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二章 怀了鬼胎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不舍得是吧?可我觉得人家黄仙姑说得也在理,天下哪有那样的好事儿?你占了人家的便宜,吃了人家的嫩肉,还要人自己去花钱疗伤啊?这于情于理都讲不过去吧?”

尤一手吐一口烟雾,说道:“老子吃了一辈子的肉,还从来没给那个女人一分钱。不是在意那点钱,是破了我老黄的规矩。”

“那你就守着你的规矩吧,都到了这个地步了,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,你自己拿捏吧。”

看柳叶梅没了耐心,尤一手稍加思索,便拨通了村保管员朱群兵的电话,让他抓紧带四千块钱来村委一趟。

对方问带啥钱?

尤一手瞥一眼柳叶梅,压低声音说:“就是收的那水钱。”

柳叶梅一听这话,心里就有点儿不舒服,自己去不择手段要来的水,帮老少爷们浇了地,他尤一手却就此敛了财,当作小金库,真他妈是一个诡计多端的老狐狸!

不到半个小时,老实巴交的朱群兵就挂着满脸汗水跑进了屋,把用报纸包裹的一沓钱递到了尤一手面前。

然后站在一边,低眉顺眼地望着尤一手。

尤一手看他一眼,说:“这钱吧,是让柳叶梅带着去县水利局的,去帮着村里疏通一下关系,咱可不能白白放了人家的水啊,你说对不对?更何况是又惹出了一些乱子,还出了人命。”

朱群兵连连点着头,说:“好说……好说,我直接出账就行了。”

“那你去吧,把账做牢靠了,别出漏子。”

朱群兵答应着,说:“出不了漏子,反正这钱上面又不知道。”

尤一手白他一眼,说:“傻子一个,就你话多!好了,没你的事了,忙你的去吧。”

朱群兵脸通红一阵,告辞走人了。

不等走出门口,尤一手又喊住了他,嘱咐道:“哎,记着点,嘴上一定放个把门的!不该说的不要乱说,包括你老婆,知道了吗?”

“知道……知道了……”朱群兵满口答应着,抬脚出了门。

尤一手把包裹着严严实实的钱拿在手上掂了掂,然后递到了柳叶梅面前,说:“点点看,够不够。”

柳叶梅接到手里,说道:“用不着点了,我这就给黄仙姑送过去。”

“那你去吧,最好今天就去做了。”尤一手摆了摆手,接着小声嘟囔着,“操,老子一个月的烟酒钱就这么打水漂了。”

柳叶梅把钱夹在腋下,不冷不热地回他一句:“你还觉得心痛啊?就算你买嫩肉吃了,一点都不亏!”

“操,连你这个臊娘们儿也知道沾我便宜了。”

柳叶梅本想只带走三千的,想到这钱本来就有自己的血汗在里面,不拿白不拿。再说了,她压根儿就没听确切黄仙姑的意思,只听说四千这个数字,却没弄明白是不是真有自己的一千在里面,万一她嫌少,不干了,那自己可就更没台阶下了……

想到这些,柳叶梅冷冷地甩下一句:“别说还不是我揣兜里了,就算是我全花了,也是理所应当,倒是你花着理亏,更不用说是拿着耍女人了!”

尤一手在后面骂一句:“骚娘们儿,等你把事情办妥了,我再收拾你不迟!”

柳叶梅冷笑着,默念道:“草你佬!还不一定谁收拾谁呢?不信等着瞧!”

院门大敞着,柳叶梅一到门口,就看到黄仙姑正弯腰翘臀,一副老女人撒尿的架势。

柳叶梅走进去,喊一声老姑。

黄仙姑被吓得一哆嗦,扭过头来,问:“钱拿到了?”

柳叶梅这才看到她并不是在撒尿,而是用蒜臼子捣着啥,就朝着她晃了晃手中包钱的纸包,笑眯眯地说:“拿到了,这不。”

黄仙姑这才站直起身来,手里捧着那个黑乎乎的捣蒜臼子,像捧着很值钱宝贝一样,嘴里叽叽咕咕说着:“狗曰的,反正村里的钱都让他花了,不要白不要,要了也白要。”

说完进了屋,找出一个茶盅,用一个小木勺,一勺一勺地从臼子里往外挖着一些粉末状的东西。

“老姑,那是啥?”

“好东西,等会儿就派上用场了。”黄仙姑说着,回头看一眼手里的纸包,问一句,“全给了?”

“嗯,就按您说的那数要的,四千。”

“尤一手那个死熊玩意儿没耍赖?”

“有你的话在,他敢吗?”

