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八章 成了县长家的女婿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柳叶梅,我李朝阳不是那种薄情寡义之人,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,你的困难就是我的困难,我绝对不会看着不管。就拿水库上那事吧,我来之前都已经跟我老同学联系妥了,他答应跟你见一面,详细谈一谈,并表态说一定尽他所能,保全你,尽管放心就是了!”李朝阳信誓旦旦地说。

“你同学他真是那样说的?”

“是啊。”李朝阳见柳叶梅脸色舒缓了一些,心里也轻松了下来,举着酒杯刚想说啥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低头瞄一眼,赶忙摆动着左手示意柳叶梅不要出声,右手拿起手机,贴到了耳根处,嗲声嗲气地说:“亲爱的,真是心有灵犀呢,刚想给你打电话呢,你就打过来了。”

柳叶梅一下子明白了过来,看来李朝阳已经恋爱了,怪不得一段时日来,他不再去村里找自己了,甚至连打个电话,问候一声的机会都少之又少了。

明明知道这是情理之中的事儿,但她心头还是有点儿发堵,像是一团毛躁躁的烂草塞在那儿,咽不下,吐不出,憋闷得难受。

那边的女人说了些啥柳叶梅没有听到,只听到李朝阳软不拉几地说:“这不,正应酬着呢,边吃饭边跟几个乡镇的校长谈图书订阅的是事呢,你放心,一定少喝酒,一定……一定。”

……

柳叶梅听得出,李朝阳是在撒谎。

她心里堵得更紧了,双手捧了杯,堵在了嘴上,小口小口地喝起来。

李朝阳又说了些啥,柳叶梅一句都没听进耳朵里面去,只管一口接一口地喝自己的酒。

打完电话后,李朝阳见柳叶梅正捧着酒杯愣神,就喊了起来: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你怎么了?”

柳叶梅像是被吓着了,哆嗦了一下,随回过神来,敷衍道:“这酒真好,一点都不辣,肯定很贵吧?”

李朝阳摇摇头,说:“贵不到哪儿去,这样的小店,能有什么好酒?凑合着喝就是了。”随问柳叶梅,“你知道刚才是谁打来的电话吗?”

“你有女朋友了?”

“嗯,已经不单纯是女朋友了。”

“那是啥?”

“未婚妻。”

“未婚妻跟女朋友不一样吗?”

“那当然,我们都已经那个了!”

“哦,那祝贺你了。”

李朝阳又把两只空杯倒满了酒,望着柳叶梅问:“你知道她爸爸是谁吗?”

“我连她是谁都不知道,咋会知道她爸爸是谁呢?”

“他爸爸可是个人物,一个响当当的人物。”李朝阳喜形于色地说。

“到底是谁呀?”

李朝阳举起酒杯,前倾着身子,跟柳叶梅轻轻碰了一下,然后说:“来,一起干了这一杯,我再告诉你。”

柳叶梅几乎想都没想,猛地一口就把满杯的酒倒进了嘴里。

不过这次她突然觉得这酒辣得很,特别是含在嘴里往下咽的瞬间,活像吞下了无数的碎刀子,几乎都要把嗓子眼给划破了。

见柳叶梅呛得眼泪直流,李朝阳埋怨道:“看你,干嘛喝这么急?”

柳叶梅咳了一阵子,喘息着说:“他是谁?”

“听说过咱县里一个副县长叫马大秋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柳叶梅摇摇头。

“我女朋友就是马大秋的女儿,她叫马艳羽。”

柳叶梅心里幡然顿悟,难怪他李朝阳变化这么大,原来是有了个做县长的准丈人,便扯出一丝微笑,说:“李朝阳你可真厉害啊,这刚刚参加工作,就钓上县长家的千金了。”

“啥叫钓上了?是两情相悦,对上眼了呗。”

“李朝阳你有福分啊,这以后还不一步登天,想啥有啥了。”

李朝阳满脸灿烂,得意地说:“不敢说想啥有啥,至少用不着去乡下当那个穷教书匠了。”

“那你现在干啥工作了?”

“安排到县教育局工作了。”

“看看,这还没结婚呢,就跟着沾光了。”

李朝阳见柳叶梅面色绯红,像是已经有了醉意,便倒一杯茶水,递到了她手上,说:“柳叶梅,说实话,我真该谢谢你呢。”

柳叶梅目光迷离,呆呆望着李朝阳,说:“又不是我给你介绍的对象,你谢我干嘛?”

李朝阳自己喝一口水,说:“还不多亏了你啊,教了我与女人相处的诀窍和门道,还有……还有男女之间那些事,要不然我怎么会那么轻巧就把县长的女儿给拿下了。”

柳叶梅心里面有点儿泛酸,傻笑着说:“你就逗吧,那些事儿还用得着别人教?谁不是天生就会的。”

“我天生会不会你还不知道吗?在认识你之前,我连女人的小手都没摸过,更不要说那些更深入的了,你大概忘记了吧?第一次摸你的时候,我竟然不知道手该放在哪儿,还是你引导着,这才一步步找到了确切的位置。”李朝阳说着,坏笑不止。

“可人是会变的,估计你现在都已经是高手了,不但能熟门熟道,还能玩出很多的花样来了,是不是?”柳叶梅已经有了几分醉意,眼睛扑闪扑闪地盯着李朝阳说。

“柳叶梅我跟你说实话,要不是第二次见面我就把她拿下了,说不定到现在她还摇摆不定着呢。”

“那也是她有意让你拿下的,你以为那道门是随意让男人打开的吗?她如果不情愿,就会喊,就会叫,就会把双腿夹得牢牢的,你信不?”

