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五章 一夜煎熬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是一个造物主精雕细琢、特殊制作的女人,目所能及的部位都是那么精致细密,完美无瑕。

这样想着,自然而然就想到了深藏不露的地方,肯定也是与众不同,超乎想象的美妙绝伦……

看着……

想着……

想着……

看着……

我靠!简直要了人的命了!

吴法义心中的火焰冉冉升起,熊熊燃烧,几乎把整个人都给烧焦了。

他按耐不住,站了起来,脚步轻移走到了床边,痴痴盯着那双白嫩的脚丫,一时间口水泛滥,百爪挠心,忘情地伸出了手,轻轻摸了上去。

吴法义蹲下身来,用心观赏着柳叶梅修整细致的脚趾甲,虽未矫饰,但一个个晶莹剔透,光滑圆润,像一朵朵盛开着的奇异小花,更像是排列有序的精湛艺术品。

他试探着,小心翼翼地挨个触摸着,好似弹钢琴一般。

紧接着,又摸到了她光滑的脚背上,爱怜地摩挲着。

不知不觉中,手掌顺势而上,抚到了她匀称丰满的小腿上,久久逗留玩味着,那凉丝丝的滑腻之感令他陶然若醉。

“喜欢吗?”柳叶梅冷不丁低语一声。

“嗯,喜欢。”吴法义心头一阵燥热,应一声,手劲大了起来。

“小吴同志,你不会只喜欢那儿吧?”柳叶梅立起半截身子,娇羞问道。

“喜欢,都喜欢,只是……”

“只是什么?是没胆量了吧?是不是怕被老婆知道了?”

“怎么会让她知道呢。”

“那就是怕被单位的领导知道了,影响你的提拔了?”

吴法义被击中了要害,脸涨得通红,无言以对。

“喜欢就来吧,是我心甘情愿的,你也用不着虚伪。”柳叶梅说完又实实躺了下来,风情万种地望着他。

吴法义受了莫大的鼓舞,往前一步,笨拙地伏到了柳叶梅的身上。

“轻点儿。”柳叶梅随娇喘一声,调整一下姿势,呢喃道:“小弟弟,知道我为啥要这样吗?”

吴法义贴在她胸口晃了晃脑袋。

“我跟你说实话,你可不要不高兴,你对我好,帮我那么大的忙,我必须报答你。”

不管是酒后的呓语,还是真情的吐露,但对于血脉喷张的吴法义来说,这足以让他兴奋不已。

以至于使他的五脏六腑都灌满了甜蜜的浆汁,使他心旌摇摇,神魂颠倒地忘乎所以。

看着身下的柳叶梅面染桃红,娇喘如兰,吴法义恍若在梦中,一如漂浮于温煦的波浪之上,紧紧贴着,唯恐春梦易逝。

打眼一看就知道,吴法义算是个有品位的男人,虽然酒喝高了,但做事半点都不毛手毛脚,依然保持那种和风细雨的风格。

其实他有自己的想法,那就是好东西不能一口吞掉,要有滋有味地细嚼慢咽,才能品出真正的味道来。

此时的吴法义不但细腻,还他妈的装逼,看上去有些拘泥,一副唯唯诺诺放不开手脚的模样。

柳叶梅看得明白,却并不介意,反倒增添了几分对这个男人的好感。

她有自己的理解方式——这个男人之所以这样,无非说明他对情场涉足不深,缺乏经验,即便是心里燃情似火,也不会不管不顾,一干到底。

这在当下的男人中,特别是那些自以为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中,恐怕是少之又少的稀缺货色了。

“呜呜呜……”不知道为什么,吴法义突然哭了起来。

豆大的泪珠滂沱而下,肆意飞溅,喉腔间也发出了呜呜咽咽的压抑之声。

柳叶梅爬起来,问:“咋了?不喜欢吗?”

吴法义摇摇头,哽咽着说了一句:“谢谢……谢谢你……谢谢你……”

“为啥要谢我呀?”

“我给你的太少,你给我的太多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偿还了。”吴法义动情地说。

“我本来就是来偿还你的,哪还用得着你来还?再说了,我高兴,我乐意,我喜欢……”柳叶梅故意娇嗔道。

吴法义像是也动了真情,紧紧搂着她,相拥而卧。

……

突然,外面响起了哒哒的敲门声。

吴法义呼一下爬起来,胖乎乎的身子几乎弹跳到了床下面,急三火四的穿上衣服,走到门口,小声问:“谁?谁在外面?”

见外面没有动静,他就试探着开了门,伸长脖子望了一样,迅速缩了回来,满脸惊恐的坐到了沙发上,对着柳叶梅说:“你,赶紧了,把衣服穿上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好像有警察来查夜了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我也没看太清楚,楼道尽头好像有个穿制服的人。”

“哦。”柳叶梅应一声,下了床,穿戴齐整了,坐在床沿上。

吴法义说:“要是警察问起,你就说是我亲戚,一直谈事儿,啥也没干,你知道了吗?”

柳叶梅点点头,说知道了。

然而,一直坐了但半个夜晚,也没见警察的影子。

再看吴法义,已经蜷缩在沙发里呼呼大睡了。

一阵睡意袭来,实在支撑不住了,她就和衣躺在床上睡着了。

醒过来的时候天刚刚泛亮,柳叶梅望着熟睡的吴法义,心里却像是打倒了五味瓶,翻涌着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来。

她下了床,心里乱成了一团麻,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离开这儿,趁着床上的男人还没有醒过来,尽早消失,越快越好。

穿戴整齐,拿起了自己的包,轻轻拉开门。

可就在这时,她却突然又犹豫了起来:就这样一走了之合适吗?