“谅他也没那个胆儿,狗草的!他又不傻,不会为了那几个钱把条老命搭上吧。”黄仙姑把话说得冷冰冰。

等黄仙姑把蒜臼子里的东西挖干净,再用红纸包了起来,柳叶梅才把包钱的纸包递了过去,嘴上说着:“老姑,钱缴给你,你赶紧去找黄家老太婆吧,说服了她,我也好带着许翠翠去做人流。”

黄仙姑瘪着一张皱巴巴的嘴笑一笑,说:“那么点小事,看把你给急的吧。莫慌……莫慌。”说完接过纸包,朝着大门外瞅了几眼,然后放到了灶台上,慢悠悠敞开来,从一整沓的百元大钞中数出了十张,折叠了几下,掖进了肥大的裤腰中。

柳叶梅打量着黄仙姑怪里怪气的举止,大气不敢出一声。

黄仙姑把剩下的三千元重新包好,重新递到了柳叶梅手上,说:“这些是你跟那个小媳妇的,你先拿着吧。”

柳叶梅推脱着,说:“老姑,我又没做啥,就不拿了,还是你留着吧。”

黄仙姑嗔怒地望她一眼,说:“你为尤一手那个熊人跑前跑后的做得还少啊?拿着是应该的,是必得的,用不着跟他客气。”

柳叶梅这才接了过来,催促说:“老姑,你抓紧过去吧,我都已经向尤一手表态了,答应今天一定把事儿办妥了。”

“这点小屁事儿,手到擒来,没事,误不了。”说完直起身,抻了抻衣服,拢了拢头发,再伸手抓起了灶台上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那个小纸包,捏在了手上,说一声,“走,那咱这就去。”

柳叶梅一愣,问:“老姑,我也一起去?”

“一起去,当然一起去了,你不去怎么行?”黄仙姑很坚决地说。

“可她家婆婆不会多想吗?”

“没事,有我呢。”

一老一小两个女人走出了家门,一路有说有笑地唠着,直接奔了许翠翠婆家去了。

一进家门,那个瘦骨嶙峋的老太婆就磕磕绊绊地迎了上来,那个热情劲儿,真就像是迎接神仙下凡一样。

她扯起黄仙姑的手,紧紧攥着,说:“仙姑奶奶呀,我可把你盼来了,这几天我可真是急坏了。”

“你急啥?”黄仙姑问她。

“还不是我儿媳妇的事啊,我觉着她有些不对劲儿。”

柳叶梅心里一凛,担心是不是她已经听到了啥风声,那样以来事情做起来可就有了难度。

“有啥不对劲了?你说给我听听。”

老太太硬拽着她进了屋,礼让着坐到了土炕上,说:“我一辈子见过那么多怀孩子的,可从来没见过她那样的,一天一天,饭不吃茶不想的,连睡觉都是一惊一乍的,这样折腾下去,不用说是生孩子了,就连她自己的那条小命怕都难保住。这不,急得没办法了,就想着打电话让儿子回来,谁知道儿媳妇死活不同意,逼急了她就哭,你说该咋办呢黄仙姑?快让大仙显显灵吧,也好帮着给想想法子。”

一听还没给她儿子联系,柳叶梅总算松了口气,不露声色地看着黄仙姑表演下去。

黄仙姑拍着老太太干瘪的手背说:“老姐姐,儿媳妇她不正常就对了,正常可就不对了。”

“咋个对?咋个不对呢?”黄老太被绕糊涂了。

黄仙姑紧拉着老太太的手,十二分亲热地说:“老姐姐,咱是多少年的老街坊了,处得一直都很好,脸都没红过一次,亲姊妹一样,你说是不?”

“那是……那是……谁不说来。”黄老太显得很激动。

黄仙姑继续语重心长地说:“所以嘛,我才时不时地把你们家的事,当成了我自家的事,你明白我的意思不?”

“明白……明白……”老太太频频点着头。

“我今天啊,就是过来告诉你,其实你儿媳妇她就该不正常,那是上仙在提醒她,也是提醒你。”

老太太一下子愣住了,呆着脸说不出话来。

“老姐姐,你先别担心,其实也没啥大不了的,他们还年轻,孩子晚几年再要也不迟。”

“黄仙姑,你的意思是说……说那孩子保不住了?”黄老太脸色唰一下变黄了。

黄仙姑点点头,说:“老姐姐,你儿媳妇肚子里那不是个真孩子。”

“不是孩子是啥?”

“那只是一股邪气。”

老太太的眼泪哗地流了出来,顺着脸上的沟沟壑壑直往下淌,颤着干瘪的嘴唇说:“妹子,你是说……是说,儿媳妇她怀了鬼胎?”

“可不是嘛。”黄仙姑镇静自若地说,“老姐姐,你没忘记吧,二月二那天,是你陪了儿媳妇去祭拜神龙了吧?”

“是啊……是啊,是去了……是去了。”

“唉,也怪我,疏忽这事了,那一天正巧是龙翻身的日子,又碰巧龙发情,就把那龙种溅到你儿媳妇身上了。”

“啊!”老太顿时傻在了那儿。

“不过这事吧,也不怪神龙,当然更不能怪你儿媳妇,都是无辜的,兴许就是天意的安排出了差头,才弄成这个样子。”

“咋就这样呢……咋就这样呢……”老太神色仓皇,六神无主。

“老姐姐你先别着急,好在有了神灵昨夜里托梦给我,这才知晓了底细,这不就急着过来告诉你嘛。”

“不中……不中……这么大的事儿,一定得打电话叫我儿子回来吧……让他回来吧……”老太直着眼睛嚷嚷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