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类诱惑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不等嘴巴含上去,尤一手“哦哟”一声惨叫,一头栽倒在了沙发上,紧闭着眼睛,哼哧哼哧直喘粗气。

那架势就像是被暗器击中了一样。

这样的声音柳叶梅并不陌生,她抿嘴嘲笑着说:“死东西,你那些本事呢?能耐呢?再起来折腾啊!”

尤一手扭曲着一张皱纹密布的老脸,刚想开口说些啥,却猛然听到外面发出了“噗通”一声闷响。

两个人骤然僵住了,极力平息着呼呼大作的喘息,用心倾听着外面的动静。

外面却静悄悄,听不到丝毫异样的声息。

柳叶梅满脸惊悸地蹿到了沙发上,瑟瑟地蜷缩在角落里。

尤一手起身系紧腰带,快步进了里屋。

他很快又折了回来,手里多了一把手枪模样的东西,弯腰弓背地挪到了窗口前,挑起了窗帘的一角,探头探脑地朝外张望着。

观察了十几分钟的样子,尤一手伸手按了一下墙上的一个白色开关,院子里瞬间光亮如昼。

他再次撩起窗帘,朝外张望着。这才看到,在靠近月台不远的地方,有一块黑乎乎的大石头。

尤一手转过身来,冲着柳叶梅晃了晃手中的枪,镇静地说:“用不着那么害怕,老子有这个呢!”

“你……你咋会有枪呢?”

尤一手冷笑一声,说:“老子要啥有啥,谁也管不着!”

“能耐你了,无法无天!”

“告诉你吧柳叶梅,枪是好东西,可以辟邪,可以壮胆。”

“可你拿在手上违法呀。”

“没事,只要你不说出去,谁也拿老子没办法。”

柳叶梅点点头,问:“你说……你说会不会是那个鬼又回来了?”

“啥鬼啊妖的!明明是个人,奶奶个逼的!竟然深更半夜地往院子里扔石头,我看他是活腻了!”尤一手故意把话说得山响。

柳叶梅双臂用力搂紧了上身,问尤一手:“你说那个人,他……他会不会看到我们在弄那个?”

“看到又能怎么样?他又不敢说出去,一旦说出去,还不把自己暴露了啊?你说对不对?”

柳叶梅微微点了点头,平静了许多。

尤一手把土造的手枪放在了茶几上,坐到了柳叶梅的身边,双手搂紧了她光溜溜的身子,贴在她的耳根处问:“你是不是有受惊吓了?要不……要不咱接着耍吧,也好帮你压压惊,舒缓一下情绪。”

柳叶梅怪怪地打量着尤一手,说:“你就不怕呀?都已经这样了,你还想那种事儿?”

“这就叫处惊不乱,来吧,这次保你舒服!”说着,便动起手来,把柳叶梅掀翻在沙发上。

被惊吓过度的柳叶梅哪还有那份“情致”,尽管此刻就躺在尤一手的跟前,却把自己收得很紧,像具僵尸。

尤一手望着那张粉色尽褪,略显苍黄的小脸蛋儿,安抚道:“有啥好怕的?人之所以害怕,其实怕的都是自己,真要是豁出去了,哪还有啥好怕的?”

“能豁出去吗?还有家,还有亲人呢。”柳叶梅眼睛呆直,喃喃道。

尤一手说:“可你越怕,坏人就越猖狂,你信不信?”

“我就是觉得那不是个人,肯定不是个人,真的!”柳叶梅一把搂住了尤一手的胳膊,惊恐地喊道。

“不是人能是啥?鬼能把那么大的石头扔过来吗?”

“我远远地就闻到了,他身上有股阴森森的味道,棺材味儿,就像刚从坟墓里钻出来的一样。”

尤一手抚摸着柳叶梅的俏肩说:“哪来的鬼呀?那都是吓唬人的,你见过鬼吗?鬼长啥样吗?”

“鬼能耐着呢,甭说扔一块石头了,就是挪动整间屋子,都是小菜一碟,你信不信?当然了,你就是不信我也没办法,反正那就绝对不是个人。”柳叶梅望着尤一手说。

尤一手把手移到了柳叶梅腿上,轻轻按揉着,开导她说:“我看你是被吓破胆了,看啥都是鬼了。”

柳叶梅厌烦地推开他的手,说:“你也不想想,咱村里自打开春以来,发生了多少蹊跷事啊,那么多的女人被糟蹋了,那手段惨着呢,你说这像是人干的事吗?”

尤一手停下了,稍加沉吟,说:“倒也是,人哪有那么厉害的,一个比一个惨。”

“还有呢,就说那个胡校长吧,在咱村上时就连连出事,被暗地里很揍了几次,连摄像机都被抢去了,这刚刚离开村子吧,人就莫名其妙地死了,还被投进了井里面。还有那个叫孙秀红的女老师,好端端的一个人,咋就突然疯了呢,疯得人事不省了。这一连窜的事,你觉得像是人干的吗?”

“蹊跷归蹊跷,可我在这个村子里都活了这么多年了,从来都没听说过闹鬼的事情。谁面对面地见过?谁又知道鬼是个啥模样?”

柳叶梅这会儿冷静了许多,她嘟嘟囔囔道:“你还嘴硬,事实就摆在那儿,你老婆不是也遭着了嘛,她下边被祸害成那个样子,你觉得那是正常人给弄的吗?”

尤一手说:“是不像人弄的,可人一旦坏了心肠,他可能就会变得比野兽、比鬼都厉害。”

“我就纳闷了,他咋就下得去那个手呢?”

“说不定他用的不是手呢。”

“那是啥?”

“这还不简单嘛,一根木棍子不就成了,也用不了费多大的劲,三下两下肯定就把女人毁了。”

“你倒是挺内行的,是不是就是你这个老东西干的?”

“麻痹滴,你这臭嘴,再乱说话,我真就把你那个臊玩意儿给你撕烂了!”尤一手说着,伸手摸了上去。

“别……别闹了……你都已经那样了,蔫了就蔫了吧,还闹腾个啥?”柳叶梅用力并紧了双腿,把尤一手的手给夹住了。

尤一手的胳膊是动不了,但手指却依然能够活动自如,胡乱拨弄着。

“别……别,痒着呢。”柳叶梅叫起来。

“娇气,真他妈娇气。”

“滚吧你,谁像你,天天就知道祸害人!”

“你也不是不想,你就知道糊弄我。”尤一手佯装生气地说道。

“我看你是有毛病,怎么整天价就老想那事呢?”

尤一手嘿嘿一笑,说:“这你就不懂了,老想那事,并且还能真刀实枪、有始有终地坚持到底,这说明了什么?这说明老子身体好,有本钱,是身体健康的一种具体表现,你觉得我说这话有道理没?”

“就算是你身体好,有本钱,可那也得悠着点儿劲呀,怎么好天天惦记着办那事呢?办来办去的,不把自己糟践成糠萝卜了?”

“谁让你那么稀罕人的呢,一见你就想干那个,不干就受不了。”尤一手涎着脸说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