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八章 遭殃的小媳妇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还没近前,就听尤一手责问她:“柳叶梅,你跑哪儿放骚去了?招呼都不第一声。”

柳叶梅看看四周无人,就大着胆子顶他一句:“我去哪儿与你有啥关系?你又不是我啥人。”

“操!你是不是不想当村干部了?简直不像话,无组织无纪律!”尤一手直拿白眼瞪她。

“不是还没当上嘛,听啥听?听你个狗屁动静啊!”柳叶梅脸上冷得蒙了一层霜。

“我日,你以为那么简单呀,当干部是要经过严密考察的,连这个都不懂?再说了,也就这几天的事了,等镇上头的文件一下就成了。”

“那就等下了文再说别吧。”

“柳叶梅,可老子等不及了,有件事必须你出面去处理,就算看在我们个人的交情上,你也得帮我。”

尤一手突然软了下来,脸上有了乞怜之色。

“咋了?天塌了?看把你吓成那个熊样子。”

“可不是,这两天可真把我愁坏了。”

“在桃花村还有让你尤一手犯愁的事儿?”

“别提了,这事还真挠头了,搞不好是要出人命的。”

“到底啥事呢?你倒是快说呀!”

尤一手朝四下里望了望,然后说:“走……走……到屋里面说去。”

柳叶梅担心这个老东西是在耍滑头,又想打自己的坏主意,就说:“有啥话就在这儿说吧,又没人听见。”

“操,你屋里不会有野男人吧?”

“有话你就快说,一会儿蔡富贵就回来了,让他碰着还不犯猜疑啊。”

“没事,他在出黑板报呢。”

“那你快说,我还得去看麦子呢。”

“你看这事吧……真的不能让别人知道,万一走漏了风声,那可就出大事了。”

“有屁你就快放!”

“柳叶梅,这次你得帮我,我实在兜不住了。”

柳叶梅一看尤一手这反常的表情,就知道他真是遇到啥棘手的大事了,往日里,他何曾软弱过?就连在女人身上时,狗杂种脸上挂着的都是威严加霸气,就像干女人那活儿压根儿就是村长工作职责的一部分似的。

“操,我柳叶梅是啥样的人,你又不是不知道,能给你走漏风声吗?”

尤一手下意识地转动着脖子,前前后后、左左右右地望了一周,才伏到柳叶梅的耳朵边,窃窃地说:“你跟马家那个小媳妇熟不熟?”

“她嫁到村子里也就才一年半载的,只是个见面熟,没具体打过交道,觉得人还行,老实本分的。”

“面熟也行……面熟也行……”

“咋啦?那小媳妇她咋的了?”

“你说她老实,是不假,可老实也有老实的不好处啊,她要是那种拿得起放得下,泼泼辣辣的女人就不会出这档子事儿了。”

“到底出啥事了?看你那个死熊样子,被阉了似的。”

“她……她怀孕了。”

“怀孕了是好事呀,你愁个鸟啊。”

“麻痹滴,好个吊啊?那孩子不能要,得让她去流产。”

柳叶梅冷笑一声,说:“女人流产那是郑月娥的事啊,她才是妇女主任,你找她去啊,找我干嘛?”

“能找她,我还找你干嘛?有些事不能让她知道,担心她嘴巴不严实。”尤一手一脸难为的表情。

“她是你侄媳妇,又是村里的妇女主任,你信不过她还……”话没说完,柳叶梅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紧皱双眉,打量着尤一手那张变了形的苦瓜脸,咬着牙根问道:“许翠翠肚子里那种……那种是你的?”

尤一手苦着脸,点了点头。

“麻痹滴,作孽啊你!”柳叶梅骂了起来。

“小声点……小声点……”尤一手慌了手脚。

“草你佬!让你整天犯痒痒,变着法子的去糟蹋女人,人家才是个刚过门的小媳妇啊!自家男人都没稀罕够呢,你就给偷吃了,你还是个人吗?”柳叶梅气得满脸通红,喷着唾沫星子骂道。

“他男人不是没在家嘛。”

“没在家就成你的了?”

“又不是我强行的。”

“不是你强行的还是人家情愿的呀?就算不是强行的,那也是你吓唬人家了,设了套让人家小媳妇往里钻。”

“柳叶梅,你也别把我想得那么坏,一开始她为办孩子出生证的事过去找我几次,一来二去的就上手了。”

“狗东西,还不是你要挟人家了。”

“没有啊,你听我说。”

“你说!”

