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三章 被女孩抢了钱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叫啥?不做生意了?”蔡疙瘩板着脸问她。

“脏老头子,你滚……滚……滚得远远的!”女孩生气地挣脱着,脸都憋红了。

蔡疙瘩一只手硬拽着她不放,另一只手伸进了自己的裤腰里。

“你干嘛?死老东西!”女孩喊道。

蔡疙瘩不说话,摸摸索索就从裤腰里摸出了那个皱皱巴巴的钱袋子,掂在手里亮给女孩看。

女孩从开着的袋口里看到了厚厚一沓老头票,眼睛唰一下亮了起来,嘴角也随之扯出了一丝笑容,嗲声嗲气地说:“您老是想按摩吗?来吧……来吧……还不赶紧进屋去。”

说完,还用躲在旗袍里面的圆圆膝盖轻轻蹭了蹭蔡疙瘩腰下的部位。

蔡疙瘩跟随女孩进了屋,又在狭长、晦暗的通道里左拐右拐,等进了屋,人早就晕了一大半。

女孩屏住呼吸,双手发力,猛劲把蔡疙瘩推倒在了靠近墙边的那张脏兮兮的床上,隔着脏兮兮的衣服就能看到他已经不安分了。

一打手,女孩就被吓了一跳,禁不住感叹道:这老家伙,都这么一把年纪了,还这么厉害啊!

就断定,来者不善,当即收了手。

蔡疙瘩平躺着,催促道:“快呀……快点呀……”

女孩心慌意乱,没了话说,只把目光投向了天棚。

她一来觉得蔡疙瘩太脏,还是一眼不见为净为好。二来嘛,就是因为她触碰到了不可思议的一个物件。

“快点呀,磨蹭个鸟啊?”

女孩的手禁不住一阵簌簌抖动,赶忙下意识地低头看上去,顿时惊得目瞪口呆。

妈呀,这不是要人命嘛!

早已进入状态的蔡疙瘩那还沉得住这个气,忽的爬起来,匪气十足地把女孩掀翻在床,三把两把就扯光了她,压上去,硬生生的蹂躏起来。

……

女孩尖叫一声便晕了过去,顿时人事不省。

蔡疙瘩觉得女孩有些单薄,担心给压折了,只得尽量收敛着自己,轻手轻脚,小心翼翼。

等女孩醒过来后,见那个脏老头子已经从自己身上退了下来,待在一旁吞云吐雾。

她想试着活动一下身子,却觉得下身一阵撕裂般的疼痛,探下手去试一试,手上立马被裹满了脏污。

她打一个寒噤,预感到是出状况了,他一个土埋半截的老东西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能力呢?

莫非是……

想到这些,女孩把手抽了出来,拿到眼下一看,满手都是血红,顿时被吓得嘤嘤哭了起来。

蔡疙瘩抬起头,问:“你哭啥?”

“你—……你把——把俺给弄糟蹋……糟蹋坏了……呜呜……”

“娇气,好好的人,咋就糟蹋坏了?”

“你……你本来……就不是人东西……呜呜……”

“瞧瞧,俺长的不是人东西是啥?你见过驴有长成这样的吗?”蔡疙瘩很不服气地说,边说边丑陋地舞动着。

女孩嘤嘤哭了一会儿,然后忍着疼痛,吃力地爬了起来,赤身在地上走了几步。

可能是觉得并无大碍,便止住了哭声,回到床边穿起了衣服。

蔡疙瘩看得目瞪口呆,直咽口水,扔掉烟头,哀求道:“不行,你不能就这么走了,还没结束呢。”

“滚!你想让我死啊!”

“好好的一个人,又耍不坏,何必着,来……来……闲着也是闲着,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?”

“一次是一次的钱,你耍得起吗?”

蔡疙瘩拍了拍裤兜里的钱,炫耀着嚷嚷道:“你看看……看看……咱就是不差钱,说吧,玩一次要多少钱?”

“就你这样的玩法,一次怎么也得三五百吧,还有呢,你把我弄伤了,还得付我医疗费呢!”

“你想抢劫啊?我又不是玩过一次两次了,不就是个三十五十的数吗?你就狮子大开口了。得了……得了……今天就算是你想玩,老子也不陪你玩了。”说完从裤兜里摸出了一张百元大钞,摔给了女孩。

女孩嫌少,懒得弯腰去捡,直着嗓子喊:“老东西,最少三百,不然你就别想出门!”

“就不给!你能拿我怎么着吧?”

“不给是吗?那好,你可别怪老娘跟你动粗的!看看究竟是那几个钱重要,还是你的老命重要!”女孩怒目圆瞪,大喊大叫起来。

话音未落,房间门被轰然推开,闪身进来了三个膘肥体壮的大男人,个个面目狰狞,凶神恶煞。

“你们——你们想怎么着?”蔡疙瘩底气大减,沧桑硬朗的脸上有了一丝惶遽。

“你这个老不死的!这还要问?你的选择只有两条,要嘛乖乖把钱拿出来,要嘛喊人来收尸!”最前边那个长着一双老鼠眼的高个青年恶狠狠地说。

“我给她了,她不要,这能怪我吗?”

