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六章 可怜的小媳妇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赶紧上前,一把抱住了许翠翠,直着嗓子喊:“翠翠……翠翠……你这是咋的了?这是咋了?赶紧起来……起来……”

“柳叶梅姐,我不想让我婆婆……让她过来照顾我呀,这还不等于拿刀子攮我的心啊!”

柳叶梅安慰她说:“翠翠,你也不太在意,又不是你情愿的,何必怪罪自己呢?再说了,你婆婆她又不知道究竟是咋回事儿,你何苦呢这事?”

许翠翠一头扎到柳叶梅怀里,放声嚎哭起来。

柳叶梅紧搂着许翠翠的后背,爱怜地轻轻拍着。

站在一旁的黄仙姑却镇静自若,一副漠然的样子,话也不多说一句。

柳叶梅明白黄仙姑此时的心态,她是想用自己的冷漠,来向许翠翠表明,表明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她意外怀孕的内幕,更不想去多问,爱谁谁,自己只管把那个“小杂种”给你消灭掉了就行。

许翠翠哭过一阵子后,接着哭诉道:“我是没脸……没脸见我婆婆呀,她那么一大把年纪了……对我……对我又那么好……我却……我却……”

柳叶梅边继续拍打着许翠翠的后背,边伏在她的耳根处,故意弄出窃窃私语的架势来,小声说道:“翠翠,那事没外人知道,你自己就别再嚷嚷了,传出去多不好,难堪的是你自己,知道不?”

许翠翠哭声慢慢小了下来,她用泪眼瞥了一下黄仙姑,再盯着柳叶梅。

柳叶梅微微点了点头,蚊子叫一般跟她说:“她也不知道,喊她过来时,只是说你男人回来过,喝多了酒,怀上了,所以才不想留了。”

许翠翠这才平静下来,又抽泣了一会儿,才松开手,转回身,面对着黄仙姑说:“谢谢你了黄仙姑,这回你可帮了我大忙了,要不然我还不知道会被弄成个啥模样呢。”

黄仙姑也跟着温和起来,客气道:“都是街里街坊的,这么点小事哪还用得着客气,我跟你婆婆又不是一天两天的好姊妹了,应该的……应该的……”说完对着柳叶梅说,“事情都办妥了,咱们也该回去了。”

“别……别着急走,总该让我答谢答谢你吧。”许翠翠说完就挪步朝着房间东北角橱柜走去。

走了没几步,突然看到自己仍赤溜着下身,便转身回来,往前探着身子,抓起了扔在角落里的裤子。

柳叶梅走过去,帮她把裤腿儿抻直了,套到了她还沾着一星半点血迹的雪白双腿上。

许翠翠穿好了裤子,又朝着橱柜走去。

“翠翠,干嘛呢你?”柳叶梅喊住她。

“总该给黄仙姑一点辛苦费吧,不能白白让她忙活了这大半天。”许翠翠说得很真诚。

柳叶梅拽住了她,说:“黄仙姑是个热心人,她帮你又不是贪图你的钱财,你给她钱算哪门子事,还不抹了乡里乡亲的感情啊!”

黄仙姑也挡在了许翠翠面前,佯装生气地说:“你这孩子,把俺看成啥人了,在你眼里,俺咋就成了贪财的地主婆呢?”

“不是啊,总不该让你白忙活吧,俺心里过意不去呢。”许翠翠眼含着晶晶的泪光说。

“好了,你就别为这事操心了,好好养着身子才是真事。”黄仙姑说完,对着柳叶梅使了一下眼色,示意她有话要到外面说。

柳叶梅会意,对许翠翠说一声:“我跟老姑出去说个话儿,你自己先在屋里慢慢活动着,可千万别停下来啊。”

许翠翠点点头,嗯一声。

两个人到了外屋,柳叶梅问黄仙姑:“老姑,你急着出来,想说啥?”

黄仙姑不说话,只把下巴朝外挑了挑。

柳叶梅看懂了她的意思,就拉开门闩,迈过门槛,进了院子。

黄仙姑也紧随其后走了出来,随手把门虚掩了起来,对着柳叶梅小声说:“那钱你想给她多少?”

“那就按你的意思给呗。”柳叶梅说着,伸出了两根手指,在黄仙姑面前摆了摆。

黄仙姑干脆地说:“给她两千可以,但我不能白忙活了,多少也得给我一点辛苦费,好端端一个人,谁愿意趴在臊乎乎的窟窿上忙前忙后的,更何况我还不是个凡人之体,沾染了脏物,那可是要损了灵气的。”

柳叶梅心里不由得一堵,但又不好直言拒绝,支支吾吾起来:“老姑……你那份不是……不是……已经给你了吗?”

“那是啥,那是他尤一手给的封口费,你知道不?”黄仙姑夹着嗓子说。

柳叶梅呐呐着,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。

黄仙姑接着说:“你打听打听,这要是去医院,得需要多少钱?”

“估计……估计也就个百儿八的吧?”

