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一章 竟然是那个老东西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两个人看上去很悠闲,就跟啥事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他们先去宽敞、豪华的餐厅吃了午饭,然后又在院子里四处游逛,边游逛边拍着照片。

看上去是在欣赏着满园的风景,实际是在窃取人家的建筑设计,以及相关的经营技艺。

此时已是正午时分,各色车辆鱼贯而至,不一会儿便停满了所有的车位,车上下来的多是一些肥头大耳的男人和花枝招展的女人,其中也不乏一些孤身的男女。

陶元宝去前台结完帐,朝着正站在树荫下的柳叶梅招了招手,示意她该回去了。

上车后,柳叶梅啧啧道:“还别说,这时候的人可真多,就跟村里开大会差不多。”

“看到了吧?都他妈是来送钱的。”陶元宝边发动车边说。

“是啊,还真是想不到,这荒山野岭的竟然来了这么多人,看上去都是些有头有脸,人模狗样的人。”

“可不是咋的,你知道他们都是些啥人物?”

柳叶梅摇摇头。

“告诉你吧,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有些来头的,除了大款就是干部,个个腰包里鼓鼓的,出手又大方,你说能不赚钱吗?”

“来一次要花很多钱吗?”

“既然来了,他们能不玩个痛快?变着花样的折腾,那钱就跟流水一样,哗哗淌进这家老板的口袋里了!”陶元宝满脸艳羡地说着,挂上档,一脚油门出了山庄。

“是啊,这家老板可真是发大财了!”柳叶梅感叹道。

“要不说嘛,咱也抓紧把自己的山庄开了。”陶元宝换一下档位,接着说,“柳叶梅,我还有个想法,你动动脑筋,看看怎么样操作才好。”

“啥想法?”

“我想在你看见的那条龙身上大做文章,可以作为一个消费项目,也好更多的吸引游客。还有,那些善男信女的钱最好赚了,只要把他们忽悠得口服心服,要多少他们都给,只要你敢要,他们就敢掏,你信不信?”

“可是……可是你想搞宾馆、酒店呀,能与那事搭上边吗?”

“怎么不能,你想呀,他们来吃、来住,顺便还能祭拜真龙,祈祈福,许个愿,图个吉利,那是多好的事情啊!我估计等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后,慕名而来的人就更多了,他们来拜了真龙,能不吃饭?能不住宿吗?我们的钞票不就来了嘛。”

“你不是说照着这家山庄的模式搞嘛,可他们都是提供男女乱来的项目,你再弄个烧香拜佛的地方,那不是不伦不类了吗?人家前面拜了神仙,反过头来就去搞下流的,那不是亵渎神龙了吗?”

陶元宝回眸一笑,说:“你倒是学会思考了,可还没往细处想一想。”

“细处还有啥?”

“你想啊,他们出来偷鸡摸狗的,大部分人完事后会心虚难安,怕遭报应。那样就正好了,等弄舒坦了,再去烧香磕头,求神仙保佑,帮他们消灾恕罪,心里也倒安然了,你说我这想法在不在理儿?”

柳叶梅摇头笑了笑,说:“总觉得那是两码子事,不搭边,万一搞拧巴了呢?来偷情的怕神龙瞅见,心里就会更不安;来拜神的又担心沾染了晦气,会倒霉。一来二去就都不来了,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吧?”

陶元宝微微一笑,眼瞅着前方,说:“等我找专家论证一下再说吧,我觉得还是利大于弊的。不过一旦定了下来,这事还得依靠你操作,因为你不是一般人,你说唯一发现神龙的人。”

“我又不会弄那些神神道道的事儿,你咋依靠我?”

“不是还有黄仙姑嘛,再把她请过来就是了。”

……

两个人一路谈论着开山庄的事儿,转眼间就回到了桃花村。

刚到村口,陶元宝就把车停了下来,对着柳叶梅说:“你下车回家吧,我还要去店里修门呢。”

柳叶梅哦一声,默默地下了车。

站定后,望着陶元宝熟练地调转方向,一脚油门,直奔着镇驻地的方向疾速驶去。

这才环视一周,见四下里无人,抬脚朝着自家方向走去。

走了没几步,就觉得身上一阵阵涩疼,火烧火燎的难受,心里就暗暗叽咕起来:难道真的是被陶元宝那个死东西给耍了?

要不然,咋会有这样的感觉呢?

可清清楚楚记得自己逃开了的,这是咋回事呢?

……

柳叶梅回到家里,先从水缸里舀了满满一盆凉水,再掺一些暖瓶里的开水,端到了屋里面,关紧门,洗起了下身。

她里里外外洗得很认真,也很细腻,唯恐留下肮脏的痕迹。

等她洗净擦干,起身倒掉了脏水,翻身回到里屋后,手机响了起来。赶忙接了,是陶元宝的声音:“柳叶梅,你在干嘛?”

