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章 亦真亦幻见神龙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说:“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些说道,说不定啊,还真就是个不好的兆头呢。”

“啥不好的兆头?”

“很有可能是冲着你和我来的。”

“熊娘们儿,你把事情想复杂了,也许是那个贼从你家里偷了鸡,然后又跑到我家里来偷,结果就把你家的鸡丢在我家了。”尤一手绕口令一般说着,摆出一副幡然顿悟的模样来。

可柳叶梅不傻,知道尤一手的尾巴朝哪儿翘,他是有意让自己看淡丢鸡那事儿,也好尽早帮他解决掉许翠翠意外怀孕那事儿。

虽然可恨,但老东西毕竟帮了自己的忙,人总不该不仁不义。

在去许翠翠家的路上,柳叶梅反复琢磨着,她觉得让那个小媳妇去做掉孩子其实并不难,问题的关键是如何让她婆婆接受儿媳妇没有怀孕的现实。

柳叶梅从尤一手的话里听得出来,其实连他也忽略了这个现实,那就是必须制造出许翠翠压根儿就没有怀孕的假象来,让她打心眼里认识到那只是一场空欢喜。

要不然,她迟早会把儿媳妇怀孕的事儿告诉自己儿子的,既便是打掉了,也照样会引起质疑来。

既然应诺了人家,那就一定把事情做好,做牢,做彻底,并不是完全为了拍尤一手的马屁,一定意义上也是为了那个小媳妇好。

现在的人都见多识广,啥都懂,就拿许翠翠的男人来说吧,只要知道了媳妇的孕期,掐指一算,是人是鬼也就全明白了。

眼下要紧的是如何才能让那个长出来的“小人儿”从他奶奶的印记中完全消失,就当那是一场空欢喜。

柳叶梅边走边想着,突然停了下来。

她灵机一动,再反复推敲,突然想到了一个人——黄仙姑。

解铃还需系铃人,这事既然出自她之口,那就必须通过她的口再给咽回去。

这是最有说服力,也是唯一可行的办法。

柳叶梅先去了黄仙姑家,见院门紧闭,已经落锁。想都没想,就直接奔了村北坡泥潭去了。

自打见过那个吞云吐雾、刮风下雨的怪泥鳅之后,柳叶梅就再也没去过那个地方。

说白了,她是害怕,打心眼里害怕,她觉得那是自己所见到过的最丑陋,最凶煞的古怪之物。

更令她不可思议的是全村那么多的人,为什么遇上那怪物的偏偏是自己。在她看来,这肯定不是一次无意的巧合,而是冥冥中注定的,是因为有了前世的因,所以才有了今日的果……

柳叶梅心里阴云翻涌地想着,脚步已经爬上了土坑的堤坝。

她一再强打精神告诫自己,那怪物不会随意现身的,就像黄仙姑说的那样,它是修行几百年、上千年的灵物,凡胎俗子是难得一见的。

再说了,既然它有了那么深的造化,肯定是恶根已断,又怎么会对好人恶意施威呢?

虽然有了这些自我安抚,但当她看上那个泥潭时,还是禁不住心惊肉跳、惶恐不已。

柳叶梅强迫自己挪开视线,盯在了土坑西侧的那个草棚上,扯开嗓门喊着:“黄仙姑……黄仙姑……”

果然黄仙姑就从棚子里面走了出来。

她仰起头,打起眼罩,朝柳叶梅这边眺望着。

柳叶梅刚想抬脚往坝下走,却觉得腿灌满了铅一般沉重。

“你等着……你等着……我这就来……这就来……”黄仙姑冲着柳叶梅连声吆喝着。

不等柳叶梅应声,黄仙姑已经手提布囊,脚步稳健地走了上来,边走边神神秘秘地说:“我早就掐捏好了,知道你今儿要找老姑,就算你不过来,我也打算回家候着你呢。”

柳叶梅心头一紧,禁不住问她:“你咋就知道我找你?”

“这还要问?看来你就是没把老姑放在眼里了。”

“老姑您可别这么说,俺啥时不是把你当神仙敬奉了?”柳叶梅说着,伸手拉了黄仙姑一把。

“知道……知道……这不是跟你逗乐嘛,老姑心里有数,记着你的好呢,忘不了……忘不了……”黄仙姑满脸真诚地嘟囔着。

有了这番话,柳叶梅心里便有了谱,便故意戳她的软肋,问她:“老姑,这一阵子发大财了吧?估摸着十万八万都不止了。”

“没有……没有……哪来那么多?你说得轻巧,钱又不是纸,大风就能刮来?”

“老姑啊,骗得了别人,还偏得了我吗?有神龙助着你呢,这条生财之道算是被你找准了。”

“就是……就是……要不是你,老姑连吃饭都成问题了。”话说完,便抬脚朝前走去。

柳叶梅问一声:“老姑,你咋走了?来人找不到你咋办?”

“挣钱是小事,帮你的忙要紧。”

“老姑,你知道我找你有事?”

黄仙姑头也不回地往前走着,说,“你来找老姑,肯定是有要事相求,老姑咋好怠慢呢?人可不能两只眼死盯在钱上,无情无义的哪还叫人嘛,柳叶梅,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?”

