掘坟!”

“出来……你出来!”

“我就在你眼前,只是你看不到罢了。”

“你为啥跟我过不去?”

“不是跟你过不去,是为了让你活出个人样来。”

“我……我咋了?”

“你咋了还要问我?”

“你……”

麻痹滴,见鬼了?

柳叶梅身上一阵阵麻凉,抖个不停,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费了半天工夫,才把衣服穿上,再看陶元宝,已经没了斗志,沉沉地睡了过去,浑身光溜溜,丑得就像一头褪了毛的猪,难看得要死,还散发出了臭烘烘的味道。

陶元宝,你这个该死的骗子!

柳叶梅弯腰拿起了拖鞋,对着他的下半截一顿猛抽,直抽的他嗷嗷大叫: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你疯了呀,我这不是已经尽力了嘛,哎哟哟……哎哟哟……你这女人,胃口也太他妈大了,老子连吃奶的劲都用上了,你还不满足。”

“满足你姥姥个头啊!”柳叶梅意识到,也许蔡富贵也钻到了他心里面,对他施了魔力,要不然他怎么就也产生幻觉了呢,还一个人进入了状态,把事儿给办了。

要么自始至终就是在做梦,这么说来,刚才床上的一切都是假的,那就别太较真了,配合陶元宝把戏演到底,或许真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“柳叶梅,你打我干嘛?”

“哪有你这样对待女人的啊?完事后只知道呼呼大睡。”

“这也怪不得我呀,是我二弟他累了,想睡觉呢,要不…要不…你给我叫醒吧。”

“行了……行了……你别再胡闹了,该干正事了。”

“呦呵,咋还一脸怨气呢?”

“谁像你那么没数啊,没完没了。”

“柳叶梅,我可告诉你,我身下的功夫可是千里挑一,万里挑一,跟一般男人的不太一样,你感觉到没有?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看你小时候吧,长得还算人模狗样,可长大后就变了,变成了一个坏犊子!”

“男人不坏,女人不爱,要不然能把你哄上床吗?”

柳叶梅冷下脸来,骂道:“陶元宝,你狗曰的是在哄我?”

“不是……不是……我这不是逗你玩嘛。”

“告诉你,我可是看在你对我一往情深的份上,要不然,打死我也不会跟你这样。”

“咋样了……咋样了?柳叶梅,我跟你咋样了?”陶元宝睁开了惺忪的睡眼,呼啦一下坐了起来。

“咋样了你不知道?”

“也没咋样啊,不就是睡了一觉吗?”

“只是睡了一觉?”

“是啊,刚才借着那段美好的回忆,我就像真的又回到了那个夜晚,皎洁的月光下,我们搂在一起,很美好,也很浪漫,慢慢就睡了过去。”

柳叶梅大瞪着眼睛打量着陶元宝,见他一副认真的样子,疑惑不解地问:“陶元宝,你不会是在耍弄我吧?刚才……刚才我们都……都……”

“都啥了?”

“都做了呀,做那事了呀!”

这下轮到陶元宝犯傻了,他拧着眉问柳叶梅:“怎么会呢?我只是做了一个梦呀。”

柳叶梅被搞得哭笑不得,她手指着陶元宝的脑门,气呼呼地说:“陶元宝,你闹啥闹呀?我们明明是做了的,不信你看……你看……里面还……还那样呢,你这个混蛋,做了还赖账。”

陶元宝瞪大眼睛,傻乎乎地问:“柳叶梅,你真的跟男人那个了?”

“麻痹滴,你还装傻?”

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那真的不是我,我啥都没做啊。”

“不是你是谁?”

“难道是见鬼了?”

“鬼……鬼……难道这屋里真的闹鬼了?”柳叶梅联想到之前神秘男人的说话声,吓得抖成了一团。

“柳叶梅,你冷吗?”

柳叶梅咬牙切齿地说:“陶元宝,你要是敢耍赖,我就……就把你身上的枝杈撕下来喂狗,不信试试!”

陶元宝摇摇头,手指着自己身子,笑着说:“不信是吗?那好,你看我身上,这儿……这儿……不都干干净净的嘛。”

“不对啊,我都感觉你已经做那事了呀。”柳叶梅伸头看一眼,见陶元宝依然一副馋相。

“看清楚了?像完事的样子吗?”陶元宝坏笑着问一句。

“反正……反正是做了,你没尽兴是你的事儿,怪不得我。”柳叶梅受了委屈一般,嘟起了嘴巴。

“那可大不一样,就算是真干了,那可也是在我毫不知情的前提下,性质可是大不一样的。”

“你倒是上纲上线了,啥性质不性质的,反正做了就是做了,你不认账也不中,哼!”

