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九章 诡异死鸡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这几天来,一到夜里,那个黑影就在我眼前飘来飘去,从没间断。昨天晚上,我安排了人躲在我家院子里值班,他还是照样来了,不等值班的人反应过来,人早就翻墙跑了。竟然还给我留下了不祥的东西,很瘆人,他是在警告我,在诅咒我。”尤一手面色焦黄,惊悸不已。

“啥东西?”

“一只鸡,一只血淋淋的死鸡!”

“鸡?啥鸡?”

“一只死鸡。”

“啥样的死鸡?”

“芦花公鸡。”

柳叶梅一愣神,忙问:“那只鸡呢……那只鸡呢?”

“瞧你,这是咋了?一惊一乍的。”

“我问你那只鸡呢?”柳叶梅大声问道。

“当晚就被孙大力、范玉祥他们煮了吃了。”

“吃了?”

“嗯,吃了,我还搭上好几瓶好酒呢。”

“在哪儿吃的?”

“在我家东屋啊,瞪眼扒皮的你这是咋了?”

“那鸡毛呢?”

“你找那些烂**毛干嘛呀?想用它续棉被吗?”尤一手怪怪地打量着柳叶梅。

柳叶梅一把拽住了尤一手的胳膊,着急上火地说:“走……走……赶紧领我去看看……看看那些鸡毛。”

“干嘛……干嘛……柳叶梅你是不是疯了?”尤一手边挣脱边喊着。

柳叶梅松了手,双目呆滞地望着尤一手,声音打着颤说:“你知道不知道,那鸡……那鸡……很有可能是我们家的!”

尤一手被浇了一头雾水,问柳叶梅:“胡说八道!你怎么就知道那只鸡是你们家的?”

“好好的一只鸡不见了,你说能到哪里去?”

“那也不能一口咬定就是那只死鸡啊!”

“是,肯定是!”

“疯了……疯了……”

“走……赶紧走。”

“去哪儿?”

柳叶梅死死拽住了尤一手的衣袖,用劲往外拉扯着,说,“赶紧去看看……看看……”

尤一手只得随着她去了,先去找了参入吃鸡的孙大力,然后又在孙大力的引领下,去了村东的河坝,从坝底找到了那堆所剩无几的鸡毛。

柳叶梅一打眼,便蔫了,一屁股坐到了烂石渣上,痴痴地望着那堆鸡毛发起呆来。

尤一手弯腰瞅着柳叶梅的眼睛问道:“是你们家的鸡?”

“是。”

“你瞅准了?”

“错不了。”

“不就是一只公鸡嘛,又不下蛋,丢了就丢了,何必心痛成那样?”站在一旁的孙大力说。

“那可不只是一只……一只鸡的事啊。”柳叶梅声音在打颤。

孙大力接着说:“是不是黄鼠狼干的?把你家的鸡咬死了,然后拖到村长家里了。”

“孙大力,天下有那么厉害的黄鼠狼吗?除非它真的成精了。”尤一手接话说。

“可谁会黑灯瞎火地去柳叶梅家偷一只鸡,杀死后,再穿街过巷地送到村长家呢?那不是吃饱了撑得慌吗?”

“这事可也难说,也许真就有人会那么做。”尤一手望了望柳叶梅,疑问道,“可这个人会是谁呢?”

柳叶梅摇摇头,一脸茫然。

尤一手来来回回踱了几步,然后折回来,冲着柳叶梅说,“走,回去忙正事吧,这事放在后头再说。”

柳叶梅知道尤一手所说的正事是什么了,许翠翠肚子里那不仅仅是个肉蛋,那是一颗威力极大的炸弹,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。

一旦爆炸,他老尤的“一世英名”就算完蛋了。

孙大力觉得尤一手跟柳叶梅是在小题大做,懒得再跟着搅合,找借口先一步走了。

柳叶梅又呆坐了一会儿,回头望了望,见尤一手蹲在不远处,一脸愁容,唉声叹气,便站了起来,默默地朝着村子的方向走去。

尤一手紧随其后,有气无力地喊着:“柳叶梅,你慢点走,等等我……等等我……”

柳叶梅果然就放慢了脚步,却不说话。

尤一手紧跟几步,望着她的背影,喘息地问道: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我问你,你说的土坑里那个土龙的事儿是真的?”

“你觉得那是假的吗?”柳叶梅反问道。

“一开始我觉得不像真的,现在有点儿相信了。”

“那我告诉你,只要你相信我柳叶梅,那就是真的!”

“柳叶梅,我现在有了一个可怕的感觉。”

“啥感觉?”

“我觉着那是一条怪龙,是个恶魔,村里发生的所有怪事儿,说不定都是它干的!”

柳叶梅回头望了一眼尤一手,突然觉得他今天苍老了许多,头发斑白,面色苍老,连往日直挺的脊背也塌陷了许多。

尤一手接着说:“是不是村里人惊动它了,惹怒它了,所以它就出来祸害人了?”

柳叶梅沉默一阵,戛然止步,冷冷回一句:“你还领导干部呢,咋就也跟着迷信起来了。”

“你都亲眼看到了,还说我迷信?”

“我是亲眼看到了,但那不一定就是迷信。”

“不是迷信是啥?”

“说不定是科学呢。”

尤一手沉吟了一会儿,摇摇头,接着说:“连方圆几十里的人都知道了,是你柳叶梅亲眼看到的,一个长着胡须的大鱼,还能爬到岸上来吞云吐雾,还能刮风下雨,咋还会有这样的科学呢?”

“反正我觉着吧,说不定这苍天之下就真有那么一种动物,只是不多见,稀奇了些吧。”

尤一手说:“这两天我就在琢磨,自打你遇见了它,村子里面的蹊跷事儿就多了起来,并且有些怪得离谱,根本就不是人能够做到的,你说这事儿怎么解释呢?”

“好了……好了……你就别动那些歪歪心思了,还是好好思量一下小媳妇那事吧。”

“那事不是全靠你了嘛,你这就去一趟许翠翠家,好好跟她商量商量,尽快把她肚子里那事做了,别留后患,越快越好。”

“死不要脸的,让你那二两咸肉整天惹祸,不让你吃点苦头才怪呢,活该……活该!”柳叶梅气愤地跺起了脚。

尤一手小声哀求道:“姑奶奶……姑奶奶……你就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,赶紧了,你又不是不知道,许翠翠家的男人是个愣头青,万一传到他耳朵里面去,不杀了我才怪呢!”

“瞧你那个德性吧?平日里那些耀武扬威的能耐呢?行了……行了……我这就去帮你摘掉那个苦瓜。”

“拜托……拜托……柳叶梅啊,你可是我老尤唯一的亲人了!”

“得了,用不着说那些肉麻的话,一切见行动!”

说话间,已经来到了村口,柳叶梅站定,见四下里无人,盯着尤一手问道:“可有一件事儿,我觉得比那打胎的事情更重要。”

“啥事儿?”

“你想过没有?我家那只鸡为啥会跑到你家里去?并且还被血淋淋地弄死了。”

尤一手眉心紧蹙,低头沉思起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