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九章 情感诱饵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柳叶梅,我真的该好好谢谢你,要不然,我都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。”李朝阳显得很真诚

不知道是被这美好的爱情故事所感染,还是因为有了酒精的作用,刚才还在为李朝阳的改变而耿耿于怀的柳叶梅,此刻前嫌尽弃,变得妩媚娇纵,媚眼烁烁,无比暧昧地说:“李朝阳,你小子可真厉害啊,果真成了采花大盗。”

“算不上……算不上……就这点小伎俩,还得益于你的亲切教诲呢,来,我再敬你一杯。”李朝阳反倒酸溜溜地客气上了。

柳叶梅随意喝一口,接着问他,“你刚才说女人是计算机,那你说……女人的那个啥……啥……鼠标在哪儿?点击哪一个地方才最管事呢?你是咋样在那个女人身上点击的?”

“柳叶梅,单靠嘴上说,是很难说得清的,倒不如我亲自演示给你看,好不好?”李朝阳说完,已是满目贼光烁烁,垂涎汹涌,连坏心眼子也跟着灵动起来,跃跃欲试,几乎都要把单薄的衣服给顶破了。

柳叶梅更是桃红柳绿,春光旖旎,娇喘之声吁吁而起。

李朝阳起身站起来,拦腰抱起了柳叶梅,粗野地放到了墙根处的那张破旧沙发上。

而此时的柳叶梅,已经变成了一只色彩斑斓的大蝴蝶,扑闪着粉尘扑扑的双翅,飘飘悠悠飞了起来,前方,阵阵醉心的花香扑面而来……

衡量一个男人的成熟,或许不仅仅表现在言谈举止,为人处事上,更重要的是要考量他与女人亲热时的手法与程式上。

这一回,李朝阳虽然也喝了不少酒,但他完全不像从前那样毛手毛脚、火急火燎了,看上去冷静得很。

他把柳叶梅铺展开以后,没有急于压上去,而是蹲下来,伸出双手,在女人热烘烘蒸发着身子上抚摸了起来,嘴里喷着酒气说:“柳叶梅,你现在就是我手下的键盘了。”

“嗯。”柳叶梅像个懂事的孩子,认真地答应着。

李朝阳的一只手抚摸着柳叶梅柔顺的头发,就像一条滑溜溜的鱼游弋在黑色的波浪中。

另一只手的中指伸直了,在那张微翕的红润嘴唇上轻轻划动着。

……

心旌摇摇的柳叶梅努力挣扎着,唯恐自己飘到天上去一样,梦呓一般念叨着:“你这坏蛋,我不想当计算机了,不要……”

李朝阳这才意识到柳叶梅毕竟是步入中年的女人了,三十如狼四十如虎,正是吃肉不吐骨头的年龄,她怎么会跟马艳羽一样呢?

所以说,自己那套在在马艳羽身上行之有效的办法,用到柳叶梅这儿就有些失灵了,至少是缺乏实用价值。

正当李朝阳龙腾而起,打算鱼贯而入时,突然感觉浑身上下一阵猛烈的抽搐,针刺一般疼痛,只得戛然停了下来。

有了之前的默契铺垫,按理说该是水到渠成的时候了,可天公不作美,突然就出了意外状况。

柳叶梅虽然紧闭着眼睛,但第六感管告诉她,这顿美餐吃不成了,活该自己要收饥挨饿。

麻痹滴!

真该死!

……

李朝阳恶狠狠骂着,愧疚难当,他浑身颤栗,面部扭曲,不敢直视这个桃颜浓醺的女人。

他知道,这个可怜的女人几乎被欲望之火烧焦了,亟待自己加速前进,来帮她灭火救灾。

但自己却实实在在是不行了,半道败下阵来。

可李朝阳不想就此罢休,再次把柳叶梅抱起,想进一切办法进行补救,但遗憾的是无济于事,最终还是颓然败下阵来。

因为他经受不住那种撕裂一般的疼痛!

妈呀!

老子“折了!”

李朝阳仰面朝天,身体僵硬,挺在那儿,一秒……两秒……三秒……貌似经过了一个漫长的世纪……

直到疼劲儿过了,这才慢慢往后退了一步。

不易察觉地低头一看,这才松了一口气,原来不是“折”了,而是“溃”了。

真枪没了子弹,虽然成了一把空枪,可外观它还是一把枪。

但李朝阳这枪就不一样了,那些子弹一旦射出,即便是无意间的走火,那它也不再像一把枪了,立马变成了被冰层下的虫子。

为这李朝阳很自卑过,他觉得肯定不正常,不是器官发育出了毛病,就是心理方面出了问题。

这种疑虑还是在读高中的时候产生的,后来到了大学也是如影随形,每次自我安抚之后,总是捏着小虫子忧心忡忡。

虽然他没去刻意观察其他男人是个啥模样,但他断定,人家肯定不像自己一样,就算那是块海绵地,就算是水被强挤出来了,那它的体积也不该有如此之大的变化。

为了得到有效的验证,有一次,他曾经偷窥过同寝室的舍友,但不等人家完事儿,就被发现了敌情,赶紧收枪,并恶毒地骂了一声变态!不要脸!随即下床,带上行李,搬出了寝室,直到毕业,没跟他说一句话。

