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一章 神仙也贪财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扑哧笑出了声,说:“老姑来,你可真会开玩笑,别说蔡富贵他没那个心,就是有那个心,也没那个胆儿!”

黄仙姑一撇嘴,说:“你可别把自家男人看得太正形了,表面上看着老实,背着你还不知道干些啥呢。”

“他敢?就算借他八个胆儿,他也不敢!”

“柳叶梅,不服是不?老姑今天把话给你撂这儿,不出一年,他蔡富贵那个小子不闹出点花花事来才叫一个怪呢。”

说完,黄仙姑还故意朝着柳叶梅撇了撇嘴。

柳叶梅禁不住心头一揪,毕竟黄仙姑是半仙之体,她说出的话不说是金口玉言,至少也是先知先觉。

见柳叶梅呆着个脸没了话说,黄仙姑就轻松一笑,拍了拍她的后背,说:“老姑逗你玩呢,可别当真……别当真……”

接着又疑问道:“既然那孽种不是你们家蔡富贵的,你傻忙活个啥呀?”

“这……这事吧……”柳叶梅支支吾吾,不好直接道出实情来。

黄仙姑随即拉下了脸,嗔怒起来:“柳叶梅你也真是的,既然信不过老姑,干嘛还要来找俺?”

“不是啊老姑,是别人求我的事儿,我又事先答应人家了,不对外人说出去,可……”柳叶梅一脸为难的表情。

“那好,老姑还不愿沾染这些骚事呢!”说完,挪步朝前走去。

“老姑,你别生气,我告诉你就是了。”柳叶梅紧撵了上去,拽着黄仙姑的手,一五一十地把尤一手在许翠翠身上所做下的孽端说了出来。

黄仙姑听后,咒骂道:“妈了个臭逼的!尤一手这个驴日的,迟早会闷死在女人的裤裆里面,不信你就等着瞧!”

“老姑你先别发狠,你说这事儿该咋办好呢?我实在没法子了,这才想到来求你的,想着借您的神威仙道的,把事情给解决了。”柳叶梅显得很真诚,也很无奈。

黄仙姑禁不住问她:“这事与你有啥关系?”

“老姑,尤一手都求到我跟前了,他是个一村之长,我也不好说出半个不字啊。再说了,咱就算是帮衬一下那个小媳妇吧,总不该看着人家出事吧,万一弄出个啥乱子来,对谁都不好,你说呢老姑?”

黄仙姑却嘴上不饶人,说:“柳叶梅,不是老姑说你,你求老姑做事,老姑一定实打实地帮你,可你总该信得过老姑,不要弄得云山雾罩,圈着套着的,那样的话,老姑可就不待见了。”

于是,柳叶梅只得把自己想当村干部的事儿和盘端了出来。

黄仙姑听了,不怀好意地抿嘴一笑,半含半露地说:“不只是那些吧,老姑心里亮着呢,就不硬逼着你说了。一直都觉得你柳叶梅是个一板一眼的好媳妇,这才有了底儿。”

柳叶梅一脸难堪,苦笑着,一时没了话说。

“不过也好,等你当了村干部,老姑的腰杆子也就挺直了。”黄仙姑随即换了一副得意表情。

“那是……那是……只要老姑护佑着俺,让俺顺顺利利地当了官,绝对没说的,一定尽心尽力!”柳叶梅信誓旦旦地说。

“这会子说得好听,真要是当上了,怕老姑就求不动你了。”

“不会的……不会的……老姑你放心好了,柳叶梅绝对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!”

柳叶梅说着,话锋一转,又回到了正题,说,“老姑,你看这事吧,尤一手已经把担子压在我肩膀上了,万一处理不好,他肯定要给我个脸色看,别说村官当不成了,怕是连正常日子都难过,所以老姑你一定要帮我。”

黄仙姑闭目默念了一阵子,突然睁开眼睛说:“可别说,这事还真闹心,搞不好还会惹出血光之灾来,要尽快去办,不能错过了五月初。”

“这不,琢磨来琢磨去,还是得仰仗你的佛面嘛。”

黄仙姑有模有样,掐指一算,说道:“今天正逢大吉之日,要办就抓紧了,不能再拖了。”

柳叶梅喜形于色,连连点头答应着。

黄仙姑接着又说:“柳叶梅,这事吧一码归一码,又不牵涉到咱娘俩的脸面儿。尤一手这个老杂碎既然闯下了祸端,那就得让他破财免灾。”

“老姑,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让他出钱!”

“咋还得要出钱呢?”

黄仙姑斜眼瞅着她,口气生硬地说:“咋就不合适了?他尤一手只贪图自己**舒坦,把人家刚过门的小媳妇肚子搞大了,再逼着人家从身上把那个肉疙瘩给血淋淋地刮下来,这是人干的事儿吗?你也是女人,就算你没流过产,还没生过孩子呀?那是人受的罪吗?咋好让人家受罪再掏钱呢?”

“倒也是……说起来还真是这么个理儿,人家造了罪,再自个儿掏钱,的确是太不公平了。”

“也不止这些,咱们也不能白白为他服务吧?凭什么呀,他又不是咱儿子。”黄仙姑坏笑起来。

柳叶梅为难地说:“可……可这个钱我……我不好开口要啊。”

“你就说是我张口开的价。”

“那要多少?”

