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章 攸关生死的暧昧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去!”柳叶梅娇嗔地白他一眼,嘟囔着,“李朝阳,俺看你就是个属驴屎蛋子的!外表溜光,里面肮脏,人家那位县长的女儿不嫌弃你呀?”

“才不呢,说也奇怪,人家偏偏就喜欢那种味道,每次做那个啥,我都想着要洗干净了,她就是不让洗。”

“你就胡扯吧,人家那可是大家闺秀,能那么不在乎?”

“可不,人家说了,那才是天然的味道。”

柳叶梅端起了一杯茶水,递到李朝阳手上,对他说:“给我冲一冲。”

“还嫌我脏呀?”李朝阳边说边往柳叶梅手上浇起了水。

柳叶梅洗罢,摸起桌上的纸巾擦着手,笑着说:“做那事的时候不嫌,可就着吃饭就不对味了。”

两个人端正身子坐下来,收敛起了之前的情浪狂潮,一边吃饭,一边一本正经地聊起了柳叶梅心里纠结不清的那些烦心事儿。

李朝阳听了柳叶梅的描述后,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观点亮了出来——

其一,他觉得陶元宝要她去做什么副经理的事情不靠谱,一定不要跟这样的人搅合在一起,若不然是会吃大亏的,甚至会搞得自己身败名裂,遗臭万年;

还有重要的一点,那就是不但自己不去做,并且还要想方设法阻拦,把陶元宝筹建山庄的事给搅黄了,也算是为老少爷们、子子孙孙做了一件积德的事。要是真的让他得逞了,那桃花村就他妈不是桃花村了,就成了鸡犬不宁,“黄水”泛滥的烂泥坑了。

满村子的男人,包括她儿子小宝那样的未来男人,哪还有心思干正事儿,还不都成了绿头苍蝇,天天往那边跑吗?往深处想想,这是件很可怕的事情。

其三,他完全赞同,并且全力支持柳叶梅做村官的事儿,人活一世,不该平平淡淡,该出手时就出手。

再说了,他现在有了做县长的岳父大人,以后可以尽其所能帮助她,或许真就能走出一条仕途之道来。

其四,关于水库上那个案件,因为自己不知道其中的一些内情,已经跟检察院的同学约好了,下午抽时间见个面,一起深入交流一番,再根据实际情况,避重就轻,一定把柳叶梅的清白之身给保出来。

……

柳叶梅恭听着李朝阳侃侃而谈,内心涌动起了无限温情,是感激,更有钦佩。她突然站了起来,泪水潸然,动起了真感情。

两个人吃了一顿内容复杂的午饭后,李朝阳开车带柳叶梅去了一家名叫“吉福瑞”的酒店。

开进车位,停好车后,李朝阳回头对柳叶梅说:“美女,下车吧。”

柳叶梅愣怔着,坐着没动。

“发啥呆呢?快下车吧。”

“怎么又挪到这儿来了呢?”柳叶梅疑问道。

“啥叫又挪到这儿了,你今天就住这儿。”

“我本来……本来是想跟你说说话就回去的,咋好住在这儿呢?”柳叶梅为难起来。

“不是说好了嘛,检察院那个同学是要来跟你谈正事的,女人就是事多,不知道轻重!”

“不就那么点事儿嘛,一会儿不就谈妥了,谈完我就回去。”

“你以为人家只为你一个人工作呀?忙着呢,整天忙得团团转。再说了,我虽然把事说得很轻松,那是怕给你造成压力,你还真当儿戏了!”李朝阳拉长了脸,有点儿不乐意了。

“那好吧,我听你的。”柳叶梅说完,拉开车门下了车,跟在李朝阳身后,走进了宾馆大厅。

一进门,就有穿着得体的漂亮女孩笑吟吟迎上来,礼貌地打着招呼。

柳叶梅拘谨地打量着富丽堂皇的大厅,心里直发虚,自己可从来没有住过这么高档的宾馆。

李朝阳办完了手续,走过来招呼一声,她这才回过神来。走过去,傻乎乎地小声问道:“住这儿很贵吧?要多少钱呢?”

“不贵,不到二百。”

“住一个晚上就要二百,还说不贵,去个小一点的宾馆不行吗?”

“钱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,你难得来一次县城,我能让你自己掏腰包住宿吗?”说完招呼一声,走在前面,带着柳叶梅去了四楼。

房间里面看上去很整洁,也很卫生,特别是厚厚的地毯踩上去软绵绵的,很舒服。

柳叶梅走进去,坐到了单人沙发上,这才看到房间里竟然有两张床,就问正在摆弄电视的李朝阳:“怎么还要按两张床呢?”

“咱不是两个人吗?”李朝阳头也不抬地应一句。

“你也住这儿呀?”

