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七章 小男人变坏了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李朝阳?”柳叶梅望着眼前这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庞,直愣神。

“快呀……别摩擦……快……”李朝阳催促道。

柳叶梅这才回过神来,快步走到了车前,笨拙地钻进了早已为她打开了的后车门。

不等打一声招呼,小车已经掉转方向,朝着东边的那条略显窄小的水泥路驶去。

李朝阳边开车边从后视镜里扫一眼柳叶梅那张拘泥的脸,笑着说:“好久不见了,你还好吧?”

“就那样。”柳叶梅边淡然地回应一句,边在心里思量起来:虽然只是简短的一句问候,却让她再次有了陌生的感觉,那腔调,那话语,一点都不像原来那个朴实的李朝阳了,倒像是从电视里看到的那些干部模样的大人物。

“怎么,生气了?”

“没。”柳叶梅摇摇头。

“那是累了?”

柳叶梅再摇摇头。

“那一定是饿了,咱这就吃饭去。”

“吃饭急啥呀?话都还没说呢。”

“边吃饭边说话还不成吗?”李朝阳回头瞄一眼柳叶梅,问她,“你愿不愿意吃烤牛排?”

“不……不……不吃那个。”

“不喜欢吃?”

“牛肉咬不动嚼不烂的,不好吃,再说了,也贵得要命。”

“贵不贵倒无所谓,只要你喜欢就成。”

“不……不喜欢。”

“那你喜欢吃啥?”

柳叶梅不假思索地说:“要不咱们再去那次的小饭馆吧,炒菜的味道真不孬,觉着香。”

“哪个小饭馆?”

柳叶梅有些不高兴地说:“你怎么这么快就忘了呀,就是你骑自行车带我去的那家。”

“哦。”李朝阳夸张地叫了一声,接着说,“想起来了……想起来了……不就是我们边吃饭,边亲热的那个地方嘛?呵呵,那时候可真傻啊,竟然还被抓到了,要不是我急中生智,非出洋相不可。”

柳叶梅脸上一阵发烫,难为情地说:“还说呢,都怪你心急,要是人家硬不放咱走,看你咋办?”

“那不是没经验嘛,啥也不懂,整个儿一个傻子,记得当时可把你吓坏了,小脸都黄了。”

“可不是,吓得小肚子痛了好几天呢。”

“那不是吓的吧?是你太投入了,太急躁,所以就……”话没说完,李朝阳就嘿嘿坏笑起来。

“还说呢,你一个毛头愣小子,力气那么大,谁受得了啊。”柳叶梅羞答答地说。

“那不也是缺乏经验嘛,青毛桃一个,啥也不懂。”李朝阳说着,接着正色问柳叶梅,“你真的想去那家小店吗?”

“嗯,想去。”

“那家小店就是小了点,你可别嫌我小气啊,难得来一次。”李朝阳客气地说。

“那个地方不是有有纪念意义嘛,我想再去看看。”说到这儿,柳叶梅像是又突然想起了啥,叫嚷起来,“对了,要不还是别去了,别去那个地方了,不能去……不能去……”

李朝阳一怔,偏过脸问她:“怎么了?这么快就改变主意了。”

“你忘了呀,你上次不是骗人家了嘛,说以后去买人家的饭菜,万一被他们认出来呢?”

李朝阳笑着说:“你以为他们那大脑是计算机啊,能记得那么清楚,人家早把咱忘得一干二净了。再说了,就算是他们认出来,还能怎么样?咱们来吃饭,就等于给他们送钱来了,他们会犯那个傻,把财神爷给轰出去?”

“那好吧,就去那家吧。”柳叶梅说完,双眼直直盯着熟练驾驶的李朝阳,思绪再次潮涌起来。

她觉得李朝阳变了,几乎变得面目全非了,已经不再是那个呐言呐语、老实巴交、清纯透明的大学生老师了。

自己跟他之间,曾经的随和、亲昵似乎没了,变得陌生起来,彼此之间好像有了好长好长的一段距离。

车跑了没大多一会儿,便拐进了一个不大的院落,李朝阳把车停下来,回头对着柳叶梅说:“到了,下车吧。”

柳叶梅盯着车门看了一会儿,却不知道该咋样才能打开那扇车门,只得局促地坐在里面。

李朝阳下车后,给她开了车门,微笑着对着柳叶梅说:“你这次可是享受局级干部待遇了。”

柳叶梅羞涩一笑,刚想问他局级干部是个啥干部,却见从门厅里面走出了一个女孩子,花枝招展地朝他们走来,边走边甜甜地招呼道:“哥哥您来了,里面请,快里面请。”

女孩把他们让进屋里,指着近处的一个房间说:“二位请吧。”

李朝阳朝里面望了望,指着里面角落里的那个房间说:“我们要谈业务上的事,可不可以去里面的房间?”

