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二章 羊遇见狼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恰恰就在这时,许翠翠猛然间醒了过来,她看到王美兰一下子就变成了村长尤一手,禁不住惊叫起来。

但叫声只发出了一半,一张形似老虎腚眼的大嘴巴,就满满当当含了上去,堵住了她的发声。

一瞬间,许翠翠晕了过去。

等她醒过来的时候,不哭也不闹,呆僵地望着尤一手,气息微弱地问:“那个王姐呢?”

尤一手镇静自若地说:“她工作很忙,给你检查完就走了,这不,衣服都没有给你穿利索呢。”

许翠翠低头往身上看一眼,见自己上衣脱掉了,仅有一件单薄的褂子遮在下面。

许翠翠哇一声放声大哭起来,泪水开了闸的洪水一般,夺眶而出。

这下尤一手急了,他赶紧走过来,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,说:“你看看,不都是为了你好嘛,哭啥哭?”

毕竟羔羊也有疯狂的时候,她一把扯掉了遮在下身的衣服,指着自己被“工作”过的地方哭号道:“你说我哭啥?都这样了,你还装啥装呢?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”

“你别嚷……别哭,让外边的人听见多不好……多不好呢!”尤一手有些急躁。

“你还知道要脸面呀?你……你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丑事来呢?你让我以后怎么见人?”许翠翠怒不可遏地指责道。

尤一手还想抵赖,弄出一副可怜相来,说:“这不是为了你的生育计划嘛,查体的过程中出了点小过错,就弄成这个样子了,你就当啥也没发生就得了,再说了,还不都是为了你呀。”

“这是为了我吗?这是小过错吗?你是看我老实,好欺负是吧……”话没说完,又哭了起来。

尤一手埋头沉思了一会儿,猛的抬起了头,立马换了一副面孔,瞪眼剥皮地威胁道:“许翠翠,你嫁到这个村子时间短,不懂规矩是吧?你出去打听打听,在桃花村,谁敢跟老子作对?谁敢在老子面前耍横?就算是老子睡了他家祖宗八辈,又能怎么样?”

许翠翠拼出了最后一点勇气,说道:“你就不怕人家去告你?”

“去告吧,不但告不倒老子,搞不好还把自己弄进大牢里去了,派出所长那是我哥们,不信就试试!”尤一手蛮横地说道。

“可……可你……你也不能白白把人家给糟蹋了吧?”许翠翠又嘤嘤哭了起来。

尤一手抽了几口烟,扭头说一声:“其实我都是为了你好。”

“有这样好法的吗?”

“你看看,看看这事弄得吧,好心不得好报!”

许翠翠哭得更凶了。

尤一手咳嗽了几声,然后站起来,耐心说道:“你用不着哭,就算我占你一点便宜,那也不是白赚。这样吧,我向你保证,在尽短的时间内,把准生证帮你办妥了。要不然,还不知道等到猴年马月你才能生孩子呢!这可不是个小事,你要是不识相,跟老子来硬的,能有你好果子啃吗?”

“上头是有政策的,只要够了政策条件,能不让我生孩子?”

尤一手冷笑一声,说:“这你又不懂了吧?你知道我姓黄的是谁?我姓黄的就是皇帝老子,就是老天爷,就他们的阎罗爷,谁敢跟我翻脸,麻痹滴,老子弄死他!”

见许翠翠被唬住了,尤一手和缓了下来,接着说:“跟你说实话吧,计划就在我手上,我说让你生,你就能生,我说不让生,符合条件也不能生,随便找个理由就能让你猴着!”

不知道是被吓着了,还是被气懵了,许翠翠蔫了下来,眼泪也没了,眼神干涩而空洞。

见许翠翠的锐气被打消了,尤一手又点上了一支烟,抽一口,说:“好了,别耍小孩子脾气了,快起来穿上你的衣服吧。”

许翠翠乖巧地穿起了衣服,边穿边怯怯地问尤一手:“那你实话告诉我,你到底在我身上用了啥药?”

尤一手摊开双手,弄出一副无辜的模样,说:“没呀,我什么药也没用啊!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?”

“不对吧,我怎么……”

“妈的,简直是荒唐!”

许翠翠垂下头,就像一只濒临死亡的羔羊,有气无力地说:“你都对我这样了,我又拿你没办法,可你连实情都不让我知道,你觉得这样公平嘛。”

“哎哟,你就别乱想了,真的没有,这样吧,你回家等着吧,我这就去镇上,一定把生育计划给你拿下来。”

“我就是想要你跟我说句实话,你给我使了啥药?只要你告诉我,我就回去。”

尤一手摇摇头,矢口否认。

许翠翠不甘心就这么回去,不想带着莫名的伤痕回到那个冷冷清清的家中,她怕自己承受不起那份伤痛。

穿好衣服,又拢了拢头发,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等着,等着尤一手把实情告诉她。

但最终,关于用药的事儿,尤一手还是只字未提,只是好话歹话说了一大筐,软硬兼施,才把许翠翠劝回了家。

但时隔不久,许翠翠突然觉得身体有些反常,恶心呕吐,四肢乏力,嗜睡昏沉……

惶恐之下,婆婆带着她去找了黄仙姑。

黄仙姑问诊号脉之后,便对着婆婆断言道:你家媳妇怀上孩子了!

