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九章 道出隐情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等锅里的鸡煮熟了,满屋子飘逸着鸡肉的香气,柳叶梅满肚子的恼怒气愤也消失得所剩无几了。

麻痹滴,权作是被驴踢了!

她把香喷喷的鸡盛到了大碗里,放到了饭桌上,两个人坐下了,有说有笑地吃完了一顿饭。

拾掇好碗筷之后,柳叶梅又帮许翠翠擦洗了下身,再把里面换上了新酒棉,这才说:“你上床休息一会儿吧,都累了一上午了,身子会吃不消的。”

此时的许翠翠已经完全消除了与柳叶梅之间的生疏感,亲热地说:“姐也在这儿休息吧,咱就睡在一张床上,好不好?”

“那好,你躺到里面,我睡在外头。”柳叶梅答应下来,望着一张虽虚弱,但却稚嫩可爱的脸,想到:这女人,都已经做了人家的媳妇了,怎么看上去还像个没长大的丫头呢?

双双躺到床上,两个人又聊了一些家长里短的话儿,突然,许翠翠侧过身,紧贴在柳叶梅的耳廓处,悄声说:“姐,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儿。”

“有事你就说呗,这不正听着嘛。”

“姐,我说出来,你可一定要替我保密,千万千万!”

“啥事啊?弄得那么正经,信得过姐你就说,信不过就拉倒!”柳叶梅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架势来。

“那事吧,我一直压在心里,都快憋疯了,难受死了,可又不能对外人说,就连自家男人都不能说……”许翠翠脸都憋红了。

柳叶梅回过头,往许翠翠脸上打量了一眼,看到她一脸复杂的表情,心里便明白了三分,就说:“那你说吧,姐一定替你保密。”

“姐,那你要发誓。”

“瞧你,咋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呢?还是对姐信不过是不?”

“不是啊,这可是天大的事儿,你不发誓,我心里不踏实。”许翠翠一脸认真地说道。

“那好,姐发誓——我一定替翠翠保守秘密,要是说出去,让我天达五雷轰!”

“谁让你发那么下那么毒的咒了,听了心里怪难受的。”

“那就让我烂舌头,从此再也说不出话来。你看这样行不行?”

许翠翠点点头,蹦着嘴巴想了想,刚想说啥,突然想起来了敲门声。

“这时候会是谁呢?”柳叶梅起身问许翠翠。

许翠翠也爬了起来,想了想,说:“是不是我婆婆过来了。”

柳叶梅就下了床,顺手梳理了一把头发,朝外走去。

门外站着的果然是许翠翠的婆婆,她右手拄着一根木棍,左手里提着个小竹篮,见是柳叶梅开的门,就小声问道:“黄仙姑都给弄好了?”

“弄好了,她早就回去了,我在这儿陪翠翠说说话。”柳叶梅说着话,顺手接过了老人手中篮子。

“把那个小鬼赶走了?”

“赶走了,已经没事了。”

“哦,那就好……那就好……我可以进屋了吧?”

“快进屋吧,进屋吧。”柳叶梅这才转过身来,引领着老太婆进了院子。

见儿媳妇许翠翠正站在屋门口,笑吟吟地望着自己,老太婆皱巴巴的脸上有了一点喜色。

进屋落座后,老太婆也不敢多言,只是上下打量着儿媳,嘴里一个劲地叽咕着:“好好……这就好了……没事了……”。

当她从许翠翠嘴中得知了柳叶梅对她的好后,老太婆激动得不得了,嘴唇翕动了半天,只挤出了一句话:“你真是个好人……好人……”

“啥好人不好人的,都是应该做的,我们女人们就该互相帮扶着,互相照料着,您说呢老人家。”柳叶梅冲着老太婆说。

“那可不,都为了挣那几个钱,家都不要了,家里没男人咋行呢?唉,早知道这样,就不该让我儿子出去。”老太婆嘴唇颤颤地说着。

柳叶梅又安慰了她几句后,就说:“这边有我在这儿,您就放心吧,没事就回去歇着吧。”

老太婆说:“还是我在这儿吧,怎么好耽误你的工夫呢?”

“在家闲着也没事,怪闷的,正好在这儿陪陪翠翠,一块说说知心话,你就放心吧。”

“哦,那我就回去吧。”老太婆说着站起来,对着儿媳妇说,“好好跟人家柳叶梅学学,她可能耐着呢。”

柳叶梅抿嘴一笑,说:“看你都说啥了,我一个女人家,有啥能耐呢?”

老太婆伸手攥住了儿媳妇的手,说:“没事了,孩子以后咱再要,耽误不了,耽误不了的……”

柳叶梅心里一阵难过,当她看到已经泪流满脸的许翠翠时,赶紧走过去,揽起了老太婆单薄如柴的肩头,对她说:“你赶紧回去休息吧,也好让翠翠睡一会儿,她需要静养几天。”

送走老太婆后,两个人掩了门,再次上床躺下。

许翠翠侧身面对着墙,抽抽嗒嗒哭了起来。

柳叶梅也不好安慰她,递给她一条毛巾,只管让她哭个痛快。

抽泣声渐渐停了下来,许翠翠哽咽着说:“姐,我真是觉得对不住这一家子人,要不是你帮我,我真不想活了。”

“傻呀你,这有啥呢?你就是见识太少了,人活一辈子啥事遇不上呢,一点小风小浪的就不想活了呀,那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吗?真没出息!”柳叶梅生气地嗔怪起来。

许翠翠带着满脸的泪痕,转过身来,突然说道:“姐,我是被马村长给强x的!”

