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一章 吃了迷魂药一样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跟出来,正巧看到李朝阳在脱衣服,露出了充满活力的身体,禁不住一阵阵晕眩起来。

李朝阳手刚想跳上床,却被柳叶梅喊住了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你先打个电话,问一下你那个同学,他啥时能过来。”

李朝阳略加沉吟,接着微微点了点头,伸手抓起了搭在床上的裤子,从兜里摸出了手机,拨了号码。

同学接听后,李朝阳先闲聊了几句,才婉转地问清了见面的具体时间,然后就挂断电话。

柳叶梅从他们的对话里听得出,他们的交情非同一般,心里自然而然就跟着踏实了起来。

李朝阳说:“不急,他正在与一个案子的当事人面谈呢,最短也要一个半小时才能到呢。”

“反正今天就住这儿了,还急个啥呢?”柳叶梅说着,便开始动手解起了自己的上衣纽扣。

李朝阳利索地扒光了自己,急急忙忙钻进了那床铺展平整的白色床单下面,脸上竟带着几分拘泥和腼腆。

“臭小子,你还知道害羞?”柳叶梅嘴上叽咕着,把衣服扔到了另一张床上,偏腿爬上了床,僵硬地躺在了李朝阳身边。

“不是害羞。”

“哪是啥?”

李朝阳把手搭在了柳叶梅的后背上,轻轻按揉着,小声说道:“那会儿没让你舒坦了,这回我一定好好表现,好好给你补上。”

柳叶梅两眼直勾勾望着雪白的天棚,像是自言自语地说:“这次就别玩那些脏的了,要不然……唉!”

李朝阳不知道柳叶梅会如此伤感,就问她:“就为了那点破事?”

柳叶梅摇摇头。

“那是为啥?咱们好不容易见个面,咱们就不高兴了?”

“没啥。”

“没啥才怪呢,你脸上明明就写着。”

“写着你还要问呀?”

“柳叶梅,你今天这是怎么了?忽阴忽晴的,弄得我都琢磨不定了。”

柳叶梅收回目光,看他一眼,说:“快来吧,别耽误时间,让你老同学遇到多不好。”

“就你这幅模样,我怎么还有那个心情啊!”

柳叶梅不再说话,翻身搂住了李朝阳,一张漂亮的脸蛋儿深埋在了他并不宽阔的胸前。

李朝阳爱怜地抚摸着柳叶梅圆润细滑的肩头,深叹口气,喃喃地说:“柳叶梅,我是真心喜欢你,你漂亮,纯朴,热情,是我第一个让我动心的女人。可你有你的家庭,有你的儿子啊,我们注定不能长久在一起。”

柳叶梅一声不吭,静静地卧在那儿。

李朝阳接着说:“我迟早是要找个女孩结婚生子的,这是无法逃避的现实。可这并不代表着我就不喜欢你了,就不爱你了,我心里面会永远装着你的。”

柳叶梅依然没有接他放话茬,只是双臂在用力,紧紧地籀着李朝阳圆滚滚的腰肢。

李朝阳突然感觉胸前一阵湿润,忙捧起柳叶梅的脸蛋儿,见已是泪流满面,明晃晃一片。

柳叶梅愈发动情,竟呜呜咽咽哭出了声音来,把一张粉色的脸蛋儿哭成了雨中桃花。

虽然凄楚,但却妩媚。

李朝阳动情地吻起来,吻着她的泪眼,吻着她的鼻尖,再满口含住了她湿润的双唇。

柳叶梅的手机突然想了起来,忙站起来,从包里拿出手机一看,竟然是自家男人蔡富贵打过来的,就朝着李朝阳做了嘘声动作,按下了接听键。

蔡富贵上来就问她去县城干嘛了。

柳叶梅说:“是二婶告诉你的吧。”

蔡富贵说:“你先回答我,你去县城干嘛了?”

柳叶梅一听这话音,就知道蔡富贵怀疑他了,没办法,只得把因为设下圈套去水库要水,自己被怀疑为嫌疑犯的事情说了出来。

蔡富贵说:“不就这点屁事吗?你用得着急成那样了,我找村长想想办法就是了。”

“蔡富贵,你还在做梦呀,那个老家伙不但不跟咱们一心,说不定还在背后糟践咱呢,你千万别跟他说实话,要不然咱俩都得去坐牢。”

“有那么严重?”

“是,有人偷偷告诉我了,所以我就着急上火来找人了。”

“你一个女人家,能找谁?”

“我家有个远方亲戚,在检察院工作,已经联系好了,他让我下班后就去她家。”

“你家还有亲戚在检察院工作?”听上去蔡富贵有点儿怀疑了。

柳叶梅反倒也发镇静了,说:“是啊,我姥姥家的一个表叔,多年不凡往来了,想不到还这么热情,我已经在他家了,你放心吧。”

蔡富贵真就相信了,说:“你也别着急,我问一下派出所的人。”

柳叶梅说:“你不要问他们,万一有个风吹草动,表叔这边就没法子处理了,你说上是不是?”

