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一章 我是王美兰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不看怎么行,那可是孩子的粮仓啊,粮仓储备不足可不行,里面是空的,孩子怎么长大?”王美兰说着,手便搭了上去,先用两根手指轮番在上面轻轻扭捏着,再满把抓了下去……

许翠翠似乎是被捏疼了,禁不住哼唧了一声,闭着眼睛说:“姐,你手劲好大啊。”

“哦,这不是在摸你的仓根嘛,根旺粗壮,饭水才丰盈。看来没问题,孩子的饭肯定能有保障。”王美兰说着,又把最顶部捏在了两根手指间,端详了一阵子,说,“原来有过反应吗?”

“啥反应?”

“就是往外溢过吗?”

许翠翠想了想,说:“有过,老早了,大概是上初中的时候吧,同学说那叫青春期反应。”

“以后没再那样?”

“不记得了。”

“那不行,我得给你疏通一下。你介意不?”

“怎么个疏通法?”

王美兰没有直接回答她,而是重重叹一口气,说:“看看姐干这工作吧,要多低贱有多低贱,还能怎么疏通?用嘴呗。”

“用嘴?那……那怎么好意思呢?”

“没关系,这是我的本职工作,为了广大妇女的健康,也为了千万个宝宝的安全降生,豁出去了。”

“那……那怎么行呢?”许翠翠难为情起来。

“你是担心姐弄脏了你吗?”

“不……不……姐你别误会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“那是啥?是怕给你检查出问题来?”

许翠翠沉吟一阵,说:“姐要是不介意,不嫌俺脏,就检查吧。”

“唉,姐就干的这一行,嫌又怎么办?”说完便俯下身,身体力行,做起了细致的检查。

起初,许翠翠只是觉得局部一阵阵麻痒,紧接着那痒劲就呈放射状往里延伸,一直延伸到了心房里面,一时间麻痒酥软,酸酸甜甜,那滋味无法言表。

轮番“检查”过几次后,王美兰嘴巴就松开了,挪离了那对紧绷绷的凸起,抬起头来,双手平铺,从她的胸廓下方往下抚摸按压着,划过白玉一般细滑的腹肌。

然后再一路下滑……

王美兰的手虽然感觉粗糙了些,但工作起来还是极其小心的,就像在摸一件珍稀的艺术品,缓缓的,柔柔的。

感觉她非常敬业,非常用心,非常呵护地在工作着。

“许翠翠,你咋光秃秃的呢?拨过了?”王美兰问她。

许翠翠像被人窥破了隐私,羞涩无比,她下意识地伸手遮住了那个地方,说:“没……没拔过,打小就那样,天生的。”

“姐,少了不好吗?”许翠翠有些担心起来。

“好啊,相比来说,更干净,更卫生,特别是到了生孩子的时候,方便多了,如果清理不及时,那还不滋生出细菌来呀。”王美兰的话听上去十分专业。

“哦,那就好。”

“你这可真是个珍稀女人了,我给那么多女人查过体,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。”王美兰接着说。

“姐觉得好看吗?”

“好看,确实好看,百里挑一,千里挑一的美人胚子。”说到这儿,清晰地听到王美兰咕咚咽了一口唾沫。

“姐,你饿了?”

“是饿了,也不知道怎么了,看到你我就饿了,饿的不行了,好想吃一口。”

许翠翠羞涩一笑,说:“姐,你真会开玩笑,你是不是觉得我像一根大肥肠呀?”

“嗯,有点,但肥而不腻。对了,我给你测试一下柔软度吧,看看适合孩子生长不。”说着说着就动了起来。

许翠翠觉得王美兰这人真不简单,是个好干部,工作干得既认真,又细致,竟感动得鼻子直泛酸。

但她同时又羞愧难当,人家明明是帮着自己查体的,自己竟然还那么没出息,就像八辈子没被人摸过一样,一打手就胡思乱想,搞得满心满肺开了锅似的,滚烫燥热,特别是刚才被测试松软度时,小腹里面一阵浊浪翻滚,直往下冲,憋急了尿似的。

真不要脸!

