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五章 鬼叫门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看上去他像条癞皮狗,好在还有自知之明,知道别人不怎么待见他,或者说是不拿他当人看,干脆就躲得远远的,不去讨嫌。

“你……你这么早跑来干嘛?”柳叶梅问他。

“这不……这不……有个事儿……过来问问你嘛。”蔡疙瘩一副猥琐的模样。

“啥事啊?还要问我。”

蔡疙瘩没直接回答,咧开那张胡子拉碴的嘴,惨淡一笑,说:“现在你当村干部了,俺也觉着有了主心骨了。”

被他这么一说,柳叶梅脸上有些不自然,毕竟自己还没正儿八经地上任,他就真拿起鸡毛当令箭了,嘴上却说:“啥干部不干部的,还不就是那么回事嘛,有毛用?”

突然又想到自己昨夜里那事,会不会引起了他的怀疑,于是就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解释道:“其实在村里当个官也不容易,值班都要值个通宵,这不,昨天刚刚接到通知,就跟着村长巡逻了。”

“哦……哦……应该的……应该的。”蔡疙瘩胡乱迎合着。

说话间柳叶梅已经走到了蔡疙瘩跟前,心里已经完全平静了下来,装出一副关切的口吻问道:“肚子好了?不拉了?”

“不拉了……不拉了……亏了身骨子好,能挺得住。”

“那就好,我还真担心你有个三长两短呢,不管怎么样,你都是我叔,不能管你死活,你说是不是?”

几句话就把蔡疙瘩给说感动了,点着头,语无伦次地说:“没事……没事……这不……这不好好的嘛……”

“没事就好,都说好汉经不住三泡薄稀,你一把年纪了,就更不禁折腾了,是不?”柳叶梅嘴上说着,心里又想起了尤一手说的那些有关于蔡疙瘩的斑斑劣迹,不由得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几眼。

说也奇怪,却怎么也难以把眼前这个糟老头子跟那个兽性大作,能够上天入地的“畜生”联系到一起。

“我这回子来找你,就是想跟你说叨说叨,我搬回老家那事儿。”

“你回就回呗,还用得着这么着急了?这天都还没亮透彻呢,你就跑过来了。”

蔡疙瘩就耷拉下灰秃秃的脑袋,说:“本来吧,昨夜里就想跟你说的,可有些话又不好当着村长的面说,这才赶早过来了。”

柳叶梅淡淡地应了一声,说:“这样吧,正好蔡富贵在家,进屋一起说道说道吧。”

蔡疙瘩说:“算了……算了,就不进屋了,我知道富贵啥都听你的,跟他说了也白说。”

他这样一说,反倒让柳叶梅打心眼里高兴,蔡富贵听自己的没什么不好,那说明自己有本事,就说:“好,那你就说吧,有啥打算?”

蔡疙瘩伸长脖子朝着院子里望了望,说:“还是到胡同口说吧,别惊了富贵的梦。”

说完就朝着胡同口走去。

柳叶梅跟在后头,心里隐隐觉得有点儿不对头,好像老东西有点儿怕蔡富贵似的。

到了胡同口,蔡疙瘩站在了墙脚根,一本正经说了起来。

他说本来是铁了心想回老家去的,但自打回去一趟后,知道那边的亲人都没了,心思就全乱了,弄不清到底是该回去,还是不该回去了。

结果呢,昨天老家有人捎信给他了,说是他虽然没有了最亲近的,但还有个嫁在了本村的叔伯妹妹,打算接纳他回去,让他有个踏实着落。

“你的意思是,这回是铁了心回去了?”

“想是这么想,可是真要是做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。你想啊,我一个人跑回去,这吃啊住的,要啥没啥,咋办?这不,才打算今天再回去一趟,跟那个姊妹见个面,看看她那边的条件怎么样,然后再商量商量具体的事儿。你觉得这样中不中?”

柳叶梅心里早就巴不得他卷铺盖卷儿走人了,听他这么一说,就顺水推舟说:“这可是件大好事啊!那本来就是你的生身之地,回去也算是叶落归根了。”

蔡疙瘩点点头,是啊是啊地答应着。

“那你赶紧走吧,趁着这会儿天还凉快,早去早回。”

“去了我就多待几天,熟悉熟悉那边的地形,不着急回来。”蔡疙瘩说着,突然话锋一转,问柳叶梅,“对了,你奶奶搬回去的事情你跟蔡富贵商量过了吗?觉得咋样?”

因为这件事早就问过黄仙姑了,柳叶梅心里已有定数,这会儿眼都没眨一下,直言道:“你要回去就回去,干嘛还要捎带着俺奶奶?”