“柳叶梅,那可是违背对方意愿呢,那叫啥,叫强暴,知道不?”陶元宝嬉笑着说。

“滚吧你陶元宝!你说得稀罕,我知道男的能强暴女的,可从来没听说过女的强暴男的。”

“耍赖了不是?把俺强暴了还不认账。”

“耍贫嘴俺可比不了你,反正你是办真的了,这个你骗不了我。再说了,你如果没那想法,咋会那么厉害?”

“操,连做梦你也当真。”

“放屁,做梦能干那事?”

“柳叶梅,你就没听说过?”

“鬼才信呢。”

“你保证从来没在梦里干过?”

“瞧你吧,把假话说得跟真的一样,有也有过,但没你说的那么玄乎,梦就是梦嘛。”

“有时候梦里的感觉更好,胆子大,也放得开,想到哪里就能做到哪里。”陶元宝摸一把柳叶梅肉呼呼的胳膊,接着咧嘴坏笑起来,说,“要是真的那样了,我会让你那么轻松嘛,不散了才怪呢,至少……至少也让你尝尝我的厉害。”

“滚,你有啥厉害?”

“我有锁阴术。”

柳叶梅推开陶元宝的手,撇着嘴说:“就能耐你了,要锁也是我锁你!”

“你以为你那个是锁孔,我这是钥匙啊!外行了不是?那玩意儿叫反锁。”

柳叶梅不屑地翻着白眼,嘟囔道:“我才不信呢,你就知道胡扯。”

陶元宝不再说话,两眼发光,在柳叶梅身上瞄来瞄去。

那一身诱人的风景,上上下下美得恰到好处……都让陶元宝热血沸腾,神魂颠倒。

他两眼呆滞,直吞口水,忍不住伸手在柳叶梅后背上摸了一把,再拿到鼻子下面闻了闻,说:“柳叶梅,你好香。”

“香吗?”柳叶梅羞涩一笑。

“嗯,比香油都香!让我尝尝。”陶元宝说着,俯身跃了上去。

柳叶梅一阵晕眩,哎哟轻唤一声。

陶元宝跟进一步。

柳叶梅浑身僵硬,喉咙里发出了怪异之声。

陶元宝双手死死缠着她的腰身,疼痛难忍似的,嘴里发出嘶嘶的叫唤:“别动……别动……”

“怎么了?”

柳叶梅突然抽抽搭搭哭了起来。

陶元宝松开手,问:“柳叶梅,你哭啥呀?”

“你咋就没完没了呢?明明是做了,还不认账,多……多伤人心呢,滚……滚开!”

“柳叶梅,我这不是喜欢你嘛,一时失控,所以就……”

柳叶梅刚想说啥,突然听到陶元宝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陶元宝清了清嗓子,拿起手机,按下了接听键。

“王总,你在哪儿?店里出事了!”

“出啥事了?”

“店门被砸了,玻璃全碎了,该咋办呢?”话筒里传出了一个男人焦急的声音。

“什么人谁咂的?”陶元宝脸色瞬间变得凶巴巴起来。

“一个老男人,六十多岁的模样。”

“人呢?”

“砸完就跑了。”

“他为什么要砸门?”

“好像是他来按摩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突然就发疯了,大概是……是嫌收费高了吧。”

“收费不是有标准吗?”

“应该是按标准收的吧,只是……只是那个……”电话那端的男人支支吾吾起来。

陶元宝一听就知道是咋回事了,一定是小姐私下里把手伸长了,惹恼了人家,便懊恼地咆哮道:“是哪一个狗日的干的?”

“是……是……莉娜。”

“又是这个小臊货,好了……好了……我知道了,你们把卫生打扫干净了,别影响正常营业,等我回去再联系换新门。”

陶元宝放下电话后,柳叶梅问他:“门被砸了?”

“是。”

“那还不赶紧报警?”

“报个屁警啊!还不是自找难堪。”

“啥人这么大胆呢?”

“谁知道是哪个鳖羔子,等回去看一看录像就知道了。”陶元宝边整理着衣服,边对柳叶梅说,“赶紧了,咱们吃饭去,顺便拍些照片。”

“还要吃饭呀?你不是急着回去修门吗?”

“又忘了咱是干啥来的了?吃饭比修门重要多了。”

柳叶梅应一声,赶紧进了卫生间,解决了一下内急,又用凉水洗了洗脸,这才勒紧腰带,出了门。

见陶元宝已经候在外头,左手握着手机,右手里提着她的包,柳叶梅心里不由得掠过一阵暖暖的潮涌。

不由得感慨道:真是个好男人!能干又体贴,都怪自己年轻时不识风情,白白错过了一场好姻缘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