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九章 飘来飘去的鬼影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据说在他睡觉的屋子里找出了很多卫生纸,都是使用过的,那上面有女人的体液。”

“哪能说明啥?说不定是他老婆用过的呢。”

“人家都调查过了,他老婆已经离家出走好多天了,而上面沾染的那些脏物都很新鲜。”

“就算是有女人跟他做了那事,可也不一定就是胁迫他放水啊,兴许只是随意耍耍罢呢。”

“现在破案是讲究科学的,手段高明着呢,再说了,在水库坝头上还按有监控摄像头,有录像在那儿,只要一回放,那还跑得了?”

柳叶梅身子一软,差点瘫倒在地,赶紧伸手扶了墙。

李朝阳是个精明人,一听柳叶梅不均匀的喘息声,就明白了个大概,看来自己的预感还是很灵验的,随问道:“柳叶梅,你没事吧?”

“没……没事?”

“现在你实话告诉我,是你干的吗?”

柳叶梅顿时泪如雨奔,抽抽搭搭哭泣起来。

“果然是你!”

“嗯……”

停顿了片刻,李朝阳安慰说:“柳叶梅,其实你也用不着害怕,事情远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,又不是你亲手把那个人给杀了,这事啊,关键要看纪检部门的调查定性了。”

“人……人都死……死了……还处理个屁啊!”柳叶梅哭着说。

“就算你不择手段去要水了,那也是为了保全全村百姓的粮食,这也算不得违法,再说了,他自杀是活腻了,又不是别人把刀架到他脖子上逼他的。还有关键的一点,也许是上级部门的领导工作方法不对头,刺激了他,才把他逼上了绝路的。不过……不过……”

“不过啥?”

“你……你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拿自己身子去做交易,那样值吗?我都觉得挺难受的,就算你家男人看得开,还有我呢,我可是很……很在在乎你啊。”听上去李朝阳的声音有些伤感。

沉吟片刻,柳叶梅解释道:“其实……其实……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,我只是弄了个假象。”

“假象?做那事假得了吗?”

“嗯,没让他办成。”

“柳叶梅,你就别蒙我了,没办成,哪儿来的脏东西?”

“那个人喝了酒,性急得很,他把我推到了床上,扒了我的衣服,可我没有松劲儿,根本就没他做成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他就来硬的了,可没用等进入,他就……他就不行了,所以才弄脏了我的身子。”

“狗曰的!该死的老东西,该死!”

“他是喝多了,控制不住才那样的,其实……其实他是个好人。”

“你倒是够宽容的,反正这事吧,你做出的牺牲太大,不值!太不值了!”李朝阳叫嚷道。

柳叶梅清了清嗓子,先说了一声对不起,然后就问李朝阳:“你说这是该咋办?会不会把我抓起来呢?”

李朝阳说:“这事不好说,不过也没有必要过于担心,为了浇地,去要水没错,杀人的也不是你,凭什么抓你?最关键的是,如果这事宣扬出去,你可就颜面扫地了,丢人丢大了,你说是不是?”

“唉,当时只看着地里的麦子全都快旱死了,心急火燎的,哪儿想那么多啊!头脑一热就稀里糊涂地去了,谁知道就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!”说着说着,柳叶梅又抽抽搭搭哭泣起来。

“这事吧,还真是有点儿挠头。”停顿了片刻,李朝阳接着说,“这样吧,你抽时间来一趟县城,我跟你一起去找纪委的那个老同学,当面求个情,看能不能低调处理,兴许就能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”

柳叶梅满口答应着,说这就走,说不定还能撵上去县城的末班车。

李朝阳冷冷地说:“今天太晚了,来不及了,还是等明天再说吧。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。

儿子小宝放学后,柳叶梅懒得伺候他,干脆打发到二婶家去了。

蔡富贵打电话过来,说陶元宝喊他去小饭馆喝酒,就不回来了,喝完直接去村委会值班。

她一个人坐在黑咕隆咚的屋子,灯也不开,瞅着门外渐渐浓起来的夜色发起呆来。

人看上去泥胎一般呆着,但内心却活跃得很。

她想得最多的还是看水库的那个老于,活蹦乱跳的一个人,咋说死就死了呢?口口声声还喊着自己当过兵,上过战场,是个大英雄呢,屁大的一点小挫折咋就把他给击倒了呢?

枪炮子弹他都不怕,还会怕纸上那点处分吗?