许翠翠当时就傻了,傻成了一根木头桩子。

婆婆黄老太一听,乐得先把牙呲上了天,接着就呼呼急喘了几声,差点背过气去。

黄仙姑对着翠翠说:“瞧你婆婆,盼孙子都快盼疯了。”

“黄仙姑,这孩子……这孩子有多久了?”许翠翠直着眼睛问道。

“现在还摸不明白,时日太短,也就是刚刚有了个小人模样。”接着问一句,“你男人前脚回来过?”

“哦,是啊……是啊……他回来过……回来过……”许翠翠极力掩饰着内心的惶恐。

黄仙姑紧瞅着许翠翠,诡异一笑,说:“你们小两口真厉害,刚播下种,转眼就发芽了。”

一句话把许翠翠说得脸上着了火,赶紧拽着还没缓过劲来的婆婆说:“娘,咱们回家吧,家里的猪还没喂呢。”

婆婆这才回过神来,磕头作揖地谢过了黄仙姑后,才乐颠颠地随着儿媳妇走出了黄仙姑的家门。

许翠翠先把婆婆送回了家,强装笑颜跟婆婆聊了几句,然后扭头一路小跑返回了自己家。

进屋后,把门闩插严了,解下腰带,褪下裤子,摸着自己的光滑的肚皮看了起来。

许翠翠边看边摸着、捏着,甚至还用力挤压着,直到把肚子挤扁了,压痛了,这才松了手,禁不住疑问道:难倒真的是怀孕了?

真的就有了一个小人住到了自己的身子里?

这……这怎么可能呢?

现在回想一下,那只是做了一场恍恍惚惚的梦而已,怎么就会歪打正着了呢?

许翠翠干脆把下衣全都脱了下来,拿起镜子,蹲下身,冲着里面就照了起来。并不停地变换着姿势,从各种角度往里面看着,但也没发觉有啥异常,看上去跟以前也没啥两样。

可再一想,人家黄仙姑又怎么会瞧错呢?她在村子里那可是响当当的人物,不但懂医道,还是个半仙之体,这怎么会错呢?

绞尽脑汁思量了半天,忽的提起了裤子,一咬牙,一跺脚,狠了狠心地去了尤一手家。

远远就看见尤一手家的大门紧锁着,许翠翠想都没想,趁着还没泄气,直奔着村委会去了。

进了村委大院,见尤一手正坐在办公室里跟几个人说话,许翠翠硬着头皮皮直接闯了进去。

尤一手猛然抬头,见许翠翠气势汹汹地进了屋,倒也不怎么惊慌,站起来,问:“这不是那个……那个……叫啥来?哦,对了……对了……翠翠,许翠翠,找我有事吗?”

许翠翠瞄一眼屋里的另外几个人,都很眼生,就硬梆梆地应一声:“嗯,是有事。”

“很急吗?”

“是很急!”

尤一手便对着屋里其他几个人说:“女人家的事都怕人,你们还是回避一下吧,走……走……”

几个人话也不说,站起来,灰塌塌地相继出了屋。

“有话就进屋坐着说吧。”尤一手拉成了脸,冷飕飕起来。

许翠翠只是往里挪了几步,却并不想坐下来。她似乎对沙发有了某种条件反射,只要当着尤一手的面,那地方就万万坐不得,一旦坐下来,那就等于落进了陷阱。

“说吧。”

许翠翠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。

“有事你倒是说话呀,发啥呆呢?”尤一手板着脸,吼了一嗓子。

许翠翠被吓了一跳,咬一咬嘴唇,小声说:“我怀孕了。”

“怀孕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这么快呀?倒也好,生育证就要批下来了,正赶趟儿。”尤一手一脸无辜地说。

许翠翠觉得他这是揣着聪明装糊涂,直视着尤一手问道:“你不想知道这个孩子是谁的吗?”

尤一手一听这话,品出了味道,赶紧起身,走过去掩了门。转过身来,站到许翠翠身边,悄声问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“这还假得了!”

“你说孩子是我的?”

“不是你的是谁的?俺男人都几个月不在家了。”

“你就……你就没……没跟别的男人……”

“你……你这叫说人话吗?”

尤一手脸色阴沉起来,倒背起手,在屋子里转来转去,直转得许翠翠头晕目眩。

等来来回回转过几圈后,尤一手突然停下来,问许翠翠:“你不是会在跟我耍花招吧?”

“我为什么要跟你耍花招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