蔡疙瘩一听这话,愣了愣神,说:“不是都已经跟你说过了嘛,那边那个爹才是俺娘的原配,这也是老规矩,死后他们必须葬到一块儿,不信你去打听打听村里上些岁数的老人,看她们咋个说法。”

柳叶梅变着脸说:“你只知道为那一边想了,咋就不为俺爷爷想想呢?你把她搬走了,那俺爷爷在阴曹地府不就成光棍了吗?我再问你,是我爷爷跟奶奶一起过的日子长?还是你爹跟我奶奶过得日子长?”

“这也不在日子过得长与短,问题是看谁才是原配,谁是原配谁就有资格合葬,这可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,又不是俺胡搅蛮缠!”蔡疙瘩梗起了脖子,变得理直气壮起来。

“那是你们家的规矩,在桃花村这一亩三分地上根本就不管用!在姓蔡家的大门下就更不好使唤了,不信你就试试!”柳叶梅涨红了脸,有了火气。

“柳叶梅,你这回子当官了,就不讲理了是不是?那好,不跟你扯了,扯不出个里表来!”蔡疙瘩气得嘴唇暗紫,直哆嗦。

柳叶梅也不依不饶,嚷嚷道:“你爱找谁找谁,找也白搭,不让你白扔路费才怪呢!”

“那好!这可是你说的,到时候你可别后悔!”蔡疙瘩硬梆梆甩下一句话,扭头便走。

“我有啥好后悔的?老东西,爱咋着咋着,滚犊子吧你!”柳叶梅跳着脚,撒起泼来。

蔡疙瘩头也不回地走了,脚步飞快,旋即就消失在了巷口。

柳叶梅心里突然一阵灵动,她觉得蔡疙瘩一点都不像个年逾七旬的老者,倒像个健步如飞的小伙子,难道真像尤一手说的那样,他就是那个作恶多端的老魔头?

站在原地胡乱想着,她突然又想到了蔡疙瘩转身离去时扔下的那句让自己别后悔的话,本已平静的心忽地又提了起来——

老东西,会不会是他已经发现了自己不检点的丑事?等有了恰当的时机,就告诉蔡富贵,以此来要挟自己?

那样一来,可真就有点麻烦了,就蔡富贵那个小心眼,本来就怀疑自己,知道真视情况后后,不搅个翻天地覆才怪呢!

妈了个逼的!

一大早就遇到了丧门神,白白受了一肚子气不说,还给自己埋下了个定时炸弹。

这时候平静下来,突然听到肚子里吱喽喽地响个不停,便转身回了屋,找吃的去了。

她拉开饭厨看了看,见里面也没啥可吃的东西,一时又懒得动手去做,只得随手抓了一块干馒头,慢慢嚼着。

嚼了几口,手机铃响了起来。

柳叶梅放下手中的半块馒头,抓起了手机,拿到眼前一看,竟然是个陌生号码,便按下了拒接键,扔下了手机。

但对方似乎很有耐心,再次拨了过来。

柳叶梅只得拿起了手机,把剩在嘴里的半口馒头渣滓咽了下去,按了接听键,轻轻喂了一声。

电话竟然是陶元宝打过来的,一上来他便动起粗来: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你干嘛呢?半天都不接电话,是不是昨天晚上跟野男人鬼混去了,被折腾厉害了吧?都这个时候了,还打不起精神来。”

“狗杂种!谁像你啊,天天就知道弄那破事。我手头正忙着呢,有事你就快说,有屁你就快放!”

“我日!你对老板就这态度啊?以后还想不想混了?你上午有时间吗?我有事找你,你来一下。”

“找我干嘛?”

“就三两件事,见面再谈。”

“啥事情啊?就不能在电话里说,我还有事要做呢,没时间!”柳叶梅话说得毫不客气。

有了前天黄仙姑对她说的那些话,现在她对陶元宝应诺给自己的那个副经理的位子,已经不再报太大的热情。

再说了,尤一手昨夜里都已经发话了,自己当村干部的事儿就算成了,总不能身兼数职吧?自己能力大小不说,尤一手肯定也不会让自己那么做。

“有些事情在电话里不好说,还是见面谈吧。”

“还有啥事不好说?我这边正忙着呢。”

“事情很多,很复杂,主要是想跟你商量商量山庄的事儿,还有……还有就是我昨天在派出所那边,听到了一个对你不利的消息。”

柳叶梅心头一震,忙问:“啥消息?咋就对我不利了?”

“就是水库上死了人的事儿,据说与你有些关系,好像……好像上头还要来人调查。”

柳叶梅一听这事,心里就犯堵,嘴上骂着:“听他娘的胡说八道,老娘干啥了?不就是为老百姓要水浇地吗?还成罪人了不成?”

“我也觉得不太可能,就那么点屁大的事儿,又不是为了你自己,你怎么会去做那样的傻事呢?”

“我做啥傻事了?他们对你说啥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