也就是打那时起,李朝阳的疑虑变成了一种病态的折磨,甚至连恋爱的勇气都没有了。

直到遇到了柳叶梅,在她的启发诱导之下,从此雄风大振,重树信心,并能够较好地完成了任务(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),这才逐渐打消了内心的疑虑,重新树立起了信心。

但今天再次遭遇挫折,使他的自尊一落千丈,禁不住羞愧难当,心灰意冷起来。

慢慢回过神来,李朝阳懒得擦拭一下,就迅速地穿好了衣服,把所有的丑陋藏了起来。

去你妈的!没用的东西,自己垂泪反思去吧!

突然,女人抽抽嗒嗒哭起来。

李朝阳头皮一紧,慌了手脚,无限歉意地说:“柳叶梅,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都是我不好,因为这一阵子我……我太累了。”

“才……才不是呢。”

“真的啊,几乎天天加班搞材料。”

“我知道……知道你加的……那叫……那叫啥班。”柳叶梅醋意大发着说,“你是……你是……在那个……那个县长女……女儿身上加班。”

“有时候也加。”李朝阳恢复了平静,就像个犯了错误的大男孩一样,低头应着。

柳叶梅已经停止了哭声,不依不饶地说:“想不到你也这样,跟那些昧了良心的男人们一个德行,喜新厌旧!还不承认,口口声声说喜欢,到了需要你的时候,就露出了原形。”

“不是!真的不是!”李朝阳满脸痛苦,极力辩解。

“不是才怪呢?这还要我说嘛,不信你自己看。”柳叶梅挑挑下巴,示意他看上自己。

李朝阳不敢跟她对视,下意识地朝着脚底直直瞅着,嘟囔道:“快擦干眼泪吧,万一被别人看见了,还以为我把把你怎么着了呢。”

“就不……就不……我就是想让人进来看看,看看你都把我弄成啥样子了,非让那个县长的女儿知道不可,看她会咋样!”柳叶梅撅着嘴巴,满脸怒气,不依不饶。

虽然知道柳叶梅是在故意吓唬他,但李朝阳还是慌了手脚,赶紧抓起柳叶梅的衣服,哀求道: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姐……姐姐……我的好姐姐……你就别闹了,这次不行,不是还有下次嘛。好不好?赶紧把衣服抻好了,不是还有很多正事要谈嘛。”

柳叶梅却故意耍赖,为难他,责问他:“还有下次吗?这还刚刚有了新欢,你就把我给忘了,再过些日子,怕是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了。”

“不会的……不会的,你对我那么好,我怎么会忘记呢?”

柳叶梅瞄一眼李朝阳,只见他脸上明晃晃一片,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子,就嘻嘻笑了起来。

这一笑,倒是又把李朝阳吓着了,他怔怔地打量着柳叶梅,问一声:“你……你没事吧?”

“你以为我疯了吧?”柳叶梅这才慢腾腾爬了起来,望着李朝阳说,“跟你闹着玩呢,我吃得哪门子醋呀!”

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,来……来……把头发拢一下。”李朝阳把衣服递到了柳叶梅手上。

柳叶梅边穿着衣服,边在心里琢磨:其实人这东西吧,跟动物的最大区别是啥?那就是对情绪的掩饰,越是不理性的时候,才是最真实的自己。

一旦平静了,理性了,就会伪装,就会演戏。

就拿自己刚才的情绪变化来说吧,那种被冷落,被戏弄的怨忿一点儿都没掺假,完全是真实的宣泄。

可冷却后的瞬间,自己就成伪装者了,迅速戴上了面具,貌似优雅地还原成了另一个人。

唉,看来是自己陷得太深,对这个小白脸太在意,太钟情,甚至还是有几分依赖。

但那叫不叫爱情,自己一时弄不明白。

可人总该是要尊重现实的,不可能由着性子去,特别是在感情上。

李朝阳见柳叶梅安静下来,又慢慢找回了之前的优雅与自信,他坐到了饭桌前,对着正在用手梳理头发的柳叶梅说:“坐下来,边吃边说说那些事吧。”

“酒咱就别喝了,都已经喝晕乎了。”柳叶梅边说边坐到了原来的位置上,突然想起了什么,把手拿到鼻子下面闻一闻,蹙着鼻翼嗤一下,说,“啥味啊?难闻死了。”

李朝阳嘿嘿一笑,说:“你那会子不是还说很香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