就为了那点破事儿,至于结束自己的生命吗……

想来想去,柳叶梅突然就想到了老于跟自己说起过,说他跟上头的那个一把手不合,是有夺妻之恨的仇家,如此想来,他的死会不会与那位局长有关呢?

这样想着,柳叶梅就热血沸腾起来,起身在屋里转了几圈,越发觉得胸腔里憋闷得厉害,干脆锁门走出了院子。

天阴沉得厉害,逼仄的胡同里漆黑一片,伸手不见五指,静得连一声狗吠都听不见。

柳叶梅装着满腹沉甸甸的心事,脚步匆匆地朝着村委会走去。

她想去找尤一手,去讲给他听,如此重大的事情,只有他尤一手这样见过世面的“老油条”能听出个一二三、四五六来,也只有他能清清楚楚理出个头绪来,然后再想个万全之策,帮自己摆脱眼前的凶险。

当她来到村委大院时,才知道自己的神志有些不太清醒,都这个时候了,夜深人静的,他尤一手咋会还呆在办公室里呢?

于是,她转身奔着尤一手家的方向走去,脚步越来越快,几乎是一路小跑起来。

远远的,就看见尤一手家的灯已经熄灭了,看来人已经睡了。

但她却有些不甘心,继续朝前走去,刚刚走了三五步的样子,突然一个黑乎乎的影子从尤一手家的高墙上一跃而下,轻巧地落到了地上。

柳叶梅被吓得毛骨悚然,差点失声叫出来。

那黑影落地站定,像是发现了柳叶梅,撒腿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,脚下无声无息,鬼魅一般,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柳叶梅身子一歪,瘫倒在墙上,紧盯着黑影离去的方向,手捂胸口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

等渐渐平息下来,她哆哆嗦嗦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,拨通了尤一手的电话,极力压低声音告诉他,让他出来接自己一下。

尤一手被搞蒙了,吵嚷着问道:“你个熊娘们儿,这搞得是哪一曲啊?我喝多了,都睡下了呢。”

“不行,你必须出来,我连路都走不了了。”

“你不会耍我大头吧?”

“别多说了,赶紧了,快……”

“操,你敢耍我试试!”

“你快点!出来的时候,拿……拿一把菜刀在手上。”

尤一手一听这话,感觉真的有些不对劲了,急着问一句:“你在哪儿?”

“就在……就在你家大门南外……”

不一会儿,尤一手一手打着强光手电,一手提着一把明晃晃的长刀,出了大门。

他立在门口,先朝四周照射了一阵子,这才朝着柳叶梅疾步奔了过来。

柳叶梅一把抱住了尤一手的胳膊,瑟瑟抖个不停。

“麻痹滴,咋啦这是?别怕……别怕……进屋再说。”尤一手边安慰,边用胳膊夹紧了柳叶梅的肩膀,一步一回头,走回了家。

进屋后,尤一手把柳叶梅扶到了沙发上,然后再折身回去,把里里外外的门全都关紧了。

等他返回屋时,柳叶梅已经脱掉鞋子,整个人蜷缩到了沙发上,双手抱胸,浑身抖成了一团。

尤一手倒了一杯热水,递给了柳叶梅,然后坐下来,问:“到底发生啥了?看把你吓成那个样子。”

柳叶梅喝一口水,目光呆滞地望着尤一手,问他:“你把门都关好了?”

“关好了。”

“你把刀拿到跟前来。”

尤一手盯着柳叶梅打量了一阵子,哭笑着摆摆头,说:“看你身上完好无损,也没咋的啊?连衣服都板板整整,你不会是在跟我演戏吧?”

“我哪还有那个心思啊!人都快被吓死了。”

“你平日里不是胆子挺大的嘛,今天不会是见鬼了吧?”说完转身把那把军用短刀拿了过来,放到了柳叶梅面前的茶几上。

柳叶梅这才放松下来,再吸吸溜溜喝过几口水,才开口说:“是啊,我也觉得是遇见鬼了。”

“柳叶梅,你不会是发高烧了吧?要么就是中邪了。”

“你才中邪了呢,我亲眼看见的,一个鬼影从你家院子里翻墙出去,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就飘走了。”

“你确定没有看花眼?”尤一手紧挨着柳叶梅坐下来,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头上。

“看得清清楚楚,一清二楚,要不然我会被吓成这个样子吗?”

“快说,啥情况?”

“一个高高大大的影子,浑身溜黑,脸色惨白,就在离我几米远的地方飘来飘去,就算落到地上,都听见一点动静,最后就一阵风似的溜走了。”柳叶梅说着,身子不由得靠紧了尤一手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