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章 例行检查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听到尤一手的声音变得柔和起来,许翠翠稍微放松了一些,又往里挪动了几步,唯唯诺诺地说:“我就不坐了,身上湿着呢。”

“湿点没事,这沙发是真皮的,不怕水。”此时的尤一手完全换了个人,和善了许多。

对于尤一手这突然的变化,丝毫都没引起许翠翠是警觉,反倒觉得这很正常,毕竟人家是干部,干部在办公的地场所就该威严些,就该端起架子,要不然怎么抓工作,软塌塌的谁还听他的话呢。

“材料都带全了?”

“哦,应该都带全了的。”许翠翠说着,往前走一步,双手恭恭敬敬把那个装资料的袋子递了上去。

尤一手接受手里,望着许翠翠,关切地说:“你一个女人家,不怕着凉呀,看你浑身湿的吧。”

说完,他站起来,去了里屋,拿出了一条粉红色的毛巾,递给了许翠翠。

许翠翠一时手足无措了,接也不是,不接也不是,一脸尴尬地站在那儿。

看上去尤一手似乎生气了,说:“你这小娘们儿,跟人怎么这么生分呢?我们两家老辈可都是住邻居的,你公公生前还是我好伙计呢,到了你这里就把我当外人了?”

许翠翠一听这话,自然而然也有了一些亲近感,伸手接过了毛巾,象征性地擦起了脸。

擦脸的当儿,她闻到这毛巾上竟有一股很冲的香味道,像一种花香的味道,具体是什么花一时却想不起来了。

尤一手翻看着资料,边看边指点着:“看看这表格填的吧,这么潦草,就跟蟹子爬差不多。”

许翠翠小心脏又被提了上来。

“怎么你父亲的出生年月跟身份证的还对不起来……还有……”尤一手指着一份家庭关系表说。

“那个可以改一下吗?”

“改个屁啊改!”尤一手粗鲁地回一声,然后抬起头,紧盯着许翠翠的凸凹起伏的身子说,关切地说,“你别只擦脸呀,把身上也擦一擦,都成水里捞的了,这样会感冒的。”

许翠翠忸怩着,说:“叔,等我回家再换衣服吧,在这儿擦不方便。”

“你瞧你这媳妇,都叫我叔了,还那我当外人呀?害羞是吧?那好,你去里屋擦去。”

许翠翠觉得实在不好辜负了村长的一番热情,毕竟人家是领导,领导给脸不要脸那怎么行呢?

只好乖乖地进了里屋,连一颗衣服纽扣都没解,只把毛巾从衣襟下面探了进去,在自己胸前简单擦拭了几下,就走了出来。

“对了,这还差不多,以后可别再拿叔当外人了啊,随意点儿,有话尽管说,有事尽管办,好不好?”尤一手一脸灿烂的笑容。

许翠翠心里暖呼呼的,她觉得在家中的尤一手,跟在办公室的那个尤一手简直就判若两人,差别也太大了,一个是嘘寒问暖的尊长,一个是凶神恶煞的阎王,根本就不是一个人。

尤一手接过许翠翠递过来的毛巾,随手搭在了沙发靠背上,然后把资料摊开来,对着许翠翠指指点点道:“这些材料里面的毛病、错误还真不老少,你过来看一看。”

许翠翠僵硬着身子,远远站的,只是伸长脖子观望着,根本就看不清上面究竟写了些啥。

“你坐到这边来,叔还能吃了你呀?”尤一手又冷起脸来。

许翠翠只得坐到了沙发上,尽量朝后趔趄着身子,与尤一手之间保持了足足有半米的距离。

尤一手就一页页翻起了资料,鸡蛋里挑起骨头来。

许翠翠看着看着,渐渐觉得那些翻动的纸张模糊起来,眼前有些昏花迷离,只得一次次用劲眨巴着眼睛,才勉强看清上面的内容。

等看完最后一页,尤一手说:“上面这些错误,虽然毛病不大,但是计生部门还有好几层审核,有镇上的,有县里的,甚至有些还得报到市里去,很容易被发现问题。按道理呢,应该回你娘家重新搞一份,但那样会很麻烦的。再说了,这时候很紧,也耽误不起,搞不好就耽误今年的计划了。”

许翠翠一听,着慌了起来,央求道:“叔……叔……叔啊,你就帮我想想办法吧,今年一定把计划给批了,要不然我婆婆会急疯了的。”

尤一手想了想,说:“是啊,我是你叔,这事早就为你们想到了,要不是看在祖辈老交情的份上,我才懒得管这些狗屁事呢。跟你说实话,这些业务本来是有专人管理的,可我不放心,唯恐把你家给落下了。再说了,最后把关也在我这儿,这样就等于抄近道了。”

