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三章 暖融融的感觉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果然,那个叫吴法义的男人就把衣服塞进了门缝里。

尽管柳叶梅一再劝慰自己世界上不会有那么多的坏人,最起码这个叫吴法义的检察官看上去就不像是个坏人,是自己误解人家了。

但接过衣服的一瞬间,她还是满心满肺充满了戒备,就连行动上都足以表现出来,她一只手抓住衣服,另一只手却死死地按着门把手,身体也严严实实挡在门板上,只留出了足够把衣服拽进来的空间。

衣服团在一起拽了进来,柳叶梅又迅速地把门关上了。

她把衣服抖落开,见一件都不少,就连那些贴身小内衣都在里面,当她看到被沾染了的内衣时,脸上一阵滚烫。

柳叶梅由内到外一件件地穿了起来,边穿边暗自思量着:都怪自己太小肚鸡肠小心眼了,把一个好端端的人看成了狼。

当她穿戴齐整走出洗手间时,脸上流露出几分羞涩的歉意,她冲着一脸平静,却透着几分威严的吴法义微微一笑,腼腆地说:“大兄弟,让你见笑了,没想到你会来那么早,本想着趁没人来,先痛痛快快洗个澡,结果你一来,俺就毛了手脚。”

吴法义安静地坐在沙发上,淡然一笑,说:“你毛啥毛?是不是觉得我不像个好人?”

“不……不是那个意思。”柳叶梅说着,坐到了沙发的另一头。

吴法义没接话,眼睛盯着某一处直直瞅着。

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柳叶梅这才知道自己还赤着一双脚丫子,连拖鞋都没有穿。

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又是一阵慌乱,正想着起身去穿鞋,却不料吴法义已经把宾馆的拖鞋递到了她手上。

柳叶梅接过拖鞋,红着脸道一声谢,心里涌起一阵甜蜜:这城里的男人就是好,最起码他们懂女人的心思,更知道该咋样去心疼女人,一点都不像乡下的那些老爷们,整天除了吆三喝四指使自己干这干那,就是死拿硬按折腾女人的身子,从来都不知道心疼、爱惜自己的女人,更不用说主动帮着她们拿鞋子了。

唉,城里的女人真有福分!

吴法义看着柳叶梅穿拖鞋,突然毫不掩饰地说:“你的小脚丫长得真漂亮,又精致,很讨人喜欢。”

柳叶梅脸上一阵发烫,心里也像是跳进了一只小兔子,砰砰乱跳。头也不敢抬起来,羞答答地说:“好看啥呀?还不都一样,不就是一对臭脚丫子嘛。”

“你是说,你们村里的女人们,脚丫子都长得这么好看?”

“俺咋就没觉得有多好看呢?你倒是会哄人开心。”柳叶梅边说边翘起了自己的脚丫子,左右翻看着。

“没有比较就没有差距,这话可说得一点都不假。你原来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脚丫子长得好看是不?那好,我比较给你看。”吴法义说完,便脱掉了自己的鞋子,扯掉袜子,把一只呆愣愣的大脚丫子伸到了柳叶梅脚边。

柳叶梅扑哧一笑,说:“你是男人,男人哪儿还不都是粗粗邋邋的,咋能跟女人相比较呢?”

吴法义一听这话,大着胆子,无比暧昧地盯着柳叶梅一对好看的大眼睛,说:“你怎么就知道男人都是粗粗邋邋的?你都挨个儿看了个遍不成?”

柳叶梅知道自己的嘴又跑偏了,被他抓了话柄,脸蛋儿红成了个大红桃,羞得一时没了话说。

“看看……看看……这回知道差距在哪儿了吧?”吴法义嘴上说着,脚丫子却有意无意地靠了过去,几乎贴在了柳叶梅玉笋一般的脚趾上。

“你脚丫子如果长成我这要,估摸着连个老婆都讨不到,男不男,女不女的,你信不信?”柳叶梅不但没有反感,反而掩嘴一笑,粉嫩嫩的腮上有几抹妩媚在跳跃。

吴法义眼神迷离起来,盯着柳叶梅的脚丫子直流口水,身不由己地靠了过去。

就在柳叶梅进退两难时,突然响起了哒哒的敲门声。

“肯定是李朝阳回了了。”柳叶梅说着,起身去开了门。

身后跟进来的果然是李朝阳。

一进门,他就看见吴法义正在往脚上套袜子,禁不住问道:“大下午的,脱袜子干嘛呢?”

吴法义倒是冷静,骂骂咧咧地说:“狗日的卖的这叫啥袜子?穿在脚上刺痒刺痒的。”眼神却瞟在柳叶梅脸上,一闪即过。

柳叶梅明白那眼神的意思,也不多说啥,拿着热水器去洗手间装水去了。

两个男人坐到一起,七吹八侃着,偶尔还没深没浅地对骂几句,看上去他们的关系的确不一般。

柳叶梅在忙着烧水、洗杯、沏茶,俨然一个家庭主妇。

她手上忙着,耳朵却留在了两个男人这边,期盼着他们能够尽早谈起自己有求于他的事情来。

但直到她把沏好的茶水分别递到两个人面前时,还是没有听到他们提及,心里难免乱糟糟急躁起来。

偏偏就在这时,李朝阳起身站了起来,冲着两个人说了一句:“走吧,咱们吃饭去!”