“一开始吧,我也没那个胆量,可因为她娘家那边的手续不全,缺这少那的,我教训了她几句,她就……就……其实吧,我也没想到那么容易就得手了,只是安慰她的时候,顺便摸了她一把,她就倒我怀里了。唉,看上去挺老实的一个女孩子,还真应了那句话了——‘不说不啦,心里长牙’啊!”尤一手说着,脸上竟然还流露出了沾沾自喜的表情来。

“啊呸!你简直就是个人渣!那个小媳妇还没生养过呢,一块好好的地让你这头猪给拱了,万一出了啥差头,有个三长两短的,还不把人一家子给毁了啊!”柳叶梅气得几乎就扇他俩耳刮子了。

“这不就是嘛,眼下还不是谈后果的时候,火猝腚眼的是赶紧去想法子补救。”

“咋个补救法?”

“去医院,做人流。”

“那就抓紧去做呗,你拿出点钱来,去县城里好的医院,找最好的大夫,一定给人家把手术做好了。”

“问题是出岔子了,小媳妇急着闹着的去做掉,可她婆婆那边却卡住了,死活不同意。”

“咋啦?她婆婆都知道了?”

尤一手叹息一声,说:“操,还不都怪黄仙姑啊,她当着那个老太婆的面给许翠翠把了脉,这不就说漏嘴了嘛。”

“她婆婆知道孩子是你的了?”

“她怎么会知道?七老八十的老太婆了,稀里糊涂的。真要是让她知道了,那还了得,不撞死在我家南墙才怪呢!她以为是自己儿子的种,乐得合不拢嘴,谁让打掉就跟谁拼。”

“那……那小媳妇的男人知道这事了吗?”

“还不知道,也多亏了老太婆是个睁眼瞎,连个电话都不会打,要不然早就告诉他儿子了。”

柳叶梅想了想,故意逗他说:“要不就干脆留下来吧,等生下来,再想法子给他们家弄个二胎指标,这不就两全其美了嘛,他们家照样有自己的孩子,你也就暗地里多了个一儿半女的。”

“去个姥姥的!”尤一手撇撇嘴说:“都说你柳叶梅聪明,我看你还傻得不轻,麻痹滴,简直就是个二百五!”

“我咋就傻了?”

“男人不在家,女人怀了孩子,这不是不打自招吗?日子差得远着呢,想瞒都瞒不了。”

柳叶梅打量着尤一手一脸的无奈,问他:“那你想咋办?”

“咋办?唯一的办法就是你去做她婆婆的工作。”

“总该有个理由啊?我凭什么就要人家儿媳妇去流产?”柳叶梅一脸为难地问。

“我有办法还用得着来找你了,这不也是没咒了嘛。”

柳叶梅装模作样想了想,念咕道:“可办法也实在难想啊,人家生育计划都有了,还有啥法子呢……”

“反正……反正这事吧,就托付给你了,好好琢磨琢磨,想个最牢靠的办法。”尤一手说到这儿,抬头望了望柳叶梅,说,“算我老尤求你了,越快越好,还有,那就是一定得替我保密,绝对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,那个小媳妇放话了,万一传出去,她就不活了,就一死了之!”

柳叶梅心里一沉,恶狠狠地骂尤一手:“该死的是你!还口口声声只对我好呢,看看吧,耕了多少地不说,这下种子都发芽了。”

尤一手叹息一声,说:“这不一时糊涂嘛,愿骂你就骂吧,只要把这事办妥了就行。”

“那我可有个条件。”

“你说!”

“事情处理好了,你让我干妇女主任!”柳叶梅借机要挟起来。

尤一手一脸无奈地说:“你就别难为我了,职务都已经定了,能进班子还是第一步,慢慢来吧。”

“不行!我就是要干妇女主任。”

“你这熊娘们儿,咋就这么没数呢?不就是为了跟郑月娥治气吗?就宁愿让我犯难?唉,柳叶梅你就可怜可怜我吧,眼下遇到这事,已经够挠头了,你就别再跟着添乱了。”

“也好,反正以后你要对我好!”

“中……中……只要你把这事办牢靠了。”

“好,我这就想法子给你解决去。”

尤一手摇了摇头,语气沉稳了许多,他说:“看来我没看错人,全村也就你对我最好,把我当回事儿。”

“啥好不好的,我是怕你想不开!”

尤一手眨巴了眨巴眼睛,情绪低落下来,说:“可别说,这一次我还真怕了,眼前总有个阴影在晃,怕是真的要对我下手了。”

听他这么一说,柳叶梅心头不由得一揪,安慰道:“看看你,一辈子呼风唤雨的,你怕过谁?谁又敢拿你尤一手怎么样?你放心好了,没事的,都是你自己瞎琢磨了。”

尤一手摇了摇头,说:“不是瞎琢磨,是预感,是即将到来的现实。”

“啥现实?”

“柳叶梅,还有比小媳妇那事更可怕的。”

“啥事儿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