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二章 贼心不死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蔡富贵倒也没了脾气,清汤寡水的问一句:“怎么了这是?”

“我问你,你们老蔡家的事你还管不管?”柳叶梅仍然板着脸。

蔡富贵眉头一皱,问她:“又出事了?”

“可不是嘛,出大事了。”

“啥事,你倒是快说呀。”

“刚才接到了陶元宝的电话,说你老疙瘩把他店里的玻璃给砸烂了,人家要报案呢。”

“操,这怎么一出接着一出呢?”蔡富贵说着,突然想起了什么,说,“不对呀,这几天老东西不在家呀?”

“你怎么知道他不在家,兴许是躲着呢。我正打算去看看,要是逮着他,就狠狠骂他几句。”

蔡富贵一听这话,就说:“算了,还是我去吧,万一闹腾起来,还不让左右邻舍的笑掉大牙。”

“你去也成,好好教训教训他,他要是不听,就直接砸断他的狗腿!”

蔡富贵瞥一眼老婆那张凶神恶煞的脸,说:“瞧瞧你那个样吧,就跟个母夜叉似的!”

“我就是个母夜叉,怎么着?有本事你休了了我呀!”

“成心闹事是不是?半天半地的发哪门子火呀,真是的……”蔡富贵叽叽咕咕说着,转身朝外走去。

远远地,蔡富贵就看见疙瘩叔的院门上的铁锁已经敞开了,两扇灰突突的木门虚掩着。

走近了,轻轻一推,门咯吱一声开了。

蔡富贵蹑手蹑脚走进了院子,边往里走,边四下里观望着。

窄小的院子里空空荡荡,阴气重重,他顿觉头皮发麻,脊背发紧,脱口喊道:“叔……叔……二叔你在家吗?”

“在呀……在呀……蔡富贵你进屋吧。”老家伙粗声大气,听上去精神劲儿十足。

屋子里黑咕隆咚的,近了跟前,蔡富贵便止住了脚步,冲着里面喊:“叔啊,屋里潮气太重了,你出来透透气吧。”

“我累了,想睡一觉,不想出去了。”

“你有话要跟你说呢。”

“你这孩子,有啥话不能进来说呀。”

“外面多好啊,干嘛非要憋屈在屋里呢?”

“切,就数你娇气了,俺就没觉得憋屈。”

“你出来吧,我有事要问你呢。”

蔡疙瘩应一声,便走了出来。

蔡富贵的目光首先落在了蔡疙瘩的双手上,左看看,右瞧瞧,硬是看不出一点伤痕来,再浑身上下打量一番,也不见一点不对劲的地方。

于是就问他:“二叔,这几天你都去哪儿了?”

蔡疙瘩没有急于回答,而是返身到屋里拿出了一个矮木凳子,顺手递给了蔡富贵,自己则一屁股坐到了门口的一块石头上。

“你倒是说呀,到底去哪儿了?”

“你来找过我?”

“岂止是来家里找过你,我都开始满天满地四下里跑开了,差一点点就去登寻人启事了,你倒好,来无影去无踪的,就跟个鬼似的!”蔡富贵故作声势地说着,脸上有了怨气。

“你找我干嘛?”蔡疙瘩低着头,瓮声瓮气地问一句。

蔡富贵刚才被柳叶梅骂了一通,心里正憋着火,这时候听老东西这样的问他,火气越发重了,吼一声:“你不是还顶着老蔡家的皮吗?一个大活人丢了,我能坐得住吗?”

蔡疙瘩不再说话,闷着头一口口吐着唾沫。

“你到底去哪儿了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“你咋了你?是不是又出去干坏事了?”蔡富贵逼问道。

“我啥时干过坏事了?”蔡疙瘩一歪头,一脸的不服气。

“那你说说,你究竟干啥去了?”

“我……我去找我的老家了。”

蔡富贵心里忽悠软了一下,禁不住盯着他花白的头发看了一眼,心里思忖起来:这个老东西平日里看上去闷闷不乐、薄情寡义的,内心里却也是有情感的,他这时候去老家,难道是想叶落归根罢了?

想到这里,便问道:“找到了?”

“找个屁!”

“咋了?”

“妈逼,都死了!”蔡疙瘩像是跟谁治气。

“死了就死了吧,你老老实实呆在这边就是了,我是你侄子,肯定会给你养老送终。只要能规规矩矩的过日子,别再给老蔡家丢人现眼就行了。”

蔡疙瘩不再说话,直瞅着自己的脚尖发呆。

“对了,还有一件事,你要跟我讲实话。”

“啥事?”

“你头晌去镇上了?”

“嗯,去了?”

“你把人家的玻璃砸碎了?”

“那也不怪我,一推就那样了,还把我吓了一大跳呢。”蔡疙瘩不以为然地回应道。

“你就知道撒谎,人家明明都录了像了,你还嘴硬扯皮!”

蔡疙瘩又闭紧了嘴。

“你就说玻璃是不是你砸碎的吧?”蔡富贵脸都被气红了。

蔡疙瘩眨了眨眼皮,说:“就算是,也不怪我。”

“那怪谁?”