“咋了?不是说是你自己同意的吗?”柳叶梅吃惊地望着许翠翠。

“姐,你觉得妹妹是那样的人吗?”

“那到底是咋回事呢?告诉我,快点!”

“说起来,这事也怪我自己,怪我自己一点防范都没有。”

“你咋了?”

“是我傻,傻到家了,竟然都傻到他家里去了……”

“你去他家了?”

“就是在他家里。”

“怎么会去他家里呢?”

“姐呀,只要你不嫌脏了自己的耳朵,那我就细细说给你听吧。”许翠翠翻一下身,两手捧着苍白的脸蛋儿,趴在床上,就像讲一个与自己无关的故事一般,娓娓道来——

那一天,早饭以后,天上下起了小雨,许翠翠一个人在家显得无聊,突然听见外面有人喊,一听才知道是婆婆来了。

赶紧出去开了门。

婆婆一进屋,顾不上擦一擦满脸的水,就说:“媳妇,村里急着让办准生证呢。”

许翠翠就问婆婆:“你是咋知道的?”

婆婆着急地说:“是村长过去告诉我的,要抓紧去办,就今天一天的时间了,要不然就得拖到明年去。你可得抓紧点了,我都这么一把年纪了,急等着抱孙子呢。”

许翠翠看看婆婆急成那个样子,就打着伞去了村委会。

进屋后,见尤一手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抽烟,就拘束地走了进去,说明了自己的来意。

尤一手看她一眼,一上来就火气冲天地呵斥起来:“自己生孩子的事儿,怎么好拖拖拉拉的,是不是不想生了?”

许翠翠一听急了,解释说:“俺以为俺对象在走之前都办妥了,不知道还有要办的手续呀。”

“检查身体的事你对象能代替你了?”

尤一手脸拉得很长,看上去很凶,直把许翠翠吓得微微打哆嗦。

“那……那去哪儿查呢?”

“镇上计生委都来人查过了,你咋就不来呢?老实交代,是不是怀孕了?躲起来了。”

“没有,真的没有。我……我真的是没……没接到通知呀。”许翠翠一脸委屈地解释着。

“我可告诉你,如果抢生了,影响了村里的计划生育工作,可别怪我不客气!”尤一手的脸凶得跟个阎王差不多。

许翠翠吓得头脑发懵,大气都不敢喘。

“我问你,你娘家那边的证明都开来了?”

“哦,都开好了。”

“在哪儿呢?”

“在我家里。”

尤一手啧啧道:“你看看……你看看,让你来干啥的?怎么证明材料都不知道带来呢?”

许翠翠慌怯地小声叽咕道:“我婆婆她没跟我说,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是你婆婆生孩子呢,还是你生孩子?赶紧了,回家拿去,要不然今天就报不上了计划了。你愿意等,就等到明年吧!”尤一手就像在训斥一个不懂事的孩子。

“对不起,我这就回去拿,这就回去拿。”许翠翠几乎要急哭了。

“快去……快去……还磨蹭个啥?”尤一手说着拿起了茶杯,哧溜哧溜喝起了茶水。

不等许翠翠走出屋子,尤一手又喝住了她,说道:“一会儿我要回家,准备下午去镇上的东西,你要是过来找不到我,就直接送到我家里吧。”

许翠翠一边走着,一边是啊是啊地答应下来。

等她冒着雨跑回家,取了那些证明材料回来,果真看见村委会大院的门就上锁了。

许翠翠想都没想,就转身直接去了尤一手家。

等进了他家屋门,浑身都湿透了,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汗水,单薄的衣服粘塌塌全粘在了身上。

进屋后,却不见屋里有人,她心里就像揣着个小兔子似的,砰砰乱跳。

一定是之前被尤一手给吓蒙了,许翠翠傻愣愣站在那儿,大气都不敢喘,更不要说喊一声了。

猛然间,身后突然有人喊了一声:“谁啊这是?”

许翠翠被吓得哇地惊叫一声,差点栽倒在地上。

等慢慢回过神来,这才知道是村长尤一手,看样子是去厕所了,手还在窸窸窣窣地扎着裤腰带。

“快进屋吧,站在那儿干嘛呢?看看你,身上都湿透了。”尤一手扎好了裤腰带,边往里走边对着许翠翠说。

许翠翠应一声,蚊子叫一般,跟着往里走了几步,又站定了。

尤一手坐到了宽敞的真皮沙发上,对她说:“现在是在家里,用不着那么拘束了,来……来,里面坐……里面坐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