吴法义醒来后找不到自己会怎么想呢?

他会不会把自己看成一个畏畏缩缩、小里小气的乡下小女子呢?

他会不会一气之下,就不再尽心尽力去管自己的事了呢?

……

可自己的的确确打心眼里不想再让吴法义看见自己,特别是在这样一个早晨,这样一个被淫秽浸泡了一夜,又煎熬了一夜之后的早晨。

现在回头想一想,自己差一点就豁出去了,就差那么一点点了,该着是天意,关键时刻就响起了敲门声。

难道真的是警察来查夜了?

可为什么之后就没了动静了?

不会是有人故意在搅合他们的“好事”吧?

可这个人是谁呢?

难不成是李朝阳那个小子?

可不对呀,明明是他暗示自己要对吴法义“有所表示”的,他怎么会偷偷摸摸捣乱呢?

不对,一定还有另外一个人在暗地里盯着自己,不让自己迈出那一步,可……可又会是谁呢?

不会是自家男人蔡富贵吧?

会不会是他一直在跟踪着自己的呢?

……

想来想去,柳叶梅身上一阵阵发凉想到这些,她不再迟疑,毅然迈出了房间,轻轻带上门。

整栋大楼里静悄悄,走廊里空空荡荡,禁不住让她一阵阵发虚。

当她下到一楼,走过门厅的时候,那个睡眼惺忪的保安还怪怪地打量了她一眼,这让她心里无法抑制地一阵蹦蹦乱跳,像个贼一样,灰溜溜地向外挣脱。

当她一脚踏出酒店大门,心里豁然轻松开朗起来,连喘息也顺畅了许多,像是重新获得了自由一般。

此时天空蔚蓝,仅剩的几颗星星努力眨巴着眼睛,等待着东方愈来愈亮的晨曦吞噬它们。

柳叶梅脚步匆匆,几乎是一路小跑着朝前奔去。

凭着依稀的记忆,又问过几次扫街的环卫工人,七拐八拐,终于找到了车站。进了候车室,一打听才知道,去镇上的早班车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发车。

柳叶梅屋里屋外进进出出几个来回,突然觉得身上酸软无力,只得坐到了破旧的排椅上,手捧了发丝凌乱的脑袋,打起盹来。

迷瞪了一会儿,猛然觉得自己的大腿外侧被擦弄了一下。

柳叶梅慌忙睁开眼睛,见一个城里人打扮的老头子紧挨自己坐着,眼睛直啦啦瞅着门外,看样子像是在等人。

看上去这老头并不像个坏人,又不见他对自己有啥不轨的举止,便垂下头继续打起盹来。

可刚刚有了睡意,突然又觉得大腿上有搔痒的感觉,再次猛然睁开了眼睛,这次被他逮了个正着——老头竟然把手搭在了她的腿上,轻轻摩挲着。

“你……”后面的话还没有喊出口,她看到了一双满含乞怜的眼睛,以及那只刚从自己腿上抽走,干瘪苍老,布满了老年斑的手。

一时间,柳叶梅觉得嗓子眼里堵了,堵得死死的,堵得她直翻白眼。

老头子看事不妙,扭头便跑,身子一跛一跛,他竟然是个瘸子。

柳叶梅气不打一处来,心里狠狠地骂着:老死尸鬼!你都成废品了,还他娘的贼心不死,麻痹滴,这个世道是咋的了?

这人都咋的了?

咋就老老少少的都变成这样子了呢?

真的就连禽兽都不如了……

好不容易等到了发车时间,柳叶梅带着满腹的气愤上了车,一路上闷闷不乐,满脑子数落的都是那些猪头狗脸的坏男人。并挨着个的骂,恶狠狠地骂,骂了一遍又一遍。

但骂来骂去,她始终没有骂李朝阳一句,她觉得自己还是真心喜欢他的,虽然他已经变得油滑世故,变得面目全非。

车到了镇上,再步行四十分钟,总算回到了家。

一进家门,柳叶梅就急不可待地拨了李朝阳的电话。

但李朝阳没有接,刚想再拨,柳叶梅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干脆收了手机,去院子里喂鸡了。

把半瓢的玉米粒子洒在了地上,咕咕咕咕唤了一阵子鸡,数来数去却少了一只,少的偏偏是那只个头最大,翎毛最漂亮的芦花公鸡。

于是,柳叶梅放下瓢,院里院外地找起来,可找了半天,也不见那只鸡的影子。

她就泄气了——那只鸡一定是丢了!

正在不歇气地寻找着,屋里突然响起了手机铃声。

她知道一定是李朝阳把电话打过来了,就不顾一切地蹿进了屋里,抓起了桌上的手机,按下了接听键。

果然是李朝阳,他压低声音说:“对不起了,柳叶梅,刚才正在跟……跟那个谁说话呢,不方便接听。”

“接个电话有啥不方便的?我都弄不明白了,你到底是讨了个老婆,还是找了了娘?”柳叶梅气恼地指责道。

“柳叶梅你怎么了这是?哪来那么大的火气呢?”

“我那敢在你面前有火气?你都把我当啥人了?扔下我就不管了,我差点就被那样了,能没有火气吗?”

李朝阳像是被柳叶梅的火气烧蒙了,赶忙问:“吴法义那小子,他……他欺负你了?是不是来硬的了?”

“你还有脸问我,不是他硬,还能是我硬呀?”

“柳叶梅,你先别上火,见面后再细谈,你现在还在宾馆吗?”

“宾馆个屁啊!早就到家了,不要你管了,去陪你的县长千金去吧!”

“喂,柳叶梅,你听我说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