蔡富贵答应了下来,又不痛不痒地嘱咐了几句,就挂断了电话。

收起了手机,柳叶梅叹息一声,再看李朝阳,已经趴在床上睡了过去,紧闭着眼睛,死了一般。

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样子,柳叶梅咬着他的耳朵,悄声说道:“该起床了,起来迎接客人吧。”

李朝阳这才猛然睁大眼睛,看到腮下的枕头竟然是一抹香肩,顿时惊慌起来:“怎么……怎么……在这儿睡着了呢?”

“起来吧穿衣服吧,你真是个大孩子!”

李朝阳苦笑着问柳叶梅:“把你压痛了吧?”

“你是不是做梦了?”

李朝阳赖笑着爬起来,说:“还真是做梦了,好像干那事了似的。”

“我接了个电话,你就睡着了,我也没舍得叫你。”

“不对,怎么就迷迷糊糊睡着了呢?柳叶梅,你不会是给我吃啥药了吧?”

“我能给你吃啥药?”

“迷魂药。”

“滚,小东西,我能干出那种事来吗?”

“这不是跟你开玩笑嘛。”

李朝阳刚想说什么,手机响了起来。

拿起来看一眼,赶紧走到窗前接听了,压低声音说着啥。

打完电话后,李朝阳返身回到柳叶梅跟前,说:“对不起了,柳叶梅,我不能陪你了,单位里面有急事,要我抓紧回去一趟呢。”

柳叶梅爽快地说:“那你赶快回去吧,我又不是个小孩子了,还用得着你陪了,去吧,赶紧!”

李朝阳答应一声,折身去了洗手间,听声音像是去洗手了。

等他从洗手间走出来后,人就精神了许多,衣衫齐整,头发柔顺,唯有面色疲惫泛黄。

回到柳叶梅跟前,李朝阳又拦腰抱住了她,动情地说:“柳叶梅,你真好,我真的很感激你!”

柳叶梅一笑,说:“去!跟我还泛酸了,快去吧,耽误了正事儿,我可担当不起。”

李朝阳转身离去,走到门口,突然又想起了什么,手把着门把手说:“对了,你自己先看电视吧,用不了多久我同学也就过来了,我可能一时半会儿赶不过来,你先把事情跟他谈谈。哦,对了,对他用不着隐瞒什么,实话实说就是,我们之间的关系铁着呢,不分彼此,懂了吗?”

柳叶梅点头应着,接着问一句:“那他知道我住这儿吗?”

“知道,我会告诉他的。”李朝阳说完,开门快步离去。

柳叶梅听着李朝阳渐渐远去的脚步声,突然心潮起伏,禁不住泪水潸然而下,哭了起来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她胸腔间像是突然被一阵飘渺的虚空和惆怅填满了,返身扑倒在床上,稀里哗啦哭了好大一阵子,哭得很伤心,很绝望,又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。

直到泪水流干了,她才起身坐在床沿上,又默默地发了好大一阵子呆。

然后才站起来,踱步到了高大的玻璃窗前,举目朝外张望着,跃入眼帘的是苍茫的天,昏黄的日,以及眼前高高矮矮、杂乱无章的楼房建筑,还有蚂蚁一般熙来攘往忙碌的人群。

城市好吗?

肯定是好,高大的楼房、宽敞的马路、繁华的商场,还有自己所住的这么好的宾馆……

那农村就不好吗?

肯定也有它的好,可好在哪儿呢?

柳叶梅在自问自答着,忽然,她想起了啥,赶忙跑过去,从包里拿出了手机,转动着眼球想了想,才按下了号码,她把电话打给了好姊妹杨絮儿。

杨絮儿接听了,没好气地问一声:“谁呀?谁呀?快说话!”

“吃枪药了你?哪来那么大的火气呢?”

“哦,浪货!是你啊,这不家里的电线坏了嘛,电视都没法看了。”

“电线坏了你急啥呀,找你老情人啊。”

“滚吧你,谁还理他!整天家东奔西跑,还以为他真是忙着抄表、修电的,原来全是为了钻女人被窝,你说他这算只啥鸟啊这是?”

柳叶梅嘻笑着说:“人家老婆都不管,你管啥?你不就是一个老相好嘛,还想管住人家不成?“

“滚!你就知道满口喷粪。对了,这些日子你跑哪儿去了?连个人影都见不着。”

“现在在县城呢,有点事要办。”

“是找小白脸办床上那事了吧?”

柳叶梅像猛然揭了伤疤,心里头嗖一下,随又想到杨絮儿是在信口胡言,就叹口气说:“哪还顾得上啊,是遇到麻烦了,天一样大的麻烦!”

“瞧你说的吧,凭你柳叶梅的能耐,啥麻烦能粘到你身上去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