“给那个小媳妇两千块,咱娘俩也少不了两千块吧,加起来是四千,这不过分吧?”

柳叶梅想了想,面带难色地说:“老姑,你这可真就为难我了,要是让他知道我把馊事告诉了你,还不生吃了我啊!”

黄仙姑干脆地说:“你这就去告诉他,这事离了我黄仙姑绝对不行,除非他不要自己的狗命了,让他自己好好想一想,是钱重要还是命重要!”

柳叶梅心凉了半截,沉着脸想了好大一阵子,然后抬起头,对着黄仙姑说:“老姑说得在理,只不过尤一手那个老东西太霸气,指不定他舍不舍得往外掏那个钱呢。”

“不掏是吧?那好,不掏就让他等死,你就说这话是我黄仙姑说的,让他自己掂量着办吧。”

黄仙姑说完,碎步轻挪,一溜烟似的走了。

柳叶梅在后面喊道:“老姑你去哪儿?”

“我回家等着,如果他不想往外掏钱的话,那你就别再来找我了。”黄仙姑头都没有回一下。

“不找你找谁?这事可真是难死个人了,唉!”

“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

柳叶梅站在原地想了想,然后朝着村委会奔去。

进了村委大院,见尤一手的办公室门大开着,柳叶梅就径直闯了进去。

不等进屋,就咋呼起来:“哎哟哟,多亏了你在这儿,要不然可真就难为死我了!”

“你咋呼个啥啊?吓死人了!”尤一手扔掉手中的烟头,没好气地吼了一嗓子,乌黑着脸使劲瞪柳叶梅。

柳叶梅便敛了声,打眼一看,这才知道郑月娥也在屋里,正耷拉着头坐在对面的沙发上。

尤一手看看柳叶梅,又望望郑月娥,直来直去地说:“小娥啊,你去忙自己的事吧,我跟柳叶梅有要紧的事情要谈。”

郑月娥蹭的站了起来,看都不看柳叶梅一眼,气冲冲地走了出去。

转身之际,柳叶梅看见郑月娥的脸上挂着泪水,禁不住问尤一手:“郑月娥她咋了?哭啥?”

“哭啥?还不是为了你呀!就你们这帮子臊娘们儿难弄,不是这个给我出难题,就是那个让我活受罪。”

“咋了?是不是自己没把握好分寸,把你侄媳妇给弄厉害了?”

“滚!你就知道胡说八道的。”

“谁胡说八道了?我柳叶梅不但没为难过你,还跑前跑后、尽心尽力地为你排忧解难呢。”

尤一手灭了手里的烟头,问柳叶梅:“办妥了?”

柳叶梅冷笑一声,说:“你以为是踩死个蚂蚁啊,那么容易就办妥了。”

“那你回来干嘛?”

“我回来是想告诉你,遇到了一点小麻烦。”

“啥麻烦?”

“黄仙姑知道那事了。”

尤一手火气腾就上来了,他站起来,骂道:“操你妈个B的,我怎么跟你说的?不是不让你告诉别人的嘛,你偏嘴贱!”

柳叶梅早就料到他会来这一手,也不跟他计较,不温不火地说:“又不是我告诉她的,是她主动找我的。”

“她主动找你的?”尤一手皱起眉来。

“是啊,我正打算去许翠翠家呢,路上就遇见她了。”

“她说啥了?”

“她说你惹下了大麻烦,弄不好的话,会……会出人命的。”

“出人命?有那么严重吗?”

“是啊,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,不信你自己问问她去,她说那叫血光之灾呢!”

尤一手怔了一下,问:“真有那么严重?”

柳叶梅点点头:“她就是那么说的。”

“对了,那她是怎么知道这事的?”

“你以为她整天价是在装神弄鬼啊,没几分真本事,咋会引来那么多的人,一个个哭着求着的,让她帮着祈福消灾,她一定是掐捏到了你那档子破事儿,这才直接对我说的。”

尤一手倒背着手,来回在屋子里走动着,边走边问柳叶梅:“那……那她说这事咋办才好呢?”

“我帮你求情了,她也已经答应下来,说是尽快帮着去解决。”

“她有啥好办法解决?”

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毕竟黄仙姑是半仙之体,比咱们这些凡人灵性得多,办法自然也就多。”

“你利利索索把事情办妥了,就啥麻烦也没了,偏偏又杀出个黄仙姑来,真麻痹滴麻烦!”尤一手的话里明显有了几分埋怨。

柳叶梅瞪他一眼,提高了嗓门说:“我看你是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,你以为只是把孩子打掉,就万事大吉了?”

“那还要怎样?”

“你错了,许翠翠的婆婆知道了儿媳妇怀上孙子了,以后能不告诉他儿子?就算是孩子打掉了,人家不是照样能算出受孕的日期来吗?一旦算出来,那个小媳妇还有好日子过吗?你呢?肯定也好不到哪儿去!”

“那……那她黄仙姑就能有好法子了?就能保证彻底把那档子事儿给了断了?”

柳叶梅就把黄仙姑的意思大概说了一遍,并把要他出钱的事儿也讲了出来。

一提到出钱的事儿,尤一手就沉默起来,闷着头抽起了烟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