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章 被吓乱了心智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尤一手借机揽住了柳叶梅的细腰,这才知道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,轻轻地摩挲着,安抚道:“都是你自己吓唬自己,哪有啥鬼呀怪的,明明就是个人嘛。”

“人咋会飞呢?还有他身上的衣服,怪里怪气,就像死人穿的。”

“夜里那么黑,他穿啥衣服你怎么能看得清?还有,你说他会飞,人有会飞的吗?妈了个巴子,一定是你被吓晕头了。”

“你咋就不相信我呢?当时我是被吓傻了,没有反应过来,直到鬼影飘走了,我才有了知觉,身子一歪就瘫倒了。”

“好了……好了……就先不管他是人是鬼了,我问你,你深更半夜跑到我家门口干啥了?”

“我是有要紧的事情要跟你说,要是不说,觉都没法睡了,所以就急着赶过来了。”

“啥事情那么急?”

“现在心里慌,说不清楚,等一会儿……等一会儿……”

“你是不是知道我老婆不在家,实在痒得不行了,就跑过来擦痒痒了?”尤一手又不着调起来。

“你别胡说八道了,谁还有那个心思啊?我告诉你,那鬼肯定是奔着你来的,你就不怕?”

尤一手伸起摸起短刀,掂在手里比划着,恶狠狠地说:“我尤一手上不怕天,下不怕地,压根儿就不知道害怕两个字咋个写法!不信他就来试试,不劈了他才怪呢!”

“你甭嘴硬,还是早点儿防范着好,等吃了亏就晚了。”

“我才不信那个邪呢,老子头上三尺火,就算真的是鬼来了,它也得给我乖乖的!”尤一手叫嚣道。

“你信不信我都不管,可我这次是真的怕了,胆都被吓破了,你知道那影子飘走后我想到了啥?”

“想到啥了?”

“我突然觉得那身板,那架势,还有那张恍恍惚惚,一闪而过的脸,都像一个人,像一个死了没多久的人。”

“谁?是谁?”

“我……我觉得像是看水库的那个老于。”柳叶梅说完这句话,下意识地往尤一手身边靠了靠。

尤一手用力搂紧了柳叶梅,不以为然地说:“操,怎么可能呢?那个熊玩意儿又不是我害死的,他来找我干吊事啊!”

柳叶梅仰起苍白的脸蛋儿,望着尤一手,说:“你不是说过,是他糟蹋了你老婆吗?”

“切,都是所里那帮废物胡说八道,破不了案子,就编故事糊弄我,早就被刑警队推翻了,无依无据,根本就是不搭边。”说到这儿,尤一手一只大手摸到了柳叶梅的后背上,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,轻轻揉摸着。

“别……别,那样不好,怪难受的。”柳叶梅扭动了一下身子。

尤一手继续摸着,说:“其实吧,你刚才看到的不是鬼,他是个人。”

“你咋知道是人?”

“他来我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我暗中看到过,他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,像个电影里的神秘大侠。”

“那……那你咋不找人抓他?”

“他既然敢来,就说明他有一套,不会轻易被抓到的。再说了,我也想弄个明白,他究竟想要干啥。”

“你就不怕?”

“操!我怕他?鬼我都不怕,我还怕个人?”说话间,尤一手已经把手伸进了柳叶梅的上衣里面,在她汗津津的嫩背上摩挲着。

“怪不得呢,这一阵子你变得老实了。”

“狗曰的!敢跟我玩,我就让他不得好死!不亲手宰了他才怪呢,让他知道啥叫宝刀不老。”尤一手这样说着,把柳叶梅的一只手牵引到了自己身上。

柳叶梅用劲抓挠一把,嗔责道:“都啥时候了,你还有那份心思?”

“这叫处惊不乱、稳若泰山!”尤一手一脸坏笑,望了望紧倚在自己肩头的柳叶梅,说,“其实那玩意儿也是一把宝刀,只是这把宝刀不是用来对付坏人的,而是专门给你擦痒的。”

“你这个老东西,别仗着婶子不在家,就无法无天了。”

“柳叶梅,这回你该明白了吧?”

“明白啥了?”

“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婶子回家了吧?”

“为啥?”

“你婶子天生胆小,我担心把她吓出个好歹来,所以就让她先在外面待一阵子。”

“那也不是个长久之计啊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日子还是要继续过下去的。”

“不会太久的!只是时机未到罢了。”尤一手紧盯着轻轻摇摆的落地窗帘,口吻强硬地说。

“你说得也太玄乎了,兴许那只是个小毛贼。”

“不,来者不善!”

