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三章 黑影里的男人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不去,要去你去。”

“我看你不是胆小,是心虚吧?”

“我有啥好心虚的?去就去,有啥了不起的!”

“这还差不多,还想当村干部呢,没点胆量怎么行?”

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门,沿着黑咕隆咚的街道,深一脚浅一脚地直奔了村西头的蔡疙瘩家。

到了院门前,尤一手一手握枪,一手拿出小手电,朝门板上照着。

“门是开着的,你信不信?”尤一手伏在柳叶梅的耳根处,小声叽咕道。

不等柳叶梅回话,尤一手轻轻推一把,就把门给推开了。然后弓腰塌背、蹑手蹑脚进了院子。

柳叶梅紧随其后,心脏被吓得砰砰狂跳,几乎都要堵到嗓子眼里了。

到了屋门前,尤一手用手电照一下,见门是紧闭着的,就回过头对柳叶梅说:“我敢说,这里屋的门也没关。”

“人家正在屋里睡觉呢,你就别胡闹了,快回去吧。”柳叶梅拽一把尤一手的胳膊说。

尤一手非但不听,反倒趴在门板缝上,夹着嗓子喊了起来:“蔡疙瘩……蔡疙瘩……你在家吗?”

屋子里面果然没有回应。

“怎么样?要不要进去看看。”

“就算人在屋里,也会被你活活吓死的。”

尤一手没有接话,手按在门板上,轻轻往里推着。

门吱溜溜一声开了,黑漆漆的门洞像一张张大的嘴巴,朝外散发着呛人的潮气。

尤一手打开手电,抬脚往里走去。

柳叶梅在后面拽一下他的衣襟,悄声说道:“万一他在家呢,你咋跟他说?”见尤一手没有反应过来,接着说,“咱这可叫私闯民宅呀,你就不怕他反咬一口?再说了,我又跟在你屁股后头,这算个啥呢?”

“闹腾个屁啊!他肯定不在家,要是在,我就说来查夜的。你说你算个啥?村干部!他管得着吗?”尤一手咬着柳叶梅的耳朵,压低声音说。

柳叶梅被吓得头脑发懵,一只手紧捂了胸口,一只手扯住尤一手的后背衣襟,一步一步,轻轻往里挪动着。

突然,尤一手喊了一声:“蔡疙瘩……蔡疙瘩……麻痹滴,你睡觉咋不关门呢?”

柳叶梅被吓得张大了嘴巴,几乎背过气去。

尤一手接着就破口大骂:“蔡疙瘩,你这个熊货,咋不搭腔呢?咽气了是不是?”

听屋里依然没人回应,尤一手打开了手电,朝着里面照射过去。

屋子里面乱糟糟一片,垃及遍地,几乎没个下脚的地方。

往里屋一看,一张土炕横在低矮的窗前,上面铺了一帘破旧的草席,一床脏兮兮的被子皱巴巴堆在一角,散发出了熏人的臭气……

“狗曰的,臭死了!”尤一手骂一声,手捂鼻子扭头就朝外走。

柳叶梅也憋足了气,脚前脚后蹿了出来,等退到了院子里,才大口大口地呼吸起来。

“你现在还怀疑我说的话吗?”尤一手压低声音问柳叶梅。

柳叶梅只顾喘息,没接话。

“都这个时辰了,他不好好呆在家里睡觉,能去哪儿?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?”

“这也不好说,不在家就必定是出去做坏事了?”

“那可不是。”

“那我不是也不在家吗?”

尤一手嗤一笑,说:“可不是嘛,来之前,你不是也跟我做坏事了,这就说明一个问题,但凡深更半夜乱窜的,就没有一个好东西!”

“滚,还不是你胡来!”柳叶梅嘴上说着,一只手迅速伸进了他的胳膊上,狠狠拧了一把。

“别……别……哎哟……哎哟……”尤一手痛得咬牙切齿直跺脚。

“以后再不老实,就把你那个惹祸的玩意儿给扯下来,不信试试!”柳叶梅松了手,嗔怒道。

尤一手手摸着自己的胳膊,说:“这不是瞎闹的时候,走……走……赶紧跟我走。”

“去哪儿?”

“巡逻去,满大街的转转,兴许就能遇到那个狗杂种。”

“你爹才是狗杂种呢!”柳叶梅以牙还牙骂一句,然后说,“我不去!要巡逻你找孙振山去。”

“找他干嘛?”

“他才是你的治保主任啊。”

“他!麻痹滴,狗曰的又懒又笨,早就不想用他了。”

“那我也不去,你送我回家睡觉了。”

“我这可是在命令你啊,你必须得去!”

“我为啥就必须得去啊?你发我工资了?还是给我奖金了?”柳叶梅偏偏跟他拧上了。

“工资也有,奖金照发,怎么样?”

“啥意思你?”柳叶梅听出尤一手的话里有话,紧跟着问道。

“柳叶梅,你过来。”尤一手这样说着,却把自己的嘴巴贴了过去,咬着柳叶梅的耳朵,低声说,“我已经有了一个成熟的想法,就让你当治保主任这个官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啥?我,你想让我当治保主任?”柳叶梅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紧跟着问道。

“是啊,我觉得你人聪明,有责任心,前一阵子跟派出所那伙子人混得又很熟了,做那事再合适不过了。”

“你脑子进水了?忘记我是个女人了?”

“女人怎么了?”

“要不你让蔡富贵干那活吧。”

“他不行,人太娘,没煞气,也就是写写文章、值值班罢了。”

“小看人了不是,别看他表面窝囊,骨子里硬着呢。”

“硬不硬你知道,我……”尤一手一句话没说话,就听到有个男人怯怯地喊了一声:“谁啊?是谁在哪儿?”

柳叶梅被吓得尖叫了一声,赶忙躲到了尤一手的背后。

“你是谁?给我滚出来!”尤一手大喝一声,一手摸枪,一手打着手电照了过去。

这才看到才人不是别人,正是蔡疙瘩。

此时蔡疙瘩正蹲在院落东北角石磨旁,赤着上身,一条灰秃秃的短裤挂在膝盖上,正撅着屁股在拉屎呢。

“蔡疙瘩,你蹲在那儿干嘛?作死啊!”尤一手明知故问道。

蔡疙瘩呻吟一声,满脸痛楚地说:“这不闹……闹肚子嘛,也不知道是咋回事,老下坠着痛,又拉不出来。”

“你吃啥坏东西了吧?”柳叶梅关切地问一句。

“就是那天从外面带回来一些烤肉,吃剩的,今天又吃了,就这样了。”蔡疙瘩有气无力地说着。

“蔡疙瘩,你真的闹肚子了?不会是又在给老子演戏吧?”尤一手一边说着,一边抬脚往蔡疙瘩走去,手电光在蔡疙瘩屁股下面扫来扫去的,可黑乎乎一片,啥也看不清。

“拉屎有啥好看的?别去了!”柳叶梅赶忙制止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