“当然可以了,只不过那间屋子小了些,你们不嫌弃就行。”

李朝阳说着没事没事,就带着柳叶梅直奔了那个房间。

进屋后,柳叶梅满屋子打量了一番,见布局一点都没改变,还是那张桌子,还是那几把座椅,甚至连靠在墙边的那张破沙发的位置都没挪动一下,就对着李朝阳说:“还是老样子,一点儿都没变。”

“变啥变,这样的小店,小本买卖,赚不了几个钱,根本就没能力改善经营环境。”李朝阳说着,挪了挪里面的座椅,礼让着让柳叶梅坐下来。

说话间,刚才那位服务员手走了进来,手中拿着一本脏兮兮的菜谱,招呼李朝阳点菜。

李朝阳看了看菜谱,对着柳叶梅说:“还是你来点吧。”

柳叶梅摆摆手说:“还是上次那样吧。”

李朝阳也记不清上次点的都是些啥菜了,就问了一下服务员,点了几个店里的招牌菜,外加两盘饺子。

不大一会儿工夫,饭菜就上了桌,李朝阳这才想起忘记要酒了,就让服务员又加了一瓶白酒。

等服务员把酒拿过来之后,李朝阳从裤兜里摸出了一张面值二十元的钞票,递给了服务员。

服务员把钱接到手里,甜腻腻地说了声谢谢,然后转身出了门。

“干嘛要给她钱?”柳叶梅禁不住问道。

李朝阳抿嘴一笑,说:“这样就安全了,她会给咱们望风看门的。”

“又不干坏事儿,用的着破费那个钱吗?”

“怎么,你烦我了?”

“谁烦你了?烦你还能来找你啊!”

“那就好……那就好……”李朝阳嘴上说着,手里早已握起了酒瓶,给柳叶梅倒起酒来。

柳叶梅摇着头说:“不行……不行……今天不能喝。”

“为什么不能喝?”

“我来是找你谈正事的,喝了酒还怎么谈呀?”

李朝阳硬是给柳叶梅倒了满满一杯酒,说:“今天这酒我们必须喝,不但这酒要喝,还要像上次一样,好好亲热一把。”

随后他放下酒瓶,用手指了指墙边的那张破旧沙发,说道,“还是那个地方,我们再体验一次,找一找那种狂乱的好滋味,好不好?”

柳叶梅慌乱地摆了摆手,制止道:“你小声点儿,别让外面的人听见了,万一再像上次那样,多难堪啊。”

“怕听见是吗?那你就乖乖的喝!”

柳叶梅听得出,李朝阳说话里比从前明显多出了几分霸气,少了几分对女人的柔情呵护,心里就越发觉得不舒服,生硬地说:“小李老师,你知道我今天为啥来找你吗?”

“知道啊,当然知道了。”

“你知道啥?”

“不就是水库上那点破事吗?”

“那事还小吗?人命关天啊!”

“嗨,不是有我吗?你怕啥!”李朝阳把手搭在柳叶梅瘦俏的肩头上,轻松说道。

“能不怕吗?万一把我抓进大牢里去咋办?那个家不就毁了吗?孩子谁照料?”

李朝阳宽慰她说:“你放心好了,我不是告诉过你嘛,我同学就在检察院,很有可能就是他操办那个案子,一切全在他手里攥着呢!”

“也不只是这一件事,还有呢。”

“还有啥事?”

“我觉得这一阵子吧,运气太差了,像是把一辈子的怪事都遇上了,可又没处说,所以想来想去,就只好找你来了。”柳叶梅说着,抬头望着李朝阳,目光很恳切。

“看你吧,屁大一点小事也放在心上,原来那个泼辣劲呢?满脸愁容的,跟个林黛玉似的。”李朝阳说着,举起了酒杯,冲着柳叶梅示意一下,说,“一醉解千愁!你先喝了这杯酒,咱再慢慢聊,好不好?”

不等柳叶梅举起酒杯,李朝阳早已仰头一饮而尽,眉头都没皱一下,冲着她说:“喝……喝……你喝呀!”

柳叶梅觉得李朝阳喝酒的姿势比从前潇洒多了,不但一口闷了下去,并且连眉头都没皱一下。

那次来这家小店的时候,他是小口小口抿的,每抿一口,都要满脸痛苦地摇摇头,看上去很痛苦。

这才短短几个月的工夫,咋就变化这么快呢?

“你看看,利利索索的一个人,怎么突然就变得黏黏糊糊起来了呢?”李朝阳指责道。

柳叶梅面带歉意,说:“对不起啊,小李老师……今天我真的……真的喝不下呀。”

“柳叶梅,你这样就真不够意思了,为了陪你,我特地请了假,放下了手头的工作,就是想跟你开开心心玩一玩,再一起叙叙旧,你……你这样,可真让我扫兴!”李朝阳掩饰不住满脸的气恼,瞪大眼睛叫嚷道。

柳叶梅像是被李朝阳的大嗓门给吓着了,傻愣愣呆了一阵子,然后端起了酒杯,仰脖灌了进去,面无表情,眉头都没皱一下。

李朝阳意识到自己刚才是失态了,赶紧堆起满脸僵硬的笑容,说:“柳叶梅,其实吧,我就是想让你开心点,从前那样,快快乐乐的生活。”

“没事……真的没事……”柳叶梅说着,一把抓过了酒瓶,先给李朝阳倒上,再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。

“柳叶梅,你不高兴了?是不是我的话伤到你了?”

柳叶梅摇摇头,惨淡一笑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