“还百儿八呢,实话告诉你,没个千儿八百的根本就拿不下来!钱是一码子事儿,单是身子遭的那个罪,那可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!”黄仙姑满嘴喷着唾沫星子说。

柳叶梅听得出来,黄仙姑她是铁了心的想再拿一份儿钱了,就问:“那你想……想再要多少?”

黄仙姑唰地变了脸,说:“柳叶梅你听好了啊,话可不能这么说,这不叫我再要多少,是她应该给我多少,这压根儿就是两码子事儿,那钱与她无关,你知道不?”

柳叶梅被黄仙姑一副贪婪嘴脸弄得吞了苍蝇一般,但又不好跟她硬顶硬地辩解,如果不满足她,说不定她就会把许翠翠的丑事儿给张扬到天上去。

只得强忍着内心的不悦,缓声问道:“老姑,那你就喊个实数,再给你多少才合适?”

“我也不是没数的主,再给我五百吧。你觉得咋样?不多吧。”

“哦,不多……不多。”

老女人没有狮子大开口,这让柳叶梅很满足,她手伸进了衣兜里,从里面掏出了那个包钱的纸包。

刚想打开,黄仙姑一把按住她,说:“钱不要你给,要给也得她许翠翠亲手递给我。”

“这还不一样吗?”

“当然不一样了,她亲手递给我,那是我理所应当的所得,你半道里给我算个啥?”

柳叶梅一阵烦闷,胸口堵得更厉害了,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。

“柳叶梅你可别对我有看法,你看着这事儿简单,可也是担着很大风险的,要采药,要制药,要手把手地把药弄进那里面去,还要在用劲搅合搅合,哪一处出点差头,可都是要命的事儿,你说是不?我收点小钱还为过吗?”黄仙姑极力压低声音,头头是道地说着。

“老姑,你既然把话说到这份了,我得向你掏个底儿,你这法子肯定能把翠翠肚子里的问题给解决掉吧?”

“这个你根本就用不着担心,那药厉害着呢,别说是她这么小的月份,就是再大点都没问题。”

“那你看这样好不好,老姑,等许翠翠好起来之后,再……再把钱给你,行不行?”

黄仙姑拉起脸来,拍着胸脯说:“看看你柳叶梅,还是对老姑信不过是不?老姑可从来不拿你当外人,你倒好,竟然不拿老姑当自家人了。我跟你说了,我就敢打这个包票,绝对没问题!”

“那我该怎么对她说起这钱的事呢?”柳叶梅为难地问。

“这个还不简单啊,你鬼精灵的一个人,还得别人教你呀?”

“翠翠那么一个老实巴交的小媳妇,我还真不忍哄她。”

“呿,她老实呀?老实能干那些事儿?”黄仙姑讥讽道。

“老姑,老姑你可千万别老把人家当坏人看,一个老实得话都说不出口的小媳妇,男人又不在身边,遇上了那种事了,谁能脱得开?”

“脱不开才怪呢!等熊男人猴急着往你身上趴的时候,一脚踢烂他裆里的蛋,看他还有能耐不?”黄仙姑咬牙切齿地说道。

“你倒先别发狠了,快说说这钱的事吧。”柳叶梅明显不耐烦了。

“急啥急?这不都给你想好了嘛,你先把自己那份钱揣腰包里。然后你一个人进屋去,把该给她的两千递到她手上。她主动提出来给我,那更好,如果她收了钱,没那想法,你就给她提个醒,你觉着这样行不?”

“那好吧。”柳叶梅打开纸包,点出了其中的一千元,揣进了自己裤兜里,然后再把剩了的两千元重新包了起来。

“柳叶梅,你知道为什么我不能跟你一起进去不?”

柳叶梅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头,却没张嘴。

“傻样儿,我是在给她留面子,要不然你向她解释那钱的时候,她会多尴尬。这样以来,她就以外我真的不知道她与尤一手那档子破事了。”

“嘘,你小声点。”柳叶梅竖起右手食指,在嘴巴前来回晃动着。

“快去吧,就你怕事儿!”黄仙姑白她一眼。

柳叶梅进屋后,把包钱的纸包放到了许翠翠跟前的床上。

“那是啥呀?”许翠翠看一眼,问道。

“你自己打开看看吧。”

许翠翠一脸狐疑地望了望柳叶梅,再把视线转向那个纸包,慢吞吞打开来。

当她看到里面是一沓崭新的百元大钞时,眼睛顿时直了。

柳叶梅就告诉她这钱是尤一手给的,托自己带给她。

许翠翠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,她摇着头说:“那个人的钱俺不要!”

“为啥不要?”

“俺可不敢要他的钱,只要以后他不再欺负俺了就足了,你还是带回去,还给他吧。”

“他都承认错误了,不会再那样了,这不是给你补偿金了嘛。别哭了,赶紧收起来吧。”

许翠翠毅然摇着头。

柳叶梅板起脸说:“翠翠你傻呀,你以为不收这个钱,他以后就不找你麻烦了?实话告诉你吧,他会以为你是成心跟他作对,让他下不了台,会记恨你的,只要你还在这个村子里住一天,那他就不让你消停,你信不信?”

许翠翠被吓着了,抬起头,瞪大一双泪水婆娑的眼睛紧盯着柳叶梅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