柳叶梅听了这话,说不上有多感动,但却很受用,她咬了咬嘴唇,说:“老姑,你知道我现在想干啥吗?”

“你想干啥?”黄仙姑说着,回头一笑。

“我可真想跪下来给你连磕几个响头。”柳叶梅认真说道。

“那倒不必了,你记着老姑的好,老姑也记着你的恩,这就够了,咱娘俩谁跟谁啊!”

柳叶梅是啊是啊地连声答应着,迈步的当口儿,下意识地回头瞥了一眼,顿时惊得目瞪口呆,她竟然清清楚楚地看到——

本是平静如常的泥潭里,突然一阵浊浪翻涌,那个曾经让她一睹真身,并把她吓得好多日子都惊魂不定的“土龙”竟跃身而出,龙首高挺,须发飘逸,一对炯炯如灯的眼睛冲她眨动着,圆滚滚的身子来来回回摆动了几次,便无声无息沉入了潭底。

土坑里瞬间又恢复了平静,静得连一丝一缕的波纹都没了。

刹那间,柳叶梅傻了、呆了、窒息了,甚至连喊一声的力气都没有了,木桩一般直愣愣立在那里。

黄仙姑好像也有所察觉,猛然回过头,只见柳叶梅一动不动站在那儿,睁大惊恐的眼睛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

“柳叶梅,你咋了?咋了这是?”黄仙姑便急忙返身回来,对着柳叶梅的后背猛拍一巴掌。

柳叶梅轻吟一声,不等说话,浑身已经哆嗦成了筛筐。

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你这是咋了?你说话呀……”边说边一下一下捋着她的前胸。

过来好大一会儿,柳叶梅才哇地哭出了声,双目紧闭,泪花纷飞,双肩一阵阵耸动着。

黄仙姑不停地捶她的背,捋的胸,再一下一下掐她的人中

折腾了老半天,柳叶梅才渐渐平息下来,睁开泪水朦胧的眼睛望着黄仙姑,哽咽着说:“老姑啊……可……可吓死我了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
“你咋了?”

“我又……又看到那条神龙了……”话没说完,浑身又哆嗦起来。

黄仙姑紧攥着她的手,急切地问:“你看到它了?它在哪儿……在哪儿呢?你指给我看看。”

“就在……就在那……那个烂泥坑里呢。”柳叶梅连回头指一下的勇气都没有了。

黄仙姑双手搀着柳叶梅,慢慢坐下来,安慰她说:“柳叶梅你用不着害怕,土龙是正仙,是好神,它只会为人造福,不会带来祸端的。你能看到它,这是好事儿,是你们前世的善缘,也是今世的正果,就是说你柳叶梅可不是一般的凡胎俗骨,你将来会有大富大贵的。”

“老姑,你就别安慰我了,都快把我给吓死了。”

“柳叶梅啊,这有啥好怕的?高兴都来不及呢。实话说,老姑待在这地儿都好几个月了,还天天焚香烧纸的,心里面盼着想着的能一睹神龙的真身,可就是没那个福分,就为这,老姑还满心愧疚,恨自己修行不够呢!”

“老姑,你说咋就这么巧呢?我一来它就显身,难倒当真与那神龙有缘?”柳叶梅平静了下来,问黄仙姑。

“是啊……是啊,这是几世几代的大恩大德才修来的,你还拿它吓唬自己,真是不知好歹了。”

“我做梦都没见到过呀,好吓人,吓死人了!”柳叶梅抹了一把脸,双手撑地站了起来,说,“老姑,咱赶紧走吧,我还是觉得身上一阵阵发凉呢。”

黄仙姑扶着柳叶梅的一只胳膊,一起走下了堤坝南坡。

“老姑,您都这么一把年纪了,还要您扶着我,真是不好意思了。”柳叶梅哭笑着说。

“嗨,你尽瞎客气,老姑巴不得从你身上沾点灵气呢。”

两个女人边走边唠着,等下了堤坝,穿过一条羊肠小道,再拐上了那条宽敞的土路时,已经恢复了平静的柳叶梅终于把话扯入了正题,她说:“老姑,我有件要紧的事想求您帮忙。”

“我知道你有事求我,直说就是了,跟我还用得着客气了?”

“你上次给许翠翠,就是黄家去年刚过门的那个小媳妇把脉了?”

“是啊,咋了?”

“她真的怀孕了?”

“是啊,都快俩月了呢,胎气硬朗着呢,对了,你问这个干嘛?”

“胎气好不好的都无所谓了,那个孩子不能留!”

听柳叶梅这样一说,口气还硬得像块石头,黄仙姑禁不住皱紧了眉头,问道:“人家好不容易怀上,你凭啥不让人家要?”

“那孩子是个祸害,留着会惹乱子,会出人命!”

“生孩子还有啥乱子?”

“老姑,那小媳妇肚子里面的孩子不是她自家男人的,留着是个天大的麻烦!”

“你咋就知道不是她自家男人的?”

“她家男人都出去三个月了,能给她下种吗?”

“那是谁的?是……是你家蔡富贵的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