“我觉得吧,女人就像一台电脑,只要你把握住鼠标,准确点击,那她就任你摆布了。”

“操,你这个坏东西,我那知道啥电脑呀,来喝酒……喝酒……恭喜你了。”柳叶梅暴起粗口来,举起杯,冲着李朝阳面前的酒杯叮当一碰,吱溜一口就喝了下去,竟然连脖子都没仰一下。

“柳叶梅,你酒量可比以前大多了。”

柳叶梅媚眼一抛,用力摇了摇头,满头长长的黑发乌云一样翻飞着。

李朝阳被摇得头晕目眩,咽一口唾沫,说:“柳叶梅,你真好看,喝了酒后更好看。”

“有那个马艳羽好看吗?”

“她虽然年轻漂亮,但没有你的成熟之美,各有千秋……各有千秋……”

“你们文化人就是会哄人,你以为我真傻啊,成熟还不就是老嘛?”柳叶梅手抓一块鸡腿,小口小口啃起来。

“柳叶梅,我可没有那个意思啊,你别误会。”

她笑着摇了摇头,突然问道:“李朝阳,我倒是想知道,你是咋样把县长女儿给勾搭上床的?”

“啥叫勾搭呀?是她心甘情愿好不好。”

“那你说说她是怎么个心甘情愿法。”

“好奇是吧?那好,我就告诉你。”李朝阳就把他跟马艳羽恋爱的经过大概说了一遍。

李朝阳说其实他们的恋爱过程很简单,一点儿都没有传奇色彩,是自己在教育局帮忙的时候,有一天下午下班后,因为无聊,便沿着沿河路闲溜达。

当他走到杨柳坝时,看到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正对着一辆红色轿车发呆,走过去一问,才知道是女孩的车坏了。

李朝阳就问她需要我帮忙吗?

女孩上下打量了一番,突然就问一句:你能让我相信吗?

李朝阳就把教育局门禁卡给了她,说我在教育局工作,叫李朝阳。

女孩看一眼,二话没说,就把车钥匙给了他,很随意地说:我还有急事,你帮我照看一下车,一会儿就来人帮着修车。

李朝阳怪怪地打量着眼前这个穿着时髦的女孩子,不敢接钥匙。

女孩看透了他的心里,硬把车钥匙塞进了他的手里,挖苦一句:还男人呢!说完就转身小跑着走了。

果然,不到十分钟的样子,一辆奥迪轿车开了过来,从车上下来了三个人,其中一个高个头的走过来,很礼貌地说了声:对不起,让您久等了。

李朝阳问一声:你们是来修车的吧?

见那人点了点头,就把车钥匙递到了他手上,然后迈步朝前走去。

后面的人突然喊住他,问他:你是马县长啥人?

李朝阳怔住了,一脸茫然地摇摇头,说:啥?马县长?我不认识啊!

那人皱起了眉毛,问他:那……那你是马艳羽什么人?

李朝阳仍然摇摇头,大瞪着眼睛说:马艳羽?我也不认识啊!

那人微笑着摇了摇头,哦一声,说:没事了,那你忙去吧。

到了第二天的下午,教育局办公室郝主任亲自到了李朝阳的办公室,一反常态的朝他咧嘴笑着,对他说:帅哥,有人找你呢。

李朝阳问:找我?

郝主任点点头,说:是。

李朝阳问:谁找我?

郝主任摇摇头,说:不认识。

李朝阳再问:在哪儿呢?

郝主任就说:在大院里呢。

看郝主任一脸神秘莫测的笑容,李朝阳惴惴不安地下了楼。

当他快步走出办公大楼的门厅时,一眼就看到了昨天下午抛锚在杨柳坝上的那辆红色轿车。

车窗玻璃缓缓落下,一张漂亮脸蛋儿闪了出来,冲着李朝阳莞尔一笑,轻声说道:上车吧!

李朝阳满目惊疑地望着女孩,木讷地说:我……我还在上班呢。

女孩说:郝主任都已经准假了,别磨蹭了,快上车吧。

李朝阳上了车,一开始还有些拘泥,放不开。

但女孩随和优雅的谈吐不知不觉中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,渐渐打消了李朝阳的顾虑。

女孩先以答谢他的名义,带他去一家高档餐厅吃过丰盛的晚餐,然后又开车去了郊区的万亩草坪。

这时候已经是夜幕降临,初月悬勾。

两个人保持一定距离,坐到了平坦的草坪上,看着不时滑落的流星,敞开了心扉。

如坠梦境的李朝阳再也把持不住,他凭借着在柳叶梅身上的实践经验,循序渐进,步步深入。

并且在短时间内,就恰到好处地得到了女孩的回应和配合,轻重有度地点击鼠标,水到渠成就把县长的女儿搂在了怀里,攮成了草地上的一条虫,一举创下了首次约会就热身成功的伟大壮举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