王美兰又上上下下按摩了一阵子,然后才开始检查最主要的部位。

她对许翠翠说:“你尽量把身子敞开吧,越开越好。”

许翠翠没有立即按王美兰的吩咐去做,她非常害羞,腼腆起来。

那个地方毕竟除了自家男人,从来没有人给外人看过,甚至就连自己的亲娘也不例外,特别是长大成人之后,再也没让她正儿八经地看过。

“许翠翠,生孩子是一件无比神圣的事,还有什么好害羞的?哪一个女人生孩子不是那个动作,要想生一个健康的宝宝,必须任人摆弄啊,不然能生出孩子来吗?”听上去王美兰有些生气了。

“不是啊,王姐,我没……没毛病的。”

“翠翠,咱这是为了优生优育。”

“可……可……”

“可什么可?万一有畸形呢,万一堵塞了呢?万一受不了孕呢?万一到时候孩子出不来呢?”

许翠翠一听,觉得这事也的确马虎不得,现在不是有很多女人怀不上、生不了嘛,万一自己也那样呢?想到这儿,她慢慢伸直了腿,配合起来。

王美兰叹一口气,说:“人嘛,还不就是那么回事儿,几件衣服就把人束缚住了。如果都像是那些猪啊,鸡的,啥也不穿,还知道害羞吗?”

许翠翠红着脸笑了笑,觉得王美兰的话还真是有那么几分道理。就自责起来,埋怨自己整天呆在家里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,就是缺少见识,新鲜事物一窍不通,都快变成老古董了。

想到这些儿,禁不住自卑起来。

王美兰见许翠翠乖巧地躺在那儿,双手再次捂了脸,一言不发,就调整了一下姿势,伏下身来,仔仔细细检查着。

然后伸出手指,慢慢探了进去……

许翠翠啊地叫了一声,猛然收紧了身子,双腿用力夹紧了。

王美兰的手指被卡住了,其实她心里明白,并不是自己的手指被夹得太紧,拽不出来。

而是那根手指过于贪婪,实在是有些不舍,不舍得离开那个风生水起的好去处。

一时间,她竟然觉得自己是在享受着整个春天的骄阳烂漫。

“别……不要……王姐……不能……不能这样……”许翠翠不停地扭动着身子。

“我们是在工作,你这是干嘛呢?不是说好要好好配合的嘛。”王美兰耐着性子说。

“姐……那……那里头不能……不能的……”

“不那样怎么能知道里面是不是有毛病呢?”

“没……没毛病的……”许翠翠仍在挣脱着。

王美兰却突然发起火来,叫嚷道:“我问你,你是不是以前生过孩子?你给我老实交代!”

“没有啊……真的没有……”

“那就是怀过孕了?”

“也没有啊……没有……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让看?你是怕暴露了吧?”王美兰厉声喝道。

许翠翠眼泪汪汪,带着哭腔说:“王姐……你那样检查,我……我……好难受啊!”

“做检查难受,让男人糟蹋就好受了?我告诉你,你这是妨碍公务,再这样下去我就不客气了,你生不生孩子是小事,妨碍公务可是要送你去蹲大牢的!”王美兰连唬带咋起来。

许翠翠一听这话,软了下来,不哭也不闹了,静静躺着,只任泪水流淌着,无声无息浸湿了腮下的真皮沙发。

王美兰仅用一只手,就轻松掰开了她,轻轻触摸一下,禁不住感叹道:“多好的女人啊,男人怎么就舍得走,还是让他赶紧回来,把地种上吧。”

许翠翠沸腾了,感觉自己直接飞上了天……

突然间,嗓子眼里竟发出了几声奇异的怪叫,就像深夜里的野猫,听了很挠心,也有几分兴奋。

王美兰一定是被激怒了,她一跃而起,抬腿而上,骑在了许翠翠光溜溜的身上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