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七章 灌了蜜糖一样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收下吧,他是诚心诚意的,一来是补偿,二来也算是进一点心意,让你买点营养品。翠翠,你可得识相点儿,他尤一手那可是这个村里的土皇帝,黄帝耍个女人还需要给钱吗?你初来乍到还不知道,村上有几个女人能逃得出他的掌心?被他弄的女人多了去了。弄了白弄,耍了白耍,谁要是跟他计较,那是自讨苦吃,以后的日子那可就没法过了。”

柳叶梅说完这话,连自己都觉得变了味儿,本来她是想安慰许翠翠的,可细一咂摸,却有了一股威胁的味道。

许翠翠脸上付出一丝淡淡的愁云,她抬手抹一把眼泪,默默地把钱拿到了手上。

柳叶梅见她只是瞅着倾泻而下的碎花窗帘发呆,一句话都不说,心里就有些隐隐的着急,因为站在院子里的黄仙姑还等着拿钱走人呢。

盘算了一阵子,柳叶梅提醒道:“翠翠,黄仙姑还待着外头呢。”

许翠翠回过神来,说一声:“她要是忙就去忙吧,等我身上好利索了,就去答谢她。”

柳叶梅一听这话,就暗恨起来,你这小媳妇,也太实在了,实在得简直有点儿傻。

便暗示她说:“你看你这事吧,如果去医院可要花老鼻子的钱了,她这样给你解决了,是该好好谢谢人家的。”

许翠翠点点头,眨巴着一双好看的大眼睛说:“是啊,等我好了以后,一定去答谢她的。”

柳叶梅心里又气又急,暗暗骂起来:许翠翠呀许翠翠,你长着那么一双大眼睛干嘛呢?只好看,却不好用,连个明眼事儿都看不透……

许翠翠不但闭口不谈钱的事儿,反倒翻身去了橱柜前,看样子是想把钱给藏起来。

无奈之下,柳叶梅只得直言相告了,说:“翠翠,黄仙姑是半仙之体,她每次帮着别人办完一件事情,都是要回去到神龛前进香烧纸的,别的不说,这香火钱还是要给的。”

“哦,是该给的。”说着便站了起来,又问,“那……那给她多少呢?”

柳叶梅不好直说,就说:“那看多少合适呢?”

许翠翠摇摇头。

“你觉得五百咋样?”

许翠翠哦了一声,就从整沓的钱里数出了五张,递给了柳叶梅。

柳叶梅不接,说:“还是你自己给她吧。”

许翠翠又是淡淡地应了一声,吃力地挪动着脚步,朝屋外走去。

柳叶梅仁跟在后头,对着院子里的黄仙姑喊道:“老姑呀,你先别着急着走,人家翠翠非要给你一些香火钱呢。”

黄仙姑到也会装腔作势,客套道:“不用了……不用了……我自己去买就行了。”

话没说完,人已经迎了上来。

许翠翠把五百块钱递过去,轻声细语地说着:“让你操心受累已经过意不去了,怎么好让你搭钱进去呢?拿着……拿着吧……别嫌少。”

黄仙姑一张老脸笑成了菊花,假惺惺地夸耀道:“你这媳妇真懂事……真懂事……谁家摊上这样的媳妇,真是烧了高香,积了大德。”

边说边接过钱,摸摸索索装进了塞进了裤腰里。

柳叶梅被黄仙姑几句话说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,越发觉得这黄仙姑压根儿就不是一个人,也不是啥大仙,倒像是个鬼,像一个见人说人话,见鬼言鬼语的老鬼……

送走黄仙姑后,柳叶梅折了回来。

许翠翠说:“姐,你回去忙吧。”

柳叶梅说:“你这样,一个人能行吗?”

“没事,你看不是好好的嘛。”许翠翠故意晃动了一下身子。

“回去也没事做,还是在这儿陪你一会儿吧。”

许翠翠突然没了话,进屋躺在床上,仰面望着天棚,双眼痴痴。

柳叶梅扭头看过去时,见她已是满脸泪光,明晃晃一片。便不再说话,只顾埋下头,认真清理着地上的垃圾。

许翠翠突然敞开嗓门,大喊了一声:“姐!”随一把搂住了柳叶梅的弯曲着的细腰,嗷嚎大哭起来。

柳叶梅慢慢转过身子,动情地把许翠翠搂在了怀里,轻轻拍打着,顿时泪水四溅。

两个人抱在一起哭过一阵子,许翠翠才停下来,抽噎着说:“姐,你心眼真好,我……我觉得你……你就像我的亲姐姐一样。”

柳叶梅腾出手,抹净了眼泪说:“那好,我正少缺个妹妹呢,那你以后就是我亲妹妹了。”

“嗯,那敢情好。”许翠翠说完,又满含真情地喊了声,“姐!”

柳叶梅爽快地应一声,脸上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。

由于事先没有半点准备,许翠翠家里连点像样的营养品都没有,柳叶梅就对她说:“你在家好好待着,我去买点吃的来。”

许翠翠就说:“还是我自己去吧,怎么好让你跑腿呢?”

柳叶梅就笑着问一句:“这就不拿我当姐姐了?”