吴法义抬腕看一眼手表,说:“不早点了吗?”

“还是早些去吧,边吃边聊,再说了,咱俩不是也好久没在一起喝酒了嘛,今日难得一聚,喝他个小辫朝天,如何?”

吴法义跟着站起来,调笑道:“还说呢,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,自打有了老婆,再把兄弟给忘了。”

“熊孩子,嫂子的醋你也吃?”李朝阳抡起拳头,砸在了吴法义宽厚的胸廓上,发出了砰砰的肌腱弹击声。

“那不叫吃醋,叫抗议!”

“你狗曰的还有脸说我?我问你,自打结婚后,你请哥们儿吃过几次饭?要不我就时常想,男人这种动物靠不住,最好一辈子都不结婚,免得被裤腰带拴住了,没了自由。”

“李朝阳,你丫的也就是个嘴皮子上的能耐,有本事别结呀,干嘛还追着撵着的要人家嫁给你?”

“你是没看清形势,不是我急,是有人急。”

“你小子就臭美吧,人家一个县长家的千金小姐,还哭着喊着要嫁给你不成?”

“萝卜白菜各有所爱,吃顺嘴了,还真就受不住了!”

……

两个人说笑着,一起朝外走去。

到了门口,刚要开门,李朝阳突然想起了什么,转身对着跟在身后的柳叶梅说:“是不是冷淡你了?你可不要介意,别看我们在一个城里,却很少见面,一见面总有说不完的话。”

柳叶梅淡然一笑,说声:“没事,一直听你们说话呢。”

三个人出了酒店门,前行不足百米,往右拐,是一条绿树掩映的柏油路,路不宽,很少有车来往。

两个男人在前,女人在后,不即不离,像一条美丽的尾巴。

柳叶梅看着两个两个男人打打闹闹,谈笑风生,心里不由得泛起了一股暖融融的滋味儿。

他们偶尔也交头接耳,窃窃私语几句。

间或还回过头来,朝着柳叶梅偷偷瞄几眼,那眼神满含了暧昧和顽皮。

柳叶梅知道他们是在拿自己取乐子,却猜不出他们在说些啥。

走过林荫小道,路口正冲着的,就是一家叫做“醉仙阁”的酒楼。

三个人依次走进去,迎宾小姐一路引领着,左拐右拐,进了一间“溢香亭”的雅间。

落座后,见服务员把菜谱递了过来,李朝阳就说:“这家店我熟,知道啥菜做得地道好吃,就不麻烦你们了。”

说完,便对着服务员叽里咕噜地说出了一大堆的菜名。

很快酒菜便上来了,满满一大桌子。

柳叶梅眼花缭乱地看着,心里就有些过意不去,觉得这样的吃法也太铺张了点儿,就忍不住盯了李朝阳几眼。

李朝阳看懂了她的意思,就说:“在村里你对我那么好,难得来一次,又请了吴检察官亲自来作陪,不多整几道菜怎么行呢?再说了,又用不着咱自己掏腰包,不吃白不吃。”

说到这儿,便张罗着喝起酒来。

由于有了中午的酒劲做铺垫,这时候,柳叶梅觉得杯中的酒不但没了那股难闻的味道,并且还散发出了阵阵悠悠的清香。

经不住两个男人甜言蜜语的劝让,柳叶梅又觉得自己是有求于人,不好破坏了桌上的气氛,就毅然跟着他们频频举杯,豪爽畅饮。

看上去吴法义的酒量并不大,甚至连个女人都不如,柳叶梅才刚刚觉出有点儿晕乎,他却早就满脸绯红,两眼呆直了。

只是他还算理性,在喝干第四杯的时候,他终于道出了柳叶梅心急火燎想听到的话题。

他说:“美女啊,水库上那事吧,我看过卷宗,本来都已经定案了,自杀!本来就是自杀嘛。可这时候死者的老婆又找上门来了,哭着喊着的说她男人死得不白,肯定是被人害死的,还拿着一团用过的卫生纸,哭号着说那就是最好的证据。”

柳叶梅听到这儿,脑袋猛然胀大了,千斤万斤重,双手支着下巴问:“他老婆不是跟野男人跑了吗?”

吴法义喝一口水,说:“她是跟人跑了,可法律上她还是那个死者的老婆呀,既然连法律都承认,那么家里所有的财产就理所当然属于她的,当然了,她这样一折腾,万一找出点啥证据来,说不定还真能获赔呢。”

“获赔?谁赔她?”李朝阳禁不住问道。

“要说赔,那肯定是被告了,还有……还有死者单位,肯定也要承担,或者给予一定的补偿了。”

柳叶梅一阵心慌,用力按了按胸口,才慌怯地问道:“就是说,如果我脱不开那个罪名的话,不但要蹲大牢,还要赔偿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