“正想睡一觉呢?你有事吗?”

“我告诉你,你不用着急上火的去找蔡疙瘩了,他活蹦乱跳的,好着呢!”听上去陶元宝有些生气,喘息声很重。

“你见着他了?”

“这个该死的老杂种!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,我非杀了他不可!”陶元宝破口大骂起来。

柳叶梅一下子掉进了糊涂盆里,懵里懵懂问一句:“他咋了?”

“那个老杂种,他把我店里的玻璃门给砸了!”陶元宝大声吼道。

“是他干的?”

“是啊!”

“陶元宝,你搞明白了没有?这种事儿可不好乱说着玩的啊。”柳叶梅怀疑起来。

陶元宝气呼呼地说:“这还假得了,我店门上方安装着摄像头,连个蚂蚁爬都能录下来,还能跑得了他?刚才回放了一遍,我一眼就认出了他那张贼眉鼠眼的老脸。”

柳叶梅一听这话,心里头不由得紧了一下,看来自己那次去“按摩”照样没能逃过他的摄像头,怪不得打那以后他胆子大起来了呢,还以此要挟自己,原来是自己有把柄攥在他手里了。

“柳叶梅你哑巴了?你倒是说话呀!”

柳叶梅回过神来,说:“我还能说啥?该刮该杀你看着办就是了,他是自作自受,我才懒得管他那些破事呢。”

“看看……看看……你又耍赖皮了是不?上午嘴上还说为蔡疙瘩担惊受怕呢,这时候出事了,就怕沾身上了?”

“他一人做事一人当,又不是我让他去干的,爱咋整咋整,弄死个老东西才省心呢!”

陶元宝干笑一声,说:“看把你给吓的吧,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你叔公啊,看在你的面子上,我就不跟他计较了。”

“麻痹滴,那个老不死的,你就该去揍他个半死,至少也要吓唬吓唬他,让他长长记性,都土埋半截的人了,就是不改那个德行,脸面都让他给丢尽了。”柳叶梅气恼地说。

“好了……好了……逗你玩呢,我是那种无情无义的人吗?我只是跟你汇报一下,免得你再四下里找他。”陶元宝声音柔和起来。

“陶元宝,我问你,那个死老头子咋去砸你店里的玻璃了?总不会无缘无故就那么干吧?”

“我也只是做了个大概的了解,好像是蔡疙瘩来店里泡妞,谈定价格后,就上了床,谁知老东西那玩意儿厉害得很,就跟个铁棒子似的,硬是把那个女孩搞得死去活来,并且还持续了很长时间。这样以来小女孩就不乐意了,哭着喊着的要他加钱。他倒好,你让我加钱是吗?那我一个子儿都不给你。一来二去就跟人家吵起来了,你别看他一把年纪了,撒起野来还真要命,硬是把女孩掀翻在地,撒腿就跑,等到了门口,还不歇气,抡起拳头,三下五除二就把门上的玻璃给砸碎了。”

“这个老杂种,他哪来得那么多的能耐?”

“谁知道呢?听说老东西就跟个野狼似的,连店里的小伙子都控制不了他。更奇怪的是,那么厚的玻璃,他咋就轻而易举地砸碎了呢?店里的伙计都怀疑他手上有东西呢。”

“不会是你店门玻璃早就已经坏了,凑巧他开门,就赖上他了吧?”

“我说柳叶梅,你这刁钻的小娘们儿,我在你眼里咋就总是一副赖皮形象呢?可不管你怎么看,怎么想,反正今天我是仁至义尽了,咱把话说到明处,我可完完全全是为了你,对于那个老流氓,我恨不得一脚踢死他!”

“知道了,听听你那个狠毒劲吧!”

未了,陶元宝又提醒一句:“瞅个时间你去蔡疙瘩家看一看,我怀疑他会不会伤到哪儿了,特别是那只敲玻璃的手,搞不好伤得不轻。”

“陶元宝,看来你心肠还没完全坏。”

“心眼好是一个方面,关键是我担心他反咬一口,把我给讹上呢。”

“他把你店里的门砸了,还会去讹你?”

“是啊,也不是没有那个可能,你没听人说嘛,软的怕硬的,硬的怕愣的,愣的怕不要命的。他一个独身老光棍,老命都值不了几分钱,万一耍横跟我豁出去,我咋办?”

“好了……好了……你就别贫了,快去修你的大门吧。”柳叶梅放了电话,站在那儿想了想,决定还是去一趟蔡疙瘩家。

就在这个时候,蔡富贵一步闯进了家门。

“蔡富贵,你还知道回家呀?”柳叶梅大声喝问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