许翠翠脸上有了喜色,点点头,说道:“好,那姐就去吧。不过……不过你可得陪我一起吃饭。”

柳叶梅想到了儿子小宝,稍加迟疑,但又不忍让许翠翠失落,就说:“好,买回来一起做,一起吃。”

许翠翠点点头,说:“那就好……那就好……你去吧。”说完转身拿了钱,塞到了柳叶梅手里。

“不用了,我有,我有呢。”柳叶梅推让着。

许翠翠不高兴起来,撅着嘴巴说:“你不拿着这钱,就不用你去了,我自己又不是不能去。”

柳叶梅仁只得接到手里,转身走了出去。

她先去了一趟二婶家,厚着脸说自己手头有事,忙得脱不开身,要她帮着照看一下小宝。

二婶这次没有拉长脸,倒是喜上眉梢地说:“我听杨絮儿说,你还真的当干部了?”

柳叶梅冷着脸说:“你听她嚼蛆,还没定下来呢。”

“对我还保密呀?告诉你吧,二婶早就看出来你有那个能耐呢,这回可好了,我们家也出干部了。”二婶笑得嘴都合不拢了。

柳叶梅敷衍了几句,便匆匆离开了。

她回了一趟家,见蔡富贵正坐在院子里的大树底下,闷着头抽烟,就埋怨起来:“你怎么就享起清福来了呢?风台岭的花生也该划锄了。”

蔡富贵说:“我这不是正在想稿子嘛。”

柳叶梅白他一眼,说:“是稿子重要,还是地里的庄稼重要?”

蔡富贵说:“当然是稿子重要了?”

柳叶梅说:“稿子能充饥吗?”

蔡富贵说:“可不是嘛,这几个月写了四个稿子,人家村长就给了那么多钱,我问你,那几亩地的花生能值几个钱?”

“狗娘养的!那账能那么算吗?”

“那怎么算?挣来钱不就得了嘛,再说了,我在酝酿一个大计划呢。”

“啥大计划?”

蔡富贵绷着脸,咬了咬嘴唇,说:“我想让桃花村来一个翻天覆地的大变化,让坏人下地狱,让好人富起来。”

“吹牛逼!”柳叶梅白了男人一眼,不屑地说,“别做你的白日梦了,该干啥干啥去!”

蔡富贵说:“你不信是不是?”

“服个娘个头啊!看你个死熊样子吧,就跟个傻子似的,连村长都说你是块木头!”

蔡富贵倒是不以为然,冷笑一声,说:“是啊,他现在是瞧不起我,可有一天,我会让他跪下来求我!”

“神经病,没治了!我看你是天天跟着尤一手喝酒把脑子给烧坏了。”柳叶梅骂几声,不再跟他计较,快步进了屋。

她直接进了卧室,打开箱子,把尤一手给的一千块钱压到了最底下,锁好后,出了屋,招呼都没跟男人打一声,就出门直奔着村委会去了。

见尤一手办公室里有陌生人在里面,就站在门外客客气气说了一声:“叔,你托付的事情都办好了,放心就是了。”

尤一手会意,点点头,对着柳叶梅招招手,说:“来……来……柳叶梅你进屋……进屋。”

“我还有事呢,急着要去办。”柳叶梅拒绝道。

“你一个女人家,还有啥急事?你进屋……进屋,我给你介绍一下。”说着便指着坐在沙发里那个中年男人说,“这就是镇上的孙委员,你知道他是来干啥的吗?”

柳叶梅一脚迈进门槛,先冲着孙委员点了点头,再望向尤一手摇了摇头。

那个孙委员看上去一表人才,穿着也得体,一双圆鼓鼓的大眼睛咕噜咕噜转来转去,在柳叶梅身上扫来瞄去。

直看得柳叶梅浑身不自在,脸上热辣辣起来。

尤一手接着说:“人家孙委员今天来,那可全是为你呢。”

“为了我?”

“是啊,为了你当村干部的事啊!这不……”

孙委员赶紧打断了尤一手,说:“老尤啊,这组织上的事情,还是严肃一些好,等按程序来吧,现在这种场合,你不觉得不太合适吗?”

尤一手接着咧嘴干笑了两声,自嘲道:“我这人是个大老粗,总是毛毛道道,直来直去的,见笑了……见笑了……那就按规矩来吧。”说完,又冲着柳叶梅招了招手,说,“进来呀,先跟领导贴近一下,说说话,然后一起吃饭,你陪孙委员好好喝几杯。”

柳叶梅为难地说:“叔,我还有很要急的事情呢,实在没法陪领导了。”

“还有啥事比陪领导重要的?”尤一手虎起脸,不高兴起来。

“是……是……”柳叶梅不知道该咋说好了。

“瞧你吞吞吐吐,痛快些,有话就直说。”尤一手扯着嗓子喊。

柳叶梅急中生智,对他们说:“是有个产妇大出血,等着我过去帮忙呢。”

一听这话,那个孙委员忽地站了起来,冲着柳叶梅说:“这事马虎不得,人命关天,赶紧去,赶紧去,其他事放在以后再说。”

尤一手呆僵着一张胖脸,附和着说:“那你就去吧,去吧。”

柳叶梅哦了一声,也不多说,转身小跑着离开了。

走出了很远,仍能听到屋里爆出了两个男人粗野的笑声。

想不到自己当村官的事这么快就定下来了,用不了几天,自己也是个有身份的人了,也能进出村委会大院,也能指手划脚吩咐人干这干那了。

当然,更重要的是从此后,自己也是发工资、吃俸禄的人了……

想到这些,柳叶梅禁不住偷偷乐了起来,心里灌了蜜糖一样甜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