“怎么?你不想让我住这儿?”李朝阳又开了一下电视,还是没有影像。

“那怎么合适,又不是两口子。”

“傻娘们儿,咱们把两口子的亲热劲儿都拿出来了,还跟两口子有啥区别呢?”

“那可不一样,我们又不是明媒正娶的夫妻,是在……是在偷。”柳叶梅盯着李朝阳的背影说。

“那还不一样,做了夫妻的事,可不就是夫妻了。”李朝阳淡淡地说。

柳叶梅刚想说啥,却见李朝阳拿起了桌上的电话,拨了几个号码,对着话筒说:“怎么搞的?电视坏了,赶紧来人修一修!”

说完就扣了电话,嘴里还骂咧咧叽咕着啥。

柳叶梅就说:“坏了就坏了呗,又没心情看。”

“咋就没心情看了?我看你现在变化大了,浮躁多了,一点都不像刚认识你的那个样子了。”

“明明是你变了,还说别人变了。”

“有句话说得很经典,人一旦有了过多的欲望,就会改变过多的本质。你想一想,之前你的思想多单纯,不就是个本本分分的小女人嘛,可现在呢?想法多了,野心有了,心里就消停不起来了,你说是不是?”

柳叶梅笑着摇了摇头,说:“我可没你说的那样,是你自己倒差不多……”

正说着,外面响起了敲门声。

李朝阳走过去开了门,走进一个身着蓝色套裙的女孩,小心翼翼地问李朝阳:“电视机不能用吗?”

“是啊,老打不开。”

女孩轻盈地走进来,冲着柳叶梅微微一笑,就弯腰摆弄起来。没用三下两下,就把电视机打开了,便直腰冲着柳叶梅礼貌地说:“是信号线没插牢,对不起,耽误你们看电视了。”

“没事……没事的……”柳叶梅起身回应着。

“打扰你们休息了,再见。”女孩说这话的时候,眼睛刻意在柳叶梅脸上扫了一眼。

这一眼虽然无声无息,却把柳叶梅的脸烧燎得一阵滚烫。

凭着女人的敏感,她分明感觉到了那目光的疑问:这个显老的女人跟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是啥关系呢?

李朝阳客气地回应一句,把女孩送出了门,然后翻身回来,直接进了洗手间,随手带上了门。

顷刻间,洗手间里面响起了窸窸窣窣宽衣解带的声响,紧接着就传出水柱倾泻的声息。

电视机声音开得很小,柳叶梅能够真切地听得出,那是李朝阳在解决内急问题。

心里禁不住窃笑起来:这个能把年轻力壮、挺挺拔拔的小伙子,咋就一旦亲近自己,就立马蔫了呢?

难道真是他身体出状况了?

问题会不会是出在自己身上呢?

要么就是有鬼在背后作祟,有意不让他沾自己的身子……

李朝阳扎紧腰带出了洗手间,见柳叶梅在抿嘴浅笑,就问:“怎么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?是不是受刺激了?”

“谁能刺激得了我?我是在笑你放水时发出的声音。”

“啥声音?把你笑成那样。”李朝阳坐到了柳叶梅身旁的另一张沙发上。

“那么猛,像一泡驴尿。”

李朝阳不屑地啐了一口,说:“你倒是会比喻,拿我当驴了,吃饭的时候连酒带水的喝了那么多,憋急了呗。”

“瞧瞧,我倒是真傻了,光觉着肚子难受,却不知道是咋回事了。你不说憋得慌,我还真忘记自己也该方便一下了。”话还没说完,柳叶梅就抬起屁股进了洗手间,门都没顾得上关,便方便了起来。

或许是因为憋太久的缘故,这一次的也是异常急切,暴风骤雨一般,带着余音环绕在整间屋子里。

李朝阳从来没有如此真切、如此逼真地听过这样的声音,他感觉震惊,又有些好奇,怎么就会有如此之大的威力呢?

这样想着,李朝阳就觉得心里面有万万千千、千千万万的痒虫开始蠕动。再加上他对宾馆这种容易产生暧昧故事的场所情有独钟,就连那股霉朽的气息都极具诱惑,禁不住让他浮想联翩起来。

他霍地站了起来,伸手在自己身上推了一把,快步走进了洗手间。

正在系着腰带的柳叶梅望他一眼,并不慌乱,嘴上说着:“看起来就是没长大,太性急。”

说完,自己的脸先红了。

“不是……不是性急,我不是还欠着你的吗?再说了,咱们从来……从来没在这样的地方做过。”

“那你就别挡在门口了,我想上床躺会儿。”柳叶梅望着他说。

李朝阳哦一声,返身退回了房间,飞快地扒起了自己的衣服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