许翠翠有点儿犯困,迷迷瞪瞪望着尤一手一张一合的嘴巴,满脑子都是对他的感恩戴德了,嘴上念叨着:“叔……让你费心了……你就操操心吧……”

“那好,我这儿好说,上面我再帮着求个情,尽量给你们办好了。不过……不过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没办呢。”

“啥事呢?叔。”

“查体呀,镇上来人查你不来,这下可咋办呢?那也是必不可少的项目,非查不可,还有具体的表格要填报。”尤一手一脸焦急地说道。

不知道是因为着急,还是紧张,此时的许翠翠已经头脑发懵,晕头转向,六神无主地嘟囔着:“那该咋办呢……该咋办呢……叔……你可得帮我想想办法呀,要不然可就麻烦了。”

尤一手一拍大腿,摆出一副豁出去的架势,说道:“好吧,那老叔就不要这张脸了,哪怕是犯一回错误,也把你家这事给办妥了!”

许翠翠就像喝醉了酒一般,眼花缭乱,飘然若仙,她语无伦次地问道:“叔……今天……这事……这事……能办吗?”

“能办,叔帮你办!”

“咋……咋办呢……叔……”

“来,叔亲自给你查体!”尤一手一拍大腿,毅然说道。

许翠翠忽然晕眩起来,眼前一片恍惚。

一张五官模糊的脸伏了下来,嘴里急促的呼吸却很清晰。

“叔……叔……你……这是……”许翠翠眼前影影绰绰,那张如梦似幻的脸在薄雾中飘缈重叠着,像一张漂在水中的照片。

“翠翠,你认错人了,这会儿不是你叔,我是计生委的王美兰呢,你就喊我王姐吧。”

果然,许翠翠就看见了一张美丽端庄的女人脸蛋儿,礼节性地喊了她一声王姐。

王姐朱唇微翕,笑容灿烂地说:“翠翠,王姐这就开始给你检查身体了。”

“哦,那就开始吧。”许翠翠羞答答地双手捂住脸,轻声答应着。

“翠翠,女人生孩子可是一辈子的大事情,半点都马虎不得,现在国家不是也一再强调要优生优育嘛,要优生,首要的条件就必须要有一个好的母体,知道母体是什么吗?”

“嗯,不就是女人的身子嘛。”许翠翠觉得自己虽然感官有些模糊,但意识还是很清楚的。

“那好,姐为了让你生出一个健康、活泼、可爱的小宝宝,今天要给你全全面面,仔仔细细地检查一下你的身体,你可一定要好好配合哟。”王美兰圆润的嗓音听上去很好听,也很慈爱。

“嗯,查完身体就可以生孩子了吗?”

“干嘛那么着急?”

“不是我急,是我婆婆她着急,她担心自己那一天突然就死去了,就永远见不着自己的孙子了。”许翠翠伤感地说。

“那好,咱抓紧了,一旦查完体,就抓紧生孩子。”

“哦,那就赶紧查吧。”许翠翠真的有些急不可耐了。

“那好,你要好好配合,姐是生育方面的专家,你放心,一定帮你做得最仔细,最全面,保证不留半点隐患。”

许翠翠觉得这个王美兰也太磨叽了,啰里啰嗦,可为了不影响她工作,就闭紧了嘴巴,不再说话。

王美兰先从她的上衣第一个纽扣开始解起,一直解到了最后一颗,然后又把手伸进了她的背上,开始解她的胸衣。

许翠翠感觉王美兰不但话多,连解衣服的手法不太怎么熟练,笨手笨脚的,心里就嘲笑她,还专家呢,连颗纽扣都解不开。

再说了,她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女人,也整天戴个罩子,怎么就这么笨呢?

王美兰呀王美兰,你倒是快点,再快点呀!

于是,她就欠了欠上身,把手反转到背后,麻利地解开了罩上的那对铁质挂钩。

往回抽手的当口儿,许翠翠还特地打量了王美兰一眼,看到她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。

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轻视她的意思,许翠翠还努力堆出一丝笑容,冲着王美兰微微一笑。

然后又躺了下来,眯起眼睛,等待着她给自己做进一步检查。

王美兰拽着她罩上一侧的带儿,缓缓一拽,一对刚刚被雨水冲刷过的、还挂着斑驳水滴的身子便豁然亮了出来。

由于还没有生育过,许翠翠的身子紧绷绷的,看上去并不丰硕,但却富有弹性,该白的地方白,该红的地方红,那叫一个娇嫩无比,乍熟还生。

“姐呀,上面那地方也要看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