“她为什么不要?”

“嫌少呗。”

“嫌少为什么不多给!”

蔡疙瘩看见那对老鼠眼里有火苗在蹿动,心里就有些发毛,毕竟自己一把年纪了,这要是放在几十年前,就这么几个熊毛孩子,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,三拳两脚就把他们横放在地了。

“死老头子,你给不给?!”后面的一个细高挑又喊开了。

蔡疙瘩指着地上的那张百元大钞,对他们说:“那不……那不……钱在那儿呢。”

“啪!”一声,老鼠眼抡起铁锨板子一般的大爪子,狠狠掴在了蔡疙瘩的腮帮子上。

虽然皮糙肉厚,但猝不及防的蔡疙瘩脸上还是一阵火辣辣的疼。

当然了,更痛的还有他那颗曾经流淌着“兽血”的心,奶奶的!想当年谁敢动老子一指头,惹怒了老子有你好瞧的,不让你七窍流血,也得让你麻痹滴腿叉里流脓。可时过境迁,眼下自己不但没了那份能耐,就连挥一挥拳头的胆儿都没了。

见蔡疙瘩脸色乌紫,紧咬着牙根,看上去很有些不服气,老鼠眼便对着弟兄们使了一下眼色。

身后的两个人会意,轻移脚步往前凑了凑,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蔡疙瘩按到在地。

趴在地上呈狗吃屎状的蔡疙瘩几乎彻底懵掉了,翻着白眼思量着:自己怎么就轻飘飘倒下了呢?就像一棵烂了根的大树,被狂风一吹,就轰然倒地了。

唉,这回可知道啥叫威风扫地了,老了,不中用了……

想到这些,蔡疙瘩黯然神伤起来,阖上眼睛,由他们去了。

三个人按胳膊的按胳膊,压腿的压腿,看上去都很卖力,唯恐蔡疙瘩跑了似的。

这时候那个被蔡疙瘩搞坏了身子的女孩好像全然忘记了疼痛,蹲下身来,伸手准确无误地就摸到了蔡疙瘩腰间布袋里那一沓子钞票,并利索地从里面掏了出来。

然后站起身来,看都不看一眼,塞进上衣里面便扬长而去。

蔡疙瘩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,禁不住哭喊了起来:“那是我活命的钱呀——你不能全部给我拿走了呀——你就是再金贵——也用不了那么多的钱啊——”

“让你喊!”老鼠眼随手从地上摸起了女孩刚才用过的那些卫生纸,用劲攥成团,猛然塞进了蔡疙瘩的嘴里。

蔡疙瘩呜呜咽咽甩动着脖子,憋得脸通红。

三个人哪还有陪他玩的耐心,齐声喊着一二三,就把蔡疙瘩抬了起来,一鼓作气抬到了门厅外头,就像扔一块朽木一般,扔在了地上。

然后转身进了屋,咣当一声把高大的玻璃门关了。

蔡疙瘩被摔得浑身酸痛,他挣扎着爬起来,这才觉得心里更痛,因为他知道那钱是要不回来了,足足八百块呢!

麻痹滴,老子这次可吃到贵肉了,风流了一世,阅遍春风无限,何尝花过这么多钱呢?

奶奶个棒槌!一个经不住折腾的黄毛丫头,难道她身子是黄金做的啊?老子才稍稍耍了一个回合呢,你就要老子那么多钱?

……

蔡疙瘩越骂越气,越气越骂,简直连肺都快被气炸了,他觉得如果今天不出了这口恶气,自己肯定就活不成了。

于是,一不做二不休,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根旱烟袋形状的东西,慢慢接近了明晃晃的玻璃门,挥舞起来,猛劲砸了下来……

随着哗啦一声爆响,里面的人顿时被吓得目瞪口呆。

等他们从惊厥中醒过来,再跑到外面观望时,早已不见了蔡疙瘩的影子。

蔡疙瘩对自己逃跑的能力还是满怀信心的,这不仅仅在于他的天赋,更关键的是他后天的锻炼与开发。

他一憋子气跑出了镇驻地,然后又钻进了路边的一片杨树林里。

这时候的他兽性大发,吼吼直喘,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找个女人,掀翻在地,撕碎她,耕烂她……

然而,四下里静悄悄的,别说是母的,连个公的也不见。

无奈之下,他只得手攥着手拽,满树林子里乱跑乱窜起来,直到跑累了,才停了下来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

等慢慢平息下来,他还是觉得胸口邪火乱窜,就走进了旁边的一块刚刚栽植的杨树林里,双手并用,噼噼啪啪折了起来。

不大一会儿工夫,就把二十多棵杨树苗子给拦腰折断了。

这才觉着泄了火,出了气,心里跟着安静下来,然后褪掉裤子撒泡尿,悻悻地朝着村子走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