“我看是你亏心事做多了,怕遭报应。”

“胡扯!小毛贼能三番五次地登门?自打你婶子出事后,他来过不下五次了,就连警察还在村上时,他都敢来,这说明什么?这说明他是来干大事的,不是一般的小打小闹。”

柳叶梅轻轻摇了摇头说:“不对……不对……我总觉得那不是个人,神神秘秘,飘飘忽忽,那么高的墙,一下子就飞了出去,竟然连一点响动都没有,不是鬼才怪呢。”

“麻痹滴!是人是鬼迟早会显身的,现在先不急着跟你磨嘴皮子,该给你擦擦里面的痒痒了,也好让你彻底放松放松。”尤一手说着,已经把手探到了柳叶梅的身上。

柳叶梅推开尤一手的胳膊,哀求道:“叔啊,我现在没那个心思,别……你别……”

“瞧你被吓的,浑身的皮肉都绷着,我帮你热热身,疏通一下经络,就不那么紧张了。”

“这个时候,哪有那种想法啊?我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对你说的。”柳叶梅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身子。

“还有啥比擦痒痒更重要?其实吧,这一阵子我也很紧张,也需要放松放松了,来……来……趁着这样的好机会,咱俩好好耍一回。”

“你先听我说,听完了再做那事成不成?”

“不成,先弄完了再说也不迟。”尤一手一只大手按在了柳叶梅的左胸前,用劲抓捏着。

柳叶梅像是被捏疼了,一脸痛苦地说:“我遇到大麻烦了,心里面乱得很,怎么跟你做那事啊?”

尤一手又把手移到了她右边的胸上,说:“在桃花村这一亩三分地上,还有啥麻烦事儿能难住咱爷们儿?柳叶梅,你放心好了,有我在,就有你的花儿开,尽管放开来耍就是了。”

“叔,你可真的要帮我,我……我……”柳叶梅双目紧闭,眼角有泪滴缓缓溢出。

“你放心,叔可打心眼里喜欢你,你是叔的心肝宝贝,天大的麻烦叔给你担着……来……来吧……”

“我……我今天实在是没心情,叔要是想耍……你就自己耍吧……”柳叶梅说着,便软面一般瘫倒下来,斜倚在了沙发靠背上。

“那好,夜里时间长,咱慢慢来。”尤一手说着便动起手解起了柳叶梅的上衣纽扣,笨手笨脚,显得很吃力,随口骂起来,“妈逼!就你柳叶梅能耐,老子啥时亲自给女人脱衣服了。”

柳叶梅不说话,闭着眼睛爬起来,慢条斯理地把剩余的纽扣全部解开。

白炽灯光下,柳叶梅细嫩的肌肤愈显白皙,那个带着蕾丝花边的罩杯就像盛开着的两朵并蒂莲,似乎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芬芳。

尤一手靠近了,用力吸一下鼻息,顿觉心旷神怡,伸手在上面捏了一把,咕咚咽一口唾沫,说道:“你这个玩意儿可真好看。”

“你老婆不戴?”

“戴个屁!她那就是两个布袋,看一眼就倒胃口。”随后叹一口气,感慨道,“你说,同样是女人,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?”

“人家伺候了你一辈子,人老了不稀罕了是不?你们男人都是白眼狼,没良心!”柳叶梅斥责着,弯腰想坐下来。

“别!别坐下。”

“咋了?”

“你就站在那儿。”尤一手说着便往后退了几步,坐到旁边的一张小木凳子上。

“你想干嘛?”

“往常都是稀里糊涂、急三火四的,从来都没细细地看看你,没想到会这么好看,这回就让我好好看看,饱饱眼福。”尤一手端直身子坐在那儿,像个忠实观众等待着精彩节目的开演一样。

柳叶梅不自然起来,扭捏着身子,下意识地朝窗口望了一眼,说:“哪有这样的看人的,多不好意思啊,还是熄了灯吧。”

“往常只管急急火火,今天你就让我过过眼瘾吧,好不好柳叶梅?”尤一手带着乞求的腔调说。

柳叶梅不再说话,闭起了眼睛。

在尤一手看来,柳叶梅一点都不像是一个普普通通、有过生育的庄户女人,她的肌肤嫩如白玉凝脂,身材苗条,双腿挺拔……

“柳叶梅,去掉那些累赘吧?”尤一手压低声音说。

柳叶梅指了指自己的胸前,问:“这……这个吗?”

“全部,一点都不剩,我想看最真实,最美丽的你!”尤一手的话里明显有了命令的语气。

柳叶梅两只手反插到背后,轻轻动作了几下,再把手抽回来的时候,那朵“并蒂莲”就倒挂在了右手之上。

“给……给我。”尤一手站起来,往前探着身子,伸手讨要着。

“不给……不给……”柳叶梅故作姿态。

尤一手一把抢到手里,跟柳叶梅扯起来。

“别……别给我弄坏了啊!”柳叶梅无奈地撒了手。

尤一手拿到手里,重新坐下来,放到鼻子下面,贪婪地闻了起来。

“老东西,不就是块布料嘛,又不是烧鸡烧肉的,有啥好闻的?”

“好闻……好闻……香着呢!”尤一手边吸着鼻息闻了一阵,再贴到了嘴巴上,啧啧道:“甜……真甜……”

“又不是奶孩子的时候,哪儿来的甜啊?简直就是在胡说八道!”柳叶梅侧着身子,尽量遮掩着自己,娇羞说道。

“甜……真的很甜……你过来……过来。”尤一手扇着手招呼道。

柳叶梅扭扭捏捏走过来,站到了尤一手跟前。

尤一手双手并用,扯下了柳叶梅捂在胸前的两只手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