“谁让那个熊女人偷我钱的。”

蔡富贵强忍着怒气,一字一句地追问起来,这才从蔡疙瘩嘴里抠出了事情的原委。

尽管蔡疙瘩流氓成性,厚颜无耻,但起码的人性还是有的,不至于厚着脸皮在侄子面前大肆污言秽语,在他描述事情经过的时候,尽量避重就轻点到为止——

他说自己去那家店里理发,被女孩偷了钱,软磨硬缠地讨要了半天,女孩不但咬死了不给,反倒喊来几个小伙子把自己推搡了出去,推到门口的时候,自己不小心就把门给拽了下来。

但事实经过却是这样的——

蔡疙瘩的确是去他亲爹那个村子寻亲了,结果呢,寻来寻去寻了个透心凉,他那一家人气不旺,不但他爹没了,就连他伯、他叔、他哥、他弟……统统全都没了,只有一个远房的侄子还健在,还是个傻子,在村西找到他时,正在流着鼻涕吃猪屎。

喊了那傻子半天,他硬是不理,只管埋头吃那些“香喷喷”的好东西。

蔡疙瘩不甘罢休,就低下头,冲着傻子的耳根喊:我是你二大爷家的狗剩,你该喊我叔!

那傻子这才抬起头来,冲着他嘿嘿一笑,很客气地请他吃猪屎。

蔡疙瘩婉言谢绝后,就问他村里还有没有其他亲人。

那傻子又把猪屎送到了他面前,更加客气地请他吃。

蔡疙瘩知道傻子脑袋里不但进水了,并且进的全都是泔水,他一定是把猪屎当成最好吃的美味了。

为了拉近跟他的距离,就做了个伸手掰的架势来,“扔”进嘴里大口大口吃起来,并且还弄出一副吃得有滋有味的表情来。

傻子却一下子不高兴了,沉下脸,扭头便跑。

蔡疙瘩知道他是看到自己真在吃他的“好东西”,心疼了,这才扭头溜掉了。

傻子边跑还边回头看,唯恐蔡疙瘩追上去抢他的“好东西”。

“你给我站住!”蔡疙瘩大喝一声。

见傻子继续跑,蔡疙瘩跟着又吼了一声:“再跑我可开枪了啊!”

这招果然好使,傻子止住了脚步,回头张望着,满眼惊恐。

蔡疙瘩跟过去,手伸进了裤腰里面,摸摸索索从里面掏出了一叠百元大钞,抽出其中的两张来,递给了傻子,对他说:“给你钱,去买好吃的吧。”

傻子呆着脸摇了摇头。

“拿着!”

傻子继续摇头。

蔡疙瘩想了想,说:“那——那我用这些钱买你手里那些好吃的,中不中呀?”

傻子仍然摇头,并且慌乱地把手里的猪屎夹在了腋下。

蔡疙瘩只得走过去,把两张大票叠紧了,塞进了傻子的口袋里,嘴上说着:“别弄丢了,去商店里买好吃的,知道了不?”

傻子还是摇头,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了钱,扔在地上,还用一双沾满了粪土的脚踩了踩,然后扭头再跑。

“完了……完了……全他妈的完了,老于家断种了不是!”蔡疙瘩颓然感叹着。

无奈之下,蔡疙瘩只得去村委会找了村干部,打听了一下他家的祖坟,特别是他爹,以及他爹的爹具体埋在了什么地方。

庆幸的是接待他的那位村干部是他奶奶的妹妹家的外孙子,有了这层瓜葛,这才领着他去了他祖上的坟地。

等到了目的地,那位村干部指着一大片光秃秃的荒地说:“这不,都在这一块地面上。”

“都在这儿了?”

“是啊,都是你家的人。”

蔡疙瘩满目惊疑,愣了片刻,问:“咋不见坟子呢?”

外孙就说:“是这样,前几年一场大雨,把上头那个水库给冲垮了,洪水瞬间漫了下来,结果就把你们家所有的坟子给抹了个干干净净,说来也奇怪,人家吴家的坟子就在旁边,硬是就好好的立在那儿,过了没多久,他们家的后人才给迁走了。”

蔡疙瘩半天没说话,等村干部把他送到村头时,他才回头嘟囔了一句:“天要绝人,没法不绝。”

村干部低下头,搜肠刮肚地找了几句安慰的话语,抬起头想说给他听时,却早已不见了蔡疙瘩的影子。

蔡疙瘩灰心丧气地回到了镇上,途径陶元宝的洗浴中心时,眼前一亮就看到了那个身穿旗袍,露着雪白大腿的女人。

那女人见蔡疙瘩眼直啦啦地往她的大腿根子上瞅,就知道是来菜了,刚想扭起水蛇腰上前勾引,一打眼却又泛起恶心来——这个老男人也太他娘的埋汰了,太他奶奶的脏了!

离开生身之地的蔡疙瘩情绪极其低落,在走了几十里山路后,不但没有丝毫的好转,反倒淤积了满腹的怨气,怨天怨地怨爹怨娘怨自己……

那怨气直往下坠,像块石头一样压在小腹处,有些胀痛感。

这时候突然看到了那么妖艳的女人,以及女人那耀眼的瓷白大腿,心里边就有热烘烘的水在涌动,就循着排泄系统的通道往下涌,涌来涌去就把积在下面的气顶了出去,于是,下方某一处就像吹气球一般迅速膨胀起来了。

见那女孩收住脚步退了回去,蔡疙瘩想都没想,紧脚就跟了上去。

女孩刚想躲避,刚刚转身,胳膊却被一只大手给紧紧拽住了,禁不住失声叫了起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